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 > 都市小说 > 幻想农场 > 119.番外(二)白月狐
    陆清酒的母亲也是在三月出生的。

    那时正值盛春, 万物复苏,连空气中都弥漫着生机的气息。老宅里先传出的是女人痛苦的呻/吟, 接着便是孩提的嚎啕大哭。

    白月狐站在门外面安静的等着,来接生的产婆以为他是孩子的丈夫,喜气洋洋的从门里走出来, 对着白月狐招了招手,道了句:“先生好运气!是个漂亮的丫头!快来看看吧!”

    白月狐闻言稍作犹豫,还是走了进去, 看到了产婆怀里抱着的小团子。刚出生的人类幼儿并不可爱,整张脸都红彤彤皱巴巴的,简直像是刚出生的小猴子, 白月狐蹙起眉头,伸出一根手指轻轻的戳了一下小团子的脸颊, 随后像是被烫到似得赶紧收了回来。

    “要抱一抱吗?”产婆见惯了父亲们手足无措的模样,对于白月狐的这种反应,倒是没觉得奇怪, 她问着话,却是将手里的小娃娃递给了白月狐, 白月狐正想拒绝, 却听见产婆出声催促, 说孩子的妈还没有处理好, 让白月狐先帮着抱着小团子。

    白月狐闻言, 只能无奈的接了过来。这一接, 他整个人的身体就僵住了, 他从来没有想过人类的幼崽会这么的柔软,简直像是一滩随时可能化掉的水似得,他根本不敢用力,甚至害怕自己一动,就会伤到这个小东西。

    白月狐的眼睛微微瞪大,看着渐渐安静下来的团子,心想着,这就是人类的幼崽吗,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呢……

    那边产婆处理好了芳如慧,整理好了床铺,帮她盖上了被子后,白月狐才抱着小团子到了芳如慧的身边,注意到了芳如慧眼神中的渴望。

    “这……这是你的孩子。”白月狐把小娃娃递给了芳如慧,芳如慧接了过来,满目慈爱,她道。“谢谢你。”

    “不用。”白月狐后退了一步。

    芳如慧道:“她的父亲……”她话说了一半,便将剩下的话语咽回去了,没有再提。

    白月狐知晓芳如慧心中所想,但事实上,他却明白,这件事,还是不要让敖闰知道的好。

    龙族和人族很难血脉相通,特别是在人类是女性的情况下,因为龙族的血脉太过霸道,人类想要怀上龙族的孩子,并不是件容易的事。这对于他们的身体而言是很沉重的负担,好在芳如慧是女娲后人,所以虽然虚弱了一些,但到底没有出现什么太大的意外。

    而此时孩子顺利出生,倒也算是一桩好事。

    白月狐站的远远的,并不敢靠的太近。他来到水府村的时间还很短,和芳如慧的关系,并不算太亲密,他也知道之前发生了什么,所以此时见到这个小团子,心里却是复杂的。

    芳如慧作为母亲,却已经接受了孩子的存在,她的眼神里,是白月狐从未见过的温柔和坚强,似乎已经做下了某种决定。白月狐转身出了门,站在门口看着院子里繁茂的树木,觉得人类真是一种神奇的动物,明明身体那样的孱弱不堪一击,可是精神却比许多非人类还要坚韧。

    之后的一段日子,白月狐都没有太融入这个家庭。

    大约是因为敖闰的事,芳如慧对待龙族也有些间隙。她没能像之前那样掏心窝子的对龙族好,和白月狐的相处,也是格外的客套。白月狐倒是挺无所谓的,他本来就没有和人类相处过,自然也不知道正常的相处模式是什么样,他见芳如慧似乎不太愿意让他靠近,他便只会在芳如慧需要的时候搭上一把手,处理掉家中的重活,其他时候,很少会参与进芳如慧和她女儿的互动。

    小团子一点点的长大,成了亭亭玉立的姑娘,差不多到了开始懂事的时候,芳如慧找白月狐谈了一次。

    这次谈话的大意,便是希望白月狐不要出现在芳如慧女儿的面前,芳如慧已经打算等到女儿再大一点,就把她送出水府村,让她和亲戚生活在一起,彻底脱离这里的生活。

    一般情况下,守护者是不能离开水府村的,只是面对芳如慧如此坚定的表情,白月狐没有说出反对的话,而是点头表示了同意,此后,他再也没有出现在小孩面前。

    面对白月狐的理解和包容,芳如慧心里似乎有些愧疚,她知道自己是将对敖闰的怨气波及到了白月狐的身上,可是一想到自己刚怀孕,敖闰便消失了,还有她生产那一天,敖闰后来突如其来的攻击,她就无法抑制内心的悲伤和愤怒。当然,那时候的芳如慧,并不能完全理解什么叫做污染,也不能明白,熬闰用了多大的自制力,才没有再出现在她的眼前。

    事实上在孩子出生的那一天,白月狐最开始见到敖闰时,敖闰还是正常的模样,敖闰一开始有刻意的在隐藏自己,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就像受到了什么刺激,突然爆发,竟然开始攻击老宅,幸好四季神都在周围,及时拦下了他,不然恐怕会酿成惨剧。

    而白月狐守在芳如慧身边,默然无语,看芳如慧的模样……似乎非常的难过。

    除了不能出现在芳如慧孩子的面前之外,白月狐倒是觉得水府村是个不错的地方,他白天在山上睡觉,大约到了傍晚的时候,芳如慧就会给他送饭过来。

    饭的内容有时候很丰富,有时候很简单,总之全看白天他们吃了什么。

    “等到孩子送出去了,你就回来住吧。”芳如慧有一天对白月狐这么说,“这些年来,辛苦你啦。”

    白月狐摇摇头,示意没有关系。

    芳如慧却是叹了口气,她道了声抱歉,说自己不该把熬闰的事算在白月狐的身上,毕竟白月狐只是一个无辜的新房客。白月狐不是很能理解芳如慧的这种愧疚,他并没有觉得自己受到了多么过分的对待,毕竟芳如慧,其实是他接触的第一个人类。后来芳如慧就如她所说的那般,将自己的女儿送出了水府村,并且告诫她不准再回来。白月狐也终于能从山上下来,住进了屋子里。

    两个人的生活略微有些枯燥,芳如慧很少和白月狐交流,她陷入了一种略微有些自闭的状态里。种田,养鸡,却不怎么说话。

    对于人类没什么了解的白月狐并不知道他和芳如慧的相处有什么问题,他只是觉得芳如慧身上的生气并不浓郁,似乎不太想活了的样子。

    “你不高兴吗?”白月狐问她。

    “高兴?”芳如慧说,“我为什么要高兴呢。”

    白月狐道:“食物不能让你高兴?”

    芳如慧笑道:“也可以吧,只是……没有那么高兴。”她其实也很想像对待敖闰那样一视同仁的对待白月狐,只是一遭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无论怎么努力,她都没办法做到。无奈之下,内心反而对白月狐充满了愧疚。白月狐和敖闰几乎是全然不同的性子了,他对人界一无所知,既不会做法,也不喜欢说话,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坐在院子里闭着眼睛休憩,看起来十分的慵懒。

    而敖闰,却是十分热爱生活的,甚至厨艺比自己还要好。

    芳如慧没有明白,为什么都是龙,却差别那么大。

    白月狐和芳如慧,过了很长一段死气沉沉的生活,两人之间的距离,完全没有要拉近的意思。白月狐也没觉得这样有多糟糕,毕竟他从未见过所谓的好。没有了对比,他倒也不觉得难过了。

    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到了陆清酒的降生。

    陆清酒是在水府村外出生的,本来芳如慧完全没有打算将他带回水府村教养,但或许是因为身体里有守护者的血脉,所以陆清酒出生后很长一段时间里,身体状况都非常的不好,很容易生病,体质非常孱弱。因为这事儿,芳如慧和她的女儿被搞的焦头烂额,白月狐想了想,却是对芳如慧道了句:“我觉得你最好把他接回来养。”

    “为什么?”芳如慧疑惑。

    “因为这是他的职责,或许是水府村在召唤他。”白月狐道,“当然,等到他大了,也可以把他重新送出去……”

    芳如慧想了想,还是不太愿意,但陆清酒的身体状况却是每况愈下,无奈之下,她只好尝试了白月狐的说法,将陆清酒接回了水府村。却没想到白月狐说的是真的,回到水府村后,陆清酒的身体状况就开始好转,变得充满生气。

    而芳如慧也只能想着先将陆清酒养一段时间,再将他送出去。

    和自己文静的母亲不一样,小时候的陆清酒却是十分的活泼,对什么都很好奇。

    抓周的时候,芳如慧给陆清酒准备了一桌子的东西,白月狐也来了兴趣,将自己变回原型,趴在陆清酒身边,眼巴巴的看着小娃娃。昨天芳如慧给他解释了抓周的含义,所以虽然是在开玩笑,可白月狐的内心深处,却隐约渴望着陆清酒对着他伸出手……

    陆清酒被芳如慧养的白白嫩嫩,脸蛋就像刚蒸出来的白包子,他瞪着一双比紫葡萄还要黑的眼睛在桌子上茫然的扫了一圈,却是有些不明白自己要做什么。

    “酒儿,快去拿你喜欢的。”姥姥在旁边温柔的催促着,陆清酒的目光在桌子上转了一圈,最后落在了白月狐的身上。

    白月狐心里有点激动,但是还是故作镇定,他变回了小版的龙形,看起来一定是威严又帅气,陆清酒定然会喜欢的。

    陆清酒凝视了白月狐片刻,随即,眼睛微微瞪大,嘴巴也张开——发出了一声尖锐的哭叫:“哇……姥……怕……”

    白月狐:“……”

    芳如慧:“……”

    他们两人都愣了片刻,随即芳如慧明白了什么,忍不住笑了起来,白月狐则马上离开了桌子飞到了屋梁上,气呼呼的瞪着下面的白团子,这怎么就开哭了,这团子也太过分了!

    芳如慧连忙把陆清酒抱起来安慰了几句,好在陆清酒的性子好,并不是个闹腾的娃娃,很快就安静了下来,抱着芳如慧塞在他怀里的最喜欢的狐狸玩具,迷迷糊糊的睡过去了。

    “没事没事,是孩子太小了。”芳如慧大约是怕白月狐伤心,安慰完了自家的外孙,又开始安慰自家可爱的房客,“等他大一点会喜欢你的。”

    白月狐没说话,他看着陆清酒怀里的狐狸玩具有些闷闷不乐,他身上唯一有毛毛的地方就是头顶上的一双耳朵,想到这里,他不由的抖了抖耳尖。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白月狐都没有再让陆清酒看见自己的原型,他也明白了,陆清酒似乎不太喜欢他这种光秃秃滑溜溜的生物,更喜欢毛茸茸的狐狸精。

    芳如慧的安慰也只是杯水车薪,完全起不到效果。

    眼见着陆清酒越来越大,白月狐却想起了什么,他主动提出重新住回山上,不再和陆清酒继续接触。

    芳如慧听到白月狐的这个要求时愣了一下,她想要说什么,却听见白月狐道:“既然他是要离开水府村的,那便不要让他接触另外一个世界了吧。”

    芳如慧叹息,良久后才吐出一句:“也是。”

    白月狐便走了,再也没有和陆清酒见面,只是偶然在某个深夜里,他还是会回来看看那个越来越大的小白团子,在看见了他怀里的狐狸娃娃后,又有些愤愤不平,于是某一天,他悄咪咪的把陆清酒的狐狸娃娃给偷走了。

    丢了自己最喜欢的狐狸娃娃,陆清酒第二天就哭了鼻子,白月狐有点心虚,但瞅着自己手上毛茸茸白乎乎的狐狸娃娃又来了气,却是哼了一声,不愿意还给陆清酒。

    那天晚上,芳如慧来给白月狐送饭的时候,忍着笑意说这是陆清酒太小了,等到他再一点,就不会抱着娃娃睡觉了,还说白月狐的原型其实也是很好看的,就是小孩子可能不大喜欢,让白月狐千万别把这事儿放在心上。

    白月狐完全将芳如慧的话当做了敷衍和安慰,他觉得自己看穿了陆清酒的灵魂,这个幼稚的小孩,就是个可恶的绒毛控。

    经过这些年的相处,再加上陆清酒的回归,芳如慧对白月狐倒是越来越好,甚至有把他当做家人的趋势。白月狐虽然隐约感觉到了其中的变化,但并未意识到这到底意味着什么。

    陆清酒在水府村待了好几年,直到上小学的时候,才被父母重新接出去。此时的他已经完全不记得自己幼时的经历,也不记得自己曾经被一条黑色的小龙惹哭了鼻子,只是还隐约记得自己好像丢过一个最喜欢的狐狸布娃娃。

    陆清酒走后,整个家又再次沉寂了下来,白月狐虽然可以回去住了,可却莫名的生出了一种家中空荡荡的感觉。这样的感觉很可笑,因为千百年来,他都是独自一人,却也从未感觉到寂寞。

    人类果然是一种感染力很强的生物,他们的喜怒哀乐很容易便会传染到周遭的生物的身上。

    白月狐只能压抑住了这种奇怪的感觉。

    陆清酒走后,芳如慧也开始渐渐显露出老态,白月狐眼睁睁的看着芳如慧老去的,从乌发漆黑的姑娘,到两鬓斑白的妇人,不过几十年的光景,对于人类而言,却已经是桑海沧田。芳如慧老了,老了便意味着生病和死亡。

    白月狐以为一切都会像他想象中的那样发展,但一个突如其来的意外,却将平静的一切彻底打破了。

    在某个平常的夏日里,突然出现的敖闰,竟是将芳如慧的女儿和女婿,陆清酒的父亲母亲,全都给一口吞下了。

    这件事完全超出了白月狐预料,他不明白,敖闰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按理说被污染的龙族,吃掉的定然是自己的心爱之物,要吃也是先吃芳如慧,怎么会吃掉了他们的女儿?事实上龙族对于后代的感情非常淡薄,甚至能够干出管生不管养的事来,反正龙族血脉足够强悍,即便是没有成年龙族照料,也很少有其他生物能够欺负到他们头上来。

    虽然愕然,可事情还是发生了,白月狐怀疑其中有什么误会,可芳如慧,却已经接受了这个残酷的事实。

    她强掩悲痛,在陆清酒面前表现得非常冷静,但只有白月狐知道,她可能撑不了太久了。

    陆清酒也从小小的白团子长成了成年人,白月狐对他的感觉是陌生的,因为每年他最多回来一两趟,住不了多久便会离开。他似乎和水府村并没有什么缘分,乃至于芳如慧去世时,他都没来得及赶回来。

    白月狐看着陆清酒处理好了芳如慧的葬礼,狼狈的离开了这儿,他站在道边,盯着陆清酒的背影。

    白月狐以为这是他最后一次看见陆清酒。毕竟水府村没有了芳如慧,便也没了最后让陆清酒挂念的念想,他可以离开这里,并且永远不再回来。

    接下来的几年时间里,白月狐都是独自一人度过,他大部分的时间都是住在山上,偶尔回去镇子里寻找一些食物。

    这样的生活对于人类来说,或许是很糟糕的,毕竟衣不果腹,但对白月狐来说,其实也算熬得下去。唯一让他觉得苦恼的,就是那无孔不入的饥饿感,他很想吃一顿热乎乎的饱饭,可芳如慧没了,老宅也废旧了下来,他只是一个没有了守护者的房客。

    又过了几年,当某一天,白月狐如同往日那般趁着夜色离开水府村,打算去镇子上时,却在半山腰上嗅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在空中飞行的他突然停下了脚步,停在了水府村通向镇上的小道中间。

    一辆出租车开了过来,却在照亮他时突然停住了,白月狐缓缓的走到了车子旁边,看到了坐在车中的人。那是一张熟悉的脸庞,带着些茫然,他问他:“先生,这么晚了这地方又这么偏,你有什么事情吗?”

    白月狐听到这句问话,却是忽的笑了起来,他微笑着说:“没事,我晚上睡不着,出来找点吃的。”

    陆清酒闻言似乎是觉得眼前的人有些奇怪,但又不好多说什么,只是随口叮嘱让他注意安全。白月狐不语,伸手便在出租车的门上轻轻拍了一下,随后便离开了。

    他离开后,并没有像计划的那样去镇子上觅食,而是回到了水府村。

    陆清酒回来了,他为什么要回来,芳如慧不是已经去世了吗?难道是回来上坟的?可是现在也不是芳如慧的忌日,更不是什么特殊的日子……

    白月狐坐在屋顶上思考着,或者,陆清酒是想回到这里生活,可是为什么呢?外面的世界不是更有趣吗?陆清酒突然回到这里,难道是为了什么事?他想着想着,却又忽的高兴了起来,毕竟如果陆清酒回来了,这里便再次有了守护者,他也不用自己觅食了。不过陆清酒对那些事情似乎一点也不知道,而且还很讨厌他的龙身的原型……

    白月狐蹙起眉头,略微有些苦恼,但他很快就想到了一个十分完美的解决办法——屋子里放着的聊斋异志给了他灵感。

    人类不都最喜欢毛茸茸的狐狸精了吗,如果他是狐狸精,那陆清酒一定会很快的接纳他吧。白月狐越想越觉得有道理,于是便这么愉快的决定了自己的身份……一只可怜无助又弱小的狐狸精,为了更加贴合身份,还给自己另外取了个名字——白月狐。

    既然要当狐狸精,那就得当的明显一点,最好名字里面就暴露出来,白月狐想,这样一来,再加上之前从苏焰那里赢来的狐狸尾巴,陆清酒根本没有理由会怀疑自己!

    想到这里,白月狐却是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笑容,就在此时,风里突然传出来了奇怪的气息,白月狐嗅到了这种气味,知道是自己的食物上钩了。

    而睡在屋子里的陆清酒并不知道自己的房顶上到底有什么,他躺在老屋里,迷迷糊糊的听到自己头顶上传来了瓦片震动的声音。他有些疑惑的睁开了眼,接着便看见有什么东西将瓦片揭起,一双血红色的眼睛,从那头露了出来,那双眼睛显然不属于人类,眼球里面甚至还有独属于爬行动物的瞬膜滑过。

    陆清酒露出惊恐的表情,他却是不知道,这正是自己和白月狐故事的开端。

    坐在那头的白月狐舔了舔嘴唇,等待着即将进入口中的美味佳肴,只是不知道这美味佳肴到底指的是被骗过来的壁虎精,还是躺在床上什么都不知道的陆清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