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 > 都市小说 > 幻想农场 > 75.真正的蜜蜂
    第二天, 陆清酒又重新炖了一锅鸡汤。为了防止跟昨天同样的事发生, 这次尹寻全程守在热锅旁边, 就怕鸡汤不小心给炖干了。

    在后院种下的眼球草才过了一晚上就生出了翠绿的苗苗, 那苗苗看起来和普通的植物没有什么不同, 估计只有等到结果的时候才能长出眼球状的果实了。

    陆清酒早晨起来,照例把院子先打扫了一下, 然后去做了午饭。

    最近淘宝店的生意越来越好, 随着名气更大, 那一百瓶生发水也是供不应求。当然也有不少人怀疑这是店家的营销,生发水的效果就摆在那儿, 前一天还是地中海后一天就变成了一头长发,让人不信都不行。

    陆清酒现在都不敢上自己的旺旺了, 一上去就是多的能把自己电脑卡死的信息,还有一些商家联系他想要量产生发水, 最后都被陆清酒一一拒绝。

    这月末又要为下个月的生发水做准备, 陆清酒开着小货车去市里打算去把玻璃瓶和包装纸运回家中,顺便再在市里买点新鲜的热带水果之类的。

    陆清酒开着车往回走, 路过镇子的时候本来想去小笼包店里买点小笼包给家里两只带回去,却是看见胡恕和庞子琪两人愁眉苦脸的坐在店门口,似乎在谈论什么。

    陆清酒也没多问,随口和他们两人打了个招呼, 然后让老板打包两百块的小笼包。谁知看到陆清酒, 胡恕和庞子琪都是眼前一亮, 胡恕像是怕陆清酒跑掉似得, 赶紧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老陆,陆哥,这干嘛去呢?”

    陆清酒看见胡恕的表情就知道这事儿不简单,“回家啊,干嘛?”

    “嘿嘿,嘿嘿。”胡恕假笑着,“别那么急嘛,来来来,你的小笼包还要等一会儿呢,赶紧坐下,我请你喝粥。”

    陆清酒正想拒绝,却被胡恕抓着肩膀硬生生的按在了座位上。

    庞子琪顺手就给陆清酒倒了一杯热腾腾的豆浆,还往豆浆里剪了一根油条:“陆哥,吃!”

    陆清酒:“……你好像比我大吧?叫我陆哥干嘛?”

    庞子琪:“那陆老师?”

    陆清酒:“……你还是叫我陆哥吧。”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这两人的表现很不正常,陆清酒要是看不出来他们有事就有鬼了。不过他要的小笼包的确还要隔一会儿才能打包好,听听两人想说什么也无妨。

    “陆哥啊,我想问问你知道有什么妖怪,是蜜蜂的形态吗?”经过几次事件,胡恕已经把陆清酒当成了隐居在水府村的室外高人,所以看见陆清酒像看见救星似得。

    “你们又遇到什么奇怪的东西了?哎,不是,胡恕你不是普通的警察吗?怎么调查的全是这种莫名其妙的灵异事件啊。”陆清酒奇怪的看着胡恕,觉得胡恕离正常的人类生活是越走越远了。

    胡恕闻言露出痛不欲生之色:“我也想啊,可是自从上次的庞子琪事件之后我就调进了和他一个科。”结果调进去没几个月,遇到的全是些颠覆他三观的怪事,他都想辞职了。

    庞子琪在胖骂道:“胡恕你少来,你他妈勾搭狐狸精的时候可不是这个态度。”

    胡恕讪笑。

    听到狐狸精三个字,陆清酒倒是有了点兴趣,虽然已经知道自家那只不是狐狸精了,但好歹马甲还没掉嘛,至少表面上得维持一下。

    “什么事啊,你先和我说说。”陆清酒说,“蜜蜂的话,我倒是知道一点……”他想起了家里被白月狐逮来强行做蜜蜂的钦原,虽然钦原看起来和蜜蜂没啥关系,但是酿出来的蜜还是挺好吃的。

    “就是你知道市里面那个特别有名的贵族幼儿园吗?”胡恕说,“最好的那个,花园幼儿园。”

    陆清酒:“听过一点。”在这幼儿园上课的全是达官贵族的小孩,一般有钱人没点关系还真的进不去,在他们市里,这幼儿园也算是一种身份的象征了。

    “那边闹了蜂灾。”庞子琪接了话,“只要小孩一去上课,满屋子都是蜜蜂。”

    陆清酒蹙眉:“会不会是有什么蜂巢之类的?”

    “这些可能存在的因素我们都想了,也去查了。”胡恕叹气,“但是这件事最神奇的地方不是在于那地方有蜜蜂,而是那儿平时都看不见蜜蜂的影子,但是只要小孩一上课,不到十分钟,密密麻麻的蜜蜂就从四面八方飞过来了,好像被什么召唤似得。”

    这的确是有点奇怪,陆清酒道:“那小孩们换过地方了吗?”

    “换过啊。”胡恕说,“园方重新选了一个地址让小孩们去上课,谁知道小孩们一到那儿,蜜蜂又出来了。”

    陆清酒说:“还有这样的?”

    胡说苦恼道:“对啊,这事闹得挺大的,好歹是把媒体那边压下来了,不过也压不了太久,所以上面非常重视,但是我们查来查去都找不出所以然,就想问问陆大仙人您啊。”

    陆清酒:“……”刚才还陆哥,这会儿就陆大仙人了。

    庞子琪脾气还是很暴,点了根烟语气不善的说就该按照他的说法,一把火把那些蜜蜂全给烧了,来多少烧多少,他倒要看看这些东西能折腾多久。

    胡恕没理庞子琪,只是看着陆清酒,那双黑色眼睛里的星星把陆清酒盯的有点毛骨悚然。

    “我回去想想吧。”陆清酒给了他们个敷衍的答案,“不保证能想出来啊。”

    陆清酒没有直接拒绝已经让胡恕很满意了,他连忙点头对着陆清酒道谢,还说过两天请陆清酒喝酒。

    陆清酒摆摆手也没说话,拿着打包好的包子走了。

    回到家里,他先把包子蒸了一下,然后把炖好的菌子鸡汤端了出来,在上面撒上绿油油的葱花。这鸡汤炖菌子香的不得了,再加上鸡肉是土鸡,菌子也是野生的,完全不用放一丁点的味精便已无比鲜美,香的能让人把舌头吞下去。鸡肉虽然炖锅,但并不柴,反而肥美鲜嫩,吃的时候舌头一裹,肉就从骨头上下来了。

    三人吃着鸡汤和小笼包,陆清酒顺口把胡恕的事儿给白月狐说了,问白月狐对蜜蜂有啥想法没。

    白月狐听完后问了句莫名其妙的话:“家里的蜂蜜够吃吗?”

    “还行,差不多够了,如果给朱淼淼那边也寄点过去,就有点紧张。”陆清酒道,“怎么了?”朱淼淼那边是吃蜂蜜的大户,她说这边的蜂蜜和一般的蜂蜜不同,具有排毒养颜的功能,甚至于她还尝试性的将蜂蜜当面膜敷在了脸上,第二天脸蛋变得光滑又柔软,简直像是刚剥掉壳的水煮蛋。

    发现了陆清酒家里蜂蜜的这种功效,朱淼淼自然不可能放过,强烈要求陆清酒多给她留一点蜂蜜用来美容。

    朱淼淼帮了家里那么大的忙,再加上经常寄零食和水果过来,对于把蜂蜜寄给她的事白月狐倒也没有什么怨言,不过给了朱淼淼那么多蜜,家里吃的就变少了,毕竟他们家就一个蜂箱,而且人家钦原还是坐五休二,下班时间比陆清酒还准时,加班是不可能加班的。

    “你问问他们什么时候开园,开园之后我们再去看看。”白月狐道,“捉点蜜蜂回来。”

    陆清酒道:“好啊,不过这蜜蜂到底为什么聚集那么多啊?”

    白月狐:“去了就知道了。”

    几人吃完了小笼包,陆清酒便给胡恕去了电话,问他花园幼儿园什么时候开园。胡恕说园方通知了下周一,不过到时候有没有学生去是个问题,毕竟可没有家长会愿意自己的孩子被蜜蜂蛰。

    陆清酒应了声,说到时候自己会去看看。

    胡恕赶忙称好,并且表示有任何需要帮助的地方都让陆清酒直说。

    离下周还有好几天,陆清酒也不急,最近家里要做的事太多了,趁着春天阳光好,他把放在柜子里放了一个冬天的夏季衣物全都洗了一遍,发现尹寻和白月狐没什么衣服,便拉着两人去了市里,买了好几套夏装。

    接着又让白月狐去理发店里剪了一个最近特别流行的短发,这剪完出来,就吸引了不少周围人的眼光,不光女生在偷偷的瞟,还有男的也在朝着这边看过来。

    尹寻就很省钱了,自从变成山神之后他的指甲和头发就停止了生长,如果硬要剪短,没过两天就会变成原型,所以完全不用打理,每天都是同一个发型。

    陆清酒还带着两人去买了市里面很有名的蜂蜜蛋糕,不过在尝过这蛋糕后,尹寻和白月狐都表示这蛋糕没有陆清酒做的好吃,陆清酒笑着说那是因为家里用的蜂蜜牛奶和蛋糕都是最好的。

    市里面最近好像要举行什么盛大的活动,到处都张灯结彩,看起来一片热闹的景象。

    陆清酒去逛了一下市里的菜市场,买了一些白月狐和尹寻都没有吃过的东西,比如甘蔗。只是四月份的甘蔗不是很新鲜了,大部分都是存货,要不是尹寻盯了半天,陆清酒是肯定不会买的。除了甘蔗之外,陆清酒还买了新鲜的蚕豆,打算一部分用来做零食一部分用来做菜。

    总之今天收获颇丰,回到家时每个人手上都是大包小包的提着。

    晚上的时候,大家坐在屋子里一边看电视一边慢悠悠的啃甘蔗,白月狐很嫌弃这种只能尝个甜味还费力气的水果,于是少有的没碰。陆清酒和尹寻倒是很喜欢,两人咔嚓咔嚓的啃着甘蔗,还时不时的喂旁边的小花小黑几口,吃的嘴里甜滋滋的。

    电视上播的是今天的地方新闻,全是些乱七八糟的琐事,不过看着还是挺有趣的,陆清酒在上面看到了花园幼儿园休园的消息,并且新闻上说可能会在下周一开放——这倒是和胡恕说的一样。

    白月狐在旁边吃着炒蚕豆,蚕豆是五香的,用香料炒干,剥开干掉的皮直接塞进嘴里,又香又脆。蚕豆里面还有些炒花生,都是很好的消遣小零食。唯一美中不足,就是吃了容易肚子胀气……

    看完电视节目,他们各自休息去了。

    很快就到了周一,胡恕说的花园幼儿园开园的时间。

    前一天白月狐就和陆清酒说要早点起来,于是不到五点,陆清酒就从床上爬起,去厨房做了个豪华版的三明治,再给家里的动物喂食之后便打算出门去了。

    今天尹寻负责看家,陆清酒和白月狐则要去市里一趟。

    还是可爱的小货车,陆清酒和白月狐就这么上路了,几个小时后,两人到达了目的地,市中心的花园幼儿园。

    这会儿已经快要九点,幼儿园的门虽然大开着,却看不见进出的小朋友,整个幼儿园都非常安静,连门口的保安都不见了踪影。

    陆清酒觉得这种安静让人觉得很不舒服:“咱们要进去吗?”

    “嗯。”白月狐走在了前面。

    进入园内后,陆清酒才感叹这个幼儿园果然是个贵族学校,不论是学校的基础设施和建筑,还是园内的摆放物品和设计,都在透着一股子豪气,颜色亮丽的教学楼造型别致,塑胶操场上布置着各色玩具,陆清酒没忍住,看四周没人,悄咪咪的坐到了秋千上荡了两下。

    因为从小和姥姥一起长大,他是没有去过幼儿园的,也没怎么玩过这些玩具,等到到了城里接触到这些东西的时候都已经长大了,自然也不好意思和小朋友们争。

    白月狐看陆清酒乐的像个傻子,微微偏了偏头:“好玩吗?”

    陆清酒:“还行还行,你要来试试吗?”他指了指自己旁边的秋千。

    白月狐欲言又止,最后居然什么都没说,默默的走到了陆清酒的旁边,坐在了秋千上。

    这幼儿园的玩具实在是太多了,秋千只是基本配置,陆清酒扫了一圈,甚至怀疑自己能在这里玩一天不带重样的。当然,他也就只是想想,因为很快,门口的方向就传来了脚步声。

    陆清酒毕竟是个偷偷溜进来的,赶紧拉着白月狐躲到了一丛灌木后面。

    很快,他们便看到有一群人从门口的方向走了过来,仔细看去,才发现是十几个大人,每个人手里都牵着一个小孩,后面还跟着几个穿着保安制服的男人。

    他们边走边在说话,从几人的对话中,陆清酒也得知了他们的身份——他们就是在这所幼儿园上课的孩子们的家长,今天园方通知开园,大家都抱着怀疑的心情带着孩子过来了。因为之前的蜜蜂事件,家长们都对能否把孩子送到学校心存疑虑,所以今天是特意过来亲自看看。

    “好像没看见蜜蜂了啊,是把蜂巢已经清理干净了么?”其中一个女性家长道,“不过其他孩子呢?”

    “他们应该是在看情况吧。”另一个人回答,“我看没什么事了。”

    幼儿园里干净又清爽,不但看不到蜜蜂的痕迹,还看不见一只虫子。

    “不行,我还得再等等。”女性家长要细心一点,“我家宝宝差点被蛰了,那么多蜜蜂,吓死个人了。”

    “嗯,那咱们就去教室里面再等等吧。”有人赞同了她的说法。

    显然,园方为了维护幼儿园的名誉,并没有将真相全部告知家长,现在家长们都以为是幼儿园里生了一窝蜂巢,所以才会有那么多的蜜蜂,现在看不见蜜蜂,自然应该是园方已经把蜂巢清理干净了。

    这群人进来后,后面又陆陆续续的来了几批家长,整个幼儿园也热闹了起来,只是让陆清酒觉得奇怪的是,他并没有看见胡恕口中的蜜蜂。

    “没有蜜蜂啊。”陆清酒和白月狐躲在灌木丛后面,像两个要偷小朋友的变态,“难道这事儿已经解决了?”

    白月狐摇摇头没说话,示意陆清酒再等一会儿。

    于是陆清酒便耐下了性子,和白月狐继续等。随着时间的推移,幼儿园里的小朋友们越来越多,家长们见到没有蜜蜂了,心里都放了心,将孩子们送到了教学楼后便离开了。

    此时时间已经差不多是上午十一点,该来的小朋友都来了,并不见蜜蜂的踪影。

    就在陆清酒想着要不要离开的时候,他的耳朵却捕捉到了一种熟悉的声响,嗡嗡嗡嗡嗡——是翅膀高速挥舞后留下的嗡鸣声,陆清酒下一刻便意识到,这是属于蜜蜂的声音!

    那嗡嗡声传来后不到片刻,陆清酒的头顶上便出现了一片黑色的阴云,他抬头看去,发现那根本不是云,而是一大片黑色的蜜蜂,它们聚集在一起,甚至盖住了天空,巨大的嗡嗡声让人身上的鸡皮疙瘩瞬间炸开,陆清酒惊愕的张开了嘴巴,看见这些蜜蜂朝着教学楼的方向如黑色的潮水一般涌了过去。

    此时教学楼里全都是刚坐进教室的小孩子,难以想象如果这些蜜蜂扑上去,会造成多大的损伤。

    “月狐,怎么办!”陆清酒忙问。

    白月狐看着蜜蜂飞去的方向,对着陆清酒道:“这边。”说着便朝着教学楼跑了过去。

    陆清酒跟在白月狐身后,一口气直接上了四楼,停在了写着“小五班”的教室门口。

    白月狐爬四楼连口气都不带喘的,但陆清酒却是常人的体质,喘的是上气不接下气:“呼呼……月狐,怎么了?”

    白月狐指了指教室里面。

    因为蜜蜂,教室里一片混乱,孩子们到处乱跑,而本该带着孩子们迅速离开的老师居然倒在了地上,生死未知。蜜蜂通过窗户和门,密密麻麻的布满了整间教室,无论是天花板墙壁亦或者小朋友们的身上,到处都是这种拇指大小的飞虫。

    “呜哇,呜哇……”孩子们的哭声震耳欲聋,看的陆清酒心惊肉跳。

    白月狐走进了教室,目光落在了教室的角落里。

    陆清酒顺着白月狐的目光看去,却是瞬间惊呆了,只见角落之中,一个小男孩坐在地上一动不动,身上附着了一层黑黑的东西,那层黑黑的东西还在爬动,分明就是无数只还活着的蜜蜂。小男孩似乎已经完全不能动了,陆清酒第一个反应就是冲上去将他的身上的蜜蜂挥开,但刚跨出一步,就被白月狐按住了肩膀。

    “别去。”白月狐说,“这不是人。”

    陆清酒愣住:“不是人?”

    白月狐道:“嗯,蜜蜂是他招来的。”

    他话音刚落,陆清酒便看见倒地的小男孩慢慢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他咧开嘴笑了,只是嘴里也全是蜜蜂,如果不是还有黑色的头发露在外面,陆清酒甚至会怀疑他整个人其实都是蜜蜂构成的。

    “你是什么东西?”小男孩见到陆清酒和白月狐,用恶劣的语气开了口,声音有些尖锐,还带着嗡嗡的混音,让人听着很不舒服,“也敢来我的地盘上撒野?”

    白月狐道:“我叫白月狐。”

    小男孩道:“白月狐?你是只狐狸精?哈哈哈哈哈,你们狐狸精也配来找我的麻烦?不想死就赶紧给我滚。”

    被小男孩这般歧视,白月狐一点也没生气,他眨了眨眼睛,温声道:“你的话让我觉得有些怀念。”

    小男孩道:“怀念?”

    白月狐说:“因为上个这么说话的人,已经死了五百多年了。”他话语落下,便上前一步,伸出手直接掐住了小男孩的脖颈。小男孩被白月狐的动作吓了一大跳,开始疯狂的不断挣扎,而他身边的蜜蜂也像被操控了似得朝着白月狐一拥而上。白月狐整个人都被蜜蜂包裹了起来,浑身上下都布满了这种细小的昆虫,只剩下一个人形轮廓,看不见人的模样。

    陆清酒在旁边看的无比焦急,正在想要不要掏出打火机制造火源将蜜蜂熏走,却是看见那些黏在白月狐身上的蜜蜂起了奇异的变化——它们开始不停的掉落,不过片刻的功夫,所有附着在白月狐的皮肤上的蜜蜂便全部从他身上掉了下来。

    那小男孩也看到了这种变化,整个人都呆住了,他尖叫了起来,语气里带着满满的惊恐可不可思议:“不……不可能,你是狐狸?你根本不是狐狸!!”

    白月狐本来神色还算淡然,可听到这话后,却马上表情一变,冷冷道:“我就是狐狸,你再敢说我不是狐狸,我就杀了你。”

    小男孩显然并不知道自己的话到底是哪里触到了白月狐的逆鳞,整个人都呆住了。

    站在旁边听着二人对话的陆清酒:“……”这种时候你还那么在意这种事情吗宝贝,另外你是不是搞错了重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