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 > 都市小说 > 幻想农场 > 44.人气旺
    脆皮鲜奶是种陆清酒挺喜欢的甜点, 具体做法是将牛奶生粉和鸡蛋混合在一起, 冷冻成凝固的果冻状之后再切成条,裹上面粉进热油炸。这样炸出来的脆皮鲜奶外面是脆的, 里面的奶浆却已经融化了,一口咬下去温热的奶浆便会从中爆出汁液来, 味道香甜软糯,带着股浓浓的奶味。

    做好之后, 陆清酒端去给尹寻和白月狐尝了尝, 两人都表示很喜欢, 陆清酒则说现在有了牛奶, 以后可以尝试更多奶制品的食物了,而且他发现自家牛牛的产奶量挺足的, 基本上是只要给他喂了食物,就能挤出奶来。而牛奶的味道也是根据牛牛吃的东西产出的, 如果给他喂草, 那牛牛产出的牛奶就是原味牛奶,如果喂巧克力,那就是巧克力牛奶。

    尹寻对此表示十分的开心, 他那两块巧克力果然没白喂。

    再说陆清酒的赚钱大计, 他的淘宝店开张之后一直没什么生意,一是因为价格太贵, 二是因为店铺没有人气。不过他也不急, 反正目前从张楚阳那里赚来的钱还算够用。

    不过就在今天早晨, 一个买家敲了陆清酒的旺旺, 询问了一下这个生发水的问题。

    赫小洋今年二十七岁,模样倒是长得挺清秀的,但一直没有女朋友,原因就是他那一头年纪轻轻就掉的差不多的头发。无论再怎么英俊的面容,只要配上地中海就是被嫌弃的对象,赫小洋也很无奈,只能整天戴着帽子,只是帽子戴多了,头发发质反而变得更差,简直是个恶性循环。

    赫小洋也曾经试图去植发,但从他后脑勺移植到脑门顶上的发囊却根本生不起来,花了几万块钱一点效果都没有,人还受罪,赫小洋觉得这真是得不偿失。

    这天他在淘宝上偶然间看见了一个名叫“小村”的店铺,店铺似乎是新开的,里面只有一样产品,那产品写着生发水三个字,怎么看怎么都觉得刻意。

    但鬼使神差的,赫小洋还是点了进去,点进去之后他看到了店主的简介——只要生不出发,价款全退。

    这么自信?!赫小洋看见了生发水的价格,4999,对于身为程序员的他来说不算太贵,只是,这真的靠谱吗?

    赫小洋想来想去,点开了店主的联系方式,问出了自己的疑虑。

    “老板啊,你这生发水没有用真的退款?”

    “对。”老板的回答很简洁,“全退。”

    “真的?那你家效果怎么样啊?”

    “你用了不就知道了。”老板倒是显得很自信。

    赫小洋想了想,便拍了一份,然后仔细看了生发水的使用说明,大致就是涂抹在脑袋上,据说第二天就能立竿见影。

    反正也能全额退款,那就试试吧,赫小洋想,他已经试过那么多生发产品,也不差这一个。死马当成活马医,万一有效果了呢。

    怀着这样的念头,赫小洋等来了自己的快递。

    对于自己的第一个客户,陆清酒也表现出了重视,他把井水放进了朱淼淼设计的玻璃瓶子里,那玻璃瓶像个高档的香水瓶,里面装的生发水只够涂抹一次脑袋,玻璃瓶被装进了一个木制的包装盒里,然后再用定制的硬质纸盒装着。最后再用漂亮的黑色丝带在外面打上一个结,再用火漆封好,一份逼格很高的生发水就这样包好了。

    陆清酒去镇上发了货,特意走的是最贵的快递。

    现在量还比较少,等到量多的时候,就能让快递员来水府村取件,自己也不用跑那么远了。

    把货发出去后,陆清酒就把这事儿给忘到了脑后,秋天要做的事情挺多的,他还打算趁着天气凉快了做些腐乳再腌好泡菜。而且板栗也快熟了,听尹寻说山上有很多野板栗的树,他计划着找个时间去摘点板栗,做板栗糕和板栗炖鸡。

    于是等到陆清酒第二次登录自己淘宝账号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旺旺上信息多的不得了,一百份限量的生发水全部卖掉,还有很多人央求他补货,他仔细看了看信息,大概明白了怎么回事。

    其实也很简单,就是上一个客户发现生发水的效果特别好,简直称得上奇迹,于是向自己的朋友和同事推荐,于是所有的生发水都被拍掉了。

    陆清酒想了想,干脆在店铺上挂了个公告,表示本店工艺有限,生发水每月限量一百份,卖完就没有了,想要买的请等下个月再来。

    然后就关了旺旺,把订单打印出来后发货去了。

    “卖完了,卖完了,赫小洋,你能不能给老板商量一下让他再发点货啊。”被同事苦苦哀求的赫小洋,却只能苦笑,他说,“你求我也没有用啊,我又不认识老板。”

    “那你怎么买到的?”看着赫小洋的地中海发型变成乌黑亮丽的短发,同事羡慕的眼睛都红了,“这店这么小,居然被你发现了……”

    “我也是运气好啊。”赫小洋也有点无奈,早知道自己就多买几瓶屯着了,谁知道这店里的生发水这么难买,而且他也只是随便宣传了一下而已,可那些人看了眼他头上的头发都直接去下了单,一点犹豫都没有。

    “那怎么办。”同事绝望道,“没货了啊。”

    “等下个月吧。”赫小洋只能说,“老板不是说了,下个月就上新货了吗。”

    看着怎么敲都不回复的老板,同事扬声长叹,好像也只能这么办了。

    陆清酒发货的速度并不快,他每天还得做饭呢,这淘宝就是个副业,于是虽然单子都被拍完了,但他每天也就趁着晚上没事的时候才包装好井水,第二天带去镇上发货,一天差不多能发个二十多件,全发完花了一个多星期。

    为了感谢后院的女鬼小姐,陆清酒还特意在镇上买了不少香烛纸钱,给她点上了。

    陆清酒发完货之后,叫着尹寻一起去了山上,背着竹筐拿着竹竿打了一背篓的板栗。

    板栗虽然看着表皮是光滑的,但实际上是被裹在一层厚厚的肉刺里面,打的时候要特别注意,不然如果掉在身上,不仅会疼还会被扎进一身的小刺,而且捡板栗和开生板栗的时候最好也戴着手套。

    好在尹寻体质特殊,完全不担心这个,于是陆清酒就拿着木杆在旁边打,他开开心心的弯着腰在地上捡,没一会儿背篓就装满了。

    两人背着两个装着满满的板栗的篓子,心满意足的下了山,陆清酒计划着晚上做个板栗炖鸡,等明天再做栗子糕。

    “你吃过糖炒板栗吗?”陆清酒和尹寻闲聊。

    “没有啊。”在陆清酒回来之前,尹寻吃过的东西少的可怜,这板栗他自己来做也就是放进锅里用水煮了当零食吃。

    “那有时间我炒点给你当零食。”陆清酒道,“不过这山上好像没有细沙啊……”

    “我去给你找。”尹寻自告奋勇。

    陆清酒道:“行吧。”

    板栗炖鸡挺简单的,就是在炖鸡里面加上板栗就成,这样炖出来的鸡会有一种板栗独有的甘甜,板栗则多了一分鸡汤的鲜美,总之是道很讨人喜欢的菜。板栗管饱,尹寻吃了二十几个肚子就胀鼓鼓的了,鸡肉都只尝了两块。

    当然,白月狐就没有这个烦恼了,他一口气把剩下的鸡和板栗全给吞进了肚子,要不是陆清酒招呼着让他留点汤明天早上下鸡汤面,恐怕锅底都能让他刨干净。

    “啊,好羡慕白月狐啊。”吃的撑得只能瘫坐在椅子上的尹寻羡慕的表示,“为什么我明明都不是人了,胃口还这么小……”

    陆清酒道:“我也在想同样的问题。”

    尹寻:“……”

    吃完饭,三人坐在院子里消食,尹寻对陆清酒之前说的糖炒栗子很感兴趣,表示自己明天就去找细沙。

    “你去哪儿找啊。”陆清酒问他,这水府村就一条小溪,小溪里最多的是石头,可没有细细的沙子。

    “总能找到的。”尹寻却信心满满。

    白月狐也接了一句:“他找不到我也能找到。”

    陆清酒闻言失笑,看来他是低估了吃货们的决心。

    晚上要睡觉的时候陆清酒打开了自己的淘宝,打算把自己发货的订单号录入一下,这是最后一批货了,发出去后这个月的生发水就算卖完了。目前还没有任何的买家反馈需要退款,看来大家用完之后都觉得效果很好。

    可当陆清酒打开旺旺后,不停发出的叮咚声却让他的电脑足足卡了几分钟才缓过来。

    看着如此多的信息,陆清酒的头皮都炸了,小心翼翼的点开了几个,发现几乎全是求购洗发水的。

    怎么突然这么多人?陆清酒有点茫然,这第一批洗发水才卖出去几天吧,虽然已经起了效果,可求购的人数未免太多了一点,让他都怀疑是不是哪里出错了。

    陆清酒想不明白,也就懒得想了,回了几个信息之后,便干脆关掉电脑睡觉去了。直到第二天,朱淼淼给他来了个电话。

    “喂,淼淼啊,怎么啦,这么早。”陆清酒接到电话时正在刷牙,他把嘴里的水吐掉后看了看时间,现在才早晨六点二十,虽然对于他来说已经是起床时间了,但朱淼淼通常不会起来这么早的。

    “陆清酒,你火啦!”朱淼淼叫了起来。

    “我火了?”陆清酒茫然,“什么火了?”

    “当然是你的店火了。”朱淼淼道,“我刚才才看到你的店铺名字上了热搜。”

    陆清酒:“啊?”

    他打开了自己的手机,翻阅了一下交友平台,果真看见自己的店铺名字“小村”在热搜上面,点进去一看,发现这个热搜下面全是用户们的激动安利,还有头发的前后对比图。

    “我头发都要掉光了,还好用了这个生发水,这生发水的效果好到不可思议,我都怀疑是不是用了什么玄学的力量。”一个PO主发帖道,“不过生发水每月限购一百,你们能不能买到,就看缘分了。”

    底下的评论见到对比图后情绪都十分的激动,“玄学?别说玄学了,要是能让我长头发我可以十年不吃肉。”被顶到最上面的评论是如此的惨痛,“都是这头头发耽误了我,不然我孩子都三岁了。”

    当然,有些评论也在怀疑发这个微博的是不是在做营销,毕竟4999元一瓶的生发水着实不便宜,不过PO主表示你们完全不必有这样的担忧,因为人家店主承诺,如果无效全额退款,有这样的底气,怎么可能是在骗人。

    陆清酒粗略的扫了一遍,便把软件关了,他道:“大家反应怎么那么大啊。”

    他不明白,不就是长个头发吗,至于一副获得了新生的样子?

    朱淼淼怒道:“那是你头发好,你要是秃顶个两三年,你就知道那是什么滋味了。”

    陆清酒道:“……”那他还是别试了。

    总而言之,陆清酒的小店算是火了,朱淼淼同时也给他提议,说除了生发水之外可以在小店里卖点其他的价格比较高的东西,陆清酒倒是觉得太麻烦,说自己搞点生发水能凑合着过就行了。

    朱淼淼怒其不争,又拿陆清酒没啥办法,也是啊,要是陆清酒真的那么在意钱财,他根本不会回到水府村种田去。

    生发水打开市场之后,陆清酒却发现自家后院的井发生了一点奇妙的变化,井口上方出现了一个白色的光圈,起初他以为是自己看错了,但询问过尹寻后,发现尹寻居然也能看到。

    “这是什么东西啊?”陆清酒朝着光圈伸出了手,手却从光圈里面直接穿了过去。

    “嘶。”尹寻摸着下巴咂摸着,这东西有点不对劲,“你觉不觉得这光圈……有点圣洁啊。”

    陆清酒:“……”

    尹寻道:“像,天使脑袋顶上的那个东西?”

    陆清酒:“……”

    他决定放弃和尹寻扯淡,找百科全书白月狐去了。

    白月狐坐在椅子上吃新鲜的水煮栗子,本来他吃栗子也是懒得剥皮,最后还是陆清酒看不下去,全给白月狐剥好了。

    “月狐。”陆清酒道,“我怎么看到后院那井上面有个白色的光圈啊。”

    白月狐道:“什么时候的事?”

    陆清酒说:“就上个月开始的。”

    白月狐道:“那女鬼要成神了。”

    陆清酒:“……哈?”他以为白月狐是在开玩笑,瞪着眼睛又问了一遍,“你说什么?女鬼要成神了??”

    白月狐说:“对啊。”

    陆清酒:“…………”

    大约是陆清酒的表情太过震惊,白月狐倒是耐心很好的开始解释起来:“你卖了很多井里的水吧?”

    陆清酒点点头。

    “井里的水,是她执念的载体。”白月狐说,“她生前最不甘心的未完之事。”

    陆清酒被白月狐的话弄的神情恍惚,但却想起了朱淼淼说起自己头发时那悲愤的语气,天啊,后院那姑娘死了之后最大的执念居然不是找到凶手,而是生出一头乌黑亮丽的头发,难道她死的原因就是因为和男友因为发量问题争吵?最后撕破脸皮惨遭杀害?

    “现在接受了她执念恩惠的人越来越多,感激之力也越来越多。”白月狐说,“神是可以被创造的。”

    陆清酒:“……所以她要成发神了?”

    白月狐说:“对啊,不过现在感激的力量还有些薄弱,等到积累一段时间之后,她应该就能真正的成神。”

    陆清酒颤声道:“神这么好成的啊,神不都挺厉害的吗?”

    白月狐瞅了眼陆清酒:“尹寻厉害吗?”

    陆清酒:“……”他竟然一时无法反驳,噢,他亲爱的废材朋友。

    白月狐说:“不是成为神就会很厉害,神也要分等级的,像尹寻那种山神。”

    陆清酒道:“怎样?”

    白月狐说:“我一口能吃十个。”

    陆清酒:“……”

    去喂完猪正打算回到院子里的尹寻刚好听到白月狐的话,瞬间便躲在了门后面瑟瑟发抖,表情凄苦,心想自己是哪里没做好白月狐就要吃了自己,难道是因为自己吃的太多导致被嫌弃了……

    陆清酒倒是知道自家狐狸精在吃的这方面从来不开玩笑,摆摆手道:“别了,尹寻看起来就不太好吃。”

    白月狐哼了声,对此不置可否。

    陆清酒岔开了话题,殊不知尹寻已经为陆清酒的话语落下了悲伤的泪……呜呜呜,他就知道陆清酒是他最好的朋友。

    不过说到除了生发水之外的副业,陆清酒倒是有点想法,他找了个时间问了尹寻说这水府村有人养蜜蜂吗。

    “蜜蜂,没有啊。”尹寻说,“不过你真要养好像也可以,山上的花儿多着呢。”

    陆清酒虽然有这个想法,但也知道养蜂这事情不是一日就能做成的,便决定先咨询一下专业人士再自己试。而且他现在要为即将到来的冬天做准备了。

    水府村的冬天特别冷,每年都会下几场大雪,运气不好大雪把山路给封住了,水府村和外面的联系就断了。这时候要是不多屯点粮食,恐怕这个冬天会过的特别辛苦。

    陆清酒倒是不讨厌冬天,冬天有冬天的好处,在他的记忆里,每年入冬的时候他姥姥都会炖一锅香喷喷的羊肉汤,在羊肉汤里烫点豌豆苗是再好不过的了,农家种的豌豆苗非常新鲜,在汤锅里面汆熟,吃在嘴里味道是甜滋滋的。记忆中的味道,总是格外的诱人,陆清酒想着这些东西,甚至有些期盼起冬天了。

    当然,入冬之前他得多准备点东西,免得到时候家里不够吃。

    于是陆清酒便开着货车一趟趟的来往镇里,先是买了不少的猪牛羊肉,然后又买了几十斤的大白菜。

    猪牛羊肉大部分都用来做酱肉或者腊肉,到时候挂在厨房里,想吃的时候切一块就行。大白菜一部分放进地窖里面,一部分用来做辣白菜。家里的地窖倒是很久没有用了,位置大概在后院靠近井口的地方,这地方一般不到冬天也用不着,而且黑漆漆的,对于幼年的陆清酒来说简直就是恐怖故事里的场所。

    不过现在陆清酒大了,也没有那么怕这些东西,况且井里不就有阿飘小姐吗,也没那么可怕。

    他便找了个天气晴朗的下午,让尹寻和他一起把地窖给打扫一下。

    地窖的钥匙已经找不到,陆清酒干脆摸了把钳子把锁给拧断了,他一推开门,门口便腾起了一阵灰尘,这灰尘在空气中打着旋扑面而来,让他不由的捂住了口鼻。

    已经十几年没有使用的地窖重见了天日,陆清酒小心翼翼的顺着梯子爬了下去,他带了个手电筒,勉强看清了地窖里面的情况。

    因为长期不用,地窖里到处都是灰尘,陆清酒看到里面大约有一个卧室那么大,摆放着一张桌子,桌子上还有一些陈旧的物件,除此之外就没有别的东西了。

    “清酒,里面有什么?”尹寻支着脑袋问。

    “你自己下来看吧。”陆清酒回答。他走到了桌子旁边,近距离的看到了桌子上的东西,桌上大部分的东西看起来都是没用的垃圾,但是却有一个黑色的木盒,吸引住了陆清酒的注意力。

    木盒上面也都是灰尘,陆清酒伸手将灰尘抹去,感觉到了木盒光滑的质感。他将木盒拿了起来,仔细的观摩者,木盒有些沉,感觉里面似乎转了不少东西,虽然在地窖里放了那么多年,但木盒并没有因此受到灰尘的腐蚀,擦干净浮灰之后表面依旧光洁如初,虽然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木头,不过陆清酒感觉这木头应该比较特殊。

    “这是什么?”尹寻也下来了,站在陆清酒身后看到了他手里的东西。

    “不知道。”陆清酒说,“可能是首饰或者什么其他的吧。”

    “是吗。”尹寻道,“打开看看?”

    陆清酒放下木盒,开始试图打开它,只是却发现木盒上面却挂着一把小巧的文字锁,陆清酒研究了一会儿,还是没能猜出来。

    “还需要密码打开啊。”尹寻见盒子打不开,便很快对它失去了兴趣,“这地窖多少年没用了,这么多灰尘,我先用扫把扫,你把口罩戴上吧。”

    陆清酒点点头,目光却没有从木盒上移开,他似乎记得自己在哪里见过这个木盒,但一时间却又想不起来了,不过也不用太着急,他早晚能想起来的。

    接过尹寻手里的口罩,陆清酒低着头,和尹寻一起认真的打扫起了地窖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