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 > 都市小说 > 幻想农场 > 114.天地
    山顶上的天空依旧是黑的, 四周萦绕着浓郁的雾气。嶙峋的黑色山石上,看不见任何植物的踪迹, 这里的环境好似和山下全然不同,充满了肃杀的味道。陆清酒手里的火把已经灭了,只能再次打开了手电筒,摸索着前进。周围实在是太黑, 再加上那浓郁的雾气, 他手里的电筒, 简直如同萤火之光, 向前的速度被迫慢了下来。

    不过陆清酒却已隐隐约约的听到了一些奇怪的声音从远处传来,那声音好似巨兽嘶吼的咆哮,穿透了浓浓的雾气,陆清酒顺着声音不断探寻。陆清酒记得这山顶周围,全是陡峭的悬崖, 所以每一步都走的格外小心,但即便是如此,当他到达了山顶的边缘时,还是差一点一脚踩下去, 万幸反应足够及时, 直接坐在了地面上不至于让身体从崖边滑落。

    陆清酒额头上冒出冷汗,赶紧离山崖边缘稍微远了一些。他记得自己曾经在这里见过一些奇景,但现在雾气太浓了, 什么都看不见。陆清酒又听到了一声龙吟, 他心里浮起了浓郁的不安, 想要看清楚浓雾之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就在陆清酒这么想的时候,他的耳边却传来了一声瓷器碎裂般清脆的响声,这响声非常的大,似乎是从他头顶的部位传来的,陆清酒不由自主的抬起头,看向暗色的天空,随即愕然发现,他头顶上黑漆漆的天空,出现了龟裂——好似被什么东西撞破了。

    有金色的光芒从天空白的那一头射出,光线穿破了天空的阻拦,一缕缕洒向地面,在地面上呈现出斑驳的光斑。

    这金色的光芒逐渐驱散了雾气,周围的景象开始变得清晰起来。陆清酒终于看到了白月狐,和几只正在和白月狐缠斗在一起的龙族。这些龙族足足有七八条,其中大多都是红色的烛龙,白月狐和他们在远处追逐撕咬,速度快的陆清酒只能勉强看清楚他们的踪迹。

    陆清酒心里有些担心,满脑子都在担忧白月狐受伤,他注意到龙族们缠斗的地方,是在之前看到的一座孤峰之上,那孤峰外壁光滑如镜,直插云霄,好像将天地之间支撑起来。陆清酒想起了自己之前到这里时,曾经见到过一只黑龙在围绕孤峰游曳,难道那就是白月狐的真身?

    在几条烛龙的围攻下,白月狐并不显露下风,陆清酒心下稍安,在心中不断的祈愿白月狐能打过他们。但很快,陆清酒就发现了异样,这些烛龙似乎并不是冲着白月狐去的,他们目的在白月狐身后的那座孤峰上。

    烛龙们飞在半空中,盘旋观望,找准时机,便朝着孤峰冲了上去,以极快的速度,重重的撞在孤峰上。他们的巨大的体积,在孤峰的峭壁上留下一个又一个的裂痕,而他们身上的鳞片也随之崩裂,陆清酒甚至还看到一条把自己的龙角都撞断掉的烛龙。

    而白月狐还在被另外几条烛龙骚扰,他显然想要去阻止这些烛龙的举动,可缠住他的那几条烛龙却好似根本不要性命似得,用自己的身体硬生生的堵住了白月狐,对身上的伤势根本不管不顾。

    “砰!!”又是一声巨响,陆清酒眼睁睁的看着一条烛龙竟是撞死在了孤峰之上,它原本优美的身体,变得扭曲了起来,鲜红的血液在黑色的石壁上绽成了一朵美丽的花。接着便开始缓慢的滑落,直直的掉落到看不见尽头的深渊之中。

    “砰!!!”对于烛龙的自杀式袭击,白月狐好不容易处理掉了自己周围的几只烛龙,可就在这时天空中却落下了大片大片冰蓝色的雪花,这些雪花似乎是从缝隙的那头飘过来的,只落在孤峰周围,陆清酒清楚的看到,那些雪花在接触到了龙鳞后,会迅速的将那一片龙鳞冻结成冰蓝色,而白月狐原本矫健的身姿因此变得有些迟缓,眼见又一条烛龙打算撞击孤峰,白月狐咬咬牙,飞向前去,硬生生的用自己的身体,抗下了烛龙的攻势。

    烛龙拼尽全力的一击,就这样撞在了白月狐的身上,他被烛龙撞出了一个怪异的弧度,龙爪也扭曲成了不正常的模样,显然是骨折了。陆清酒看的心疼极了,他当真看不得自己平日里哄着宠着的黑龙,遭受这样的事。可是他能做什么呢,他体内的四分之一龙族血统,根本什么都做不了,他只是一个无能的凡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爱人,被那些怪物杀死。

    白月狐又是一声咆哮,咬住了撞击他的烛龙的颈项,随后用力一摔,将那烛龙直接甩到了深渊之下。可虽然又杀掉了一条烛龙,也不过是杯水车薪罢了,周围的烛龙再次发起了攻击,白月狐拦了几次,便显出了力竭之势。若是在平日里,给他一些时间,他或许可以打过这些烛龙,但眼前的烛龙们,却没有一条抱着活下去的想法,他们眼中根本看不到白月狐,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面前黑色的孤峰上,好似只要将孤峰撞断,便是他们的胜利。

    陆清酒起初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直到他注意到,每当烛龙将孤峰损坏一点,天上的裂缝,就变得大了一点。

    黑色天空上的龟裂越来越明显,金色的光芒将黑暗的世界照亮,只是这光芒并不让人感到温暖,反而给陆清酒带来了一种白森森的寒冷,他借着这光,看到了白月狐身上狰狞的伤口,为了阻挡烛龙,他身体一侧的鳞片已经变得血肉模糊,伤口深可见骨,原本修长矫健的身体,也变得扭曲,好似被撞到了脊骨的位置。可即便如此,白月狐也没有要退缩的意思,他的眼神之中燃烧着浓浓的战意,保护着自己身后不可侵犯之地,即便身死道消,也不肯后退一步。

    不知不觉中,陆清酒的眼睛湿了,他痴痴的看着白月狐,用尽所有的力气死死的搂着自己怀中的木盒。他想起了玄玉的话,如果他是那个可以结束一切的人,他希望马上去做,无论需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又是一次猛烈的撞击,白月狐似乎终于快要撑不住了,他的身体因为惯性,重重的砸到了孤峰上,随后开始缓慢的下滑。

    “白月狐……白月狐……不,敖月,敖月!”陆清酒颤抖着叫着白月狐的名字,他眼睁睁的看着白月狐的身体不断下坠,不住的呼唤着恋人。白月狐原本垂着脑袋,他那一双毛茸茸的耳朵却突然动弹了一下,好似听到了什么声音,缓缓抬头,朝着陆清酒的方向看了一眼。因为他们之间的距离很远,陆清酒也不确定是不是自己出现了幻觉,但是他能看到,白月狐勉强控制住了自己的身体,停住了下坠,顺着孤峰的岩壁狼狈的往上攀爬。

    周围还有两条烛龙,白月狐却已经完全没有力气阻挡了,他试图用自己的身体作为缓冲,让烛龙撞击在自己的身上,可烛龙却已经看出了他的意图,硬生生的拐了一个弯。

    “砰!”如同催命符般的声音,烛龙的龙角在接触到孤峰的岩壁后,碎裂成了几块,同样一起碎裂的,还有它原本坚实的身体,它的龙鳞碎裂,身体弯曲,白色的脑浆和红色的血液撒在了半空中,就这么没了性命。但他的死亡并不是无谓的,陆清酒清楚听到了山石崩塌的声音,他眼睁睁的看着白月狐护着的孤峰开始分崩离析,大块大块的黑石从山峰上坠落,孤峰也变得摇摇欲坠起来。

    “让开吧,白月狐。”天空上,浮起了一个冰蓝色的身影,带着冰雪般的冷意,他说,“你的牺牲是没有意义的。”

    白月狐没有回答,只是发出了一声愤怒的咆哮。

    “让开。”说话的人是个陆清酒没有见过的男人,只是他冰蓝色的长发以及和玄玉有几分相似的模样,却让陆清酒明白了他的身份——这是融合之后的冬神,显然被污染的灵魂占了主导地位,之前陆清酒见过的玄玉彻底消失了。

    白月狐恨恨的瞪着冬神,他的声音嘶哑,带着愤怒:“滚!”

    冬神神情冷漠,他说:“祝融已经死了,谁都帮不了你。”

    “不是因为你,祝融怎么会死。”白月狐说,“我不会听你的废话,不会让你们进来,滚吧!”又是一声龙啸,孤峰上的山石簌簌落下。他用自己的身体,挡在了孤峰的裂痕之前,不肯后退一步。

    冬神冷冷道:“那便如你的愿吧。”他说完这话,天空中飘落的雪花更多了,白月狐的身体也被冻结的更加厉害,而最让人绝望的,是天上射出金色光芒的裂缝里,出现了许多只红色的眼睛。

    这些眼睛贪婪的窥探着人界的一切,即便是隔着裂缝,陆清酒也能从他们的眼神里,察觉出暴虐和杀戮的气息。

    接着便开始有烛龙尝试破开裂缝,它先是伸出了一只爪子,接着是头颅,身躯,但就在它试图挤出来的时候,看起来已经奄奄一息的白月狐却返身飞到了天空中,趁着烛龙还没有过来,便是狠狠一口,硬生生的将烛龙的脑袋咬掉了。

    “嗷!!!”烛龙受痛,发出一声惨叫后便断了气息,白月狐粗重的喘息着,看得出他已经筋疲力竭,无力再维持下去。

    冬神并不介意,手挥了一下,裂缝那头的烛龙便开始继续往里面挤。

    这次直接来了两只,白月狐怒道:“你做梦!”

    冬神却淡淡的笑了起来,他说:“你是不是忘了什么?”

    白月狐一愣。

    冬神道:“还有一条呢。”他话语落下,身边便出现了一个火红的身影,那身影分明就是刚才给陆清酒递来火把的姥爷,姥爷一头红发,显然是处于被污染的状态,陆清酒和白月狐都没反应过来,便看到他身型一闪,变回了龙形,朝着原本就摇摇欲坠的孤峰,狠狠的撞了过去。

    “姥爷!!!”陆清酒发出惊恐的叫声,但一切都已经太晚了。

    敖闰这一撞,已然是拼尽了全力,他虽然已经没有了龙角,可是庞大的龙身和巨大的力度,瞬间就将已经破裂的孤峰撞的破碎不堪。

    一声巨响后,眼前的孤峰开始缓缓的倾斜,发出了震天撼地的响声,上面的山石不断掉落,坠落入无尽的深渊之中。和孤峰一起坠落的,还有带着满足笑意的熬闰,他像是完成了一个心愿似得,追着乱石,一起掉落进了看不见底的云海之中。

    随着孤峰的断裂,陆清酒面前的金色裂缝也开始扩大,原本只能容纳一条烛龙通行的裂缝,变成了他们随意通行的通道,即便是白月狐想要阻止,也是有心无力。红色的烛龙们,像是一道道火焰,朝着人界不断的冲了过来,而他们却好像对白月狐没什么兴趣似得,并未攻击他,而是开始围绕着冬神游曳,仿若翩翩起舞的蝶。

    黑暗的天空,开始一块块的龟裂,金色的光芒从裂缝不断延展,最终蔓延到了整个天空中,陆清酒的头顶,仿佛变成了一块脆弱的瓷器,黑色的夜,一点点的被金色的光芒侵占。

    陆清酒看向白月狐,白月狐也看向了陆清酒,两人四目相对,都在对方的眼神之中看到了温柔的味道。白月狐开始朝着陆清酒飞了过来,他浑身狼狈不堪,却还是想要用尽最后的力气,和陆清酒见上一面。

    陆清酒也露出期待之色,但就在白月狐缓缓靠近陆清酒的时候,天空中掉下的碎片却重重的砸在了他的身上,这种东西平日里的白月狐一个甩身就能躲开,但今天的他,却没有了这个力气,于是在陆清酒一声惨叫中,他眼睁睁的看着白月狐被砸到了,这碎片似乎极重,白月狐被砸到后发出了一声低吟,便直接失去了意识,直直的落下了深渊。

    陆清酒就这样和他失之交臂。

    “不,不,不——”陆清酒惨叫了起来,他跪在悬崖的边缘,朝着白月狐伸出手,想要用手抓住他心爱的黑龙,可一切都只是徒劳,白月狐就这样消失在了他的眼前,消失在被云海笼罩的深渊里。

    “月狐,白月狐——”陆清酒凄厉的叫着白月狐的名字,却已没有回答。

    冰蓝色的雪花开始从孤峰上面朝着周围蔓延,落在陆清酒的头上和肩上,但他并未感到寒冷,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面前深不见底的深渊里。

    天空中的裂缝,已经完全蔓延到了目光所及之处,裂缝之后,有无数双五彩斑斓的眼眸在窥探着这个世界,这些眼眸之中有贪婪,有残暴,还有好奇和疑惑,那是一个世界对另一个世界的好奇,并且它们开始试图将自己的身体从裂缝中挤出,将裂缝变得更大。

    两界要融合了吗?

    陆清酒呆呆的想着,白月狐还是失败了?那他呢,他该怎么办?难道他只能坐在这里,像无助的羔羊那般等待着一切发生?

    不,他一定能做点什么。

    陆清酒正在这么想着,忽的感觉自己怀中抱着的木盒,出现了一种玄妙的变化,他低头一看,才发现木盒上的文字锁处,竟是浮现出了一层淡淡的红色薄雾。陆清酒马上想起了白月狐曾经说过,这木盒的文字锁是特别的,必须要在特定的时间输入特定的文字才能够打开,比如只有在陆清酒生日的当天,文字锁上才会出现陆清酒三个字的选项,而现在,这文字锁似乎暗藏玄机。

    “答案,答案是什么……”陆清酒翻动文字锁,却一无所获,此时的文字锁备选答案太多了,他甚至翻了五十多个都没有翻到底,天空马上就要崩塌,他根本没有时间一个个去猜答案了。

    “冷静一点,冷静一点。”陆清酒不断的在心中安慰自己,他开始努力回想所有的信息,想要从中找出文字锁的答案来,文字锁只能三个字的,所有答案也是三个字,那么到底是什么呢?

    “白月狐?陆清酒?不对不对……”陆清酒想起了玄玉之前特意找到自己,他说过一句话,“已经有人把答案给你了,你是唯一一个可以拯救这一切的人。”

    陆清酒想,什么叫做已经有人给过他答案了,答案是什么呢,他实在是急的厉害,为了让自己冷静,硬生生的将自己的指甲啃掉了一半,他看向即将碎裂的天空,又看向深不见底的深渊,忽的想到了什么。

    陆清酒想到了,大树曾经给他算过的卦象。

    “山穷之地固有水尽时,柳暗之村难留花明日,不入水中,周全难免,山水难复。”一字一顿的将曾经完全不明白的卦象读了出来,当陆清酒念到后三句的时候,浑身忽的哆嗦了一下,再次重复,“不入水中,周全难免,山水难复——”大树曾经说过,如果说前两句是陆清酒的处境,那后三句,就是破解之法。

    “不入水中,周全难免,山水难复。”陆清酒念着念着,却忽的笑了,他此时终于明白了玄玉话语中的含义,的确已经有人讲答案告诉了他,还告诉的如此明显,只是他自己,没有明白。

    “不——周——山。”缓缓的将这三个字输入了文字锁,陆清酒浑身紧绷,接着,便听到了一声悦耳的轻响。

    “吧嗒。”文字锁开了。

    陆清酒看到了里面的东西,那是一片白色的碎片,散发着温润的光芒,他伸手将那碎片拿了起来,感觉这光芒缓慢的蔓延到了自己的全身。

    和头顶上射下的刺目的金色光芒不同,他身上的光芒,充满了包容和温和的气息,仿佛悲天悯人的神佛。

    陆清酒也被这种气息感染,感到自己的身体变得越来越轻,好似脱离了肉体的束缚。

    而远处原本正在静待成果的冬神,却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他在看清楚了陆清酒身上的变化后,脸色大变,道:“把他给我拦下来!”

    身侧的烛龙闻声而动,铺天盖地的朝着陆清酒冲了过来,只是他们还没靠近陆清酒身边,便已经被白色的光罩拦下,这罩子并不坚硬,反而十分柔软,烛龙陷在其中,却好似陷入了泥潭里,根本动弹不得,而烛龙们,自然也没能成功阻止陆清酒。

    冬神本来一直很淡然的表情开始崩塌,他试图拦住陆清酒,可却根本不能近身,直到此时,面对真正强大的力量,他才意识到,自己和上古神明的差距。不过是一片碎片而已,他就连靠近都做不到。

    白色的光芒开始缓缓的上升,朝着天空的方向飞去,陆清酒被包裹其中,看着自己离地面越来越遥远。虽然周围围绕着愤怒的烛龙,但他的心情却格外平静,好似一汪沉沉的湖,连风也无法吹起波澜。

    他不知道要去哪儿,但却知道自己要去的,是自己该去的地方,这是一种难以言说的玄妙感觉,陆清酒第一次品尝到灵魂如此平静的感觉。他在上升,不断的上升,直到到达天穹的顶端,和云彩比肩。

    当到达了天空的极点时,陆清酒身上的光芒开始朝着周围蔓延,所到之处,金光皆被白色的光芒覆盖,天空再次恢复了纯粹的黑。而企图从金光之后冲到人类世界的非人类们,在接触白光后,身形都开始渐渐的消散,化作了这个世界的一抹尘埃。

    陆清酒看到了连绵不绝的山川,看到了一望无际的海洋,翠绿的春,火红的夏,金色的秋,莹白的冬,他感到自己的身体出现了奇妙的变化,所有的杂念都消失了,所有的意识好像和世界都融合在了一起,他不再感到痛苦,也不会再悲伤。

    就这样结束了吗?陆清酒茫然的想着,他已经感觉不到自己的身体了,仿佛此时只有自己的灵魂还存在,而肉体已经成为了沉重的束缚。

    在天地面前,一切的欲念都变得那样的渺小,陆清酒听到有人在呼唤自己,他闭上了眼睛,就在即将完全沉浸在这种祥和的气氛中时,内心深处,却忽的冒出了一个名字……白月狐。

    白月狐?陆清酒想起了自己心爱的假狐狸精,他的心中猛地一疼,不由自主的落下了一滴泪,但很快,这种痛苦便被平和的情绪抚平,他闭上眼睛,陷入了永久的安眠。

    接下来的事,陆清酒便什么都不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