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 > 都市小说 > 幻想农场 > 73.春神句芒
    在白月狐异样的眼神下, 陆清酒赶紧解释了这不是他和尹寻的奇怪癖好, 而是昨天那把追杀他的黑伞又跟过来了。

    白月狐闻言后微微点了点头, 上前一步伸手便抓住了黑伞, 然后用力一撕,便将那黑伞硬生生的从尹寻的脑袋上扯了下来。这伞被扯下时, 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 叫声有些像哭嚎的孩童,听得人头皮发麻,陆清酒站在旁边,看见尹寻脑袋的同时, 也看见伞里似乎有东西掉落,噼里啪啦砸在了地上,仔细一看,才发现是那天他看见的黑瞳眼球, 咕噜噜的滚了一地。

    尹寻终于重见天日,松了口气的同时也被这一地的眼球给吓着了,最恐怖的是这些眼球似乎是活的,放大的瞳孔全都盯着白月狐,场面可怖极了。

    白月狐随手把那黑伞扔到了地上, 而黑伞落地的瞬间,滚落一地的眼球全都朝着黑伞的方向聚集了过去, 再次被黑伞包裹了起来。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陆清酒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神奇的生物, 并且也清楚的记得在山海经里面并没有此类妖怪的记载。

    白月狐没说话, 他弯了腰, 从自己的脚下拿起了什么东西,陆清酒待他直起腰后,才发现在白月狐手里的是一颗眼球。那眼球和陆清酒之前看到的差不多,圆滚滚的一个,后面还生着红色的神经,无论是神经还是眼球显然都还活着,此时被白月狐捏在手里,正跟小动物一样瑟瑟发抖。

    “是一种术。”白月狐道,“具体用处不明。”

    “那这些眼球都是人类的?”陆清酒觉得那么多眼球实在是让人觉得不太舒服。

    “不是。”白月狐道,“这些眼球都是活物……”他把手里的眼球往地上一抛,似乎想要看看眼球落地时的反应,可却没想到本来乖乖趴在旁边看热闹的狐狸崽子苏息看见这眼球就冲了过来,几人都还未反应过来,便看见苏息嗷呜一声,把那眼球吃进了嘴里,嘎吱嘎吱嚼碎之后吞了。

    “啊啊啊,苏息,你吃了什么!!”尹寻惊恐的尖叫。

    “快吐出来!”陆清酒一个健步上前,抱起狐狸崽子掰开它的嘴想要把眼球抠出来,但是显然他的动作已经太晚了,苏息被掰开嘴后露出一排整齐的小白牙,蓝色的眼睛无辜的盯着陆清酒,似乎是在询问陆清酒这个动作是什么意思。

    陆清酒痛苦道:“你真吃了啊?这要是出了点什么事儿,我怎么和你爸交代。”去年剪成贵宾犬就算了,今年再搞个食物中毒……他觉得自己真没法去见人家家长了。

    苏息显然并不明白陆清酒内心的痛楚,还很高兴的用红舌头舔了舔嘴巴,目光竟是落到了黑伞上面,看模样居然是觉得那眼球的味道不错,想再来一颗。

    黑伞被苏息盯着,居然慢慢的朝着后面退了一步,要不是陆清酒一直盯着看,估计会以为是自己出现了错觉。

    “这吃了没事吧?”陆清酒焦心的问白月狐。

    白月狐瞅了狐狸崽子一眼,想了想后,直接把伞捡了起来,然后伸手进去,硬生生的从伞里面又掏出来了一颗眼球。

    “你要干什……”陆清酒的话还没说完,便看见白月狐把那眼球往他的嘴里一塞,又是一声嘎吱嘎吱,就这么干净利落的把那眼球给吃了。

    尹寻和陆清酒都被白月狐的动作吓到了,两人瞪圆了眼睛,盯着白月狐半晌没说话,直到白月狐把那眼球咽下了肚子,还舔舔嘴唇后才勉强缓过劲来,陆清酒颤声道:“好吃吗?”

    白月狐:“好吃。”他思量片刻,说了一句细思恐极的话,“不是人类的眼球。”

    陆清酒:“……”什么叫不是人类的眼球,白月狐这话的含义岂不是他尝过了人类的眼球才能辨别出来味道上面的差别?

    “真的不错。”大概是陆清酒的神情太过惊恐,白月狐体贴道,“口感是脆的,没什么腥味,里面的汁水也很多。”

    陆清酒:“……”你要是说的不是眼球,我就真试试了。

    尹寻在旁边看的自己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退想要离白月狐远一点。

    白月狐道:“尝尝吗?”他说着从黑伞里又掏出了一颗眼球。

    那伞本来还在挣扎,结果再次被掏了眼球之后彻底蔫了,连陆清酒都在它身上看出了生无可恋这四个字。

    “不了不了。”陆清酒谢绝了白月狐的好意。

    白月狐看向尹寻,尹寻赶紧把自己的手摆的像个雨刮器。

    “好吧。”白月狐语气里带了点遗憾,“那就我自己吃吧。”

    黑伞似乎能听懂他们的对话,此时想要紧紧裹住自己,反抗残暴无情的白月狐大魔王。但它的反抗在白月狐面前显然是螳臂挡车,下一刻,白月狐就又从它里面摸了颗眼球,嘎吱嘎吱的嚼上了。

    陆清酒和尹寻均是一脸木然,被这凶残的画面刺激的有点意识模糊。

    解决掉了这把奇怪的伞,陆清酒默默的转身去做晚饭,尹寻跟在他后面瑟瑟发抖的样子和黑伞倒是有几分相似。

    晚饭做的比较简单,陆清酒煎了一大锅的牛肉饼,做了个凉拌三丝,还熬了一锅八宝粥,最后把卤好的牛肉切成片,再在旁边放上辣椒面用来沾着吃。

    陆清酒把粥端上桌,招呼着白月狐来吃饭。

    白月狐点点头,这才把黑伞放到了一边。那黑伞静静的待在白月狐身侧,一点动静都没有,但就在白月狐拿起筷子的一刹那,黑伞啪的一声撑开了,接着便像轮子似得朝着门口滚了过去。

    黑伞居然想要逃!

    陆清酒和尹寻都看得目瞪口呆。

    而白月狐的反应极快,那黑伞还没滚两圈,他就已经冲到了伞的面前,一把将那伞抓了起来,冷笑道:“去哪儿啊?”

    黑伞:“……”

    “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当这里是旅馆?”白月狐捏着黑伞道,“要走,至少先把你的眼珠子留下吧。”

    他这话一出,黑伞便发出了噫呜呜噫的哭声,虽然声音有些刺耳,但怎么听怎么像个被欺负狠了的小孩子,搞得陆清酒都有点不好意思,有种自己在欺负弱小的错觉。

    然而白月狐心硬如铁,不为所动,甚至还顺便去厨房找了根粗粗的绳索,把黑伞捆了起来,然后往地上一扔,道:“今天吃饱了,明天继续。”

    黑伞:“……”呜呜呜他这是造了什么孽啊!最恐怖的是那只小狐狸精也对他感兴趣的很,鼻头在伞面上磨磨蹭蹭,一副随时可能咬下来的模样。

    尹寻看着黑伞,小声的和陆清酒咬耳朵:“我为什么总觉得在黑伞身上看到了自己的未来。”

    陆清酒道:“你不要想太多,白月狐要是吃你,肯定一口就没了,很痛快的。”

    尹寻:“……”谢谢你的安慰啊,我的朋友。

    吃完饭,尹寻回家,陆清酒回卧室,两人都默契的没有提那把伞,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

    于是接下来的两天,黑伞就成了白月狐专属零食,陆清酒就看着他家狐狸精坐在院子的摇摇椅上,旁边放着把黑伞,然后时不时的伸手进那黑伞里掏个眼球出来,放进嘴里嘎吱嘎吱,其画面残暴程度,简直让人不忍睹卒。

    最近天气好,一般陆清酒都会和尹寻在院子里找个地方晒太阳,但是这几天他们实在是没敢,因为只要在院子里,就能听到那让人头皮发麻的嘎吱声,多听那么一会儿,整个人的意识都开始变得模糊……可想而知其杀伤力有多大。

    当然,家里也有欢迎黑伞的,比如狐狸崽子就很喜欢黑伞,坐在旁边眼睛就没有转开过。

    但鉴于陆清酒对食品安全的担忧,白月狐还是停止了喂食行为,即便小狐狸一副望眼欲穿的可怜模样。

    尹寻熬了两天,实在是坚持不下去了,他也不敢找白月狐说,只能找到了陆清酒,十分委婉的表示出了自己内心的脆弱:“我总觉得白月狐嚼眼珠子的时候,我的眼珠子在疼……”

    陆清酒本来正在炸鱼,听见尹寻这话手里的锅铲顿了一下。

    尹寻:“你是不是也……”

    陆清酒长长的叹气,慢慢的点点头:“差不多。”

    如果说是吃其他东西也就算了,那可是一颗颗活生生的眼珠子啊,就这么嘎嘣脆的往嘴里塞,简直画面感爆棚。

    “那你能不能……”尹寻把希望放到了陆清酒身上,“和白月狐提一下意见?”

    陆清酒点头:“好,我去和他说说。”

    于是吃完午饭后,趁着白月狐还没午休和吃零食的打算,陆清酒便赶紧把他的意见说了出来,其中包括对眼珠子口感的怀疑,以及对白月狐吃眼珠子画面的不适。

    白月狐听完之后安静了一会儿,对着陆清酒招了招手。

    陆清酒见状以为他要和自己说什么,便弯下腰凑了过去,谁知道白月狐伸出手一把按住了他的后脑勺,接着他感到自己的唇边被塞了一个冰凉的东西,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那东西已经被塞进了他的口中。

    “唔!”陆清酒瞬间瞪圆了眼睛,正欲说什么,却感到口中传来一阵甘甜的味道,和他想象中的腥臭简直全然不同。

    “先尝尝。”白月狐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既然东西已经入口,而且口感不像自己想象的那样,陆清酒便压抑住了自己心中对于这东西模样的恐惧,小心翼翼的用牙齿咬破了眼球的表面,随即便感到一股带着清香气味的汁水盈满了口腔。这眼球似乎并不是动物的眼睛,而是一种长得像眼睛的植物,吃起来外面脆脆的,里面柔软多汁,如果硬要比喻的话,有点像草莓,的确是挺好吃的。

    陆清酒把眼球嘎吱嘎吱嚼碎了,吞进肚子里:“这不是动物的眼睛啊?”哪有动物的眼睛是草莓味的。

    白月狐:“不是。”

    “那是什么?”陆清酒有点懵了。

    “可能是一种果实。”白月狐道,“看着像眼球吓人罢了。”其实味道真的很好。

    眼球吃完后,口腔里还回荡着一股子甘甜的味道,不得不说,除了造型比较吓人之外,这眼球的口感还真的没得说。

    “再尝尝吗?”白月狐又从伞里摸了一个出来,看了一眼之后递给陆清酒,“这是橘子口味的。”

    陆清酒:“……”他犹豫片刻,还是接了过来,这次没等白月狐塞,而是自己小心翼翼的塞进了自己的嘴里。

    橘子口味的没有草莓的那么甜,但是汁水要更充盈一点,里面的果肉还带着橘子的颗粒,简直像是在吃果冻版的果粒橙,而且是没有添加剂纯天然的那一种。陆清酒正吃的起劲,朝着自己屋子边看了一眼,却是看到站在屋内的尹寻对着他露出惊恐无比的眼神,显然是没想明白为什么来劝说的陆清酒也跟着一起嚼眼球去了,还嚼的那么津津有味。

    陆清酒被尹寻的表情弄的有点想笑,想了想后,让白月狐给了他个眼球,他拿在手里朝着尹寻走了过去。

    尹寻看着陆清酒拿着眼球走过来,转身就想跑,却被陆清酒一把逮住了。

    “跑什么。”陆清酒道,“又不是要吃了你。”

    尹寻哪会儿不知道陆清酒要干嘛,哭嚷道:“你离我远一点,我不要吃,我不要!”

    陆清酒:“你都没尝过怎么知道不好吃?这不是动物的眼球,来,试试看嘛。”

    尹寻想要挣扎,却被陆清酒直接按住了肩膀,然后一颗圆滚滚的东西便被塞到了他的唇边,他被吓得差点哭出来,但他的挣扎在陆清酒面前毫无用处,那东西还是硬生生的被塞进了他的嘴里,在眼球入口的那一瞬间,尹寻甚至怀疑自己会再死一次——直到他尝到了眼球的味道。

    “哎?”尹寻道,“怎么是葡萄味的。”

    陆清酒道:“好吃吗?”

    尹寻瞬间不挣扎了,嚼了两口:“好像果冻啊。”

    陆清酒:“是啊,还有草莓味的。”

    尹寻:“真香。”

    两人对视一眼,下一刻都将眼神落到了院子里白月狐身边的那把黑伞上,黑伞似乎感觉到了他们的眼神,又开始瑟瑟发抖,但奈何旁边有个白月狐坐着,压根跑不掉。来到水府村,可能是它这辈子做过的最错误的决定了吧。

    陆清酒和尹寻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黑伞成了白月狐这几天心爱的零食,这玩意儿也太好吃了吧……虽然长得不好看,但是心灵美啊。

    在尝过黑伞的味道后,陆清酒和尹寻终于克服了心中的恐惧,开始和白月狐一起坐在院子里吃眼球了。当然,他们吃的时候一般都是关着门,免得万一哪个邻居路过,看见了这可怖的一幕受到刺激。

    就这么又吃了两三天,终于有人找上门来了。

    那天早晨下了点小雨,陆清酒在园子里割了一大把的韭菜,打算做韭菜盒子来吃。接着他家的门被咚咚咚的敲响,陆清酒去开了门,却是看见一个漂亮姑娘站在他们家门口,这姑娘穿着一身华服,黑发上挽着精美的头饰,虽然看起来很美,但风格和现代人格格不入。

    “你好,请问有什么事吗?”陆清酒问道。

    那姑娘看了眼陆清酒手里拿着的韭菜,道:“我丢了一把伞。”

    陆清酒:“……”完了,失主找上门来了。

    姑娘道:“你有看到吗?”

    陆清酒道:“嗯……看倒是看到了。”

    姑娘道:“那你能还给我吗?”她露出个楚楚可怜的表情,看起来颇惹人怜爱。

    陆清酒还是被她看的有点心虚,毕竟他们抓着人家的伞吃了都快一周了,这突然被伞主人找上门来,自然心里有点过不去。他想了想,先将姑娘邀请进了屋子,让她在家里等着白月狐回来。

    白月狐刚才打着伞下地去了,他平时本来是从来不打伞的,但是有了黑伞之后就开始积极的使用起来,毕竟边打伞还能边吃零食,简直是再美好不过了。

    那姑娘便坐进了屋子里,陆清酒也不好意思把客人一个人放在客厅,便干脆把菜板拿出来,在客厅里咔嚓咔嚓的切韭菜和切肉。

    姑娘好奇道:“你是在做什么呢?”

    “做韭菜盒子呢。”陆清酒回答。

    “韭菜盒子?”姑娘道,“那是什么?”

    “一种很好吃的食物。”陆清酒道,“你没吃过吗?那待会儿我做好了给你尝尝吧。”他感觉这姑娘应该也不是人类。

    姑娘点点头,继续安静的等着。

    大概过了十几分钟,种完地的白月狐回来了,他一进屋子,原本坐着的姑娘就站了起来,道:“我的伞!”

    白月狐看见了姑娘,也没说话,只是当着姑娘的面又从黑伞里摸了个眼球出来,当场吃了。

    站在旁边的陆清酒清楚的看见白月狐吃眼球的时候,那姑娘的表情扭曲了一下。

    “你做什么呢!”姑娘怒吼。

    白月狐根本不理她,反而扬了扬下巴,露出一个挑衅的表情。

    姑娘:“白月狐,你这个王八蛋!”

    “还行吧。”白月狐道,“你来做什么,这伞是你的?”

    姑娘道:“不是我的是你的?”

    白月狐道:“进了我家的东西都是我的,要不是看你不如猪肉好吃,连你一起吃了。”

    姑娘:“……”

    从二人对话来看,他们显然是旧识,只是关系似乎不大好,是随时可能掐起来的那种。

    “你把伞还我。”姑娘知道在这事上和白月狐纠结没什么好处,干脆跳过了自己和猪肉的话题,直奔重点,“你都吃了四五天了!也不怕吃坏了肚子!”

    白月狐根本不理她,再次摸了个眼球出来,嘎吱嘎吱的吃了。

    姑娘瞬间暴跳如雷,白月狐却根本理都不理她。

    见白月狐软硬不吃,姑娘只能咽下了这口气,咬牙道:“说吧,你要怎么才把

    伞还给我!”

    白月狐:“等我吃完了。”

    “你他妈的——”姑娘被逼的居然说了脏话,又在白月狐冷冰冰的眼神下硬生生的将脏话咽了回去。

    白月狐道:“既然敢把伞送过来,就别想着要回去。”

    姑娘道:“这是它自己跑出来的!”

    白月狐道:“我倒是第一次知道春神的伞还能自己跑出来。”

    陆清酒听到这话,心中倒是一惊,他没想到眼前的女孩就是神话中的春神。传言掌管四季之神分别是春神句芒,夏神祝融,秋神蓐收,冬神玄冥。只是神话中这几位神都是男性的形象,眼前这个姑娘怎么看都不像是男的啊。陆清酒正在奇怪呢,就听到句芒嘤嘤嘤的哭了起来,梨花带雨的模样,十分惹人怜爱。

    然而他家的狐狸精却一点怜香惜玉的心都没有,无情的说:“再哭我就把你踹出去。”

    句芒瞬间息声。

    白月狐道:“伞要拿走可以。”

    句芒闻言露出狐疑之色,显然是怀疑白月狐突然松口是有什么阴谋。

    “但是你得把种子留下。”白月狐道。

    “什么种子?”句芒问道。

    “当然是眼球的种子。”白月狐说,“神有伞可植万物,无论什么种子,都会在伞上发芽结果,这眼球也是植物吧?”

    句芒哼了一声:“我可以把种子给你,但是能不能种出来,就是你自己的事了。”

    白月狐道:“嗯。”

    句芒道:“我给你种子你就把伞还我?”

    白月狐点点头。

    句芒道:“一言为定。”她站起来,离开了院子,似乎是给白月狐找种子去了。

    陆清酒见到句芒走了,才小声的来了句:“她就是传说中的春神?可是春神不是男人吗?”

    白月狐瞅了陆清酒一眼,语出惊人:“谁说他是女的了?”

    陆清酒:“……”

    白月狐:“他就是男人啊。”

    陆清酒:“……”

    白月狐:“不像男的?”

    句芒那一身华服,那一句句娇哼,怎么看,怎么都不像个……算了,他果然是可爱的男孩子。

    大约是陆清酒的表情太受打击,白月狐安慰了陆清酒一句,说现在正是春天,春神穿的是祭祀的服装,等到夏天穿短袖了,就应该能分辨出句芒的性别。

    陆清酒道:“那他的伞是怎么回事?”

    白月狐说:“只要是种子,无论活的死的,都能在他的伞上种出来,但是只能种植物。”

    陆清酒:“原来你早就知道了?”怪不得吃的那么开心。

    白月狐嗯了声。

    “那他的伞是怎么跑到水府村来的?”陆清酒看了眼黑伞,“不小心弄丢了?”

    白月狐却冷笑起来:“春神的伞,怎么可能会弄丢。”

    这些神,没一个省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