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 > 都市小说 > 幻想农场 > 101.春之意
    几天之后, 陆清酒才得知烛龙造成的火灾并没有造成人员伤亡。虽然当时的情况看起来非常危急,但好像因为祝融赶回及时, 所以只有一些人类因为浓烟受伤,好在并无性命之忧。

    然而这只是一个开始而已, 这只藏在人界的烛龙开始大肆的制造混乱,要么放火,要么吃人, 搞的整个市里都人心惶惶, 也不知道他到底想要做些什么。

    这天早晨陆清酒看了新闻,新闻说有人昨晚在一个公园里发现了三具无头尸体,目前凶手还未归案。新闻里呼吁市民们这段时间尽量不要外出,即便是外出, 也一定要选择人多灯亮的地方……

    陆清酒看了新闻马上想到了烛龙, 他给胡恕打了个电话, 询问案件的具体情况。

    胡恕没想到陆清酒居然对这案子有兴趣, 非常热情的给陆清酒大致的说了一下这个案子。说那三具尸体的确是没有头, 而且头是被什么猛兽直接一口咬掉的,腹部也被剖开了, 所有柔软的内脏都被吃了个精光。不过因为这些内容太过血腥, 所以警察局暂时保留这方面的案件信息, 并没有将其透露出去。根据尸体的状况, 法医判断作案的不可能是存在在城里的巨型猛兽。

    “陆哥, 难道您有什么关于这案子的想法了吗?”胡恕期待的问陆清酒, 他最近都快要被这些案子烦死了, 虽然这些案件主要是上面的人在负责,但是那些人也拿凶手束手无策,连凶手的尾巴都抓不到。

    “没有。”陆清酒没敢透露口风,祝融那边知道烛龙的人肯定会马上想到这种凶兽,不知道的就算知道了也拿烛龙没什么办法,还有可能会把自己的命搭进去。

    胡恕道:“那你要是有什么线索了一定要和我说活啊,这凶手太凶残了,近期还会犯案的。”

    陆清酒点头说好。

    然后晚上,陆清酒和白月狐说起了烛龙的事儿,白月狐说烛龙可能压抑不住凶性才会做出这些事,毕竟在异世界没有人类法律的束缚,他们可以随时随地大开杀戒,由着本能残害周围的生物。

    陆清酒想到了自己的姥爷:“被污染的应龙也会这样吗?”

    白月狐点头:“但是他们比较挑剔。”通常只吃自己最喜欢的,和最讨厌的,至于其他的小鱼小虾,几乎都是懒得在上面花费太多力气。

    陆清酒哦了声,算是明白了。

    白月狐说自己明天可能要出去一趟,叮嘱陆清酒注意安全,最好不要离开院子,陆清酒乖乖的应声,说自己明天在家做酸菜,一天都不会离开家里。

    只是看白月狐的模样依旧有些担心,直到陆清酒保证自己绝对不会离开后才勉强答应了。

    看来白月狐也在为烛龙的事情忙,烛龙的气息隐匿之后很难找到,再加上这毕竟是人界,很多方法都不能使用,不然有可能对人类造成伤害。

    一边百无禁忌,一边束手束脚,也难怪烛龙现在都还没寻到。

    第二天,白月狐走后,陆清酒开始制作酸菜。这酸菜本来是冬天做最好,但是陆清酒身体受不了太冷的环境,所以只能换了个时间。他把白菜洗干净,又拖出了酸菜坛子和大量的食盐,打算把白菜一棵一棵的整齐码进去。

    他们这里挺喜欢吃酸菜的,特别是自己家做的酸菜。和外面的酸菜相比,自家的酸菜酸味会更浓,口感也更脆。什么酸菜鱼啊,酸菜粉丝汤啊,或者在烤肉的时候放点酸菜都是很美妙的味道。特别是在夏天的时候,这种奇特的腌菜更是有了用武之地,吃着酸脆爽口,连带着米饭都要多刨两碗。

    尹寻也过来帮忙了,嘴里含着个棒棒糖在旁边帮陆清酒洗白菜。

    所有的白菜都是自家种的,本来就甜滋滋的,想来做成酸菜也会很好吃。陆清酒则把白菜放在竹席上面晒干,做酸菜的白菜上最好不要沾水,不然容易破坏酸菜坛子里面的菌群导致发霉,晒开后就能和盐一起放在阴凉的地方发酵,再过几个月,美味的酸菜就出炉了。

    他们家去年做的咸菜还剩了一些,陆清酒把白菜晒好后顺便去清理了一下其他的坛子。

    他正低着头弄呢,却听到门口传来了咚的一声响声,像是有什么东西砸到了他们的门口似得。

    陆清酒和尹寻的动作同时停下,两人互相看了一眼,在对方眼里看到了疑惑。

    “谁在外面呢?”陆清酒问道。

    没有人回答,外面静悄悄的一片。

    “谁啊?

    “谁啊?”尹寻顺手在自己的衣服上擦干净了手中的水,走到了门口,从猫眼往外望着,他也不知道看到了什么,口中倒吸了一口凉气,“这,这是什么东西啊。”

    “怎么了?”陆清酒问道。

    尹寻说:“你自己来看吧。”

    陆清酒走了过去,也看向了门口的猫眼,这铁门是白月狐换上的,之前是一扇脆弱的木门,虽然这铁门冷硬的风格和整个院子都显得格格不入,但好在安全性上有足够的保障。虽然猫眼的视线范围非常狭窄,但陆清酒还是勉强看到了外面的情况。

    外面空无一人,只有一地盛开的鲜花。

    这些鲜花五颜六色,开在翠绿的草丛中,甚至还有五彩的蝴蝶在其中飞舞,看起来美不胜收。这鲜花如同一条厚重的毯子,直接将陆清酒门外铺满了,只是这画面虽然美丽,却给了陆清酒一种后背发凉的感觉,他扭头看向尹寻,在尹寻的脸上看到了同样的惊恐的表情。

    “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陆清酒说,“但是感觉……不是什么好东西。”

    尹寻道:“咱们给白月狐打个电话吧?”

    陆清酒想了想,却是摇摇头,而是给白月狐发了个短信,他害怕白月狐正在和人打架的要紧关头,要是为了接个电话落在下风就太亏了,而如果不是要紧关头,白月狐肯定也会听到手机的短信铃声。

    好在门外的鲜花并没有别的变化,陆清酒和尹寻便走到了院子里继续等待。

    但很快,门外又传来了奇怪的咚咚声,尹寻实在是没忍住,凑到猫眼附近再次仔细看了看,看过之后颤声道:“酒儿啊,我发现这鲜花怎么在变多……”

    陆清酒:“变多了?”

    尹寻连忙点头。

    陆清酒也去看了几眼,发现门外的鲜花的确是在变多,这种变化让人非常的不安,好像有什么可怕的事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发生了。

    “对了,你不是可以看到整个水府村的情况吗?”陆清酒忽的想起了尹寻的能力,“现在能不能看?”

    尹寻一拍大腿,道:“哎呀,我都给忘了。”平时都是用这能力看山上的情况,倒是忘记了村子里也是能看见的。

    “我看看啊。”尹寻闭上了眼睛。

    陆清酒坐在旁边等着,却是发现闭了眼睛的尹寻脸色越来越难看,最后浑身上下都颤抖了起来,再次睁眼的时候,整张脸上都布满了恐惧的味道,连带着声音都开始颤抖:“清酒……”

    “外面有什么?”陆清酒忙问。

    尹寻道:“我……”

    陆清酒道:“怎么?”

    尹寻道:“我……我们还是等白月狐回来吧。”

    陆清酒一愣,他还想再问尹寻外面那一地的鲜花到底是什么,但尹寻却抿紧了嘴唇不想再说,见状,陆清酒也不好再逼迫他。他想不明白,尹寻到底看到了什么才会表现出这个抗拒的模样。

    院子里的气氛安静的可怕,陆清酒有点受不了了,他站起来问尹寻想不想吃什么,却见尹寻慌乱的摇着头。

    “不想吃。”尹寻嗫嚅道,“我不饿。”

    陆清酒欲言又止。

    尹寻道:“酒儿……我知道你想问外面到底是什么,可是我觉得,这东西还不如不知道呢。”他眼神有些放空,“我……”

    “好了,我不问了。”陆清酒见他被刺激的有点厉害,连忙按住了他的肩膀以示安慰,“你别怕。”

    尹寻脸上浮起苦笑。

    现在最好的法子就是等白月狐回来,只是手机的短信发出去后那头却没有回,看来白月狐那边的情况也不是特别乐观,不然不会不看手机。

    陆清酒想了想,干脆从屋子里拿了包瓜子坐到院子里慢慢的嗑上了,尹寻被陆清酒这淡定的态度传染,情绪也缓和了很多,只是说什么都不肯再到猫眼那边看上一眼,不过倒也没有阻止陆清酒去看。

    那片茂密的鲜花已经布满了他们屋外目光所及之处,美丽的花朵娇艳欲滴,蜂蝶环绕,仿佛盛春。

    只是这艳丽的景色到底意味着什么,却让陆清酒充满了疑惑,他想不明白,尹寻到底看到了什么,才让他产生了这样激烈的反应。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陆清酒的手机铃声响起,他拿起手机看了眼,却是白月狐打来的电话。

    电话接通后,陆清酒听见了白月狐的声音,他的语气略微有些急促,问陆清酒现在在哪儿,有没有出门,看样子他是才看到陆清酒给他发的信息。

    “我没有出门呢。”陆清酒吐了个瓜子皮,“你不用担心我,我和尹寻一直在屋子里头等着你。”

    “好,我马上就回来,你千万不要出门。”白月狐又重申一遍。

    陆清酒道:“嗯,我们都挺好的,你不要太急,一定要注意安全。”

    白月狐应声后挂断了电话。

    “白月狐马上就要回来了。”陆清酒哄着尹寻,“不怕了啊。”

    尹寻表情复杂,他舔了舔嘴唇,小声道:“酒儿,你真想知道外面怎么了吗?”

    陆清酒自然想知道,人都是有好奇心的,无论问题的答案到底如何,可总会有求知的欲望。只是看尹寻这糟糕的状态,陆清酒没忍心让他说出来,于是面对尹寻的提问,陆清酒摇摇头示意自己并不想知道……反正白月狐待会就回来了,直接问白月狐应该就能明白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尹寻见状垂下了脑袋,情绪非常的低落,陆清酒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

    大概五六分钟后,门口便传来了开门的声音,陆清酒连忙冲到门口,果然看到了白月狐。

    白月狐站在那一地的鲜花之中,然而他阴沉至极的脸色,却和脚下娇艳的花朵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门刚打开,白月狐还没开口说话,远处的天上,便飞过来了一个圆形的东西,从门口直接砸进了陆清酒的院子里,那东西咕噜噜的往里面滚了一圈,所及之处,鲜花满地。陆清酒愣了片刻,条件反射的看向那个圆形的东西,白月狐的反应却是伸手就想遮住陆清酒的眼睛,但在这之前,陆清酒却已经看清楚了。

    那是一个人类的头颅,被从颈项的部位砍断,眼睛安详的闭着,但依旧能勉强认出曾经在哪里见过。

    陆清酒凭借记忆,很快就想起了自己在哪儿见过头颅的主人——句芒。

    这是春神句芒,那个穿着一身华服,漂亮的像个姑娘似得春神,竟是死掉了。

    他的头颅所及之处,均是百花盛开,如同盛春。

    陆清酒僵在了原地:“刚才那声音……”陆清酒转过头看向了尹寻。

    尹寻情绪极度低落,他小声的回答了陆清酒的问题:“有个人,在把句芒的脑袋从远处扔过来……”砸在了他们家的铁门上。

    咚、咚、咚,于是一声接一声,好似索命的催促,头颅从门上弹开,朝着其他的地方滚落,绽开一地的鲜花。

    怪不得声音接连不断,怪不得地上的鲜花越开越繁。

    这是春神用死亡铺成的毯子,上面的蜂蝶,便是春神痛苦的呐喊。

    “是……是谁做的?”陆清酒艰难的发问,“是烛龙吗?”

    白月狐和尹寻都没有说话,他们两人同时陷入了怪异的沉默中。

    而陆清酒则从这种沉默里品尝出了端倪,他脑子里冒出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念头,道:“不是烛龙……那是……”

    “是你的姥爷。”白月狐的回答确定了陆清酒的猜想,“准确的说,是被污染之后的你的姥爷。”

    陆清酒哑然,他此时终于明白,为什么尹寻不愿意告诉他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因为他的姥爷就站在门口,一下又一下的把这枚头颅砸到了他们家的黑门上。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陆清酒不明白。

    “杀戮只是本能而已。”白月狐说,“并不需要理由。”

    陆清酒痛苦的闭了眼。

    白月狐道:“在异界就是如此,没有法则的约束,那是一个混乱的蛮荒世界。”

    陆清酒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头颅停在了一片繁茂的鲜花之上,生出了美丽的彩蝶,有蝶挥舞着翅膀,停在了句芒的鼻尖,句芒的表情并不痛苦,甚至说得上安详,这一幕怪诞又可怖,偏偏还带着让人觉得恐惧的美。

    “春神死了,那春天怎么办?”陆清酒道。

    “他还会复活的。”白月狐走到了句芒的身边,伸手将他的脑袋拿了起来,“只是需要一些时间。”寄付于四季的神,永生不灭,只要还有春天,他便还有复活的机会,在许多年后,或许就在某朵从春天盛开的花朵中,便会出现一个身着华服的神明,手里举着一把可生万物的伞,懒懒的打了个哈欠,如同长眠。

    听到句芒可以复活,陆清酒这才松了口气,他看着白月狐手中的脑袋,问道:“那这头要怎么办啊……”

    白月狐瞅了一眼:“给祝融送过去吧。”

    陆清酒:“哦……”他还没哦完,就听见白月狐来了一句,“或者花点钱卖给少昊算了,他不是最喜欢园艺了吗。”这头能不断的生出花毯,可以说是非常的环保了。

    陆清酒:“……”

    白月狐道:“好像有点不太人道?”

    陆清酒:“能卖多少钱啊?”

    白月狐:“上次好像卖了个五百块吧。”

    陆清酒表情扭曲了一下,他不会没有注意到白月狐语气里的关键词:“上次?”

    白月狐这才发现自己说漏了嘴,解释道:“上次是个意外。”

    陆清酒:“你拿意外卖了五百块?”

    白月狐瞅着手里的脑袋沉默了。

    陆清酒:“而且为什么就卖五百,句芒的脑袋是不是也太便宜了点?”

    白月狐道:“那卖多少啊?”

    陆清酒:“……至少,再加五百吧?”

    白月狐:“行吧。”

    本来一脸惊恐加沉痛的尹寻听完二人的对话后陷入了迷之沉默,从表情上来看,似乎意识更加模糊了,陆清酒有点担心他,赶紧出言安慰了几句。尹寻摇摇头,表示自己很好,还问这一地的鲜花怎么办啊。

    陆清酒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于是看向白月狐,知道他肯定经验充足。

    白月狐瞅了瞅说不用管,没了句芒的脑袋,第二天花自己就没了,还让陆清酒在家里等着,自己先把脑袋给祝融那边送过去,不然院子里还会不断的开花。陆清酒道了声好,看见白月狐又走了。

    “你想吃点什么吗?”陆清酒问尹寻,因为一直在屋子里紧张的等待着,他们连晚饭都没有吃,这会儿稍微放松下来后,陆清酒才觉得自己饿了。

    “想吃点肉。”尹寻蔫嗒嗒的像一颗失去了水分的大白菜,虽然白月狐解释了情况,但他还是沉浸在刚才自己看到的画面中无法自拔。

    陆清酒大概也明白了他的状态,道:“那我给你做炸鸡好不好?”

    尹寻点点头同意了。

    他们家挺少吃炸鸡的,陆清酒偶尔才会做一次。

    家里还有剩下的鸡腿肉,陆清酒拿出来解冻后腌制好,然后裹上面包糠在低温里面油炸。炸鸡一般都会过两遍油,第一遍是低温油为了让鸡肉熟透,第二遍是大火让鸡肉外层变得酥脆金黄,把里面的油给逼出来。

    陆清酒炸好后,还制作了蘸料,两人在客厅里选了一部电影,一边吃炸鸡一边看上了。

    尹寻喝着冰可乐,陆清酒喝着巧克力牛奶,气氛终于缓和了下来。

    白月狐去的快回来的也快,回来之后也窝在沙发上吃起了炸鸡,三人暂时遗忘了院子里那一片片如同血迹般的鲜花,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面前的电影上。

    陆清酒选的是部温情的喜剧片,看完后感觉自己的心灵也得到了净化。尹寻和白月狐显然更喜欢手里的炸鸡一点,全都认认真真的啃着,不一会儿满脸都是面包糠的碎屑。

    吃完炸鸡,差不多快到十二点了,尹寻起身告辞回家,陆清酒目送他离开。

    “今天遇到什么麻烦的事了吗?”陆清酒扭头问白月狐。

    “嗯。”白月狐说,“那条烛龙在进化。”

    “进化?”陆清酒道,“什么意思?”

    白月狐说:“意思是他能更好的控制自己。”

    陆清酒:“……可是这不该是好事吗?”

    白月狐叹息:“并不是好事。”他这才解释了进化意味着什么,原来烛龙天生便有着浓烈的破坏欲,这种破坏欲让他会被很容易的寻找出来,但如果烛龙进化后,便会控制住破坏的欲望,这样看来暂时是好的,但是时间一长,他们就寻不到烛龙的踪迹了。而如果放任烛龙生活在人界,它一旦失控,就是毁灭性的灾难,现在是寻找烛龙最好的时机,但目前来看,寻找的过程并不是非常的顺畅。少昊家本来管理这一块地方的凤凰涅槃去了,小媚对这片地区不是很熟悉,寻找起来速度也很慢,而且最重要的是,那只烛龙似乎已经寻找到了栖身之所……

    陆清酒听的也有点担心了起来,但他实在是帮不上什么忙,说自己只能用食物来安慰白月狐。

    “或许还有别的方法可以安慰我呢。”白月狐看着陆清酒,忽的来了一句。

    陆清酒开始还没明白白月狐什么意思,直到白月狐吻上了他的唇,他才意识到。

    一吻结束,白月狐直接将陆清酒抱了起来,朝着卧室的方向去了。这会儿天气正热,树梢上四处都是蝉鸣,但并不让人烦躁,或许是因为身旁的人,抚慰了内心最狂躁的部分。

    陆清酒躺在柔软的床铺上,轻轻的咬住了白月狐毛茸茸的耳朵,脸上挂着温和的笑,他闭上了眼睛,眼前却浮起了院中那一片茂密的鲜花,还有鲜花丛中,闭着眼的句芒。好在这画面只是一闪而过,很快陆清酒的视野便被白月狐充满,白月狐灼热的眼神,祛除了那糟糕的记忆,让陆清酒只能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眼前专注的黑龙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