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 > 都市小说 > 幻想农场 > 58.噩梦
    虽然节目组的人信心满满, 但很快就在其他的村民那儿遭受了挫折。他们进了其他村民的院子, 还没开口便被粗暴的赶了出去。有的人态度没那么坏,但也没有借给他们任何东西, 甚至连话都不想和他们说,只是一个劲的摆着手。

    “怎么回事啊这群人。”做节目的明星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 他拿着唯一借来的米袋子在村口抱怨,“不就借点东西吗, 怎么态度这么差。”

    “可能是他们地方太偏了, 不怎么看电视, 也不认识你吧。”工作人员劝慰道, “不然肯定不会是这种态度。”眼前的人可是娱乐圈的当红小生,名字叫江不焕, 人气高的很,走到哪里粉丝都是人山人海, 这本来想着到一个偏远点的地方躲开粉丝, 可谁知道这里的人这么不买账,竟是搞的节目都做不下去了。

    “那怎么办呢,小焕?”工作人员道, “不然咱们回去和导演商量一下要不要换地方?”

    “嘿, 我还偏偏就不换了。”江不焕说,“他们不是有地吗?你带我去地里看看。”

    工作人员点点头。

    接着一行人就去了地里。

    这会儿刚开春, 大部分的春作物都刚下种, 只冒出了嫩嫩的芽, 显然是不能吃的。不过有一家的地倒是有些特别, 江不焕甚至在里面看到了刚长出来的新鲜番茄,那番茄拳头大小,颜色红彤彤的,看起来就很好吃。他道:“好奇怪,怎么就这家的地里有番茄?”

    工作人员说:“不知道啊,是不是用了大棚?”他也觉得奇怪,这家人的地和其他地格格不入,看得出每样蔬菜都长的很好。

    “我尝一个。”江不焕伸手就摘了一个,随手擦擦便塞进嘴里咬了一口,这一口下去,他便露出惊艳之色。这番茄太好吃了,比很多特供的番茄味道还要好,果味非常浓,而且酸甜可口,完全可以当做水果来吃,“好好吃啊。”

    “好吃吗?”工作人员好奇道。

    “非常好吃。”江不焕说,“这味道太好了,我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番茄。”他说着给工作人员也摘了一个。

    工作人员接过来啃了一口,接着便和江不焕露出了同样惊艳的表情,番茄的确非常的好吃。

    “就摘这个好了。”江不焕说,“等会儿去和这家人说一下,等到节目结束了再给他们补上番茄的钱。”

    “行吧。”工作人员同意了。

    于是一行人摘了一袋子番茄还有一些别的菜,高高兴兴的回住的地方去了,全然不知道自己到底干了什么不可挽回的事。

    陆清酒本来以为他们借不到东西估计还会回来找自己,但当晚都没有看到节目组的身影,便以为他们花了什么方法说通了村子里的村民,没有再关心这件事了。

    谁知道当天晚上,从地里回来的白月狐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低气压,眼神表情都阴沉到了极点。

    “狐儿,怎么啦?”陆清酒作为家里的家长,自然是要对家中成员的身心健康关心一下,“怎么这么不高兴?”

    白月狐冷冷道:“我番茄少了十二个,小白菜少了一窝,黄瓜没了两条。”

    尹寻被白月狐的气场吓得已经躲进了屋子里,就支出两只眼睛看热闹。

    陆清酒瞬间就明白了,他道:“他们去你地里了?”

    白月狐说:“嗯。”

    陆清酒蹙起眉头,他知道白月狐护食的性格,也觉得这些人的做法不太合适,道:“我和他们说一说。”

    “不用了。”白月狐冷冷道,“他们就要走了。”

    陆清酒:“就要走了?”

    白月狐:“不走就等着死吧。”他是认真的。

    陆清酒道:“可是……”

    白月狐道:“嗯?”

    陆清酒说:“他们看起来不是很好吃的样子。”来的明星头发大部分都染了色,这吃了会不会中毒啊。

    白月狐蹙眉,似乎有些赞同陆清酒的话,通常情况下,他只会吃自己喜欢的东西,比如肥美的文鳐鱼、葱聋,再比如,眼前看起来很可口的陆清酒。当然,后者他有点舍不得,毕竟吃了就没了。

    “而且都是明星,他们死了警察会不会找上门了,这么大群人呢。”陆清酒仔细思考后,觉得把他们吃掉这事儿不太合适。

    白月狐道:“嗯。”他自然有办法让这群人不知不觉的消失,不过陆清酒的话也有道理,主要是那群人看起来真的不太好吃,他现在生活水平上去了,自然不想再吃那么多的垃圾食品。

    只是不知道自己给自己定位成大众情人的江不焕如果发现自己被说成垃圾食品时心情如何……

    “而且我感觉他们来水府村这件事有点奇怪。”陆清酒道,“就好像是有什么人刻意把他们带过来的一样。”

    白月狐没说话,倒是站在一边的尹寻道了句:“是很奇怪啊,他们来之前也没有联系村子里的人,但是都一副很了解村子的样子,难道是柳家人和他们说的?”

    陆清酒觉得事情有些违和感。

    “而且柳家的那屋子里可是死了不少人的。”尹寻道,“他们家四个兄弟,三个都死在了里面,后来唯一剩下的最小的那个儿女也出意外没了,我们都说是风水不好……”

    陆清酒隐约记得这事儿,当时他还很小,那家人的大哥出事了,好像是修屋子的时候不小心从二楼掉了下来,本来那高度不高,直接跳下来最多崴个脚,可那人却居然把自己的脖子给摔断了。

    “听着好像鬼故事。”陆清酒道。

    “是啊,挺吓人的。”尹寻这个山神也是非常没有出息了,“后来柳家人搬走了,房子也空了下来,都没什么人进去的。”

    其实这种空下来的老宅在水府村挺多的,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水府村剩下的大部分都是老年人,像陆清酒这种从小就生活在这里,最后又选择回来的更是少之又少。

    陆清酒道:“希望没什么事儿吧。”他虽然不是很喜欢吵闹的节目组,但也不至于讨厌到想他们出人命的地步,他打算待会儿就找个时间和那群人说一下,让他们别摘白月狐的菜了,不然他家的狐狸精真生气,他也拦不下来。

    入春之后,天黑的没那么早,七点多钟太阳还挂在天边染出一片灿烂的红霞。消失了一个冬季的昆虫,在路边的草堆里又发出了清脆的鸣叫。

    陆清酒带着尹寻去了柳宅,看见柳宅之中灯火通明,院子里架着各式各样的拍摄设备,几个明星围在一起吃饭,周围站着的工作人员正在拍摄。

    陆清酒敲了敲门,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他身上。

    “不好意思,这里不能随便进来。”见到是村民,马上有人上前阻拦。

    陆清酒也没有要进去的意思,只是道:“我没打算进来,我是想问问,是不是你们摘了我家地里的黄瓜和番茄?”

    “是的,是我们摘了一些。”马上有人回答了,“不过我们也没摘多少,你卖的话多少钱一斤,我们换成人民币给你吧。”

    “不用了。”陆清酒道,“这次就算了吧,麻烦下次别摘了。”

    “你家那么多番茄吃的完吗?”却有人不满了起来,“我们用市场价买也不行?或者比市场价更高一些也可以。”

    陆清酒笑了笑,也没生气:“番茄种出来都是给家里人吃的。”今年有了生发水的收入,他就不打算卖菜了,多余的番茄还能做番茄酱,做番茄干,吃法多得很,再加上白月狐那无底洞似的胃,完全不用担心吃不完。

    “那卖给我们一点吧。”说话的人显然是对白月狐种的番茄非常感兴趣,还在劝说,“我们要不了多少。”

    “不。”陆清酒态度坚定的拒绝了,他道,“番茄是不卖的,如果你们要吃,麻烦去镇上买吧。”

    “你这么傲气做什么呢,不就是几个番茄吗?”那人见陆清酒软硬不吃,似乎有些恼羞成怒,语气带上了些火气,他还想说什么,却被人按住了肩膀。

    “不好意思啊,是我摘的。”白天来要米的明星在后面露出了半张脸,正是江不焕,“不知道是你家的,还想着等节目完了再给你算钱,既然你不乐意就算了吧,这些多少钱,我先付了。”

    陆清酒道:“不用了,这些就当是请你们吃的。”他抬起手,指了指他们身后的旧楼,“你们知道这宅子的历史吗?”

    “历史?”江不焕一愣。

    “这宅子之前死过五六个人了。”尹寻在旁道,“都是死于意外,也算是凶宅,到底是谁联系你们让你们住在这儿的啊?”

    江不焕闻言有些错愕:“不知道啊,这些都是后勤弄的。”

    “我建议你们早点搬出去。”陆清酒道,“这宅子真的不吉利。”他说完就和尹寻走了,留下脸色微妙的工作人员和明星们。

    “他们在说什么呢?”另外一个和江不焕一起做节目的女明星也凑了过来,她叫吴娅,是个选秀节目出身的歌星,平日里娇气的很,这次若不是知道江不焕也来了,她是绝对不会跑到穷乡僻野来做这个节目的。

    “他说这里是凶宅。”江不焕说了句。

    “凶宅?”吴娅瞪圆了眼睛,“真的假的?别不是他们来故意吓我们的吧。”

    江不焕道:“是不是真的,去问问导演不就知道了。”

    他们两人很快就拿陆清酒的话询问了导演,导演却一脸茫然,说他完全不知道这回事。

    江不焕道:“严导,那你这房子是从谁手里租来的。”

    “我没见着人啊。”导演语出惊人,“是后勤组找到的这个房子,我们没见过面,房主直接把钥匙寄了过来。”

    江不焕道:“那找到房子的人呢?”

    导演说:“是个临时工,已经辞职走了,这事是两个月前的事情了,到底怎么了?”

    “你没觉得这事有点奇怪吗?”吴娅也有些害怕了,她进到这村子就感觉这里和她想象的那种乡村生活不太一样,所有的村民看他们这些外来者都像在看怪物似得,没有人愿意让他们进屋子,甚至就算他们进了屋子,村民们面对他们的问话,也一副视若无睹的模样。

    仿佛在水府村里,他们这群人都是透明的……

    “是啊,很奇怪,除了刚才那个年轻人,村子里根本没有其他人理我们。”江不焕说,“不然咱们还是换个地方吧,而且来的时候,不是也有两个警察拦着我们吗?”

    “档期来不及啦。”导演道,“你们两个也别担心,这世界上哪里有鬼,就算有鬼,咱们这么多人,鬼也会被吓跑的。”

    吴娅强笑:“也是哦……”

    江不焕见劝不动导演也只能作罢,他们得在这个村子里待一个月,这才刚住进来,气氛就那么奇怪,接下来的节目也不知道能不能做下去。

    众人吃完饭,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便打算睡觉了。

    江不焕睡在二楼走廊旁边的一个主卧里。这栋楼虽然很陈旧,但是有个好地方,就是房间特别多,几乎每个工作人员都有单独的房间。屋子里虽然打扫了一遍,但还是有种灰尘的气味,让人闻着很不舒服。

    江不焕左边就是窗户,透过窗户,可以看到一楼的院子。

    院子里还没来得及清理,布满了丛生的杂草,这本来是明天导演留给他们的任务,但是此时看上去,整个房子都荒凉的可怕。

    江不焕觉得有些不舒服,将身上的被褥裹紧了点。

    再说陆清酒和尹寻回了家,还抓紧晚上的时间炒了个香辣牛肉丝,来安慰他家那只还在生闷气的狐狸精。这道菜是用来当零食吃的,将干辣椒丝和牛肉丝煸炒在一起。煸炒后的牛肉丝变的干干的,又香又有嚼劲,辣椒丝是可以食用的那种,不是很辣,但是特别的香,上面还撒了一层厚厚的白芝麻,是下酒的好菜。

    白月狐吃了东西之后心情似乎好了些,这才去睡觉了。

    陆清酒也有些困,洗漱之后上了床,又伸手摸了摸自己床头的那个木盒。还有几十天就是他的生日,那时候不知道这个木盒,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

    陆清酒的夜是一天的结束,可江不焕和节目组的夜,却只是开始。

    夜幕笼罩了整个村庄,柳宅熄灭了最后一盏灯火,恢复了往日的寂静和黝黑。

    江不焕睡到半夜的时候,觉得有些冷,他身上厚厚的被褥一点也没有用,整个被子像是冰窖似得,冻的人心里发慌。

    他睁开了眼,看到了屋子里陈旧的墙壁。

    这个村子很落后,墙壁只是粗糙的石块,甚至没有涂层。

    江不焕实在是受不了,便从床上坐了起来,他想要去再翻找几件衣服穿在身上御寒,走到门口时,却听到了一种不可思议的声音……水声,是海浪拍打海面的声音,

    江不焕愣住了,他甚至以为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觉,可是那声音是如此的真实,真实到他都没办法欺骗自己。

    到底是什么声音?怀着这般疑惑,江不焕缓缓挪动脚步,走到了窗户边上,当他的目光透过窗户看到了外面的景象时,整个人都呆在了原地。

    没有了破旧的走廊和荒芜的小院,他的眼前,出现了一望无际的大海。

    海浪波涛汹涌,用力的拍打着暗色的礁石,黑色的海水上面浮着一层薄薄的雾气,在这雾气之中,却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缓慢穿行。

    江不焕看着这景象,身体开始颤抖,他使劲的拧了一下自己的手臂,感到了剧烈的疼痛,可这种疼痛并没有将他从这种幻觉中唤醒出来,海水还在眼前,海浪的声音依旧不停的灌入耳道。

    而在海面之上,那若隐若现的东西也逐渐出现在了江不焕的眼前,他看到了一艘大船,船上站着许许多多的人,他们的身体似乎都非常的僵硬,脸被雾气笼罩着,根本看不清楚。

    江不焕第一次感觉到了害怕,他整个人都僵在了窗户面前,眼睁睁的看着这艘大船驶向远方。

    海的中央区域似乎有什么东西,但雾太浓,天也太黑,江不焕看不清楚,他唯一能看到的,是大船,还有在大船下面汹涌澎湃的海浪。咸湿冰冷的海风,扑打在他的脸上,江不焕听到海里面,传来了一声高昂的鸣叫。他以前从未听过这种叫声,如果一定要形容,倒是有些像蓝鲸的低鸣,空灵幽远,在让人觉得优美的同时,又有些恐惧。

    发出声音的,一定是体型巨大的动物,或许是鱼,或许是鲸,或许是别的什么……江不焕正在这么想着,便看到一个黑色的巨大身影,从海面上一跃而出。那东西到底有多大他根本无法用语言描述,只知道它的一个侧鳍便遮住了整个天空。原本的大船在这只巨兽的衬托下变得像是玩具一般,巨兽从黑色的海洋中跃起,又重重的落下,激起的海浪将大船直接吞没,船上的人也不见了踪影。

    他到底在哪儿,窗外的那些景象又是什么?江不焕陷入了巨大的茫然之中,他拿起自己的手表,看见表面之上,时针和分针和秒针都停留在了12这个数字上,不再往前移动。

    夜是寂静的,耳边全是海浪吵杂的声音。夜又是吵闹的,除了海浪,还能听到各式各样让人感到恐惧的异响。有咆哮声,有嘶鸣声,有巨大的撞击声,甚至还有人类凄惨的呼救。江不焕仿佛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眼前全是他从未见过的景象,耳边全是他没有听过的声音。

    寒冷使得他缩成了一团,恐惧消磨了他大部分的力气,他的意识渐渐模糊,缩在墙角边,绝望的闭上了眼。

    那一刻,江不焕真的以为自己没法渡过这个漫长的夜了。直到第二天,巨大的敲门声和呼喊声把他从睡梦中唤醒,他茫然的睁开眼,发现自己在冷硬的木地板上睡了一晚。

    “江不焕,你没事吧!”有人在门外叫他的名字,还咚咚咚的敲着门,“你在里面吗?”

    江不焕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感觉自己的身体像是散架了似得,他起来后的第一件事,是朝着窗户的方向看去,却是看到了熟悉的小院,院子里荒草丛生,哪里有那滔天的巨浪。

    确定自己回到了原来的地方,江不焕才重重的松了口气,他走到门边开了门,看见自己的经纪人站在门口一脸诧异的盯着他:“你没事吧?脸色怎么那么差?”

    “我要离开这里。”江不焕直接开口,“这节目我不做了。”

    经纪人愣住:“你什么意思?为什么突然这么说?”他反应了过来,“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

    江不焕摇摇头,没有说话,他总不能告诉经纪人自己做了个可怖的梦吧。可是那真的是梦吗,真的有这样真实的梦吗?江不焕回答不了这个问题,但他也不想知道答案了,他只要知道,自己得离开这个村子就行。

    经纪人还在外面用力的敲门,江不焕却已不管他,开始自顾自的收拾起了行李。

    “江不焕,你在做什么呢?你知道毁约要赔多少吗?说不做就不做了?”经纪人还以为是自己的艺人因为艰苦的环境闹了脾气,正有些生气,却听到一楼也传来一阵吵闹声。

    他低头望去,竟是看到吴娅已经收拾好了行李,正不顾其他人的劝阻要离开,她脸色白的吓人,眼睛下面还挂着青色的眼圈,整个人的表情像是中邪似得,看的让人心里瘆得慌。

    “我要走!!”吴娅的声音尖锐极了,她失去了往日的甜美娇羞,变得有些神经质,“再留在这里,我会死的!!放开我!!”

    经纪人看着她的模样,突然有些恐慌了起来,不会是这个村子真的有问题吧,不然江不焕和吴娅为什么在这里过了一夜就变成这种模样?!

    吴娅的态度比江不焕还要坚决,凭着瘦弱的身躯硬生生的从几人的阻拦中挣脱了出来,推开门头也不回的走了,导演站在原地,脸色铁青。

    但让他没想到的是,吴娅只是一个开始而已,节目组里的几个艺人纷纷表示自己要退出节目。

    “你们总要给我个理由吧!”怒极的导演发问。

    “我昨天做了个梦。”有个脾气好的艺人回答,“我梦到,村子尽头的墓地里的死人全都爬出来了。”

    “这是你恐怖片看多了吧!”导演并不信。

    “我倒是想这么安慰自己。”那艺人笑的像是在哭,“可是我明明是第一次来这个村子,我怎么会在梦里知道,这个村子的尽头有墓地呢。”

    导演脸色瞬间煞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