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 > 都市小说 > 幻想农场 > 大鸟
    如果是平日,陆清酒大概会认真的想清楚,但被酒精侵蚀了的头脑一时间无法思考,他保持着晕晕乎乎的状态,凝视着天花板,没过多久就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晨,陆清酒从宿醉的状态中清醒了过来,他起床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跑到院子里转了一圈。

    白月狐比陆清酒起的早了些,此时似乎正打算去地里浇水。

    “月狐。”陆清酒忽的开口。

    白月狐看向他“嗯”

    “昨天晚上”陆清酒说,“昨天晚上,有没有发生什么事啊”他虽然喝醉了,但也隐约记得些什么。

    白月狐道“没什么。”

    陆清酒心中微叹,以为白月狐不欲多说,谁知道他下一句话就是“不是什么大事,我加了个餐。”

    陆清酒“”

    白月狐见陆清酒一脸震惊,想了想,补了句“今天会有外人过来。”

    陆清酒战战兢兢“是客人吗”

    白月狐说“客人”他沉默片刻,似乎在思考这个词用在这人身上是否合适,最后道了句,“看情况吧。”

    陆清酒“”奇迹般的,他居然理解了白月狐的意思,看情况大概就是要看看来的这人到底好不好吃,不好吃勉强算得上个客人,如果好吃那下场估计就和昨天晚上那只大鸟一样。

    白月狐操起水桶走了,陆清酒看着他的背影默默的回到厨房做了早餐,等着一会儿白月狐浇完水回来吃。

    今天的早餐是陆清酒亲手搓的汤圆,做汤圆的糯米是从村子里买的,打成粉状之后加水搅拌均匀,然后在里面加上汤圆芯子。芯子是直接从镇里买来的,是芝麻馅的。把芯子包进糯米里面,再放进滚水里煮开,往里面加点米酒再打个蛋,一碗汤圆就算做好了。

    白月狐把家里最麻烦的菜地解决了,陆清酒便轻松了不少,能多花点时间在食物上面。估计白月狐也是这么想的,不然肯定不会那么积极的去种地。

    陆清酒把汤圆做好了,白月狐也差不多回来了,和他一起到的还有打着哈欠的尹寻。

    尹寻端着碗汤圆在院子里一边吃一边喂鸡,他们家的鸡也长得特别快,正常情况下母鸡要开始长大生蛋至少得花上半年时间,他们家的鸡却跟吃了激素似的,蹭蹭蹭大了好几圈。偏偏尹寻对此见怪不怪,根本没和陆清酒提这事儿,而陆清酒对养鸡没啥经验,完全没有察觉出自家鸡的异样。

    小鸡仔们围着尹寻叽叽喳喳,尹寻偶尔会挑个汤圆喂给他们,他们也吃的津津有味。

    白月狐依旧十分的不怕烫,吃汤圆一口一个,看的陆清酒舌头疼,这汤圆芯子虽然是买的,但也很香,咬开糯米之后流出黑色的芝麻馅,用舌头一卷,便滑糯的吞进了肚子里。

    但糯米到底很是顶饿,陆清酒吃了一碗就饱了,尹寻胃口也不大,于是剩下的全进了白月狐的肚子。他吃完后,照例走到院子里属于他的椅子上,坐下之后开始打瞌睡。

    陆清酒道“月狐,我给你买张摇摇椅吧”

    白月狐道“摇摇椅”

    “就是那种可以摇的,很舒服的”陆清酒说。

    白月狐虽然似乎不太明白,但也没有反驳,点点头算是同意了。

    陆清酒则先去猪圈里喂了猪,正打算和尹寻一起去地里面摘点午饭需要的菜,便听到门口响起了汽车的声音。

    这村里小的很,有车的就那么两个,陆清酒听见车声,便知道有外人来了,他马上想起了之前白月狐说的话是不是客人,得看情况。

    随着嘎吱一声门响,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被推开的门上,门口露出了一张略微有些熟悉的脸,陆清酒马上认出了那人的身份“朝先生”

    没错,来者正是昨天陆清酒在市场上遇见的那个把番茄全给买走了的大主顾朝千羽,虽然之前他就说过会来拜访陆清酒,但陆清酒也没想到他会第二天就来,而且从表情上来看,似乎隐隐带着些焦急。

    朝千羽道“陆先生,打扰了。”他站在门口,没有要往里面走的意思,目光在院子里逡巡片刻,最后落到了似乎已经睡着的白月狐身上。

    “嗯。”陆清酒道,“你这么快就来啦”

    “是的。”朝千羽道,“您介意我进来和您仔细谈谈吗”

    陆清酒说“可以啊。”

    朝千羽闻言才松了口气,他几步走到陆清酒旁边,在经过院子中央的时候,他的鼻子抽了抽气,似乎闻到了什么气味,随即脸色大变,道“陆先生”

    陆清酒道“啊”

    朝千羽道“是我有眼不识泰山,请陆先生放过我的鸟一马”

    陆清酒被这个发展惊吓到了,他愣了三秒,还是没明白朝千羽的意思“你说什么”

    朝千羽脸色铁青,似乎是觉得陆清酒在装糊涂,他道“陆先生,您有什么条件就提吧,能满足的我一定答应”

    陆清酒似乎想起了什么,他尴尬的咳嗽一声“你的鸟是指那只有红色嘴巴,白色羽毛的大鸟吗”

    朝千羽郑重的点头。

    陆清酒说“唔”他悄悄的瞅了白月狐一眼,见白月狐从头到尾连眼睛都没睁开过,不由的更加心虚了。面对朝千羽犀利的眼神,他有种自家宠物不小心把别人家宠物咬死了的错觉

    朝千羽从陆清酒的表情里看出了某些端倪,叫道“陆先生”

    陆清酒说“这个是这样,我呢,昨天晚上虽然看见了那只鸟,但是它之后就飞走啦。”

    朝千羽“”

    陆清酒心虚的假笑“真的。”

    朝千羽脸色更加阴沉,他道“那请陆先生回答我一个问题。”

    陆清酒道“嗯”

    朝千羽说“既然它飞走了,那请问陆先生的院子里,为什么会有一股属于我的鸟的血液的气味”

    陆清酒“你闻错了吧”

    他话还没说完,原本坐着休息的白月狐却忽的睁开了眼,依旧是那双黑色的眸子,依旧没有带什么特别的感情,然而朝千羽的身体却猛地一震,仿佛白月狐的目光是什么可怕的视线。

    “我知道你的鸟在哪儿。”白月狐道,“你想见它吗”

    朝千羽强笑“不知道这位是”

    “这是我朋友。”陆清酒道,“叫白月狐。”

    朝千羽“白月狐”他细细的咀嚼着这个名字,眼神里露出浓郁的疑惑,小声的嘟囔了句,“不对啊”

    白月狐冷冷的打断他“有什么不对”他站起来,走到了朝千羽面前,再次开口,“你想和你的鸟在一起”

    朝千羽似乎终于明白了白月狐这话是什么意思,他瞬间瞪圆了眼睛,浑身抖了两下,马上转身欲走,却被白月狐一把按住了肩膀。

    “这么急着走做什么呢。”白月狐冷冷道。

    即便是陆清酒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明显可以感觉出朝千羽非常害怕,怕到根本不敢和白月狐的目光对视,他张了张嘴,哑声道“白先生”

    “你不是来买番茄的吗”白月狐说。

    朝千羽露出愕然之色,显然是万万没有想到白月狐居然会冒出来这么一句。

    白月狐见朝千羽不说话,似乎有些不高兴了,他道“怎么,你不打算买了”

    不买番茄没钱买肉没肉吃会饿白月狐的眼神阴沉了下来。

    “不不不不,我买买买。”朝千羽一个激灵,大声道,“我全买了”

    白月狐这才满意的松开了抓着他肩膀的手,转身走了。

    朝千羽猛地松了一大口气,他有气无力道“陆先生那番茄我全都要了”

    陆清酒发现他的耳鬓居然流下来了两行水渍,看起来像是被吓出来的冷汗,他一时间有点不知道说啥好。

    “能冒昧的问一句。”朝千羽从那种紧张的状态里缓过来后似乎想起了什么,对着陆清酒小声的问了句,“那番茄是陆先生您种的吗”

    “番茄不是啊。”陆清酒摇摇头。

    “那是谁种的”朝千羽问。

    “是白月狐。”陆清酒老老实实的说。

    朝千羽露出难以描述的表情,因为这表情太复杂了,陆清酒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过里面夹杂的惊愕还是十分明显的。

    “买,我都买了。”朝千羽说,“有多少我要多少您、您可千万别和我客气”

    陆清酒“这,你不勉强吧”他怕朝千羽是因为白月狐的关系才出手买的。谁知道他刚说完这句话,朝千羽就激动道“不勉强,不勉强麻烦以后番茄都卖我,谁要是敢和我抢我弄死他”

    陆清酒“”唔,现在的人真难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