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 > 修真小说 > 偶像攻略gl > 第三十八章
    请各位支持正版, 首发晋江文学城, 此为防盗章  与许多家长的反应一般,余兰娴和翁薇也做出了强烈反对。

    可真的当顾微安退出了林歆笑的生活后, 自家女儿开始魂不守舍,好长一段时间才好转些,接着性情大变。原本乖巧的性子, 变得如今这个模样。

    这样的发展完全是她没有想过的。

    余兰娴叹口气,开始怀疑自己当初的决定是否正确。可是开弓没有回头箭, 事已至此只能得过且过。

    余兰娴不再傻站着, 回到沙发上拿出手机开始看电视剧。

    这是个很狗血的电视剧,大约是多年前那种套路, 女主被撞车后在医院幽幽转醒, 两眼茫然地看着身边的亲人与爱人。饶是如此余兰娴依旧看的津津有味。

    正当她看的要拿纸巾擦眼泪时, 林歆笑情绪激烈地冲回家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林歆笑扶着墙微喘息,进门就对着余兰娴发起了质问。

    “怎么了?”余兰娴还没回过神,她顺手擦了擦湿润的眼角,有些疑惑的回应。

    “安安!”林歆笑见余兰娴莫名的表情, 又补上一句:“我看见顾微安了!你不是说她已经去世了吗?你——骗我?”

    余兰娴心头一紧, 她望见林歆笑脸上又是激动又是愤怒的表情,放在沙发上的手握紧了又松,最终只是无力地说道:“你见到她了?”

    “就在楼下。”林歆笑声线出现细不可闻的颤抖, 指甲几乎都要陷入肉中。

    余兰娴沉默许久, 才说道:“见了又怎么样?她已经不认识你了。”

    不认识她了?林歆笑微怔, 随后想起方才见面的时候, 顾微安的表情的确是像在看陌生人一般。

    她先前太过于激动以至于忽略了这个细节,却在余兰娴提醒下想了起来。

    不知所措的感觉涌上林歆笑心头,多种难以言表的情绪像一锅乱炖的猪肉粉条。

    她勉强笑了笑,语气略带嘲讽:“您该不会是想告诉我,顾微安她出了车祸,后脑勺受伤脑袋里有血块压迫神经导致失忆了?”

    余兰娴听完林歆笑的话,有些震惊地看向林歆笑:“你怎么知道?”

    “……”

    林歆笑无言,她不知道刚才自己说的话是在嘲笑余兰娴,还是嘲笑自己。

    两人都没有说话,原本声音被调的很低的电视剧,里面的对话在此时清晰可闻。

    女主疑问地说出:“我失忆了?”

    当现实和电视剧融合在一块,只显得这个场景无限可笑。

    很显然林歆笑也是这么认为的,她呆立在原地,表情复杂似乎无法消化这些消息,半晌低着头幽幽吐出一句:“都说艺术来源于生活,生活有时候比电视剧还要荒谬的多,以前我不信但是现在,我信了。”

    余兰娴退出播放视频,里面演员对话的声音戛然而止。

    她轻声叹息,看着女儿苍白的脸色不知道下面的话该说还是不该说。

    就在她沉默之时,林歆笑抬起头,红着双眼质问:“你为什么要说谎瞒我五年?别和我说长痛不如短痛这种废话,这是五年啊,不是五天!!”

    就在这时,微信的消息在余兰娴手机上频繁响起,引起一阵余震。

    “谁发的消息?你每次偷偷摸摸的到底在和谁联系?”林歆笑犹如装满柴油的桶稍有些火星就即刻燃烧爆炸。

    在林歆笑一而再再而三的追问下,余兰娴也被逼出了火气,她皱着眉头:“你看看你现在,像什么样子?”

    余兰娴没有去看消息,将手机收到口袋,对视着林歆笑那几欲可以喷出火的眼睛,语气不佳:“顾微安她谁都没忘记,却独独忘记你。你搞清楚状况,是她先放弃的你!”

    “你对着我吼有什么用?你是我女儿啊!我怕你受到伤害才没告诉你,就想着时间长了,你总能忘记她!我还能害你不成?”

    林歆笑紧紧咬着下嘴唇,血腥味冲入口腔,她不管不顾,死死盯着余兰娴。

    余兰娴看见林歆笑嘴唇血珠串串冒出来,心瞬间就揪疼起来,她有些慌张从桌面上抽出数张纸巾,又见宛若倔驴似的林歆笑,心头沉重无比。

    饶是如此,她还是抵不住心里的难受,上前一步:“乖,别再咬自己的嘴巴了,你看看,都流血了。”

    林歆笑立刻避开,让余兰娴的手十分尴尬地停在空中。

    她有些怒了,刚要说话,却被林歆笑的话堵了回去。

    “是你和翁姨联手阻拦我们,翁姨原想关住安安强行带她走,安安却反抗不听,结果她遇上了车祸导致失忆。你们干脆顺水推舟,所以你编了谎言骗我,而翁姨不让安安再见到我。”

    余兰娴看着林歆笑表情渐渐冷漠下来,语气平淡的说出这句话,心里发紧却还是下意识问道:“你怎……”

    林歆笑比她更快:“别问我怎么知道的,我猜的。”

    她看着余兰娴的哑口无言的样子,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她苦笑起来,渐渐眼中漫开了泪意。她终究还是作出了解释:“这都多少年前的套路了,现在不管是小说还是电视剧都不玩这么狗血的梗了。”

    余兰娴张了张嘴想要解释,却发现无从解释。她心里极其难受,愧疚?不安?难堪?都不是。

    她只知道看着自己女儿笑中含泪的模样,心就宛若被巨大的棒槌疯狂敲击般,疼痛不已。

    余兰娴不想在这令人窒息的环境中继续呆下去了,只说一句“你冷静冷静吧。”便自顾自回了房间。

    回了房间的她靠在门上,脑海始终是方才林歆笑最终冷下脸,有条有理地分析着事情始末的模样。

    知女莫若母,她看到的不是林歆笑伪装出来的冷静,而是那颗被伤透了的心,跳动着的同时仿佛还在流着血。

    她想要冲出门去和林歆笑解释解释,她初心不是这样子的,自己是真的为了她好,从来不曾想过要伤害她。

    可是,要她如何去解释?笑笑说的都对,她也的的确确做了这件事。

    手机再一次响起,转移了余兰娴的注意力,她打开消息,看着上面翁薇发来的一条条:安安又跑到你家附近了,赶紧想办法!别让她们见着了!

    在吗?

    ……

    仿佛瞬间苍老了几岁的余兰娴,一个字母一个字母地敲出几个字:晚了,她们已经见面了。

    *

    顾微安坐在车上,手套和累赘的长袖已经脱了,露出早已湿透的雪白的肌肤。

    车内四周都用遮光帘将阳光抵御在外面,空调温度开的非常低。

    拽她进车的女人连忙找了块毛巾,轻柔地替她擦去汗液。

    顾微安阻止她的动作,接过毛巾:“不用了陈朦,我自己来。”

    陈朦垂下眼帘,半是埋怨地说道:“下部剧可是娇弱体质的闺中小姐,你又是感光体质,一个不小心晒黑了怎么办,好难养回来的……”

    顾微安将肌肤的汗珠擦干净之后,低头怔怔看着那已经湿透了的毛巾。

    刚才在小卖铺见到的那个女人,好像认识自己,还很熟悉的样子?

    可任凭她怎么想脑海里都是空白一片,她有些说不出的烦躁。

    她抬起手,食指和大拇指捻起,做出个拿着东西的姿势。

    陈朦只以为她要做下部剧的笔记,忙递过支笔放在她手上,并递上个笔记本。

    顾微安拿着笔,熟练地在手上转了个圈后,最后将笔夹在食指和中指的位置在面前,神情又是阵阵恍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