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 > 都市小说 > 幻想农场 > 102.回乡
    吴晓航回到家时天色已经很晚了, 他花了一些钱,在楼下附近的卤味店买了一斤猪头肉。今天店里的生意很好, 所以老板又多留了他一会儿。只是这样的加班是没有加班费的,不过临走的时候, 可以在厨房里领上一份热腾腾的盒饭。盒饭里面的内容倒也还算丰盛,有鸡肉和米饭,还有一些蔬菜, 吴晓航自己吃是够了, 可现在家里多了一张嘴,所以不得不买点别的东西带回来。

    他走到楼下,看见自己的屋子里已经亮起了橙色的灯光,他抬手擦了一下脸颊上的汗水, 露出一个笑容, 从兜里掏出钥匙, 打开了大门。

    屋子里很安静, 除了灯光之外就只有电扇摇晃的轻微响声, 少年趴在桌子上,似乎已经睡着了, 发丝沾染了暖色的光, 看起来格外的柔软。吴晓航刚进屋子, 他便直起腰, 迷糊的揉着自己的眼:“你回来了……”

    “嗯。”吴晓航道, “给你带了好吃的, 你等会儿, 我再去熬点粥。”

    “不用啦。”少年声音里带着模糊的睡意,他道,“我已经熬好了。”他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声音低了下来,“就是第一次,也不知道好不好吃……”

    “一定好吃的,快起来,去洗把脸。”吴晓航道,“过来吃饭了。”

    少年高兴的去了厕所。

    吴晓航则进厨房摆起了碗筷。

    名叫吴如火的少年已经在吴晓航家里待了快一个月了,起初吴晓航一直想找到他的家长将他送回去,直到某天,少年突然离开了三天,第三天回来后,却已是满身伤痕。

    吴晓航第一个反应是吴如火被人打了,马上想要报警,可吴如火却拒绝了吴晓航报警的提议,闷闷的说是自己的家长做的。

    “警察不管的。”吴如火说,“说是家里事,我不想再回去了……”

    吴晓航听完就火了,撸起袖子就想找吴如火的家长讨说法,但是冷静下来后,他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帮吴如火讨回公道的资格。说白了,他和吴如火什么关系都没有,警察不管,他一个外人更是没有资格管。

    “我不想回去了。”吴如火漂亮的眼睛里含着满满的泪,“我会被打死在家里的。”

    吴晓航心软了,他的父母死的早,自幼跟着奶奶长大,和他一起长大的还有比他小一岁的弟弟,从小两人便相依为命。只是后来,他的弟弟出了意外去世了,看到吴如火,他便想起了自己可爱的弟弟。如果弟弟还活着,自己一定舍不得打他,看到他受了什么委屈,都会帮他找回来。

    正在想着,吴如火却是已经在吴晓航的面前坐下,拿起了筷子,用牙齿咬住筷子头,眼巴巴的盯上了面前的肉。

    “吃吧。”吴晓航笑着把碗放在了吴如火面前。

    虽然是第一次熬粥,但吴如火的技术还算不错,粥不稠不稀,刚刚好。猪头肉是卤过之后再加上各种调料和辣椒拌在一起的,味道很好,吴晓航特别喜欢里面的用油酥过的花生。

    吴如火和吴晓航的口味倒也相似,对花生米充满了兴趣。

    吴晓航问道:“喜欢吗?”

    吴如火点头如捣蒜,说:“我从来都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

    “那你以前吃的什么。”吴晓航问了句。

    “就是生肉。”吴如火随口答道。

    “生肉?你家里人给你吃生肉??”吴晓航露出不可思议之色。

    吴如火愣了片刻,含糊的应了一声。

    吴晓航却是因此生起气来,在他看来,这是吴如火家里人虐待吴如火的又一个佐证,也难怪他刚看到小孩的时候小孩那么瘦小,身上穿着不合时宜的衣服,还差点被抢劫……

    两人吃完了猪头肉,便在风扇底下看起了电视,吴晓航累了一天,吃饱之后洗了个澡,睡意很快涌上了心头。他眼睛慢慢的闭上,带着均匀的呼吸,就这么睡了过去。而坐在他身侧一直很安静的少年却转了头,用意味不明的眼神打量起了吴晓航,他黑色的眸子里渐渐泛起令人心悸的血红色,但那红色不过转瞬即逝,很快又从他的眸子里退了下去。

    人界真的很有趣,特别是这里的人,明明看起来那么的脆弱,想的却是如何保护别人。

    吴如火笑了起来,他按下了手上的遥控器,面前的电视屏幕暗了下去,整个屋子都陷入了黑暗之中。

    ……

    自从春神被杀掉之后,白月狐忙了很长一段时间。

    他每天早出晚归,早晨从地里回来吃过早饭就会出去。陆清酒担心他的用餐,每天都会给他足够的零用钱,但白月狐还是表示更喜欢陆清酒自己做的菜。于是陆清酒便想了个办法,给他准备了保温桶,在保温桶底部加上热汤后便能保持放在里面的食物的温度。

    这样白月狐虽然每天都在出差,还是能吃到家里的热饭。

    不过白月狐虽然忙了起来,但烛龙犯案的频率却开始飞速减少,从一周两三起,到半个月都没什么动静,这对于警察来说或许是好事,但对于白月狐他们而言,这却是个坏消息,因为这样就更难捕获烛龙的踪迹了。

    好在白月狐他们的高强度搜索又有了结果,他们发现了那只烛龙的踪迹,并且和烛龙打了一架。

    如果要放开了来,烛龙并不是白月狐的对手,只是考虑到周围的居民区,白月狐还是让烛龙跑了,他可以选择变回原型一口将烛龙吞下,但若是这样做了,跟着烛龙一起入口的恐怕还有旁边的人类。无奈之下,白月狐只能选择了放弃,但好在还是重伤了烛龙,但被重伤的烛龙却就此失去了踪迹,连续十几天都没有再犯下任何案件。

    此时时间已经到了八月的中旬,陆清酒父母的忌日就快要到了,按照惯例,他想要回家祭拜父母的衣冠冢,顺带见见许久未曾见过的老树。

    白月狐坚持要和陆清酒一起回去,虽然陆清酒表示自己一个人也行,但他的态度却十分坚决,最后陆清酒还是同意了。

    计划中的行程有三天,陆清酒提前给尹寻备好了热一下就可以吃的食物。他炸了一大锅的肉丸子放在冰箱里,还炖了肉和鸡,让尹寻敞开了吃也没有什么关系。

    坐上变了个模样的小货车,陆清酒和白月狐就这么上路了。

    这还是白月狐第一次乘坐交通工具到达其他省,据陆清酒询问,白月狐是很少离开水府村的,就算离开,晚上也会回去一趟,这次和陆清酒回老家,几乎可以说算是一趟远途旅行,陆清酒在他脸上看到了一些期待之色。

    十几个小时的奔波后,陆清酒回到了自己工作的城市。

    朱淼淼知道他要回来,热情的邀请他去自己家住,但因为白月狐也在,陆清酒还是选择了住在酒店里,他开好房放了行李,便带着白月狐压马路去了。

    和那边的市区不同,这边更靠近沿海,经济也更加发达,高楼耸立,车来车往。

    这会儿天气真热,陆清酒在路边给白月狐买了个大大的香草味甜筒,看着他高高兴兴的吃着。

    “晚上想吃点什么?”陆清酒道,“这里的海鲜倒是挺有名,不然咱们吃海鲜锅吧?”

    白月狐吃着甜筒,表示都行。

    不得不说,一个长得又高又帅,表情冷淡的俊美青年走在大街上吃甜筒还是很吸引人注意的,这里的风气开放,陆清酒已经注意到周围有不少人掏出手机想要拍白月狐,他莫名的不高兴了起来,拉着白月狐离开大街,随便找了家奶茶店坐下了。

    白月狐并不知道陆清酒心中所想,但还是乖乖的跟着陆清酒。

    陆清酒点了两杯奶茶后撑着下巴和白月狐开起了玩笑,“看见别人看你,我会嫉妒怎么办?”

    白月狐一口把甜筒咬掉了大半,唇角也沾上了一点白色的奶油,闻言后黑眸凝视着陆清酒,片刻后轻声道:“那就把我藏起来,不让别人看。”

    陆清酒笑了起来,凑过去把白月狐唇角上的奶油舔掉了。因为他这个动作,周围响起了一片抽气声,陆清酒也不在意,等到奶茶上来之后,才和白月狐悠然离开。

    宣布了自己对白月狐的所有权,陆清酒的心情好了许多,连带着周围那些对白月狐觊觎的眼神都没有那么刺眼了。这大概就是大城市不好的地方,大家都不太内敛,见到喜欢的人,第一个反应也是上来要微信,毕竟地方这么大,如果不要到联系方式,或许这就是这辈子最后一次见面。

    晚饭吃的是海鲜锅,陆清酒点了个最大的。因为白月狐那出众的长相和巨大的食量,导致吃饭的过程中他被人不断的要着微信,最后无奈之下,陆清酒只能要求店家给他们换了包厢。

    在包厢里面总算是安静了下来,白月狐可以好好享受他的食物了。

    陆清酒坐在玻璃旁边,看着屋外人来人往,夜幕降临后,城市里的霓虹灯连成了光的河流,照亮了天际线,道路之上的车辆川流不息。在夏日,对于很多人而言,夜晚不是结束而是开始。

    这家海鲜锅非常的清淡,蘸料也只是酱油而已,吃的就是海鲜的本味,因为足够新鲜,所以味道也很好,只是陆清酒下午陪着白月狐吃了不少零食,所以这会儿完全不饿,尝了一点便放下了筷子。

    白月狐就没有这个烦恼了,他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面前的食物上,和手掌差不多大的大虾,下锅时还在扭曲蜷缩的章鱼,一煮就张开壳的青口和蛤蜊,还有肉质肥美富有弹性的鲍鱼,总而言之,里面每样海鲜都很美味,白月狐吃的不亦乐乎。

    陆清酒道:“待会儿吃完了去逛逛夜市?”

    “嗯。”白月狐同意了。

    陆清酒笑道:“这里特产挺多的,可惜尹寻不能离开水府太久……不然咱们一家来个旅行也挺好。”

    白月狐对此不置可否,显然依旧是护食的厉害,对于一切可能会和他分食物的人都充满了敌意——陆清酒除外。

    海鲜锅吃到最后,白月狐连里面的汤都没有放过,最后整个锅干净的像是洗过似得,搞得进来收拾的服务员都露出愕然之色,没想明白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陆清酒无视了服务员惊讶的表情,直直的走到前台去结了账,然后两人离开了饭店,朝着夜市的方向去了。

    太阳下山后,温度也开始逐渐的下降,只是地面上依旧蒸腾着热气,到了夜市之后,陆清酒掏出钱包让白月狐敞开了吃。这里的生蚝是特色,路边摊十块钱两个,都非常的新鲜,有蒜蓉有清蒸,还有生食,口味各不相同。

    陆清酒直接给白月狐点了一百块的,一样来了三十几个,然后又去旁边买了两个椰子,插上吸管喝上了。

    白月狐满足的吃着生蚝,陆清酒就在旁边看着他:“你想看看海吗?”

    白月狐道:“海?”

    “嗯,人界的海。”陆清酒说,“和异界的海有些不同。”

    白月狐道:“好。”

    夜市离海边并不远,走个十几分钟就到了,海边这会儿也挺热闹的,这几天天气热了,又没什么雨水,沙滩上到处都是来这里乘凉和游泳的市民。不过白月狐和陆清酒来的时间有些稍晚,大多数人已经回家,只剩下了小部分的人还在沙滩边上。

    夜晚的海,是狰狞的,远处的夕阳即将落入地平线,海水在月球引力的作用下狠狠的拍打在沙滩之上。原本在阳光下呈现出美丽蔚蓝的海水此时却是黑色的,像一只潜伏的野兽,随时想要撕碎靠近的猎物。

    “比你那儿的海黑了好多。”陆清酒缓声道,“白天来会漂亮一些……”

    白月狐扭头看了一眼陆清酒:“你喜欢这里吗?”

    陆清酒道:“喜欢啊。”

    离开水府村后,他在这里长大,自然喜欢这里,可以说这里就是他的第二个故乡,如果不是父母出现了意外,他也不会选择回到水府村寻找真相。

    白月狐沉默了下来,两人耳边只有海浪的哗哗声。

    “回去吧。”陆清酒道,“有点晚了。”

    白月狐点点头。

    两人开始往回走。

    这一路上,陆清酒和白月狐说了些自己小时候的事,有在水府村发生的,也有在这里发生的,他说当年离开水府村的时候自己还很不乐意,因为舍不得姥姥。

    “我知道。”白月狐却开口道,“我知道你走的时候哭了鼻子。”他缓声道,“尹寻还追着你离开的火车跑了好久,想要送给你游戏币。”

    陆清酒:“……你都知道?”

    白月狐点点头。

    陆清酒想了想:“所以其实从我出生开始,你一直就守在我身边?”

    白月狐轻轻的嗯了声。

    陆清酒:“那我为什么没有见过你?”

    白月狐道:“因为你姥姥不想再让你重蹈她的覆辙。”他轻轻的叹息,“她不想你成为守护者。”

    陆清酒哑然。

    的确,当初父母突然去世,陆清酒想要回到水府村陪着姥姥,却被姥姥赶走了,姥姥让他好好的完成学业,等着学业结束,再考虑其他的事。他也想过将姥姥接到学校附近,姥姥依旧没有同意,她说水府是她的根,她不能离开根太久。从小到大,陆清酒没有见过白月狐,也未曾听过他的名字,现在想来,或许是一开始姥姥就不打算让他和白月狐接触,因为和龙族接触的,只有守护者。

    “所以你在水府村快乐吗?”白月狐问。

    “自然快乐。”陆清酒笑了起来,“我不是个喜欢勉强自己的人。”

    白月狐垂了眸。

    两人到达了酒店,陆清酒去洗了个澡,冲掉了身上的汗水和灰尘。他洗完之后,看见白月狐坐在窗边走神,他们定的酒店位置很好,窗外便可以将整个城市的夜景一览无余。无论是美丽的霓虹灯,亦或者是散发着各种光芒的大楼和如水般穿行的车流,都是属于城市的绝美景色。

    “好漂亮。”白月狐的手指触摸到了光滑的玻璃,他没有回头。

    “哪里漂亮了。”陆清酒走到了白月狐的身边。

    白月狐道:“我很少会来城市。”即便来,也不是住在酒店里。

    陆清酒哪里会听不出白月狐语气中的失落,他伸出手,捧起了白月狐的脸,认真的看着他那双漂亮的眼眸:“还没有你的眼睛漂亮。”他低头,吻着白月狐的睫毛,“你知道吗,我最喜欢晚上和你躺在院子里的时候。”

    白月狐轻轻的唔了声,带着些疑惑的味道。

    “因为那时候,你的眼睛里全是星星。”陆清酒说,“好像你就是整个银河。”他拥住了白月狐,“我不会离开你的,我哪里也不会去,这儿不是我喜欢的地方,我只喜欢你,只喜欢有你的水府村。”

    白月狐眼睛一下子便亮了起来,他道:“真的?”

    陆清酒笑道:“自然是真的。”

    白月狐道:“水府村很无聊……”

    陆清酒说:“待久了的地方都很无聊,可如果有喜欢的人,就不会觉得无聊了。”

    白月狐不再说话,两人缠绵在了一起。

    那天晚上,他们很晚才睡,导致第二天陆清酒差点没起来床。

    今天是计划早点去上坟的,陆清酒腰酸背痛的趴在床边说自己要死了。白月狐的手勾着陆清酒耳朵的轮廓,声音温柔,低沉又性感,他说陆清酒我不允许你死,我有个法子一定可以把你救活。

    陆清酒敏锐的感觉到了什么,不顾身体的痛楚连滚带爬的从床上起来了,他要是再被折腾一下,估计今天哪儿都别想去了。

    白月狐被陆清酒这害怕的模样弄的笑了起来,陆清酒怒道:“还好意思笑,我今天要是走不动路了,我就黏在你身上让你背我。”

    白月狐很是无所谓:“你走得动我也愿意背你。”

    陆清酒:“……”算了,不和不要脸的狐狸精计较。

    他瘸着腿去洗了个澡,又和白月狐吃了个酒店的自助早餐才慢慢悠悠的坐上了小货车。万幸的是小货车不用开也不会出事,不然陆清酒今天还真不敢开车。

    墓地在郊区,过去至少需要一个小时,陆清酒差点没在驾驶座上睡着了。白月狐倒是很体贴的一路保持了安静,直到快到墓地时,才轻声把陆清酒叫醒。

    陆清酒打了个哈欠,揉揉眼睛清醒了过来,见小货车已经停进了车位,指使白月狐去买了纸钱香烛还有一束漂亮的黄色菊花。

    走在青石板上,两边都是高大的松柏,这里肃穆的气氛让陆清酒和白月狐脸上都没了笑意,取而代之的是严肃的神情。

    很快便找到了墓碑,一年没有来这里,墓碑上积攒了一些青苔和杂草,陆清酒掏出准备好的湿毛巾一点点将墓碑清理干净。

    白月狐则半蹲在旁边,帮陆清酒把香烛点上了。

    擦好墓碑后,陆清酒一边烧钱纸一边和自己的父母说了会儿话,说自己回来看他们了,自己这段时间过的很好,让他们不要担心自己,在提到白月狐的时候,他非常坦然的说白月狐是自己的男朋友,自己很喜欢他。

    白月狐像个小媳妇儿似得安静的在旁边继续烧纸钱。

    “他可可爱了。”陆清酒说,“我特别喜欢他,爸、妈,在底下要是有什么不习惯的,记得托梦给我啊。”他说到这里,又想起了烛龙似乎是管理阴间的,那是不是说明世界上是有地狱和鬼魂的?

    于是他看向了白月狐,白月狐倒是和他心灵相通,马上明白了他想要问的问题,摇摇头表示阴间是个很宽泛的概念,有阳就有阴,那更像一个和阳相反的世界。而且也不是所有的生物都是有灵魂的,这也得看运气,运气好,会转世,运气不好,下辈子就当牲畜去了。

    陆清酒听完后心情复杂,不是很想接受自己爸妈下辈子可能会变成猪猪被杀了吃肉的情况。

    好在白月狐大概是察觉出了陆清酒此时的心情,又解释说陆清酒的母亲是有二分之一龙族血统的,有这种血统的人即便是死了在阴间也该是畅行无阻,完全不用担心被人欺负。

    陆清酒这才放了心。

    烧完纸钱后,陆清酒说今天中午朱淼淼请吃饭,他想顺便去公司附近的公园里见见老树。白月狐也挺想看一看陆清酒一直提到的那棵算卦很准的树精,两人便开着车,朝着公司的方向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