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 > 修真小说 > 偶像攻略gl > 第十三章
    天气晴朗,太阳当空照,劳动的人民最可谓。

    温度适宜,凉风习习,美中不足是汗流浃背。

    以上两句话,是林歆笑的内心OS。

    在得知了要搬酒之后,林歆笑和顾微安做了许久的思想斗争,顾微安还试图去和跟拍导演沟通,得到的回应当然是必须做。

    她们只能认命地开始搬酒,然而当林歆笑拼劲了全身力气挪动了第一箱酒之后,她就疯了。

    “好重……怎么这么重!”林歆笑咬着牙搬了一箱酒到指定区域之后,喘着粗气回到卡车前。

    兄弟组已经搬了六箱酒了,她们才搬完两箱就已经脱力。

    “搬酒不是问题,关键搬下来之后还要搬到指定位置去,这太考验耐力了。”顾微安看眼满当的车厢,无奈极了。

    歌手组和夫妻组也抵达了,他们看着满头是汗的林歆笑和顾微安,又看见正在搬最后一箱的兄弟组,十分惊讶。

    “这是要搬酒吗?”刘辰坤问道。

    “嗯。”顾微安气息不稳,只简单应了声。

    “节目组这是要玩死人了,这才第一关啊!”歌手陈彦琳也收起悠闲的表情,紧张了起来。

    林歆笑去补给站拿了瓶能量饮料灌了一大口,稍微恢复力气后就咬牙去搬第三箱。

    顾微安立刻上前帮忙,林歆笑摇摇头:“安安,你休息会,我还能行。”

    顾微安倔不过林歆笑,只能看着她娇小的身子提着装了足足24支伏特加的酒箱放到指定点,没过多久又回来搬着。

    心疼突然就弥漫在她整个心脏,不该是这样的。

    她怔怔看着林歆笑明明已经累的不行,满脸晕红布满汗珠,头发都贴在脸颊处,还在勉强自己一步步搬着。

    对自己恼怒的无名火突然就蹿了出来,她在做什么?站在阴凉处看着林歆笑这么拼命?

    明明应该是自己去保护她的才对,怎么就倒过来了?

    顾微安从阴凉处走出来,毅然决然提起酒箱开始搬。

    兄弟组已经先一步走了,另外两组因为路上堵车,晚了一些也还是抵达了。

    歌手组因为也是两名女生,进度十分慢。

    顾微安和林歆笑终于搬完所有酒箱得到任务卡,她们来不及说话就朝着车子跑去。

    坐上车,林歆笑心疼的看着顾微安开始泛红的皮肤,她连忙从背包拿出防晒霜就开始给顾微安擦起来。

    冰凉的液体和发烫的手掌贴在身上的一瞬间,顾微安只觉得心尖都在颤抖。

    助理陈朦也给她擦过防晒霜,却从来没有产生过这种体验。

    她看着专注给自己擦着防晒霜的林歆笑,她额间的汗珠还在不停掉落,顺着流到脖子口。

    她想也没想就拿出纸巾替对方擦拭,指尖偶触碰到林歆笑那娇嫩的唇瓣时,她心中登时升起了一种奇异的感觉。

    那是一种很熟悉又像触电的感觉,让她想要亲上去。

    “不用管我,看看任务卡。”林歆笑晃动手上的防晒霜,摇匀后挤出一大滩在手心。

    顾微安为了转移自己的注意力,有些慌乱地撕开纸,抽出里面的任务卡。

    “分岔任务,选择其中一项做完即可。任务一,学习著名芭蕾舞蹈‘天鹅湖’节选。任务二,学习俄罗斯经典曲目‘喀秋莎’或者‘莫斯科郊外的晚上’。无论哪一个任务,只要得到裁判认可便可获得下条线索。”

    顾微安读完,看向林歆笑:“你要选哪个?”

    林歆笑刚好擦完,将防晒霜放回包里,才探过来看眼任务卡:“芭蕾舞蹈很漂亮,天鹅湖也很出名。”

    “那就——”

    “但是我选唱歌。”林歆笑摊开手耸耸肩:“天鹅湖美则美矣,但是我现在已经是一只废鹅了,你看我这两只已经接近断了的手,怎么扑腾都不会像天鹅的,到时候肯定像一只会跳舞的鸭子。”

    “那你也会是只美丽的鸭子。”顾微安满脸认真。

    林歆笑:“……”

    林歆笑扶额,面对顾微安认真的表情,她竟然无法反驳,只得无力的说道:“我们出发吧。”

    “那我们一起参加,唱歌。”顾微安点头,和司机说道。

    司机踩油门发动车子朝着目的地行驶而去。

    这时跟拍导演小声提醒顾微安:“你再看看任务卡。”

    顾微安疑惑的低头看着任务卡,才发现下排有一排小字:该任务只能一人参加,选定后不可改人。

    “只能一个人参加。”顾微安将任务卡递给林歆笑。

    “我们谁去?”

    “我去吧,我学习新语言能力应该还可以。”顾微安想着刚才林歆笑那么辛苦,想让她放松一下。

    林歆笑点头认可,安安的学习能力确实很快,从前在学校的时候她就是典型的别人家的孩子,明明看上去很轻松的样子却总能拿到好成绩。

    相对自己而言,要付出很多很多努力才能取得一些成绩。

    抵达目的地,她们又开始奔跑。

    顾微安跟在后面跑,一边跑一边说:“我觉得我要把这辈子所有能跑的路都跑完了,好累啊……”

    “加油,前面就到了。”林歆笑给她打气。

    前方俄罗斯裁判站在那,递给她们一个桶,里面装了两张卷起来的纸。

    “这是要我们抽签的意思?”林歆笑看着那两张纸卷。

    “你抽吧。”顾微安说道。

    林歆笑狠狠心,抽出来打开一看,正是《喀秋莎》这首。

    林歆笑将纸递给她,然后她跟着指引走到剧院的椅子坐好,开始等待了起来。

    俄语不像中文的字正腔圆,俄语有很多大舌颤音,舌头卷来卷去的让人很痛苦。

    林歆笑也听过喀秋莎这首歌,很好听,但是因为节奏比较欢快,一句歌词也念的很快,对比莫斯科郊外的晚上这首歌来说难度要高一些。

    她觉得自己可能给顾微安抽了个下下签。

    但是尽管如此,她内心还是很期待的,她还真没有听过顾微安唱歌。等待过程中,林歆笑回忆起了曾经读书时期在KTV包厢的情况。

    音乐环绕在整个包厢中,所有人都在争相当麦霸。

    而顾微安不同,就坐在角落里将手搭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一首歌都没唱过。

    她拿起一支话筒递给顾微安:“安安,你唱歌给我听吧。”

    周围她的大学同学也跟着起哄,要顾微安唱歌。

    顾微安却不管她怎么说都是两个字:“不唱。”

    林歆笑是撒娇卖萌什么能用的招数都用了,换来的就是顾微安直接将她压在沙发上,狠狠的将她吻了个七晕八素。

    这个话题也就中断了。

    林歆笑现在想起那个带有侵占性的吻,脸上还是在发烫的。

    不知道安安为什么一直不肯唱歌,不过没关系,等会她就能听到了。林歆笑回过神来,脸上带着笑意耐心等着。

    这里没有看到其他组员,看样子是选了跳舞的环节,兄弟二人跳天鹅湖啊……林歆笑莫名想看。

    台上一片哄闹,只见顾微安换上了俄罗斯的军装,一身暗绿色英姿飒爽的站在中央。

    林歆笑立刻卖力的鼓起掌,满眼期待。

    顾微安却甚是不好意思的笑了会,然后清清嗓子。

    周围伴奏立刻响起来,欢快又轻松的前奏声,林歆笑听的很是舒服,很享受的眯起眼睛。

    等了许久,该唱的地方没有人唱,她疑惑地睁大眼睛看向顾微安。

    只见顾微安沉浸在音乐中,慢了半拍才开始唱:“正当梨花开遍……”

    林歆笑从听见她的第一个音节开始,脑袋就嗡嗡作响,整个人都不好了。

    要让她评价顾微安的声喉?三个字——开口跪!

    结果当然是毫无悬念的被pass了,顾微安开始了反复唱的过程。

    这个过程始终在荼毒林歆笑脆弱的耳朵,偏偏顾微安本人丝毫没意识到自己走调走到天外国去了,满脸认真配合着魔音,当真是搭配的不行。

    林歆笑憋笑憋到肚子疼,她总算明白为什么当年顾微安死活不肯唱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