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 > 都市小说 > 幻想农场 > 92.寒冬将至
    入夜之后, 外面的世界陷在了一片漆黑之中。屋子里的烛火摇摇晃晃, 仿佛下一刻就要熄灭。因为太冷,陆清酒缩进了被窝里, 耳边依旧能听见雪落在地面上那仿佛永远不会停止的沙沙声。

    由于下午睡了太久, 陆清酒这会儿倒是清醒了不少,他坐在炕上,手里捧着书, 借着微光阅读着上面的文字。

    小花和小黑都已经睡了,发出均匀的呼吸声, 倒是让屋内增添几分让人心安的气息。

    陆清酒看到了大概十一点左右,感觉眼睛略微有些疲惫起来,虽然依旧不太想睡觉, 但他还是放下了手里的书本,打算躺在床上闭目养神。如此想着,陆清酒便起身熄灭了蜡烛,然后转身走到床边,想将窗户的缝隙关小一点,好睡觉了。可谁知陆清酒关窗户的时候朝着外面望了一眼, 竟是被外面的景象惊呆了。只见外面的天空中,出现了一条条如同极光般的裂痕,和白日相比, 这些裂缝在夜空中格外醒目, 让人无法忽视。裂缝之中, 有山岚模样的雾气从中涌出, 朝着周围的天空不断的弥漫。而最让陆清酒惊讶的,是裂缝里投射下的一道光柱,那道光柱投射到了不远处的山林之中,将那一片山林照得宛如白昼。

    山林之外的小道上,一行表情漠然的人类,从水府村缓缓的朝着亮光处移动,因为隔得太远,陆清酒看不清那些人的模样,但从衣着上判断,这些人极有可能就是水府村的村民。

    陆清酒看着那些人渐渐远离了村庄,朝着光柱的方向去了。他们如同赴火的蛾,即便是咆哮着的风雪也无法阻挡他们的脚步,一步一步,越来越远离身后的家园。

    “他们怎么出来啦!”身后传来了小花愕然的声音,陆清酒扭头,发现小花不知何时醒了,他站在床边,也看到了屋外的景象,看到了那些朝着光柱移动的人类。

    “不知道。”陆清酒摇摇头。

    “对啊,突然下雪,水府村的村民可怎么办?”小花跳到了窗前的桌子上,他的视力比几乎和人类没什么区别的陆清酒好了许多,很够看清楚那些人的模样,道,“他们要去哪儿?”

    陆清酒道:“或许是有什么东西在召唤他们吧。”去年冬天的时候,水府村其实就表现出了一些异样,整个冬季,陆清酒几乎都没有见过什么平日里时常见到的邻居。虽说也有可能是天太冷大家都不爱出门了,可是整个冬天都看不到人,也未免太夸张了一点。当时陆清酒心中就有所猜测,此时此刻,这些猜测,倒是全都得到了证实。

    “我怎么好像看到李小鱼了。”小花瞪圆眼睛,不可思议道,“他怎么也出去了……”

    陆清酒说:“我现在怀疑整个水府村就我们一家子活人。”

    小花露出悲伤的表情,陆清酒还以为他是在难过自己失去了一个真挚的伙伴,谁知道他下一句就是:“那我他娘的不是白教李小鱼那么久数学了。”

    陆清酒:“……”

    小花:“他还骗我他考试进步了呜呜呜。”

    陆清酒:“……”

    小花:“呜呜呜人类都是大骗子。”

    陆清酒一时间竟是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想着每天晚上小花给李小鱼秉烛补习的画面,竟是有点理解了小花这种悲伤的心情。

    李小鱼也在人群中,朝着光柱的方向去了,水府村的村民们,如同一个个没有灵魂的僵尸,一个接一个,朝着目的地缓步而行。当他们到达了光柱之下,身型便渐渐消散,和风雪化为一体。

    陆清酒伸手将小花抱入怀中,一人一猪坐在床边静静的看着。

    “我不太明白发生了什么。”小花哼哼唧唧,“我只是一头小当康,妈妈把我塞到了人界来,说是人界要安全一点。”

    陆清酒道:“你是怎么过来的?”

    小花道:“总有法子的嘛。”

    陆清酒说:“万一当时我们要是没救下你……”

    小花无奈:“那也总得等我们长大了再吃吧,等我长大了,我就有法子跑掉了。”

    陆清酒闻言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没告诉小花一个残酷的真相——人类世界,是有种叫烤乳猪的食物的。

    村民们似乎终于要走光了,当最后一个人,消失在了山道上时,陆清酒听到了一声巨响。这响动从天边传来,竟是直接将窗户玻璃震碎了,陆清酒和小花一时不察,也被震了个半晕,要不是坐着,陆清酒甚至都能直接倒在地上。

    耳朵里嗡嗡直响,陆清酒眼前一片天旋地转,好一会儿才缓了过来。当他缓过来的时候,天边已经出现了五道刺目的火焰,不,那不是火焰,那是五条身披红鳞的巨龙,而他们身后的天空,出现了一个刺目的大洞,那洞呈现出不规则的形状,简直就像是硬生生的将天空撕扯开了似得。

    陆清酒脑袋依旧晕晕乎乎,他感到自己鼻腔一痒,伸手抹去,才察觉自己流了鼻血,不过这会儿陆清酒也没有那么多心思在乎这个,他随手扯了一张纸,将自己的鼻子堵了起来,接着继续抬头,看向天空。

    但让他感到遗憾的是,之前那五条巨龙,已经消失不见了。只能在黑压压的云层中,看见五道火红的痕迹。雪依旧在下,夜晚的天空亮的耀眼。

    小花也从昏迷中醒来,茫然发问出了什么事。

    陆清酒道:“我看见了五条龙……”

    小花道:“几条?”

    陆清酒:“五条。”

    小花一脸震惊,随后打了个哆嗦,小声的和陆清酒解释,说龙在异界,是食物链最顶端最顶端的生物,也是掌控天地的神明。应龙为阳,烛龙为阴,合阴阳,生万物。

    可以说只有在人界,他才能和龙族和平相处,如果是在异界,他恐怕早就成了白月狐的食物。

    小花颤声道:“怎么会有五条龙进入人界……这不合常理啊。”

    陆清酒蹙眉,他也知道不合常理,但却对即将发生的事,毫无头绪,也毫无办法。

    接下来,再也没有奇怪的声音传来,除了天上那一个大大的洞和五道火烧云,一切都好像是陆清酒的幻觉。他在窗户边上又坐了好一会儿,确定外面没有动静了,才找了胶布和报纸将玻璃糊上防止漏风,接着便打算缩进暖和的被窝。

    但就在走到床边的时候,陆清酒却忽的想起了什么,内心腾起了巨大的不安,他在床沿上坐了片刻,还是觉得放不下心,于是干脆站起来朝着屋外走去。

    小花见状忙问道:“你去哪儿呀?”

    “我去门口看看。”陆清酒说。

    “去门口做什么?”小花不明白,“外面那么冷……”

    陆清酒摇摇头,没有解释,他这会儿其实并没有一个一定要出门的理由,只是一想到了某种可怕的画面,第六感驱使着他坚定的往院子里走去。院中的雪很厚,踩在上面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陆清酒在自己的手心里吐了个热气,然后用力的搓了搓。四周都很安静,只有雪落下的声音。陆清酒的脚步停在了院子门口,他想起了白月狐离开前对他的叮嘱,白月狐让他不要离开院子,既然如此,他打开门看看外面的情况,不算是离开院子吧。

    陆清酒屏住呼吸,轻轻的拔下了门栓,推开了家里的铁门。嘎吱一声轻响,铁门露出一个缝隙,陆清酒看到了外面的情况。

    外面和院中差别不大,依旧是白雪皑皑,因为天空那个大洞散发出的火红色光芒,将所有的东西都照亮了。陆清酒看到了自家门口的小路,看到了小路对面停着的小货车,还有小货车旁边那棵高高的柏树,一切如常,和往日并无不同。

    陆清酒松了口气,然而这口气还没落下去,他就再次紧张了起来,因为他注意到自己墙角的位置的雪地里,和周围出现了一些不同。那里的雪比其他地方高了一截,乍看很容易看漏,但仔细观察后,才会发现那里像是埋着什么东西似得。

    陆清酒想了想,没有直接离开院子,而是转身在园中拿了一根用来打葡萄架子的竹竿,从门口伸出去,戳向了那一团雪堆。把雪堆上面的雪扫下来后,下面的东西便露了出来,陆清酒定睛一看,几乎是倒吸了口冷气。

    那雪里面居然埋了个蜷缩成一团的人,那人穿着一件黑色的衣服,看不清楚脸,但陆清酒却清楚的记得,尹寻就有这样一件羽绒服。

    “艹。”忍不住低低的骂了句脏话,陆清酒把竹竿一扔,便打算咬着牙出去把倒在雪地里的人拎回来。

    刚才看到那些村民跟鬼魂儿似得往山上走的时候,陆清酒便想着尹寻的祠堂会不会出什么问题,便有些心神不宁,觉得还是出来看看比较好,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尹寻居然真的就在雪地里面躺着,而且看样子已经躺了很久了。

    陆清酒深吸一口气,踏出了院子一步。这脚刚出去,他就明白了白月狐为什么叮嘱他不要离开院子,外面实在是太冷了,冷的他都怀疑自己会不会瞬间冻结。御寒的衣物在寒风面前根本起不了任何作用,风简直像是从骨头缝里钻进了身体内部,冻的陆清酒牙齿打颤。他艰难的控制着自己的身体,走到了已经昏迷的尹寻旁边,揪住他的一只手,便开始用力往回拖。

    这尹寻完全已经冻硬了,被陆清酒拖着甚至都没有换个姿势,原地保持着蜷缩的状态。

    陆清酒步履维艰,他眼前全是风雪,眼睛都睁不开,身体的热量在迅速的流失,短短十几步的距离,硬是被走出了九九八十一难的味道。

    “呼呼……呼呼……”终于到了门口,陆清酒用尽所有的力气,带着尹寻跨进了院子的大门。

    入门的那一刻,两人都倒在了地上,陆清酒被冻的脸色发青,好一会儿才勉强缓过来,坐起来先将门给关了。门关掉了,院子里的温度开始回升,陆清酒觉得自己总算是活了过来,本来冷飕飕的院子,这会儿在他眼里变成了温暖的家。

    “尹寻,尹寻。”缓过劲来,陆清酒赶紧去瞅了瞅尹寻。

    这一看,把他魂儿都吓掉了一半,只见尹寻已经完全冻成了硬邦邦的状态,那双黑色的眼睛直直的瞪着,上面还蒙了层薄薄的霜。陆清酒摸了摸他的脸颊,确定他是真的冻硬了。

    这要是正常人,陆清酒估计已经得开始想把他埋在哪儿了,但好歹尹寻是死过一次的人,应该不会那么脆弱,陆清酒想着把他拖进屋子里解冻试试。

    于是陆清酒夯吃夯吃的将硬邦邦的尹寻带到了生着炭火的屋内,又把他羽绒服解开,让他躺在靠近炭炉的位置。

    小花被陆清酒带进来的人吓了一大跳,一看这人居然是尹寻,还冻成这副模样,惊恐道:“尹寻怎么这样啦?”

    陆清酒愁容满面:“我出去就看见他倒在外面,也不知道冻了多久了。”

    小花:“那……这解冻了还能活吗?”

    陆清酒戳戳尹寻那比石头还硬的脑袋:“不知道啊,先解冻看看吧,要是实在不行,等白月狐回来看看。”

    小花目光担忧。

    不过好歹是发现了尹寻,没有让他继续在外面冻着,至少还能抢救一下。陆清酒出去了一趟,浑身都冷冰冰的,他害怕自己感冒,赶紧换了身干衣裳,然后缩到被窝里去了。

    “尹寻就放那儿啊?”小花瞅了眼还是如同雕像一般的尹寻。

    “就放那儿吧。”陆清酒的半张脸缩在被窝里面,声音有点闷闷的,“院子外面太冷了,我他娘的还以为自己要死在外面了。”

    小花用自己的猪蹄子拍了拍陆清酒的脑袋以示安慰。

    身体暖和过来,人就开始困了,陆清酒本来想守着尹寻的,但尹寻解冻是个漫长的过程,他等着等着,就这么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第二天早晨,陆清酒从梦中醒来,迷迷糊糊看见尹寻还摆着同样的姿势躺在炭火旁边,脑袋一个激灵,立马清醒了:“小花儿,你昨天晚上给他翻面了没啊?”

    小花被陆清酒叫醒,茫然的摇头。

    陆清酒赶紧起床去给尹寻翻了个面,翻面的时候感觉尹寻一半的身体已经恢复正常了,一半还是硬邦邦冷冰冰的,陆清酒叫了尹寻几声,尹寻都没啥反应,陆清酒便有点愁,说:“这解冻管用吗?”

    小花哪儿知道管不管用,但安慰的话还是得说的,说:“没事,我看过一个故事,说是鱼零度保鲜之后,过了十年还能复活!尹寻的构造比鱼还简单,肯定没问题的。”

    陆清酒:“……你在哪儿看的这个故事?”

    小花:“故事会啊。”

    陆清酒:“……”尹寻,你怕是凶多吉少了。

    但好歹他们是最好的朋友,陆清酒不愿意放弃治疗,决定吃个烤红薯冷静一下,然后继续解冻尹寻。红薯被烤的暖呼呼的,拿在手里咬一口还有点烫嘴,剥开皮,里面就是软乎乎的肉,真是吃在嘴里,暖在心头,连尹寻被冻成雕像的哀伤都减去了几分。

    “真好吃啊。”小花感动的说,“我真想喝一锅暖呼呼的羊肉汤。”

    “我也想。”陆清酒抽抽鼻子,感觉自己有点感冒了,院子外面那温度实在是太低了,要不是他跑得快,恐怕今天和尹寻一起解冻的还有他自己。

    “唉,尹寻看来是好不了了,我帮他把这个红薯也吃了吧。”小花用自己的蹄子熟练的剥着红薯片,他妹妹还在睡觉,狐狸崽子不喜欢吃素,尹寻还冻着,剩下的红薯全是他和陆清酒的。

    陆清酒道:“行,我也帮他吃一个。”

    两人开开心心的剥着红薯,完全没有注意到雕像的尹寻,眼角滑落了一滴晶莹的泪水。当然,他们要是看见了,估计也只会当做那是解冻时滴落的水吧……

    吃完午饭后,陆清酒不幸的发现自己感冒了,先是喉咙痒,接着是打喷嚏,流鼻涕,他赶紧去找了药,加大剂量吃了。

    尹寻解冻了一天,最后还剩下三分之一的身体还冻着,小花和陆清酒已经彻底放弃了守着他,两人伙同小黑和狐狸崽子去搞了一锅羊肉,打算吃羊肉汤锅了。

    因为感冒了,陆清酒都是指挥着小花小黑来接触水,这两只小猪虽然只有猪蹄子,但是做事却非常的灵活,和尹寻比起来简直是不遑多让。

    陆清酒感叹自己居然没有早点发现两猪的天赋异禀,小花挺起胸膛,当着尹寻的面说他坏话:“我脑子里可不是水呢。”

    陆清酒委婉道:“你这样说不太好呢,尹寻还在呢。”

    小花:“他都没解冻。”

    陆清酒道:“那万一没解冻的他已经能听到声音了呢。”

    小花道:“那我们先把他耳朵堵上?”

    陆清酒:“……”尹寻,你真的不该得罪小花的。

    不过玩笑归玩笑,陆清酒和小花如此放心,是因为他们早就发现尹寻解冻的部位已经恢复了人类肌肤的触感,和被冻死的人完全不一样,尹寻的肌肤很有弹性,多掐几次,还会出现淤青,这肯定不是死人能出现的反应。陆清酒还多掐了好几下确定自己没看错。

    小花说:“你掐他脸不太好吧?”

    陆清酒道:“那你想掐哪儿啊?”

    小花说:“当然是肉多的地方……”他看向了尹寻的屁股。

    陆清酒:“……”

    小花幽幽道:“就像他掐我的那样。”

    陆清酒最后决定不参与小花和尹寻之间的爱恨情仇,让他们两个自由发挥。

    三只小崽子和陆清酒美美的吃着热乎乎的羊肉汤锅,陆清酒感觉自己感冒都好了很多。汤锅的做法和平日里相比粗糙了不少,毕竟两只小猪都不是熟手,但对于吃了几天干粮的他们来说已经很不错了,特别是羊肉的质量本来就很好,他们很快就把肉消灭掉,剩下一大锅汤。

    正打算把汤也解决的时候,陆清酒却听到床边传来了细细的呜咽声,他听了一会儿,才确定自己没出现幻觉,赶紧走到床边一看,发现尹寻这货不知道何时解冻了,这会儿正哭的委屈巴巴。

    陆清酒赶紧把他抱到床上,道:“尹寻,别哭了,没事了。”

    尹寻泪流满面,只是说出的话却不那么感人,他说:“陆清酒你这个狗日的,羊肉都不给我一坨。”

    陆清酒:“……”

    尹寻:“我没有你这样的朋友。”

    陆清酒:“……”他看了眼尹寻脸上好像被人揍了似得青青紫紫的痕迹,默默转身,去舀了一碗热乎乎的羊肉汤,递到了尹寻的面前。

    尹寻饿惨了,虽然怨念没有吃到羊肉,但好歹有个汤喝,心中的创伤被抚平了不少。他咕咚咕咚,一口气灌了三四碗汤之后,才缓过劲来,伸手把自己睫毛上的霜给揉掉了,小声道:“我还以为我会死呢。”

    陆清酒道:“你怎么会出现在家门口?我不是让你别出门了吗?”

    尹寻摇摇头,脸上有些疲惫之色,和陆清酒解释了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原来开始下雪之后,祠堂里面的烛火就越来越暗,而且怎么都续不了,最后全都熄灭了。被镇压在里面的亡灵鱼贯而出,尹寻根本无法阻拦。他看见亡灵出了门朝着陆清酒家的方向去了,便害怕这些东西伤害到陆清酒,朝着这边奔了过来。然而院子外面的温度实在是太低,眼看着马上就要到达目的地的尹寻,就在几步之遥的地方被冻成了冰块。

    万幸的是,亡灵并没有来陆清酒家里,而是直接上山去了。

    陆清酒听完尹寻的描述,心里复杂万分,他摸了摸尹寻还有些湿漉漉的脑袋,道:“对不起。”

    尹寻感动的表示:“没有,这是我自己的选择。”

    陆清酒不太好意思:“不,我的意思是我该给你留两坨羊肉的。”

    尹寻:“……”这不提还好,一提尹寻就又一肚子的气,差点没把碗给掀了。最后在陆清酒明天再做一锅羊肉汤来吃的承诺下,才勉强的消了气。但是这气也没消太久,因为他进厕所换衣服的时候,看见了自己脸上青青紫紫的痕迹。

    “卧槽,陆清酒,你是人吗?下手的时候不能轻点吗!!”厕所里传来尹寻愤怒的怒吼,“我他娘的像被人揍了一顿似得!”

    陆清酒自知理亏,假装没听见,眼观鼻鼻观心,闭上眼睛假寐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