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 > 都市小说 > 幻想农场 > 72.黑伞
    搓了几圈麻将之后, 便差不多到了吃午饭的时间。少昊说自己已经备好了包厢, 邀请几人前往。

    陆清酒因为对少昊他们平日里吃的东西很感兴趣,所以也没有推辞。只是少昊却领着他们直接离开鸟园, 回到了人类的世界, 然后招呼着几人上了车,开着车去了市中心一家很有格调的饭店。

    陆清酒坐在车上都傻了:“不在你家吃啊?”

    少昊道:“我不会做饭,家里很少开火。”

    陆清酒有些惊讶:“那你就天天在外面吃?”虽然外面的饭菜味道不错, 可是天天吃也是会腻的。

    少昊说:“也不是天天在外面,大多数时候。嫌麻烦的话, 都是和鸟一起吃了。”

    陆清酒:“那鸟吃什么?”

    少昊笑了笑:“什么都吃。”他说着, 颇有深意的看了眼尹寻,搞得坐在旁边的尹寻不由的缩了缩脖子,想要缩小自己的存在感, 少昊收回眼神, 继续道, “比如成熟的果子,或者一些小型哺乳类动物。”

    陆清酒:“生吃?”

    少昊点点头。

    陆清酒在心里感叹这白帝也太硬核了。

    几人到了酒店门口,少昊停好车就领着他们进去了,他显然是这里的常客,连大门口的服务员见了他都先讨好的叫了声白先生。

    这地方名叫万鸟阁,陆清酒没有来过,不过听说是一家会员制店, 平常人想吃还吃不到, 得由内部人员介绍。根据少昊的身份, 陆清酒怀疑这店的老板就是少昊本人。

    菜是之前就定好的,几人坐定之后便开始上菜,只是少昊刚坐下,脸色就有点不对劲,陆清酒正欲发问,便见他站了起来,匆忙道:“我去上个厕所。”说完转身就走,看那背影颇有些狼狈的味道。

    陆清酒开始只以为少昊只是解决一下生理问题,可谁知道在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他基本上在板凳上坐不了两分钟就会再次站起来,脸色也越来越青,最后干脆不回包厢里了。陆清酒看着这场景莫名的觉得有点熟悉,于是将狐疑的目光落到了神色很是心虚的尹寻身上。

    “你们刚才到底干什么去了?”陆清酒问。

    尹寻道:“没……没干什么啊。”

    陆清酒:“那他为什么拉肚子?”

    尹寻故作镇定:“可能是因为他身体孱弱吧。”

    陆清酒要是信了就有鬼了,他观察了一下自己好友的表情,确定他是在隐瞒什么:“你老实和我说,刚才你和少昊出去转悠的时候,你不会是做了饭给他吃吧?”尹寻的手艺他可是深有感触,吃一顿拉一天,一点含糊都没有。也亏得这地方的厕所是马桶,不然这么搞下来会觉得自己的腿基本可以截肢了。

    “没有啊。”尹寻说,“我没事儿给他做饭干什么?”

    陆清酒:“真的没有?”

    尹寻道:“没有。”他把目光放到了面前丰盛的菜肴上面,咽了咽口水。

    陆清酒见尹寻回答的如此坚决,便没有再继续追问,他显然是想不到,尹寻的确没有给少昊做东西吃,他只是怂怂的把自己切了一块给人尝了一口。当然,这么大一块,效力自然也是格外的好,少昊可能几天都要住在厕所里面了。

    少昊住在厕所,却一点也不影响他们对美食的渴望,不得不说,这些菜的味道果然对得起那昂贵的价格,所有的菜肴做工都非常的精细,和家常菜不同,这些菜肴的每一道工序都是经过了精心的打磨得出的最优选择,就拿面前的开水白菜来说,汤汁清澈,味道鲜美,白菜清甜,吃进口中便知是不是凡品。这道菜陆清酒虽然知道大致的做法,但因为太过繁琐从未想尝试过,就这一小碗清澈的汤底,最起码经过□□道复杂的工序和熬制,才做出来的。

    白月狐和尹寻两人吃的非常开心,完全把请客的主人忘在脑后。陆清酒倒还剩下了那么一点点良心,吃的差不多的时候去了厕所一趟,很体贴的问少昊需不需要再送点纸进去。

    少昊从牙缝里挤出一句不用了谢谢。

    “你是不是吃错了什么东西啊?”陆清酒见他情形惨烈,不由得心生怜悯,“需要我帮你去买点药吗?”

    “不用了。”少昊道,“普通的药对我没什么效果。”

    陆清酒:“哦……那我们吃得差不多了,你看……”

    少昊:“……单已经买了。”

    陆清酒:“太好了,谢谢您的款待。”

    少昊:“……”他就知道,他还想拉了这么久了,为啥陆清酒突然要来询问情况,原来是吃得差不多了,担心自己没买单。坐在马桶上的少昊深吸一口气,正打算站起来走出去,结果刚推开门,又感到自己的肚子一阵翻腾,被迫重新坐了回来。他绝望的用手撑着自己的膝盖,仔细的回忆了一下今天一天吃过的东西,最后莫名的想起了尹寻手指头那柔软的触感……该不会是……

    少昊捂住脸,长长的叹了口气。

    坐在饭桌面前吃的肚子圆滚滚的尹寻突然打了个喷嚏,他揉揉鼻子,嘟囔着自己是不是感冒了。

    “山神还会感冒?”陆清酒问道。

    “那可不。”尹寻说,“说实话,我觉得除了自己可以吃之外,好像和普通人也没啥区别。”

    陆清酒:“……”收起你那骄傲的小表情,可以被吃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吗?!

    虽然少昊这会儿还被困在厕所里面出不来,但毕竟还是请他们吃了如此昂贵的一顿饭。三人合计了一下,便一起进入厕所和少昊道别。

    “白先生,我们准备回去啦。”陆清酒道,“下次有空多来玩啊。”

    少昊的声音隔着厕所门,听起来有点闷闷的:“好。”

    尹寻跟着陆清酒小声的说:“欢迎来玩。”

    少昊:“一定来。”这三个字,硬生生被他说出了咬牙切齿的味道,听得尹寻不由得缩了缩自己的脖子。

    三人吃饱喝足,满意的走了,然后打车回了少昊的别墅,开着自己的小货车美滋滋的回了家。只是那少昊的管家有点一头雾水,显然没想明白为啥客人回来了,主人却不见踪影。

    看了漂亮的鸟园子,又吃了大餐,陆清酒心情非常好,睡了个下午觉后,他从床上爬起来打算发点面蒸点包子馒头花卷之类的来当晚饭。但是检查材料的时候,陆清酒却发现家里的小葱用完了。

    白月狐这会儿也在院中小憩,陆清酒想着反正地也不远,便没有打扰他,打算自己去地里摘。

    小葱是常用的食材,什么菜都能用到,所以消耗的很快,好在他们家里种了不少,想吃的时候直接拿着剪刀去剪一把就行,非常新鲜。

    走在路上,陆清酒想着干脆以后把小葱像韭菜那样移植到院子里算了,摘起来更方便。

    今天天气依旧很好,阳光普照。这种天气对于普通人来说是很舒服的天气,但对靠天吃饭的农家人来说就不是什么好事了,雨水太少,地里的农作物长势较慢,而且得天天挑水灌溉,不然就会影响收成。

    这都开春几个月了,才下了三四场雨,要不是家里有白月狐,恐怕陆清酒也得苦恼地里的菜。他们这里的灌溉水,是从很远的水库引过来的,如果水库水位太低,就得另寻水源,只是水府村方圆几十里就那么一条小溪,也不知道怎么弄得过来。以前陆清酒没有自己种过地,也不懂这些,直到听到隔壁的老李家唉声叹气后,才明白了春雨对于农户们的重要性。

    陆清酒回过神来时才察觉自己想得太远了,他已经走到了地里,看见一排模样可人的小绿葱。

    这葱比市面上卖的葱香很多,特别是用来做小葱拌豆腐那更是一绝,豆腐也是家里自己点的,豆香四溢,切成块状之后和小葱一起凉拌,滴点香油放点盐,清爽可口。

    陆清酒掏出剪刀,弯下腰剪了一把小葱,又挑了个成熟的南瓜,拔了两窝小白菜,摘了点红艳艳的小尖椒,全都放进自己提着的竹篮里,才开始慢吞吞的往回走。

    每次来地里,陆清酒都会被白月狐种地的天赋震惊,这一片片整齐的绿色小菜苗,里面搭着红色的辣椒,黄色的南瓜,既整齐又漂亮,乍看上去,简直像是花圃似得。

    他们家的南瓜有点大,陆清酒这还是特意挑了个小的,这么一个南瓜可以吃两顿,要是下午有时间,还能做点豆沙馅的南瓜饼解解馋。

    陆清酒正在往前走着,却注意到路中央放着一个黑色的物件,仔细一看,才发现那是一把黑色的伞,就这么静静躺在路边。

    谁家的伞?陆清酒脚步停了下来,那伞就在他的面前,一弯腰就能捡到。伞看起来很普通,就是市面上能买到的那种黑伞。陆清酒本来打算随手捡起来,问问是不是村子里有谁丢了,但他的手还没伸出去,就注意到了伞上的一个细节。

    这把黑伞是湿润的,伞面上还沾着雨水的痕迹,水府已经快要一周没有下雨,那谁又会带这么一把黑伞出门?陆清酒有了不好的预感,他想到了雨师妾,于是慢慢的朝着后面退了一步,从旁边绕开了眼前这把看起来十分诡异的伞。

    陆清酒走出一段距离后,朝着身后看去,却见那伞依旧乖乖躺在原地,似乎什么反应都没有,他心中松了口气,正想着自己是不是因为见多了这些东西所以太过敏感,就看见那黑伞慢慢,慢慢的从地上立起来,就像有人扶着它似得,接着刷的一声,黑伞直接撑开了,陆清酒清楚的看到,黑伞里面居然挂着无数眼球,这些眼球还挂着血红色的神经,黑色的瞳孔直接看向了陆清酒。

    “啊!!”陆清酒被这一幕吓的叫了出来,他反应极快,把菜篮子一扔,转身就跑。

    身后则传来了怪异的声响,陆清酒扭头看去,才发现那黑伞竟是像轮子似得朝着他滚了过来,那些眼球的神经黏在黑伞的内部,随着黑伞的滚动也形成了一个圆。

    “白月狐,白月狐!救命啊,救命!”在求生欲面前,陆清酒冲的比兔子还快,万幸的是他们家的地离家很近,陆清酒百米冲刺到了家门口,喘着粗气冲进了院子中,看见白月狐后悬着的心才瞬间放下了。

    “怎么了?”白月狐见陆清酒这上气不接下气的模样开口询问。

    “我在路边看到了一把伞——”陆清酒艰难道,“伞里面全是眼球,还朝着我追了过来。”

    白月狐道:“眼球?”他思量片刻,似乎想到了什么,微微蹙眉,“在哪儿?”

    陆清酒:“就在外面。”

    白月狐起身走到门口,却什么都没有看到,空荡荡的乡间小路上并没有陆清酒口中的黑伞和眼球。

    陆清酒站在白月狐身后,支了个脑袋:“怎么不见了?”

    白月狐扭头看了陆清酒一眼:“要去看看吗?”

    陆清酒:“去……看看吧,我刚摘的菜还在路上呢。”

    白月狐抬步走出了院子,只是让陆清酒不解的是,那个刚才追着他跑的黑伞这会儿不见了踪影,连带着他丢在路边的菜篮子一起消失了。

    “没了。”陆清酒道,“那是什么东西啊?”

    白月狐摇摇头:“不知道。”

    陆清酒:“他追我干嘛?”

    白月狐叹息:“追你总不会是什么好事。”

    也是啊,看那伞恐怖的模样,怎么看也不像是好事,虽然现在伞没了,但陆清酒还是心有余悸。

    白月狐道:“你回院子里吧,我来摘菜,都需要什么?”

    陆清酒道:“我还是和你一起回去吧。”别回去的路上又看见那玩意儿了。

    重新把要的菜摘了一遍,两人往回走,陆清酒一直注意着周围,但显然那东西并不想和白月狐见面,直到进入院子,陆清酒都没有再看见那东西。

    “这几天别出门了。”到家后,白月狐嘱咐陆清酒。

    陆清酒点点头,算是应下了白月狐的叮嘱,他可没有白月狐那么强大的战斗力,要是真的遇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跑是唯一能活下来的方式。

    下午,尹寻也听到了陆清酒遇到的事,他也有点担心,但还是开口安慰陆清酒,说有白月狐在,肯定没问题的。

    陆清酒笑道:“我知道,我只是好奇那到底是个什么东西,里面的眼球又是什么。”

    尹寻道:“反正肯定不好吃。”

    白月狐闻言,嘴角微微抽了一下。

    下午闲着没事做,陆清酒便把之前带回来的南瓜给蒸了,又将冬天腌制的咸鸭蛋拿了出来,打算做南瓜蛋黄酥。尹寻在旁边帮忙揉面,把南瓜和面粉揉在一起。酥皮的做法比较复杂,面皮的折叠次数和火候都是关键,陆清酒是第一次做,做出来的皮稍微厚了点,不过好在足够酥。一口下去蛋黄里面的油脂便溢了出来,配着甜味的豆沙,味道鲜咸诱人。

    尹寻和白月狐对于小点心向来都很有热情,三人吃着甜美的食物,很快就忘记了早晨的不愉快。

    陆清酒本来计划明天去镇上买点柠檬和百香果做柠檬鸡爪,但因为刚才的事不得不拖延了下来,他把这事儿和白月狐说了一下,白月狐想了想,便说他去镇上一趟帮陆清酒买,陆清酒待在家里就行。

    陆清酒对白月狐还是很放心的,看着他上了小货车后,才回到了院子里。

    尹寻刚吃了好几个蛋黄酥,这会儿坐在院子里休息,陆清酒抬头看了眼天空,发现早晨还阳光灿烂的天空这会儿盖满了黑色的乌云,看起来似乎是要下雨了。

    春雨贵如油,这是一场众人期盼了许久的大雨。

    陆清酒把院子里晒着的东西收了起来,趁着春天天气好,他买了一些豇豆海带之类的东西,打算晒干之后储存起来,这些东西只要保存的好,可以放很久,冬天的时候拿来炖汤也是很好的材料。

    这季节蜜桔也成熟了,陆清酒买了一些在家里吃,吃完之后果皮也晒干了,可以用来做陈皮。陈皮既可以泡水,也能用来当香料,在食物里面放一点,可以去除大部分腥味和油腻。

    陆清酒差不多把东西收好,天上的雨就下来了。

    和夏天的激烈的雨水不同,春雨润如柔丝,连声音也是温柔的,缓缓的落在地面上,带出沙沙的响声。

    空气里开始弥漫泥土的气息,陆清酒和尹寻坐在家里,聊着天看外面的雨。

    “白月狐是不是没带伞啊?”陆清酒想起了什么。

    “他不是不用打伞吗?”尹寻说。

    “不行啊。”陆清酒道,“他在镇子上买东西,总不能像之前那样把雨水隔开吧。”这要是被人类看见了,那白月狐怕不是得被围观。

    “哎,也是。”尹寻倒是没有想到这茬,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脑袋,“不过这雨小,淋了也没什么关系。”

    陆清酒没说话,只是起身去浴室拿了条干毛巾,放在桌子上,想着白月狐回来了,就直接给他擦头发。

    雨渐渐的有些大了,干燥的土地变成了湿润的颜色,低洼之处,形成了一个个水洼。陆清酒突然想起了什么:“哎,后院里的蜂巢是不是忘记盖油布了?”之前为了清理,他把蜂巢上面的油布取下来洗干净,结果忘了挂回去,这会儿下雨了,木质的蜂巢很容易淋湿的。

    “我去吧。”尹寻道,“油布在厨房吗?”

    “嗯。”陆清酒道,“顺便抽一格蜂蜜出来吧,明天做蛋糕用。”

    尹寻点点头,顺手摸了把伞就出去了。陆清酒还在想有没有什么别的东西忘记收回来,却听到后院传来了尹寻一声凄惨的尖叫。

    陆清酒心中一惊,口中叫道:“尹寻!”他甚至来不及打伞,直接往后院冲,冲过去的时候随手拿起了放在墙角的木棍作为防身的武器。

    “啊啊啊——”尹寻还在凄惨的大叫。

    陆清酒到了后院看到尹寻后,口中倒吸了一口凉气,只见尹寻的脑袋竟是被一把黑色的伞给裹住了,那把伞仿佛有生命似得,将尹寻的脑袋完全裹在了里面,无论尹寻怎么挣扎都无法从中挣脱出来。

    陆清酒放下木棍,开始帮着尹寻撕扯黑伞,但无论怎么用力,那黑伞都牢牢黏在尹寻的脑袋上,尹寻开始挣扎的很厉害,后来动作幅度渐渐变小,似乎是没了力气。

    陆清酒急的人都要疯了,他冲到厨房拿了剪刀,却发现这伞的材质根本没办法用剪刀戳破。

    “尹寻,尹寻,你坚持一下,我马上给白月狐打电话,你再坚持一下。”陆清酒满脸都是水,也不知是雨还是急出来的汗。

    “等等。”尹寻闷闷的声音从伞里面传了出来,“我发现这东西好像对我也没啥影响啊。”

    陆清酒:“……哈?”

    尹寻道:“除了看不见了。”他条件反射的想要挠挠头,却摸到了黑伞的表面,“反正我也不用呼吸,这么裹着好像没啥事吧。”

    陆清酒:“……真的没事?”

    尹寻从地上站起来:“真没啥事。”

    陆清酒:“可是你不是看不见了吗?”

    尹寻:“我好歹是山神耶,其实只要想,不用眼睛也能看到的,只是这能力我平时不太喜欢开,毕竟总是会看到点不该看的东西。”

    陆清酒:“那有什么其他的感觉吗?”

    尹寻:“……感觉?没啥感觉啊。”不痛不痒的。

    陆清酒深吸一口气:“那你他娘的叫的像只被杀了的鸡干嘛?”

    尹寻讪讪:“这不是被吓到了吗。”他又理直气壮了起来,“你要是突然被这么个东西抱住脑袋,你不叫啊?”

    陆清酒心想我也没什么叫的机会,反正最多两分钟人就被憋死了。

    尹寻道:“那现在咋办啊?就让它在我脑袋上吗?”

    陆清酒叹气:“凑合一下吧,等白月狐回来了,让他给你取了。”

    尹寻道:“那行,这还下雨呢,你先进去吧,我把油布糊上就来。”

    陆清酒道:“不了,我们还是一起进去吧。”他这个心脏真的是不能再受刺激了。

    尹寻动作利落的盖好了油布,证明他的确是看得到,弄好蜂巢后才和陆清酒一起进了屋子。陆清酒拿起毛巾抹了一把脸,又看了脑袋已经变成了伞的尹寻一眼。

    尹寻:“你看我干嘛?这伞好看吗?”

    陆清酒:“……”朋友,你的重点为什么总是这么清奇。

    白月狐买完东西,一进家门表情就凝固了,他看了看陆清酒,又看了看陆清酒旁边脑袋上套着把伞的人。

    陆清酒似乎知道白月狐在想什么,做了个介绍:“这是尹寻。”

    白月狐:“……这什么造型?脑子进水了要打伞?”

    陆清酒:“……”

    尹寻:“……”

    白月狐,你真是人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