91baby > 都市小说 > 幻想农场 > 第30章 八卦
    陆清酒开着变了模样的小货车上了路, 经过十几个小时的颠簸, 终于回到了自己曾经选择离开的城市。过了半年时间, 城市的模样并没有太大的变化, 依旧是高楼耸立, 道路上车水马龙, 一派嘈杂的景象。

    在安静的农村呆惯了,陆清酒回到这里还有些不习惯,小货车也乖了许多, 不知道是不是被这陌生的场景吓到了。

    “清酒, 清酒这边”朱淼淼一早就到了和陆清酒约定的地点,冲着他招手。

    陆清酒看到她,把车给开了过去。

    朱淼淼道“你这多久没睡觉啦不然我来开吧”陆清酒早晨出发,这晚上才到,开了一天的高速路肯定也累了。

    “不用。”陆清酒道,“没那么累。”事实上他并没有开太久,都是小货车在掌握方向和速度, 他还扶着方向盘睡了一觉

    “噢, 好吧。”朱淼淼道, “那先去我家吧。”

    陆清酒点点头。

    虽然在这个城市待了很多年, 但陆清酒没有在这里买房, 之前住的房子也是租的,因为要回老家, 所以房子已经退掉了。这次陆清酒回来本来是想住宾馆,但是朱淼淼死活不同意, 说她家明明有可以住的客房,陆清酒还去宾馆凑什么热闹,住家里不比住宾馆方便多了吗。

    陆清酒没拗过她,只能同意了。

    把车停在车库后,朱淼淼带着陆清酒去小区门口吃了晚饭,吃惯了自己家做的东西,再尝尝外面的食物,陆清酒感受到了明显的差别。

    “唉,还是你们那儿的东西好吃。”朱淼淼对此也很是感慨,“城里的东西总是差点味儿。”

    陆清酒笑道“我给你带了些我们那里弄的葡萄干,很好吃,你先尝尝。”

    朱淼淼抓了一把,塞进嘴里后露出惊艳之色“好好吃啊,这葡萄真甜。”

    “是啊。”陆清酒说,“等你有空可以再去我们那儿玩玩。”

    朱淼淼笑着点头。

    因为在路上开了一天的车,朱淼淼也怕陆清酒累了,早早带他回了家中的客房,两人互相道了晚安,陆清酒洗漱完毕,进了朱淼淼为自己准备的客房。

    朱淼淼住在市中心的二十多层,不远处就是热闹的商业街,抬眸望去,便能看见灯光汇成的一片光海,路边穿行的车辆仿若流光。这是属于城市的夜景,和水府村的完全不同,但也各有各的美。

    陆清酒看了一会儿便回到床上准备睡觉,明天早上还要早起呢。

    第二天,闹钟把陆清酒从梦境中唤醒,他起床后见朱淼淼还在睡觉,便轻手轻脚的洗漱后独自一人出了门。

    陆清酒去车库里开出了小货车,两人便朝着墓地的方向去了。

    墓地是在郊外,驱车前往大概需要一个多小时。

    到了墓地,陆清酒先买了香烛和纸钱,又买了一束新鲜的菊花。因为不是节日也不是休息日,墓地很清静,高大的松树整齐的矗立在道路两旁,气氛肃穆。低矮的万年青叶片上还挂着雾气留下的露珠,陆清酒从中穿过时,在裤脚上留下了湿润的痕迹。

    他很快就找到了自己的目标,一块放在角落里的墓碑。

    因为父母同时出事,所以也安葬在了一起,墓碑上面用金色的线条勾勒出了两人的姓名,姓名之上,是两张黑白照片。男人俊俏,女人柔美,让人看了会想赞声好一对璧人。

    陆清酒把手里的鲜花放下,又在墓碑前面插了香烛,然后半蹲下来,开始一点点的燃烧手中的纸钱。纸钱在火焰中化为灰色的灰烬,随着风消失在了空中,陆清酒道“爸妈,我回来看你们了。”

    自然不会有回答。

    陆清酒继续低声喃语“我现在回到了老家,过的很好,你们不用担心,如果在下面有什么需要的记得给我托梦,我都好久没有梦到过你们了。”

    他停顿了片刻,声音有些低落“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把你们找回来。”

    当时水府村附近山体塌方,还在路上的陆清酒父母直接被埋在了里面,连尸体都没有能找到,只找到了一些随身物品。当时的陆清酒完全不能接受这个事实,连夜赶回水府村,想要找回父母的遗体,但当他看到了那一片垮塌下来的山体时,他才意识到,这个想法几乎是不可能的。

    人在大自然的力量面前,实在是太过孱弱,孱弱到如同螳臂当车,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便失去了性命。

    陆清酒一边烧纸钱,一边碎碎念着一些生活里的细节,纸钱烧完了,他想说的话也说完了,便伸出手摸摸墓碑,温柔道“爸妈,我先走了,等到明年清明的时候再过来,你们要是想我,就和我说。”

    寂静无声,墓碑上的男女依旧露出温和的笑容。

    陆清酒把自己的东西收拾好,离开了墓地,他坐上车,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拿起来一看,是朱淼淼的电话号码。

    “清酒。”朱淼淼说,“晚上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吃个饭啊单位聚餐,云哥他们也在。”

    陆清酒道“单位聚餐我去不好吧。”

    朱淼淼道“没事儿,你讨厌的那人不来呢,我和他们说你回来了,他们都挺高兴的。”

    陆清酒想了想“行吧。”他其实挺喜欢单位那些同事的,平日里大家都相处的很好,他也不是主动辞职而是被辞退了,当然这些事情朱淼淼他们都不知道,因为里面藏了些陆清酒不想再提的隐情。既然他最讨厌的那个人不在,那去吃顿饭也没什么,陆清酒爽快的同意了朱淼淼的邀请。

    吃饭的地点定在单位附近的一家餐厅,陆清酒闲着没事儿先在市里面转了一圈,给尹寻和白月狐买了点零食。

    水府村的镇子还是太小了,很多东西都没有,比如陆清酒特别喜欢吃的一种里面包着果冻的软糖,就没在镇上看到。虽然在网上也能买,但每次拿快递都得去镇里,也是着实有些麻烦。

    陆清酒买了好几大包软糖,放在车里时突然想起了什么,他拍拍自家小车的脑袋,道“你吃糖吗”

    小货车的车灯亮起,扇了扇,然后又叭了一声。

    “吃那你嘴巴在哪”陆清酒问。

    咔嚓一声,汽车的前车盖打开了,陆清酒朝里面望去,看见本该有发动机的位置竟是空空如也,前车盖比后车厢还干净这画面着实有点刺激人,陆清酒也害怕别人看见,赶紧把手里的糖果撕开袋子往里面塞了进去。塞进去后前车盖又盖上了,陆清酒正想问小货车喜不喜欢,便看见他家原本一身黑漆漆的小车开始五颜六色的闪动和软糖的颜色差不多。

    这是什么意思好吃到变色陆清酒赶紧招呼了小货车,让它别激动,被人看见就完蛋了。

    小货车这才冷静下来,只是不知道是不是陆清酒的错觉,他总觉得吃完软糖的小货车比平时跑的更快乐一点

    下午六点左右,陆清酒到达了朱淼淼说的地址,看见餐厅里已经坐了不少熟悉的面孔,他脸上带上了笑容,朝着众人走去。

    “清酒,你回来啦”

    “清酒,你小子终于舍得回来见我们”

    “陆哥,快来这边坐”

    众人看见陆清酒,纷纷热情的招呼了起来,陆清酒性格温和,做事稳妥又有担当,在单位里的人缘非常好,当时突然离职这件事本就让众人有些不解,之后直接离开了本市去了老家更是让大家生出了无数的猜测。

    陆清酒坐在了朱淼淼的旁边,笑道“大家好,好久不见。”

    之前的老前辈云哥也在这桌子上,看见陆清酒坐下就拍着桌子道“你小子,不声不响就走了,还敢回来,看我不把你灌趴下”

    陆清酒笑道“手下留情啊云哥”

    朱淼淼在旁边倒酒“别说了,你今天是跑不掉了。”

    清静的生活让人心生平静,热闹的世俗也并不让人讨厌,陆清酒喝的多了,脸颊上便泛起了淡淡的红晕,眸子里也荡起了一层薄薄的水光,朱淼淼在旁边开玩笑说喝醉了的陆清酒真可爱。

    陆清酒说“哪有说男人可爱的。”他正打算继续往杯中倒酒,却感觉本来热闹的人群却突然安静下来,陆清酒感觉到了什么,抬头一看,看见一个男人从门口走了进来。

    “他怎么来了”朱淼淼本来还处于微醺的状态,一看见这人酒全醒了,她道,“不是说今天不来吗”

    “我哪儿知道啊。”云哥也有点头大,“不过他确实是说了不会来”

    朱淼淼紧张的看了陆清酒一眼,却见陆清酒脸上没有太多的变化,只是眼神略微冷淡了一些。

    男人很高大,长得也不错,只是全公司的人都知道,他和陆清酒不对盘。

    陆清酒道“我去上个厕所。”他站起来朝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朱淼淼看着他的背影,露出担忧之色。

    男人的名字叫吴嚣,是陆清酒的上司,只是他性格和陆清酒简直就是两个反面,虽然有能力,但脾气特别的臭。陆清酒刚进公司的时候他对陆清酒态度还行,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后来越来越差,甚至开始专门针对陆清酒,乃至于朱淼淼他们都猜测陆清酒辞职和吴嚣有关系。

    当然,陆清酒对于这种猜测并没有给予过肯定的答案。

    陆清酒上完厕所,正在低着头洗手,便听到旁边传来了一句冷漠中夹杂着厌恶的话语“你怎么回来了,我不是告诉你,让你别再出现在我的眼前吗”

    陆清酒扭头,看见了吴嚣,“吴总。”

    吴嚣走到了陆清酒的面前,道“怎么,你以为在开玩笑你出去后又干了什么,让张楚阳居然对你改观了陆清酒,我要是你,就放聪明一点,离这个公司远远的。”

    陆清酒已经喝了不少酒,但却觉得头脑比平日更加清明,他看着吴嚣,淡淡的笑了起来“吴总,你不是好奇我是从哪里知道的那些东西吗”

    吴嚣警惕的看着陆清酒。

    “我来告诉你好不好”陆清酒笑了起来,酒精让他身上褪去了那层温和的气质,反而变得有些尖锐,他那冷漠又嘲讽的目光,竟是让吴嚣觉得有些无法直视。

    “你他妈不就是喜欢八卦吗”吴嚣道,“还能告诉我什么”

    陆清酒冷笑一声,指了指他“你跟我过来。”

    吴嚣没想到陆清酒居然这么嚣张,一时间也被他激起了火气,两人一前一后直接朝着餐厅外面走去,倒是把一直担心的朱淼淼吓了一跳。

    “他们这就出去啦,他们要干什么去啊。”朱淼淼惊恐道,“我跟过去吧,万一清酒被人打了怎么办,吴嚣个头可比他大。”

    云哥拉住了朱淼淼“别了,你别去凑热闹,其实吴总人也不错,就是脾气差点,两人再怎么也不会打起来的。”

    朱淼淼道“你说吴总为什么那么不待见清酒啊”

    云哥道“我哪儿知道呢。”

    吴嚣是他们的顶头上司,被顶头上司针对自然不是什么好受的事,只是他们至今都没能搞明白,到底为什么吴嚣会不喜欢陆清酒,还处处针对他。

    陆清酒上了自己停在外面的车,吴嚣却抓住他的手叫他下来。

    “干嘛”陆清酒有点不耐烦了,“我说了我带你去个地方。”

    吴嚣道“你他妈酒驾是想进去是吧”

    陆清酒“”他倒是把这个事儿给忘了,果然平时里习惯了小货车给他开后门,好多驾驶习惯都变坏了,以后得改一改。

    吴嚣阴沉着脸色坐到了驾驶室,道“地址”

    陆清酒说“公司门口。”

    吴嚣“”他想要说什么,最后还是忍住了,只是眼神越来越不妙,看陆清酒的眼神像是在看个神经病。

    陆清酒也懒得和他解释,他喝了酒,现在整个人都晕晕乎乎的,说起话来也没有考虑那么多,他道“吴总,你以前见过鬼吗”

    吴嚣正在开车,听到陆清酒这句话,冷笑一声“怎么你想把这事儿赖在鬼身上呵,这世界上有这么八卦的鬼吗”

    陆清酒抓住了吴嚣话语里的重点“所以你见过”

    吴嚣沉默片刻,随后有些敷衍的点了点头,道“小时候见过。”他的确是见过那些脏东西的,而且小时候经常看见,每次看见就得生病,他家里人去找过这方面的人,那人说他八字太轻,等长大就好了。这说法也挺靠谱,因为他大了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这些东西了。

    “怪不得。”陆清酒道。

    吴嚣说“你想说什么”

    陆清酒没说话,懒散的靠在副驾驶上“我说了再多你也不信,等到了你就知道我想说什么了。”

    吴嚣抿唇,眼神显露出浓郁的不愉,在他的眼里,陆清酒是个非常喜欢八卦别人的人,表面上那风轻云淡和温和全都是装出来的,至于为什么会形成这样的印象,纯粹是有几次在厕所自己撞破了陆清酒八卦的过程,特别是最近一次,甚至涉及到了公司最机密的项目。因为这个,吴嚣让陆清酒辞职,并且强硬的表示,如果他不辞职,那自己就会开除他。

    陆清酒对于吴嚣的决定并没有表示出任何的质疑,而是干净利落的走了人。这也让吴嚣确定自己没有看错,陆清酒的的确确是个伪装成君子的小人,这种人吴嚣最为讨厌,所以看见陆清酒时根本没有给他任何好脸色。

    直到到达目的地,陆清酒都没有要解释的意思,吴嚣停了车,没好气的问“你到底想说什么”

    陆清酒道“过来。”他进了大楼,走到电梯门口,按下了电梯。

    吴嚣蹙着眉头跟在陆清酒后面,他倒是想看看,陆清酒到底能玩出个什么花样。

    电梯一路往上,到达了他们公司的楼层。因为今天聚餐,大部分员工都已经下班了,剩下小部分走不开的还在加班。

    公司门口的保安看见陆清酒和吴嚣后露出惊讶的表情,还叫了声吴总好。

    吴嚣点点头,道“你到底要干什么”他有些不耐烦了。

    陆清酒没理他,继续往前走,两人穿过长长的公司走廊,很快便到达了公司的厕所门口,他推开了厕所的门,对着吴嚣做了个请的手势。

    吴嚣看见陆清酒的动作表情有一瞬间的凝固,他道“你什么意思”

    陆清酒眨眨眼睛“你不是想知道答案吗,我现在把答案给你啊。”

    吴嚣“答案在厕所里”他狐疑的看着陆清酒,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颊上莫名的浮起一层红晕,“我不喜欢男人啊。”

    陆清酒“”他被吴嚣的脑回路震惊了,于是干脆不说话,先走了进去。

    吴嚣虽然迟疑,但既然已经到了门口,便也跟着陆清酒走到了厕所里面。

    厕所有个巨大的窗户,窗户上挂着折叠的百叶窗,头顶上的小灯散发着微弱的光芒,无论在哪里,厕所都不是个令人愉快的地方。

    吴嚣说“我进来了,我要的答案呢”

    陆清酒深吸一口气,走到窗户边上,对着外面大喊道“老树,老树,你在吗睡了没啊”

    吴嚣“”

    陆清酒道“你快醒醒,老树”

    吴嚣用惊恐的眼神看过来,他显然是觉得陆清酒已经疯了。

    陆清酒没有理会吴嚣,嘴里又呼唤了几声,大约一两分钟后,某个厕所的隔间里竟是传出了和陆清酒一模一样的声音,那声音回答道“酒儿你回来了”

    听到这声音,吴嚣眼里的惊恐几乎快要化为实质,他嘴巴张得大大的,颤抖着的都指了指陆清酒,又指了指发出声音的厕所隔间,显然是在询问这到底是什么情况,为什么里面会有另外一个陆清酒在说话。

    陆清酒耸耸肩,走到了厕所隔,伸手拉开了隔间的门,门被拉开后,隔间里面空空如也,什么东西都没有,更没有第二个陆清酒了。

    “这是什么情况”吴嚣震惊了,如果不是他亲耳听见,他绝对不会相信这样的事。

    “老树。”陆清酒叹气,“我都说了,你八卦的时候别用我的声音,这下你把我害惨了吧。”

    “哈哈哈哈”厕所里又发出了和陆清酒一模一样的声音,只是那个声音有点尴尬,“我这哪里知道还能有人听见我的声音,这不是八卦的时候没注意吗。”

    陆清酒道“你看,你害我被误会了吧。”

    老树不吭声了。

    这老树是陆清酒进公司不久后发现的一个神奇存在,那次陆清酒在上厕所,却听见有人在窃窃私语说着一些非常私密的八卦,只是陆清酒却觉得有些不对劲,因为公司里没有人是这个声音,他当时为了找出到底是在说话,在厕所里等了好久,直到发现有不对劲厕所里明明已经没人了。

    察觉异样的陆清酒找借口让其他同事也来了趟厕所,那同事进来后却表示自己什么声音都没有听到。至此,陆清酒便明白这声音不属于人类,后来他在公司久了,发现这声音来自公司门口的一颗大树,那大树也发现了陆清酒能听懂自己的话,这一来二去,两人便有了交情。大树之前的声音很奇怪,和陆清酒交好后,则开始刻意的模样陆清酒的声音,据说这在他们树族里面,是喜欢一个人的表现。陆清酒挡水也没把这当回事儿,却没想到为日后埋下了祸端。

    吴嚣对于这些非人类显然没有陆清酒敏感,所以只能非常偶尔的听见大树说话,这大树知道整个公司里最私密的八卦,什么a同事不是去请假是去整容了,b总因为嫖娼染上了性病之类的东西,它和人说的时候用的是陆清酒的声线,被不知道情况的吴嚣听了去,理所当然的误会了。

    误解了陆清酒是个八卦传播器的吴嚣直接怼陆清酒下了最后通牒,给他两个选择,一被辞退,二自己主动辞职保存颜面。

    虽然有些莫名,但陆清酒还是选择了后者离开了这家公司。现在想来,这些事情简直就是无妄之灾。

    吴嚣在听完陆清酒的解释后,脸上尴尬的神情更浓了,他干咳一声“抱歉,我没想到世界上还有这样的东西。”

    陆清酒无奈道“你看我长得像说八卦的人么”

    吴嚣“就一点点像”

    陆清酒“”行吧,你开心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