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 > 都市小说 > 幻想农场 > 70.零用钱
    那日踏青之后, 陆清酒本来以为那条龙还会找到自己告诉自己一些事, 可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他都没有再听见他的消息, 只是偶尔白月狐和他提了一句, 说那龙已经逃离了水府村,周围没了他的气息。

    陆清酒却因为那一个写在他手心里的“走”字想了许多,可无论有再多的猜想, 却始终没有人给他一个满意的答案。

    盛春,院子里的树木再次长满了叶子, 翠绿的葡萄藤顺着架子蜿蜒, 遮住了院中半个天空,隔断阳光,投下了黑色的阴影, 倒是提前给炎炎夏提供了乘凉的地方。

    尹寻的生日比陆清酒晚了一个月, 是在四月中旬。都道桃花流水鳜鱼肥, 四月正是桃花盛开,鳜鱼正肥的日子。陆清酒为了给尹寻庆生,早早的去镇子上买了肥美的鳜鱼,还有一些平时不常吃,做法比较麻烦的菜,打算给尹寻过个盛大的生日。

    蛋糕肯定是要做的,这次陆清酒打算做个榴莲千层。在他来这里之前, 尹寻和白月狐几乎都没怎么吃过热带的水果。陆清酒顺口问了句他们喜不喜欢榴莲, 尹寻严肃的表示他不吃榴莲主要是两个原因。

    “哪两个?”陆清酒问。

    “一是因为榴莲比较贵。”尹寻悲伤道, “二是因为我比较穷。”

    陆清酒:“……”他可怜的儿子过的都是怎么样的日子啊。

    陆清酒买了一整个榴莲回家,榴莲皮也没有丢打算用来炖鸡,剥出来的榴莲散发着浓郁的独特香气,他随手喂了站在旁边围观的白月狐一块。

    白月狐把榴莲含在嘴里,微微蹙眉,尹寻也吃了一小块,表情和白月狐差不多,看上去那都是相当的严肃,也不知道是喜欢还是不喜欢。

    陆清酒道:“喜欢吗?”毕竟有些人是吃不惯榴莲的,喜欢的很喜欢,不喜欢的碰也不想碰。

    “多少钱一斤啊?”尹寻小声问。

    陆清酒:“这一个五百多。”

    尹寻表情马上变了:“喜欢!再给我吃吃看!”这根本不是臭味,这是人民币的香气。

    陆清酒面露无奈,说不喜欢不要勉强,他可以换个口味做千层蛋糕,芒果的其实也不错……

    但听到了榴莲的价格后,尹寻和白月狐都一脸严肃的表示从来没有吃过这么美味的水果,搞的陆清酒哭笑不得。

    院子里去年买的十只鸡变成了十二只,还是因为吃掉了不少,陆清酒计划着菜单,觉得炖鸡有点吃腻了,干脆做白切鸡好了。还有尹寻喜欢的糖醋排骨,酸菜鱼,能做多少做多少,反正家里有白月狐,也不怕多余的菜吃不完。

    陆清酒正打算打电话给白月狐让他在地里摘点新鲜的蔬菜回来,却听到门口传来了汽车发动机的声音,似乎有什么人将车停在了他们家门口。

    果不其然,片刻之后,院中便传来了敲门的声音,陆清酒去开了门,却是看见好久不见的九凤站在门口笑眯眯的看着自己。

    “清酒,好久不见啊。”九凤热切的冲着陆清酒打招呼,她颈项上依旧挂着那八个人头模样的项链,她刚打完招呼,那八个脑袋争先恐后的对着陆清酒问起好来。

    “好久不见。”陆清酒注意到九凤身后还站着一个身形高大戴着黑色口罩只露出一双眼睛的男人,“有什么事么?”

    “白月狐在不在家啊?”九凤问。

    “他下地去了。”陆清酒道,“估计还有一会儿才回来。”他对九凤这姑娘的印象还不错,便停顿一下问道,“你要进去等着他吗?”

    “好啊。”九凤高兴的点点头,接着转身指了指自己身后站着的男人,“这位是少昊,也是来找白月狐有些事。”

    陆清酒一听到少昊这个名字就明白了,山海经里有这么个神明,全称是白帝少昊,传说出生之时五凤翔空,可管理百鸟,居住之所无论草木石头亦或者鸟兽,都长满了美丽的花纹,是个很浪漫的神。

    “你就是陆清酒吧。”少昊的声音很温和,看起来是个脾气不错的人,他走到了九凤旁边,对着陆清酒伸出手:“久仰。”

    陆清酒已经习惯了自己被“听说”这件事,伸出手和少昊握了握,招呼着两人进了院子。

    锅里还煮着东西离不开人,陆清酒让尹寻拿了些零食给两人吃,自己又回了厨房。

    “他们来咱们家干嘛呢?”尹寻对陌生人向来都很警惕。

    “不知道。”陆清酒说,“好像是来找白月狐的。”

    尹寻哦了声,把零食给两个人端了出去。

    这些零食有些是在镇子上买的,有些是陆清酒自己做的,味道都很不错,九凤看见零食就吞了吞口水,也没客气,伸手就开始吃,边吃边和少昊说:“你快尝尝,可好吃了。”

    少昊闻言略微有些犹豫,但看九凤吃的那么开心,还是伸手将脸上的口罩取了下来。口罩取下之后,尹寻才发现这人脸上下半部分绣着黑色的花纹,几乎掩盖住了他半张脸,这些花纹都十分的精美,只是这么绣在脸上,莫名的让眼前的人多了几分诡谲的气质。

    尹寻也没敢多看,把零食放下转身就走了。

    少昊看着他的背影,问了句:“他就是山神?”

    “是啊。”九凤嘎吱嘎吱的嚼着陆清酒晒的红薯干,一脸满足道,“很香对吧?一股肉灵芝的味道……要是能吃就好了。”只可惜有白月狐盯着。

    少昊笑道:“要是你把他给吃了,白月狐也能加顿餐。”九凤吃了尹寻,白月狐估计也不会放过九凤。

    九凤眨眨眼睛:“这不是没吃么。”

    少昊吃了一口红薯干,没有再理会九凤。

    白月狐从地里回来的时候,带了一大堆的蔬菜,他头上戴着草帽,脚上穿着橡皮靴子,怎么看怎么一副农家子弟的样子。他进院子之后看到坐在院子里的两个客人,也没打招呼,而是先进了厨房把手里的菜递给了陆清酒。

    “你朋友来找你了。”陆清酒道。

    “嗯。”白月狐态度很冷淡。

    “他们来找你应该有事吧?厨房里我来,你去陪陪他们吧。”陆清酒说。

    白月狐点点头,转身出去了。

    只是白月狐的表情有点不对劲,陆清酒觉得有些奇怪,他多长了个心眼,洗菜的时候专门走到了靠近窗户的位置,这窗户正对着院子,站在里面隐约能听到院子里几人对话的声音。

    “月狐,好久不见。”少昊说。

    白月狐直接在少昊的对面坐下:“怎么了?”

    少昊道:“这边有个事情,你要不要接?”

    白月狐:“不接。”

    少昊听到白月狐如此果决的拒绝了,似乎有些惊讶,他道:“价格挺高的,真不接?”

    “不。”白月狐道,“以后都不用来找我了。”

    少昊:“……真不去?”他坐直了身体,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白月狐,“这不像你啊。”

    白月狐微微扬了扬下巴,表情略微有些骄傲:“不用了。”

    九凤在旁边小声道:“我就说他现在过得可好了,你请不来他,你还不信我。”

    她又啃了两根红薯条,悲伤垂泪,“哪里像我这样的,有一顿没一顿,吃了上顿没下顿。”

    少昊面色古怪的朝着厨房看了一眼,陆清酒赶紧往旁边一缩,却还是有种被看见了的感觉。这几人的对话很奇怪啊,少昊来找白月狐是干嘛的?这听着怎么像是在勾引自家孩子出去打工?陆清酒越想越觉得不对劲,把耳朵竖得尖尖的,就怕听漏了什么。

    “以后都不用找我了。”白月狐说,“我不做了。”

    少昊道:“你这生活水平直线上升啊,你看这样行不,我给你加五百块钱……”

    白月狐:“五百?”

    少昊:“够你吃一顿小笼包了。”

    后面偷听的陆清酒心情格外复杂,啥五百块,这少昊要带白月狐去干什么事儿啊就给白月狐五百,他家狐狸精是五百块请得到的吗,别说五百了,五千都想都别想。

    但显然,白月狐的脑回路和陆清酒不太一样,陆清酒居然从他的沉默中感受到了迟疑。陆清酒实在是不敢相信,他家种田小能手居然就被五百块钱蛊惑了!

    “去吗?”少昊嚼着坚果,又问。

    白月狐道:“我想想。”

    陆清酒实在是听不下去了,把手里的菜一放,气势汹汹的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对着院子里聊天的三人露出一个假笑:“聊什么呢?”

    “他请我去做点事。”白月狐倒是很坦白。

    “做什么?”陆清酒实在是想不到什么事花五百块就能请到白月狐。

    少昊见着陆清酒这一副护犊子的模样,却笑了起来:“你别急,我只是请他去帮我吃点东西。”

    “吃什么?”陆清酒像个看见自家孩子被诱拐的家长,满目狐疑。

    “我的领地里来了一群名为幽鴳的动物。”少昊说,“一直在猎杀我养的鸟儿,因为数量太多,清理起来比较麻烦,所以想让白月狐帮帮忙。”

    陆清酒道:“你给多少钱?”

    少昊道:“平时一次给一千,这次多加五百。”所以就是一千五了。

    陆清酒道:“一千五?这幽鴳好吃吗?”他问的是白月狐。

    白月狐摇摇头:“难吃的要命。”

    陆清酒:“和雨师妾的尸体比起来怎么样?”

    白月狐稍作思量:“稍微好一点。”他停顿片刻补充道,“至少肉是软的。”

    陆清酒对着白月狐露出怜爱之色,他家狐狸精都过的是什么日子啊……

    少昊显然已经看清了陆清酒是白月狐饲主这个事实,有些无奈的摊了摊手:“好了,我知道你不会让他接了,但至少让我蹭一顿午饭吧。”

    陆清酒道:“行啊,今天正好是尹寻的生日,你和九凤留下来吃饭吧。”

    九凤闻言高兴的又开始和自己的另外八个脑袋吵吵闹闹,直到把白月狐吵烦了才不甘心的安静下来。

    少昊吃了一些零食后,便停下了动作,又重新戴上了口罩。

    尹寻好奇的问这些花纹是自己纹上去的么,少昊摇摇头:“不是,是我天生就有,有些人看了害怕,我便遮住了。”

    和完全远离人群的白月狐和九凤不同,少昊似乎是生活在人类社会,而且陆清酒还注意到了他开到门口的那辆车,是辆保时捷的超跑。这车停在他们家门口简直和他们家朴素的风格格格不入。

    不过这倒是让陆清酒有些好奇,为什么有的神话生物就能融入人类社会,有的却不行,他问了自己的疑问后,少昊笑着说了句:“因为那些生物在神话里就是跟着人一起生活的,或者本身就是人。”

    陆清酒道:“所以如果不是亲近人的神话生物,就不能融入人类社会?”

    少昊:“唔……也不能这么说。”他拿着白月狐举了个例子,“比如白月狐要是想去人类社会打工,那他花费出去的力气,还不够他赚回来的东西。”

    陆清酒道:“那是他没找到正确的工作方式吧……”就凭白月狐这张漂亮的脸,当个花瓶明星已然绰绰有余,就算不去演戏,拍拍硬照什么的应该还是很受欢迎的。

    “没办法嘛。”少昊摊手,“他又没身份证,又没户口本,还没学历……”眼见白月狐的表情越来越阴郁,少昊赶紧补了句,“当然,这些东西也不是很重要。”

    白月狐没说话,拿起了一根红薯干,咔嚓一声咬断了。

    少昊尬笑两声,觉得自己的脖子有点凉,他真是有点飘了,也就是趁着陆清酒在场白月狐不敢发飙,这才不要命的骚了一下。

    陆清酒越听越觉得悲伤,他家狐狸精这些年来是受了多少委屈啊,以前连种菜的种子都买不起,路过包子店都只能吸吸口水忍过去。如此一想,心中登时生出了父亲般的怜爱,恨不得把白月狐抱入怀中摸摸他的脑袋告诉他一切都有爸爸。

    少昊虽然没有请到白月狐,但好歹蹭到了一顿午饭,看样子是相当的心满意足。

    陆清酒让白月狐拒绝少昊的邀请后,这才放心的进了厨房,把剩下的菜给烧了。

    尹寻已经好久没有过过生日,蛋糕端上来的时候激动的热泪盈眶。陆清酒把提前做好的纸壳子皇冠给尹寻戴在脑袋上,又在蛋糕上点上了蜡烛,几人一起给他唱起了生日歌。

    尹寻在那儿呜呜直哭,说谢谢陆清酒给自己重新做人的机会。

    陆清酒:“……”算了,不要和小孩计较。

    蛋糕是榴莲千层的,陆清酒昨天晚上就做好了,放在冰箱里冻着,这会儿拿出来切成几块,等着尹寻吹灭蜡烛之后分给了大家。这千层倒是做的很成功,卖相也挺好看,奶油里面带着榴莲打成的酱,味道浓郁。

    吃掉作为开胃甜点的蛋糕后,接下来就是一桌子的正餐。鸡鸭鱼肉应有尽有,陆清酒把平时尹寻喜欢吃的菜统统做了一个遍。

    少昊尝了一口陆清酒做的菜,露出惊艳之色:“手艺不错。”

    陆清酒有点不好意思:“都是白月狐种的菜香,还有这是葱聋的肉,随便炒一下就很香了。”

    少昊笑道:“你太谦虚了。”

    陆清酒没再说话,反正他其实真的觉得自己手艺很普通,主要是平时也没什么其他的事可以做,所有精力都放在吃上面,再加上特殊的食材,味道比一般的食物好是正常的。

    九凤和白月狐全程就没说过一句话,两个人吃饭都跟打仗似得。

    少昊的胃口倒是和人类差不多,几乎和陆清酒一起放下筷子。陆清酒有些惊讶:“你不吃了?”

    “饱了。”少昊擦擦嘴,“有空的话,来我家鸟园子玩玩吧。”

    陆清酒应声:“好啊。”

    酒足饭饱之后,尹寻摸着自己的肚皮表示自己不能再吃了,在椅子上瘫成了一块饼。少昊坐在旁边看着尹寻,陆清酒注意到,似乎从进门一开始少昊就对尹寻很感兴趣。尹寻这个粗神经的完全没有意识到。

    “他很特别吗?”陆清酒问了一句。

    少昊意识到陆清酒是在问自己,笑了起来:“没有,我只是觉得他身上的香气很诱人。”

    本来已经瘫软的快要睡着的尹寻听到这话立马醒了,他可没有自恋到会觉得少昊对自己有什么别的意思,作为一坨人形零食,他清楚的认识到了自己在食物链最底端的残酷现实,这少昊夸他香气诱人,基本上就等同于在夸他好吃了。

    陆清酒道:“你吃过肉灵芝?”

    少昊说:“吃过。”他舔舔嘴唇,“味道不错。”他说着对着尹寻笑了一下,虽然笑容挺温和的,但是却让尹寻紧张的眼睛都瞪圆了。

    陆清酒道:“他是我朋友,就别挂念着了,吃点别的吧。”

    少昊道:“好。”

    话题到此结束,吃饱了的少昊和意犹未尽的九凤起身告辞,陆清酒看着两人走到门口上了跑车消失在了村子里,才转身回了家里。

    尹寻见少昊走了,说这人真是人面兽心,居然光明正大的在当事人面前讨论当事人好不好吃……

    陆清酒觉得有点好笑,但怕尹寻生气没笑出来,伸手拍了拍他傻儿子的肩膀。

    白月狐吃饱后又去院子里躺着了,陆清酒想起了什么,到房间里拿了外套,然后把尹寻也叫来了院子里。

    “我决定给你们发点零花钱。”陆清酒把自己的钱包从外套里掏了出来,心想他家狐狸精和小山神都这么大了,身上肯定得有点零花钱,不然突然再来个少昊,花个五百块就把两人给骗走了怎么办。平时买东西都是他亲力亲为,一时间也没有注意到这事儿,少昊倒算是给陆清酒提了个醒。

    “钱,为什么要给我们钱啊。”尹寻茫然的看着陆清酒,显然不明白为什么陆清酒突然提起这事儿。

    陆清酒说:“留着钱可以买零食嘛,或者什么其他想买的东西,咱们家现在条件很好,吃肯定是吃不完的,所以想买什么就买,也别省着。”他们能过上这样的日子,还真得感谢后院的女鬼小姐,女鬼小姐真是为这个家付出了太多……

    尹寻还想说什么,但见陆清酒态度坚决,便没有再坚持己见。

    白月狐本来也想拒绝的,可看着陆清酒凝重的神色,还是没把嘴里的话说出口。

    陆清酒道:“每个月两千的零用钱,不够了再和我要,不准出去乱接活——少昊那种活儿接之前一定要先和我说。”他语重心长的嘱咐,“别被五百块就骗跑了。”

    白月狐欲言又止。

    陆清酒没理他,直接从钱包里掏出来一叠钱,然后数了两千块,给两人手里一人塞了一叠。

    尹寻看着这么多红彤彤的人民币,手心微微颤抖,道:“这也太多了……”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的钱,平时都是陆清酒付账,买菜不超过一百块,买大件则刷个手机二维码就行。

    白月狐神色凝重:“对,太多了。”

    陆清酒长叹:“拿着!”他就见不得他家两只受委屈,少昊花个一千五白月狐就得去啃一顿泥巴,这让他完全不能接受。他家狐狸精这么可爱又毛茸茸,怎么能让他再干这样的粗活!

    虽然尹寻和白月狐都对这笔巨款表示了不适应,但在陆清酒的坚持下,他们还是最终收下了这笔钱。尹寻说自己想存到银行卡里,而白月狐因为没有身份证,则从杂物房里摸了个旧罐子,把罐子洗干净之后认认真真的把钱数了一遍,然后小心翼翼的塞进了里头。

    陆清酒道:“对了,月狐,你就算没有身份证,也应该能有其他法子赚到钱吧。”他印象中,龙都是富有的代表,哪里至于像白月狐这般穷的包子都吃不起。

    白月狐说:“我不能从人类那里直接赚钱。”

    陆清酒:“为什么啊?”

    白月狐:“会饿。”

    陆清酒有些茫然。

    “赚的越多,饿的越厉害。”白月狐缓声解释,“还不如什么都不做。”他在陆清酒来之前,几乎日日夜夜都处于饥饿的状态,人类做的饭菜里会含有人气儿,是很好的充饥食物,但他却没有钱,买不到,于是只能吃文鳐鱼之类的神话生物用以充饥。

    陆清酒道:“那我给你钱你没有饿吧?”

    白月狐摇摇头。

    陆清酒这才放心了,他怜惜的看着白月狐,心想没有自己的日子,这两人是怎么活过来的啊,他一定要好好对他们,给他们最温暖的父爱……呸,是友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