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 > 都市小说 > 幻想农场 > 56.过年啦
    此时的尹寻终于明白, 从头到尾, 他和陆清酒说的就不是同一件事。看着白月狐那神色不明的表情,尹寻简直想当场把陆清酒丢在这里自己开溜。陆清酒却还不明白为什么尹寻的表情如此痛苦, 他还在问:“你说什么?什么表白?谁要表白?”

    尹寻痛苦的捂脸,一脸不忍直视。

    白月狐在旁边静静的坐着看着二人互动, 眼神落在陆清酒身上时,黑眸微微闪了闪。

    尹寻不肯再说话, 陆清酒以为他是例常抽风, 便没有再理会他, 而是扭头看向白月狐, 他想早点把尾巴的事情解决了,弄清楚白月狐的尾巴为什么会掉。到底是真的如苏焰所说白月狐的寿元将尽, 还是有别的原因。

    “月狐,苏焰的话是真的吗?”陆清酒问, “他说只有寿元将尽的狐狸, 尾巴才会掉下来。”

    白月狐沉默片刻,道:“一般狐狸是这样的。”

    陆清酒:“啊?”

    白月狐道:“但是我是特殊的狐狸。”

    陆清酒:“……”

    白月狐说:“所以不用担心我会死。”

    陆清酒听完这话心中的确是安心了不少,他说:“真的?”

    白月狐点点头。

    陆清酒说:“那就太好了。”他笑了起来, 状似无意的说了一句, “我都差点以为这尾巴不是你的了呢。”

    白月狐:“……”

    尹寻:“……”

    陆清酒说出这话后,白月狐面无表情看了尹寻一眼, 尹寻强颜欢笑, 那笑容简直比哭还惨, 陆清酒也跟着白月狐瞅了眼尹寻:“尹寻, 白月狐不用死了,你哭什么?”

    尹寻心里想的是白月狐当然不会死了,死的明明就是自己,当然他没敢说,只是努力的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假的不能再假的笑容:“哈哈、哈哈,我当然是为白月狐感到高兴啦!”

    陆清酒哦了一声,最后对这件事总结陈辞:“所以白月狐其实是只特殊的狐狸,丢掉尾巴也没问题是吧?”

    尹寻痛苦的点头,白月狐淡淡的嗯了声。

    “那你们玩,我先去厨房做饭了。”陆清酒站起来,干净利落的结束了这个话题,转身去了厨房。

    尹寻本来也想去,白月狐却朝着他递了个眼神示意他留下,尹寻虽然害怕,但只能一边在内心嘤嘤嘤一边胆颤心惊的坐在了凳子上。

    陆清酒的背影消失在客厅里,留下白月狐和尹寻两人四目相对。

    “你自己清楚该怎么说吧?”白月狐开口。

    “清楚清楚。”尹寻坚定道,“白大哥,我绝对不会暴露你的!”——你看你这次身份危机,还不是因为遇到了一条假冒伪劣质量不过关的狐狸尾巴!

    白月狐道:“嗯,去吧。”

    尹寻站起来赶紧窜进了厨房,不敢再和白月狐多待一分钟。

    厨房里的陆清酒正在低着头摘菜,听见尹寻的脚步声也没回头,尹寻轻手轻脚的走到了陆清酒身后,正打算问他自己要做点什么,便听见低着脑袋的陆清酒非常平静的问了句:“白月狐到底是什么?”

    尹寻:“……”

    陆清酒继续道:“不是狐狸吧?”他没有见过白月狐的原型,所以也无从判别,只是不明白为什么白月狐总是要隐瞒自己的身份,难道他的原身非常特殊?

    尹寻因为陆清酒这话后背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他甚至能感觉到白月狐的眼神穿过了墙壁,落在了自己的身上,只要一个回答不好,恐怕今天这顿午饭就是他的上路饭了。

    尹寻,一个无助可怜又弱小的山神,在强大力量的胁迫下,最后还是背叛了自己的好友,出卖了本来就没剩多少的良心,他说:“白月狐是狐狸啊。”

    陆清酒扭头看了尹寻一眼。

    尹寻故作坦然:“你看我做什么?”

    陆清酒:“唔……虽然说好奇不是好事,但我的确是挺好奇的。”

    尹寻:“……”

    陆清酒说:“算了,不聊这个了。”他感觉白月狐的确不是狐狸,只是他实在是不明白,为什么白月狐对他的真身如此忌讳,就好像如果让人知道了会发生什么恐怖的事情一样。不过既然白月狐这般不愿意坦白,他干脆也懒得问了,只要知道白月狐性命无忧就好,而且现在尾巴和白月狐的身体分了家,那他岂不是可以每天一个人抱着尾巴美滋滋的睡,还不用和白月狐挤一张床了。这么想想,陆清酒甚至有点想笑。

    尹寻见陆清酒神色不明,以为他是不高兴了,在旁边苦口婆心:“酒儿啊,有些事情不知道比知道幸福多了!”

    陆清酒:“不是昆虫和爬行类吧?”

    尹寻小幅度的摇头:“当然不是,是狐狸,是狐狸。”

    陆清酒:“为什么是狐狸?”

    尹寻道:“谁会不喜欢一只毛茸茸软乎乎的大狐狸呢。”特别是喜欢看颜值的人类。

    陆清酒居然觉得这话还挺有道理,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当初他在看到白月狐那毛茸茸的大尾巴时,内心的确是非常的快乐甚至是有点激动的。那九条毛茸茸的尾巴的诱惑力实在是太大了……

    陆清酒道:“好吧,中午吃青椒炒蛋好了。”

    尹寻:“……”你话题转的有点快啊。

    白月狐本来以为陆清酒还会继续怀疑自己的身份,可谁知自此之后陆清酒对此绝口不提,仿佛根本没有发现什么。但有个事情却让白月狐变得有些不满起来,就是陆清酒对尾巴的态度比对他温柔多了……

    晚上睡觉陆清酒也是抱着大尾巴幸福的缩进被窝里,用脸蹭啊蹭,蹭着蹭着就睡着了。

    白月狐失去自己的尾巴后同时失去了和陆清酒一起睡炕的权力,被劝到了旁边的客房——反正他也不怕冷。

    就这么过了几天,陆清酒还在尾巴的温柔乡里不能自拔,却不知道某天他尚在熟睡之中的时候,白月狐走到了他的屋子里,盯着沉睡中的陆清酒神色不明。

    第二天早晨,陆清酒从空荡荡的被窝里醒来,感觉自己的身边好像少了什么,伸手一摸,惊恐的发现自己的尾巴……哦不对,是白月狐的尾巴不见了。

    “月狐月狐。”还穿着睡衣和拖鞋,失去了大尾巴的陆清酒冲到了白月狐的房间里,叫道,“大事不好了!”

    白月狐说:“怎么?”

    “你的尾巴不见了!”陆清酒道,“昨天晚上我明明抱着你尾巴睡觉的,可是今天早晨一起来却发现你的尾巴没了!”

    白月狐:“没了?”

    “真的没了。”陆清酒焦急道,“我找遍了整个房间都没看到呢。”

    “别担心。”白月狐如此安慰陆清酒,“等到来年春天,我就又有新尾巴了。”

    陆清酒:“……哈?”

    白月狐:“再等等吧。”

    陆清酒瞪大了眼睛,从白月狐的语气里,他发现他真的不是在开玩笑:“还能再长出来啊?”

    白月狐:“当然。”

    陆清酒简直惊呆了,他第一次还听到狐狸尾巴掉了还能长出来的,难道白月狐的真身不是狐狸而是只大壁虎?可是尹寻不是说了白月狐不是爬行类动物么……

    失去尾巴的陆清酒简直像是失去了灵魂,而且最惨的是小狐狸也被苏焰给拎走了,就在一个短暂的冬天里,他失去了最宝贵的两件抚慰心灵的宝物。

    陆清酒受到了沉重的打击。

    那天中午,白月狐和尹寻少有的吃了泡面。

    尹寻盯着自己面前的泡面盒子,拿着叉子嗦了一口,幽幽道:“你怎么得罪他了?”

    白月狐:“……”

    尹寻说:“酒儿心情不好,咱们得吃泡面啊。”

    白月狐略作犹豫:“我把尾巴收回来了,告诉他春天才会再出现。”

    尹寻:“为啥啊?”

    白月狐理不直气也壮:“他天天抱着尾巴。”

    尹寻惊呆了:“他不抱着尾巴难道抱着你吗?”

    白月狐:“我不介意。”

    尹寻:“……”可是陆清酒介意啊!当然,他没敢说,只是喝了口汤让自己冷静一点,免得说出什么不可挽回的话来,他想了想,道,“这样吧,你再搞两个耳朵出来,让陆清酒摸一摸,解解馋,你知道的,他很喜欢毛茸茸的东西……”

    白月狐蹙眉。

    尹寻道:“不然他做饭都容易走神切到手的!”

    这句话最终触动了白月狐,他点点头,算是同意了尹寻的提议。

    于是当天晚上,消沉了一天的陆清酒看见白月狐突然在自己面前神色凝重的坐下。陆清酒被他的表情吓了一跳,正打算问出什么事了,便听白月狐道了句:“没有尾巴耳朵凑合吧。”——反正耳朵是不可能掉的。

    他话语落下,脑袋上便冒出两个毛绒绒的耳朵,那两个耳朵白生生,软乎乎,还轻轻的抖了一抖,把陆清酒直接看呆了,他道:“我、我可以摸一下吗?”

    白月狐:“可以。”

    他刚说完,陆清酒就伸出手,一左一右,牢牢的抓住了两只耳朵,那耳朵是温热的,被捏在手里又软又暖,像两个暖手宝。

    “好……好软啊。”陆清酒道,“白月狐你太可爱了吧。”管白月狐到底是个什么物种,只要他能长耳朵长尾巴,他就是他心目中最美丽的狐狸精。陆清酒的想法要是让尹寻知道了,估计尹寻得恨恨的骂一声陆清酒这个肤浅的人类。

    白月狐坦然的接受了陆清酒的夸奖,道:“睡吧。”

    陆清酒幸福的点点头。

    终于,在尹寻的提点下,白月狐成功的回到了陆清酒的被窝里,虽然付出的代价是要露出自己的耳朵给陆清酒捏,但这算是什么代价呢,白月狐压根无所谓。

    就这么打打闹闹的,今年年关快到了。

    这是陆清酒回来之后,在这里过的第一个年,他自然是想要好好庆祝一番。白月狐和尹寻都对此表示十分赞同,白月狐说自己能带很多新鲜的食材回来,尹寻则表示自己可以在厨房帮陆清酒打下手。

    在过年之前,陆清酒还接到了个苏焰的电话,电话里苏焰问陆清酒苏息毛里面的那个女人是什么东西。

    陆清酒想了几秒钟,才想起来苏息的围脖里还藏着个小小的雨师妾……事实上,要不是苏焰询问,他已经完全把这事儿给忘干净了。

    “苏息他妈还以为苏息长跳蚤了呢。”苏焰说“结果洗澡的时候从身上扒下来个小人儿。”

    陆清酒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明天就叫白月狐把她接回来。”仔细想来,他们把人家雨师妾的坟都给刨了,还这么粗糙的对待她,是有点不对。

    “不用麻烦白月狐了。”苏焰却是道,“等年过了,我就把她连带着苏息一起给你送回来。”

    陆清酒:“唔……也行吧。”

    “陆先生,提前祝你新年快乐了。”苏焰道。

    “谢谢,你也新年快乐。”陆清酒笑了起来。

    因为秋天有过了秋日祭,再加上冬天恶劣的气候环境,所以水府村的春味并不浓。不过这不能阻止陆清酒过年的热情,他早就在入冬之前准备好了过年要用的,甚至还买了几个火红色的灯笼和窗花贴纸,高高兴兴的把家里布置的喜气洋洋。

    白月狐出去一趟,带回来了不少新鲜的蔬菜和肉,大部分都是他从山里抓来的珍奇异兽,有些蔬菜则是他直接去市里面买来的。

    只是可惜了家里的电视没有信号,少了最有代表意义的春晚,不过一家人聚在一起,吃一顿暖呼呼的年夜饭,也足够了。

    陆清酒拟好了年夜饭的菜单,布置了一桌子的好菜。他做了鱼,炖了鸡,炒了很多菜,甚至还自己用芝麻馅捏了一大碗圆滚滚的糯米圆子。饺子自然也是要吃的,不过陆清酒也没有煮太多,只是一人煮了一碗意思一下。

    过年当天,天气还不错,至少没有下雪,陆清酒在院子里放了一挂鞭炮。噼里啪啦的声音格外热闹,这是村子里的习俗,再穷的人家在春节这天都要放一串鞭炮,表示赶走去年的不痛快,迎接新的,美好的一年。

    红色的鞭炮纸屑落在了白色的雪地上,如同凋零的红梅,看起来格外漂亮。

    “要不要放点烟花?”陆清酒问。

    “你买了?”尹寻有些好奇,自爷爷奶奶过世之后,他已经许久没有过过热闹的春节了。这个对于中国人来说非常重要的节日,于他而言却无比的普通,和平日别无二致。

    “买了。”陆清酒笑道,“让白月狐去市里的时候顺便买回来的。”这边地方偏,还没有禁止烟花爆竹,所以顺带让白月狐买了些回来,他想让家里这个年过的热闹一些。

    “吃完饭再放吧。”尹寻说,“不然菜都冷了。”

    “也行。”陆清酒道,“走吧,月狐,吃饭去了。”

    三人两猪回了屋子,开始享用美味的年夜大餐。桌上十几个好菜,完全足够他们三人吃饱喝醉,陆清酒还拿出了自家酿的葡萄酒,一人倒上了一杯。

    屋子里暖洋洋的,伴随着笑声交谈声,还有响起的钟声,新的一年就这么来了。

    待吃的差不多了,三人便又回到了院子里,一人手里拿了把烟火。这些烟火形态各异,被一团火焰点燃,绽放出绚丽的光芒。

    尹寻高兴的像个小孩,在雪地里跑来跑去满面笑容,白月狐站在他的身后,黑色的眸子里印着美丽的光,陆清酒大声道:“大家新年快乐啊!”他说着,从兜里掏出了四个包的整整齐齐的红包,给尹寻白月狐小花小黑一人一个。

    “你还给我红包啊,这合适吗?”尹寻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还是很诚实,把红包往自己的兜里一塞,露出嘴角那枚可爱的虎牙,“谢了啊,爸。”

    陆清酒:“哎,乖儿子。”他说完这话,把目光移到了白月狐身上。

    白月狐捏着红包瞅了陆清酒一眼,陆清酒奇迹般的明白了他眼神的含义,忍不住笑了起来:“收下吧,你不用叫我爸爸。”

    白月狐这才默默的把红包收了起来。

    谁能想到呢,这家里最有钱的居然是陆清酒这个普通人。

    春节之后,再过个十几天,这个难熬的冬日便要结束了,积雪融化,万物复苏。新的东西,总是充满了希望,让人忍不住期待即将到来的新的一年。

    陆清酒还有很多计划,他打算明年养一窝蜜蜂专门用来供家里食用的蜂蜜,还打算在院子周围种些果树,等再过几年,一到秋天,院子里的果树便会挂满红彤彤黄澄澄的果子,看起来肯定很美。

    夜渐渐深了,尹寻和陆清酒告别回家去了。陆清酒守完夜后也有点困,便让白月狐明天再收拾桌子,先把炕烧好好去睡觉。

    暖烘烘的被窝带着怡人的温度,陆清酒捏着白月狐的耳朵,和他在被窝里聊着天:“这么捏你你不会痒吗?”

    “不会。”白月狐说,“没感觉。”

    陆清酒闻言沉默片刻,又问:“春天的时候尾巴会长回来吧?”

    白月狐点点头。

    陆清酒这才放心了,他半张脸都缩在被褥里,就露出一双昏昏欲睡的眼睛,看上去似乎快要睡着了,他道:“那就好……尾巴不见了……真是吓我一跳……”

    白月狐躺在陆清酒的旁边,微微侧眸,就能看到陆清酒的脸。

    陆清酒是个让人觉得很舒服的人,温暖但不炽热,让人想要靠近,并且靠近之后也不会被灼烧。

    白月狐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人类。

    他经过了漫长的岁月,却依旧没有成功的融入人类的世界。不是他不能,而是他不愿。

    这种事情费心费力还不讨好,白月狐懒得去做。

    和他一样这么想的,还有很多神明和大妖。人类追求的很多东西,他们都无法理解,他唯一感兴趣的就是人类的吃食,只是这些食物之中有时候会夹杂很多别的东西,让人登时没了胃口。

    但陆清酒做的东西却很纯粹,他从头到尾都没有对白月狐做出任何的要求,更未曾挟恩图报。白月狐遇到过的一些人在知道他不是人类后,态度都会发生一些转变,有的更加亲昵,只是这种亲昵中带着讨好,有的变得冷漠,开始恐惧和逃离。

    唯有陆清酒,却依旧将他当做一个普通的房客。

    身边的人已经睡了,却还是不肯松下手里毛茸茸的耳朵,白月狐略微有些无奈,但最终还是没有将陆清酒的手拨开,就这么由着他去了。

    新年伊始,总该有些新气象。

    陆清酒早晨起来,给他们一个人煮了四个圆滚滚的汤圆。这汤圆和平时吃的不太一样,一个就有半个拳头那么大,里面包的是黑乎乎的芝麻馅,一口咬下去,又甜又糯。

    四个汤圆是陆清酒小时候姥姥和他说过的习俗,意味着新年的四季圆圆满满,顺顺利利一滚就过。

    吃完汤圆,陆清酒还给他们一人下了碗饺子,饺子里面猪肉白菜和猪肉酸菜的都有,白菜的味道要淡一点,但是更加鲜美,猪肉酸菜的非常开胃,连陆清酒都能一口吃二十多个。

    吃完饭,陆清酒便打算去扫墓了。今天是大年初一,祭祖的时候,陆清酒虽然不是很讲究这些,但也想去给家里的坟打扫一下。

    尹寻本来也想跟着去的,陆清酒还是拒绝了,表示自己想要一个人去。尹寻看着陆清酒欲言又止,但见陆清酒态度坚决,便只能同意。

    好在今天天气不错,没有下雪,虽然山路难走,但墓地就在村子附近,也不用担心会太麻烦。

    陆清酒背着个包,包里放了给姥姥准备的纸钱香烛,就这么出发了。

    顺着村子里的小路一直往前,很快就离开了水府村,这一路上陆清酒都没在村子里看见什么人,不过话说回来,自从入冬之后,整个水府村都好像进入了冬眠状态,大家都不出门了。不过想来也是正常的,这大冬天出来也没什么事做,还不如在自家的院子里活动。

    因为下雪,墓地几乎都已经全部被盖住了,陆清酒只能凭借记忆,寻找姥姥的墓碑。好在他运气不错,很快就找到了墓碑所在之处。他先将上面的积雪收拾干净,然后再在下面点上了香烛,又烧了一些纸钱。

    “姥姥,你给了我什么东西呢。”陆清酒边烧纸边对着墓碑道,“有个叫玄玉的和尚来家里了,他说他认识你,是你以前的朋友吗?”

    石碑上的姥姥自然不会说话,在黑白照片中重回青春的她,眼神中依旧带着温柔的笑意,正如陆清酒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