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 > 修真小说 > 偶像攻略gl > 第七章
    虽然是清晨,阳光却依旧毒辣,晒的剧场热烘烘的。

    助理陈朦缩着脖子低着脑袋不住对着面前的人点头哈腰,嘴里不住道着歉。

    而顾微安坐在椅子上,表情平静地看着匆匆赶来却脸不红心不急的经纪人祝靖泌。

    “你才刚拿到奖项,就和网红扯上关系是怎么回事?”祝靖泌手中拿着一沓通告指着顾微安念叨,那雪白的纸张就差没凑到顾微安的鼻子上了。

    “我只是发个面包的图而已。”顾微安坦然对视祝靖泌锐利的眼神。

    面对顾微安这样蹩脚的谎言,祝靖泌也懒的拆穿,带着寒意的眸子盯住陈朦:“再有下一次,你这个助理也甭干了。”

    陈朦眼泪汪汪,委屈地看眼顾微安,又垂下脑袋:“对不起,我会注意的。”

    “Cut!准备下场戏。”导演在前方大声喊着。

    顾微安整理好身上厚重的古装戏服,抬眼望了望刺眼的阳光,温吞吞地从阴影走入阳光底下。

    这次是演女主角湘芷偷偷去书院听课被家人抓包,带回府中不许她出门并要求在房间静心刺绣女红的一幕,顾微安出演湘芷。

    “Action!”随着导演声音喊出,这一幕戏开拍了。

    湘芷愤愤地挥袖将桌上刺绣材料撒满一地,满脸不甘自言自语道:“谁说女儿不如郎?我偏要闯出个天地叫那些个迂腐之人看看!”

    丫鬟柳儿连忙收拾起一地狼狈,走到湘芷边上欲言又止,最终还是开口说道:“小姐啊,不是奴婢说您,您这也太乱来了……”

    湘芷眯着眼睛望着柳儿,心生一计。

    只见她嘴唇微扬,眼神变幻莫测,眼尾上挑,伸出手指朝着柳儿勾了勾。

    柳儿小步上前,脸上挂着淡笑侧耳聆听,只听得湘芷压低声线说道:“我必须出去。这样,你帮我……”

    “Cut!”导演皱着眉喊完又补一句:“演丫鬟的表情不对,湘芷的想法对柳儿来说是种冲击,她内心应该是紧张的,而不是挂着笑容,再来!”

    祝靖泌见顾微安在导演一声令下,脸上没有半点不满,而是迅速重新进入状态,举手投足满满都是戏,她很是欣赏这样敬业的顾微安。

    过了会她看向边上委屈的像个小兔子的陈朦,忍不住轻声叹息:“你要盯牢点,别再让她这样到处乱跑了。她的微博号我们收回了,交给专业团队打理。”

    “我知道了。”陈朦抹了把眼泪,小声应下。

    “嗯。”祝靖泌将手中的通告单放在陈朦手中,又随意安慰两句就离开了。

    陈朦看着祝靖泌急促离去的背影,又看向艳阳底下的顾微安,如同青蛙似的鼓起小脸坐在小板凳上,不再吭声。

    *

    林歆笑枯坐在房间许久了,眼睛从灰暗无神中泛出丝丝光芒。

    傻想没有任何意义。

    哭泣是件好事,发泄过后就能换来舒畅。林歆笑将胸口抑郁已久的浊气喘出后,双手拍拍自己的脸,走到镜子前挤出笑容。

    林歆笑冷静下来后,之前没有发现的疑点开始显现出来。

    妈妈说安安谁都没忘记独独忘记了自己,可是如果是这样的话,安安为什么还要一脸茫然地在这附近转悠。那个拽她走的女人也说了,安安不止一次来这,况且她已经碰到了安安两次了。

    这肯定是谎言。

    但林歆笑回想余兰娴说话的表情实在不似作伪。

    想到这里,她感觉自己的思想像被清凉的泉水洗涤过般,清晰无比。

    是了,翁姨是个很强势的人,而自家母亲的性格明显要弱于翁姨不少。这事指不准她自己也被翁姨骗了,蒙在鼓里而不自知。

    大概弄清楚事情原委之后,林歆笑也没有之前那般急切又愤怒的心情了,而是转移注意力开始做自己的事。

    她拿起手机,没有继续看私人微信上的消息,而是切回工作用私信。一般要商务合作都是会联系这个号码或者发邮箱的。

    随着微信登录上,信息消息一条条刷出来,林歆笑专注地看着不同的广告商发来的合作信息。

    之前上头条事件对她而言算不上是完全的坏事,还是有好事的。比如知名度增加,联络她的广告商瞬间比之前多了两倍不止。

    发来的消息大多都是品牌商的合作邀请,林歆笑随手记下几个自己颇感兴趣的广告,不断筛选着。

    一条与众不同的消息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和其他的合作广告不同,这个是邀请她参加综艺真人秀的。

    综艺?林歆笑有些困惑地看着那个消息。

    林歆笑接广告还是比较良心的,每次都会仔细筛选并且自己亲自使用或者尝过,觉得确实好才会推荐给自己的粉丝。广告这块消息是多不胜数,但是邀请她上节目的还是头一遭。

    这么想着她顿时就来了点兴趣,居然有综艺节目邀请她这个不算大红大紫的网红吃播?有点意思。

    于是她打开百度搜索了这个看过去十分陌生的综艺名,很快她就了解个大概。

    综艺名《挑战自我》,是一个非常冷的节目,做了两季了依旧没什么起色,请的人员也是些林歆笑听都没听过的十八线小演员或者小歌星。

    内容也很无趣,大多以整蛊人为主,还有糟糕的剪辑和后期都让人觉得槽多无口。

    林歆笑看着直摇头,兴趣缺缺。

    她看完一轮后在下方输入拒绝的话,打算回绝了这个无趣的综艺节目。

    她刚编辑好消息还没发出去,对方又补了条:请您先不要着急拒绝我们,我想我们可以见面面谈。我们第三季节目进行了大量的改良,绝对和前两季质量不同,新的内容十分有趣并且非常适合放松心情,薪酬这块可以面谈,希望您能考虑下。

    林歆笑手顿在空中,看着那句话犹豫不决。

    她现在确实挺需要找点事情做转移注意力,放松心情。可是真人秀这种东西,真的能改善心情?听说很多节目里黑幕不断,不搞的人心烦意乱都算好的。

    反复思考之后林歆笑还是将刚打出去的消息全部删去,也没有回复而是切回了自己的私人账号,她打算找人问问情况。

    客厅关门声轻微响起,余兰娴回家了,她敲敲林歆笑的房门,软下语调说着:“我买了很多菜,今天给你做好吃的。”

    余兰娴说完转身走向厨房准备洗菜做饭,她没觉得自己可以得到女儿的回复。

    脚下刚迈了一步,身后的门却打开了,余兰娴有些诧异地回过头,入眼就是林歆笑明显哭的有些肿的眼睛。

    林歆笑上前抱住余兰娴,将脑袋轻轻靠在余兰娴的肩膀上,她眼眶又红起来。

    她吸吸鼻子,蕴含着浓浓的鼻音的声音响起:“妈,对不起。”

    余兰娴心瞬间就软了下来,她顺着女儿的头发,原本有些犹豫不决的心思此时变得坚定了些。

    “一家人,有什么好对不起的?”余兰娴轻声叹息,拉着林歆笑的手进入房间,两人一同坐在床上。

    她缓慢又带有重量地拍着林歆笑的手背,脸上的皱纹在这近距离的观看下又深了些。

    林歆笑怔怔看着余兰娴不再是记忆中那个年轻的女人,皮肤不再光滑而是有些松弛,头发虽然刻意染过,但是头顶新生的头发还是可以看出丝点银光。

    这么多年,她都没有好好看过妈妈了。

    她想要开口再次道歉,却被余兰娴阻拦。

    余兰娴摸着女儿的头发,有些欣慰地说:“一晃眼啊,我女儿就长这么大了,越来越漂亮了。这性格啊也是千变万化的,但是再怎么变也改不了你是我女儿的事实。”

    “以前我总害怕你受伤害,总觉得你还是那么小小只,需要我保护的小姑娘。没有问过你的意见就自以为是地替你挡下所有伤害,却没想过那不是你要的。”

    “妈妈以前很酷的,让你爷爷奶□□疼的要命,我也是擅自做了决定就嫁给了你爸爸,然后有了你。一过就是这么多年了,你也长大了,不再需要我保护了。”

    林歆笑听着她仿若自言自语的话,声带也沙哑带着中年人独有的味道,她鼻头一酸眼泪就掉下来。

    余兰娴抬起手替她擦拭掉那条泪痕,粗粝的手划过她脸上细嫩的皮肤,带来极为不舒适的体验。

    “你等了五年,我就愧疚了五年,可能是命中注定吧,我和你翁姨这样严加防范都没有用,你们还是见面了。我也想开了,你们年轻人有自己的主见。你要是舍不得,就去吧,妈妈不拦你了。”

    余兰娴说出最后那句话,长久以来压抑在心中那块巨石高高抬起,轻轻放下,浑身好不舒畅。

    与余兰娴的反应不同,林歆笑却是一愣,眼神透出无限的困惑。

    好似知道林歆笑的疑惑,余兰娴自顾自说道:“当年你还小,我怕你是一时新鲜白白浪费大好时光,可是你用时间证明了你是认真的。不过那小姑娘可是忘记了你,你自己好好想清楚再做决定。妈妈会支持你做的决定。”

    说完之后,她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松开林歆笑的手,不自在地往衣服上擦了擦:“我去做饭。”

    林歆笑从头至尾没能说出一句话,就看见余兰娴急急忙忙逃离了她的房间,没多久厨房就传来哗哗的水声。

    她一时间不能消化刚才余兰娴说的话,仿若块人形巨石般静立坐在床上。

    许久之后,她才反应过来,心里早已暖洋洋的,之前那些空缺都被弥补上了。

    她低着头笑起来,然后身子直线倒在床上呈大字型陷在床上,铺着的软垫上立刻凹出一个槽。

    等心情平复过来,她拿着手机切换到工作用号码,在那个综艺的消息下回复了一句:我们见面谈谈吧?

    就当她现在心情好到想要去赌一把,反正见面也不会损失什么。

    也许是一时冲动,她突然就想要试试与往常截然不同的生活和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