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 > 都市小说 > 幻想农场 > 104.食梦
    因为朱淼淼的嫌弃, 小货车很是委屈的响了两声喇叭以示抗议。陆清酒见状连忙安慰, 说咱们可爱着呢, 才不和朱淼淼一般见识, 回家就给你吃好吃的果冻糖,小货车这才安静下来。

    知道小货车的真身后, 朱淼淼在上面实在是坐立难安,好不容易到达了吴嚣楼下,几乎是连滚带爬的下车去了。她胆子很大, 可是最怕这些软体的爬行动物, 一想到自己身下是一只巨型的大鼻涕虫, 整个人都不好了。

    吴嚣倒是很冷静, 还问陆清酒这车耗不耗油, 陆清酒表示不但不耗油还能自动驾驶,甚至还可以变成跑车形态,可谓是居家旅行必备良品,吴嚣对此露出了艳羡之色。毕竟一辆好车,可是每个男人的梦想,至于是什么变成的他是一点都不关心。

    朱淼淼站的离小货车老远,连看都不敢再看一眼。

    陆清酒和吴嚣聊着天从车上下来,走向了车库里面的电梯。吴嚣住的地方环境很不错, 是个两百多平的大平层,据说平时家里除了保洁阿姨之外就他一个人, 可谓是很标准的黄金单身汉了。

    电梯到了十二层, 发出一声叮咚轻响, 众人走出电梯,吴嚣掏钥匙小心翼翼的开了门。

    这还是陆清酒第一次到吴嚣家里来,屋内的灯光亮起,他第一眼便注意到了放在沙发上的那一堆小玩意儿。显然,真实的情况比吴嚣说的还要严重一些,他从那个集市上带回来的东西,并不止于他说的那几样,相反,此时沙发上摆放着的那些东西,恐怕都和集市有点关系。

    被陆清酒质询的眼神一看,吴嚣有些不太好意思,干咳一声后解释道:“这不是稀奇古怪的东西太多吗……就没忍住。”

    朱淼淼怪叫一声:“你这是买了多少啊。”她走到沙发边上,随手拿起一个布娃娃模样的玩具,轻轻捏了捏,“这个是什么?”

    吴嚣道:“音乐盒啊。”

    朱淼淼:“音乐盒?”

    吴嚣点点头,从朱淼淼手里接过了娃娃,然后拧了拧娃娃身后的发条,再将娃娃放到了地上,下一刻,可爱的布娃娃便在地上翩翩起舞,它的身体如同人类一般柔软灵动,嘴里唱着优美的歌谣,完全不像是个用布做成的娃娃,倒像是被缩小了的芭蕾舞演员。

    这本该是非常可爱的玩具,但一想到吴嚣是从哪儿带回来的朱淼淼就觉得有些毛骨悚然,她颤声道:“这不会是用人变的吧?”

    吴嚣:“应该不会,我翻了里面了,的确是棉花。”

    朱淼淼还是有些害怕。

    陆清酒坐在沙发上,他刚一坐上去,就感觉自己好像陷入了一团柔软的云朵里,身体上的疲惫全都被缓解了,甚至还浮起了点点慵懒的睡意。

    “清酒?”朱淼淼见陆清酒的表情有点疑惑,“你怎么啦?”

    被朱淼淼这么一叫,陆清酒才恍然:“没……这垫子坐着好舒服啊。”

    吴嚣道:“是的是的,这个垫子可好用了,完美的解决了我腰椎间盘突出的问题,我还想着下次要不要再去买个治疗颈椎的垫子……”

    陆清酒:“这还能治腰椎间盘突出??”

    吴嚣:“那可不。”现在上班族天天坐在电脑面前,腰椎和颈椎都是病症的重灾区,这垫子他买了两个,其中一个放在了公司里,坐上去之后腰部的不适得到了完美的缓解,再也不疼了。

    “不然这个送你吧?”吴嚣很是慷慨,“坐着真的可舒服了。”

    陆清酒赶紧推辞,表示自己完全用不到,自从回到农村后,腰椎和颈椎的问题就得到了良好的缓解,目前没有任何不舒服的情况。就在陆清酒和吴嚣说话的时候,白月狐已经走到了桌子边,拿起了桌上那枚醒目的红苹果。这苹果从外表上看起来非常的诱人,拳头大小,红润的外皮上看不见一点瑕疵,靠近鼻尖,还能嗅到属于苹果的浓郁清香。

    陆清酒在旁边看着,还没来得及开口,便见白月狐咔嚓一口咬了下去。下一刻,苹果上便留下了两排整齐的牙印,黄色的果肉里溢出一点汁水,可以看出这苹果的水分很充足。

    朱淼淼看的直咽口水,小声的问了句:“甜吗?”

    白月狐瞅了她一眼,没说话,把手里的苹果递到了陆清酒的嘴边。陆清酒也咬了一口,随即露出惊艳之色。这苹果的味道很好,酸酸甜甜的带着一股子浓郁的芳香,果肉脆脆的,里面汁水充盈,吃完后整个口腔里都充斥着苹果的清甜味道。

    “好好吃啊。”陆清酒道。

    朱淼淼咽口水咽的更厉害了,但她还没有胆子大到和白月狐抢的地步,于是只能眼巴巴的瞅着。

    “好吃吧!!”吴嚣买来的东西得到了陆清酒的赞扬,心情很是美妙,“你把苹果啃完只剩下一个核,过一天晚上它又长好了!”

    “还能这样?”陆清酒道,“那多买几个岂不是能吃一辈子?”

    吴嚣说:“唉,我就买到了这么一个,第二次去的时候,卖苹果的那个小孩已经没影儿了。”

    接着几人激烈的讨论起来,吴嚣又介绍了许多有着神奇功效的物件,陆清酒听的津津有味,最后晚上快到十二点了,吴嚣打了个哈欠露出困意后,陆清酒才猛然惊觉他们的目的好像弄错了——明明是来帮吴嚣解决问题的,却硬生生的变成了产品安利会。

    “好了好了,先别说这个了。”陆清酒坐在那张柔软至极的垫子上,享受着自己腰椎被按摩的感觉,“月狐,你快帮吴嚣看看他耳朵里有声是怎么回事。”

    吴嚣刚才已经慷慨的将自己的苹果送给了白月狐,白月狐这会儿正津津有味的啃着,听见陆清酒的话后,抬眸看向了吴嚣。

    吴嚣被白月狐一看,立马有些紧张。

    “你睡觉有什么习惯?”白月狐问。

    吴嚣道:“习惯?什么习惯?”

    白月狐道:“就是睡觉一定会带上的东西,无论地点时间。”他说到这里停顿片刻,“你在公司午觉的时候应该没有这声音吧?”

    被白月狐这么一提醒,吴嚣倒像是想起了什么:“是,我睡午觉的时候的确没有这声音!”

    “那你平时睡觉会带上什么?”朱淼淼问。

    吴嚣想了一会儿:“我睡眠质量挺差的,如果一定要说我会带着的东西,那就是眼罩和耳塞了。”

    白月狐道:“给我看看。”

    吴嚣点点头,进卧室拿了他的眼罩和耳塞过来。

    “不过这是我在网上买的,不是在集市里买的。”吴嚣有点忐忑,“有什么问题吗?”

    白月狐拿起眼罩看了看,随手便放下了,接着拿起了耳塞,那耳塞是最普通的防噪耳塞,放在小巧的塑料盒子里,看起来和平常的耳塞别无二致。

    只是白月狐皱起的眉头,却似乎说明了这耳塞似乎有什么不同之处,他打开了塑料小盒,将耳塞从里面拿了出来。

    小小的耳塞被白月狐捏在手里,他转头对着吴嚣道:“去拿一碗水来。”

    吴嚣嗯了声,赶紧冲到厨房用碗接了一碗水,放到了白月狐的面前。白月狐捏着耳塞,轻轻的将其放到了水里。

    吴嚣见状立马紧张起来:“是我耳塞里有什么东西吗?”

    白月狐嗯了声。

    耳塞入水后,因为重量很轻并没有沉下去,而是就这样浮在水面上,众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放入水中的耳塞上,气氛也跟着紧张了起来。大概过了两三分钟,那耳塞上开始出现了一些奇怪的变化,本来淡绿色的表面上渐渐的浮出了一些黑色的小斑点,朱淼淼凑过去仔细一看,惊恐道:“这……这不是虫子吗?”

    白月狐道:“是虫子。”

    这些虫子比芝麻还要小,仔细看有些像小跳蚤,被水逼的从耳塞内部爬了出来,细细密密的附着在了耳塞外面。

    吴嚣看的是毛骨悚然,一想到自己曾经把这样的耳塞放进自己的耳朵里,他就不由自主的伸出手盖住了自己的耳朵,颤声道:“就是这些东西在我的耳朵里面碎碎念??”

    白月狐说:“差不多算是吧。”

    吴嚣登时头晕目眩:“那我的耳朵里岂不是也可能有这些东西……”

    白月狐道:“不,他们不能在人类的身体上存活。”他的目光看向了卧室,“这些小虫应该还有别的源头,你是不是从外面带回了什么东西放在了卧室里。”

    吴嚣道:“……带回来的东西还挺多的。”

    白月狐抬步走进卧室里,在卧室里看了看后,便迅速的发现了目标——吴嚣床上那个纹着翠竹图案的枕头。

    吴嚣顺着白月狐的视线看去,连忙解释说这枕头的确是他从集市里买来的,有段时间他的睡眠质量很差,但是用了这个枕头之后马上就变好了。当时并没有出现什么奇怪的声音,所以吴嚣倒也挺放心的。况且他换了个房间睡觉,还是有声音,所以他并没有怀疑到枕头的身上。

    白月狐把枕头拿了起来,撕开了外面的布料后露出了里面的棉花,然后将手伸进棉花里面,大坨大坨的往外掏。

    棉花落在了地上后,其他三人很快就注意到棉花里面似乎藏了一些别的东西,陆清酒弯下腰,却是在棉花里面发现了一种乳白色的细小颗粒,他用手将小颗粒捡了起来:“这是什么……”

    白月狐冷静道:“虫卵。”

    三人的表情都变了,陆清酒赶紧把手里的虫卵扔到了地上。

    “没事,这虫卵正常情况下是不会孵化出来的。”白月狐说。

    吴嚣已经被吓的意识模糊了,他不敢去想象,自己睡觉的时候到底有多少的虫子从枕头里面孵化出来,顺着自己的耳道爬进了自己的耳朵,每天晚上在自己的耳朵里发出奇怪的声音。

    朱淼淼这个怕虫子的姑娘脸上没比吴嚣好看到哪儿去,说话的声音都是扭曲的:“那、那这些虫子要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才会孵化啊?”

    白月狐淡定的抓起了一枚卵,仔细观察后,说了句话:“它们好像是以梦境为食。”

    这和捕梦网倒是有异曲同工之妙,不过捕梦网捕捉的是噩梦,这些虫子可不会分什么美梦噩梦,统统吃了个一干二净,没有梦境,睡眠质量的确变好了许多,只是随着吞噬的梦境越来越多,虫子也开始孵化出来。但因为虫子不能寄生在人的耳道里,所以老树也没能发现吴嚣身上的异常情况,导致吴嚣在噪音污染中硬生生的扛了一个多月。

    相比看起来已经快要崩溃的吴嚣和朱淼淼而言,陆清酒算是最淡定的一个了,还有心情问问白月狐这些虫子爬到吴嚣的耳朵里是想要做什么,为什么会不停的发出声音。

    白月狐思量片刻,看向吴嚣:“你想知道吗”

    吴嚣颤声道:“说吧……”此时情况已经足够糟糕,他不信还有什么接受不了的。

    白月狐道:“他们在你的耳道里面□□。”

    吴嚣:“……”

    白月狐的语气很平静,只是说出的话语却让吴嚣差点没晕过去:“声音就是雄性吸引雌性的一个方法,耳道的温度虽然不适合他们长期生存,但是却是产卵孵化的好地方,只要□□成功,你的耳道里面就会孵化出密密麻麻的卵……”

    “哥,大哥,求求你别说了。”吴嚣第一次发现自己对虫子是如此的恐惧,一想到白月狐描述的场景,他整个人都头皮发麻,手臂上直接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我真不行了。”

    朱淼淼已经堵上了自己的耳朵。

    “要怎么才能把这些东西清理出来啊?”吴嚣要疯了,“我现在觉得自己脑子里发痒……”

    以前曾经听说过蟑螂不小心爬到人耳道里面的事,当时还觉得是在开玩笑,现在终于落在了自己的身上,吴嚣简直恨不得冲到厕所里把自己的脑袋放在盆子里好好洗一洗。

    白月狐说:“没事,他们应该还没有产卵成功,你现在耳朵里还是干净的。”

    吴嚣道:“哥,可是你没看我的耳朵啊。”

    白月狐瞅了他一眼:“不是很想看。”

    吴嚣:“……”

    陆清酒在旁边干咳一声压制住了自己唇边的笑意。

    然后白月狐简单的告诉了吴嚣清理掉这些虫子的法子,其实也挺简单的,一把火烧了就行了,不过白月狐对卖给吴嚣这枕头的人很感兴趣,细细的询问了起来。吴嚣这会儿哪还敢隐瞒,一五一十的把自己买枕头的事给说了。

    枕头是在集市上买的,价格也不算便宜,卖他枕头的是个漂亮的女人,那女人一眼就看出了他的睡眠质量不好,极力向他推荐了这种枕头。当时吴嚣半信半疑之下,将枕头买回了家,却没想到效果很好,但之后他就再也没有见过女人的踪迹。这对于人流繁杂的集市而言,是正常的事,吴嚣并未多想,也就把这事抛在了脑后。

    “那女人长什么样子?”白月狐问。

    “挺漂亮的。”吴嚣道,“不过也没什么特征,一定要说的话……她的背上背着一把非常漂亮的琴。”

    白月狐神色微微有些凝重,他道:“集市什么时候开始?”

    吴嚣说:“每个月的二十五号,大概也就是下周二吧。”

    白月狐道:“到时候你带我们过去一趟。”

    吴嚣没想到白月狐居然对集市感兴趣,他也没敢多问什么,点头连忙同意了,还热情的将那颗苹果送给了白月狐,请求白月狐帮他看看这家里还有什么东西不能使用,他都给扔出去。

    白月狐道:“这些东西是不能随便同人类买卖的,集市你最好不要再去,很容易出现意外。”

    吴嚣乖乖说好。

    陆清酒道:“那吴嚣耳道里确定是没有东西了吧?”

    白月狐摇摇头,示意的确没有,结果吴嚣的心还没放下,他就来了句,就算有一点也没关系,反正孵化之后那些虫都不能在他的身体里存活,他如果再听见声音,只要把床上用品换一遍就没什么问题了。

    吴嚣听的差点哭出来,他可不想自己的耳道成为孵化场。

    和吴嚣约定好时间后,三人便离开了,陆清酒本来想送朱淼淼回家的,谁知道朱淼淼却坚持要打车。

    “不行,我不能再坐鼻涕虫车了,我会死的。”朱淼淼指着自己手臂上的鸡皮疙瘩哭诉。

    小货车就在她旁边,听了她的话语后喇叭没什么精神的叭叭了两声,两个圆圆的大灯也黯淡了下来。

    朱淼淼道:“它这是怎么啦?”

    陆清酒说:“它这是被你伤心了。”

    朱淼淼:“……”

    “你想想,多少次,都是它把你从火车站接到了家里,还给你运送了那么多的东西,它那么任劳任怨,从来没有喊过一声苦一声累。”陆清酒痛心疾首的为自家可爱的小货车平反,“即便是你这么嫌弃它,它也想送你安全的回到家里。”多愁善感的朱淼淼被陆清酒的话搞的眼神里闪起了泪花,竟是感觉自己真的很是个无情的人渣。

    陆清酒拍了拍小货车的车灯,继续道:“它如果有眼睛,此时已经是流下了悲伤的泪水,不过没关系,我想它也会理解你不喜欢软体动物的心情,来,让我帮你叫个出租车吧。”

    “不用了。”朱淼淼终于受不了那悲情无比的气氛,抱着小货车的后视镜哭了起来,“对不起小货车,我不该嫌弃你的,即便你是鼻涕虫,可你也是只好鼻涕虫啊!我为什么这么浅薄呢,居然因为这么一点小问题就嫌弃你!”

    陆清酒在旁边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白月狐看了陆清酒一眼,他以前倒是没发现陆清酒有点自然黑的感觉。

    “还要出租车吗?”陆清酒问。

    “不要了。”朱淼淼擦干净了泪水,自己主动的爬到了小货车的副驾驶上,“我再也不嫌弃小货车了。”

    陆清酒道:“好,咱们回家吧。”

    嘟嘟嘟,小货车又响起了欢快的喇叭声,三人一路向前,把朱淼淼送回了家。朱淼淼到家后,还从家里拿了小货车最喜欢的果冻糖,进行投食活动,极大的增加了一人一车的感情,陆清酒在旁边看着,表情慈祥的像一个看见子女吵架的老父亲。

    送走了朱淼淼后,陆清酒和白月狐也打算回酒店了。

    “为什么一定要朱淼淼喜欢小货车?”白月狐在副驾驶上问了句。

    “因为……”陆清酒握着方向盘,“因为可以省下不少出租车费?”

    白月狐:“……”

    陆清酒道:“从吴嚣家里到朱淼淼家里至少得打个二十多块钱呢。”他开始认真的算起来账单,“而且如果她害怕小货车的话以后去咱们家也得打车,那可就贵了,得几百块……”他说完扭头看了眼白月狐,“可以买几十串冰糖葫芦了。”

    白月狐瞬间息声,不再在这件事上纠结,甚至觉得陆清酒做出了一个极对的决定。

    小货车叭叭两声,也在赞同陆清酒的话。

    “下周二去集市,那还得给尹寻打个招呼。”陆清酒说,“告诉他咱们得推迟两天。”

    白月狐嗯了一声。

    在家里的尹寻很快就接到了陆清酒的电话,在得知陆清酒回来的时间推迟之后,发出了悲伤的哭泣,说丸子已经吃的差不多了,陆清酒再不回来,他就得吃泡面了。陆清酒连忙安慰他说冰箱里还有不少饺子包子之类速冻食物,让尹寻再坚持着凑合两天,他们这边还有点事情没有办完,等回来了,给尹寻带点礼物作为补偿。

    尹寻虽然很悲伤,但也只能应下,陆清酒说:“周二去集市时候咱们也顺便买点东西吧?感觉那儿的东西挺有意思的。”

    白月狐点点头表示同意。

    又在市里面过了几天,这几天陆清酒带着白月狐把周围有名的饭店全给吃了一遍,好吃的不好吃的,通通都给白月狐尝了尝,也算是给白月狐增加了生活阅历,让他不至于太过容易被别人拐走了。

    到了周二那天,陆清酒早早的起了床,和白月狐开着货车去接了吴嚣和朱淼淼。

    本来这事儿不打算带着朱淼淼的,但朱淼淼闹着非要去见世面,无奈之下,只能将她也带上了。

    几人上了车,在吴嚣的指引下,很快开离了市区,到达了荒凉的郊外,如果不是吴嚣很熟悉路线,恐怕谁也不会想到,这么偏僻的地方,居然真的会有人山人海的集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