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 > 修真小说 > 偶像攻略gl > 第三十九章
    请各位支持正版, 首发晋江文学城,此为防盗章

    怎么办?她刚才好像强吻了失忆的安安……

    很快她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躺在顾微安的怀中,大脑如同被雷劈了般,轰炸不停。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林歆笑跳起来, 跪坐在床上,双手合十反复道歉。

    顾微安的臂弯瞬间空落落的, 心底也跟着空落落的,她看着不断道歉的林歆笑, 只觉得这个场景很碍眼。

    她按捺住升腾的怒气,什么话也没有说,直接起床去洗漱。

    林歆笑看着顾微安的背影,泪水突然就大颗大颗从眼眶滑落下来。

    安安一定讨厌她了!

    她失神的想着,心里难受极了。

    顾微安洗漱完毕回来就看见林歆笑坐在床上,两眼放空, 泪水还在不住往下掉, 竟是一点哭声都没有。

    “你怎么了?”

    林歆笑抬起头, 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声音。

    顾微安回身抽出几张纸巾, 坐在她旁边, 耐心地擦着她脸上的泪水。

    泪水打湿一张又一张的纸巾,那双眼睛仿佛不知疲倦般,泪水不断冒出, 怎么也擦不完。

    顾微安越擦心情就越加的烦躁起来, 她有些强硬地说道:“别哭了!”

    林歆笑吸吸鼻子, 想止住泪水,却发现眼泪不听她使唤,只能憋出一句:“对不起。”

    顾微安抿着嘴唇,心里恼的不行,又是对不起!这人到底要说多少句对不起?到底有什么可对不起的?

    她看见林歆笑的眼泪有越流越凶的迹象,终于是忍无可忍。

    她捏着林歆笑的下巴迫使对方抬起头来,凑过去再次吻上那张嘴唇。

    顾微安闭着眼睛,回忆着之前林歆笑的技巧,有些生涩地模仿着。但当她们舌尖碰触到一块时,所有一切都变得顺理成章,仿佛与对方亲吻过无数回般,顾微安越发的熟练。

    在阴影投下来的瞬间,林歆笑整个人都懵了。

    随着这个吻不断的加深,林歆笑开始回应,她双手不再傻兮兮摆在身子两边,而是环上对方脖子。

    终于两人分开之后,顾微安满意地看着不再哭泣的林歆笑,嘴角微微勾起一些。

    “为什么吻我?”林歆笑缓着自己的呼吸。

    顾微安重新拿纸将她脸上的那些泪痕擦拭干净,脸上却有些不自在,别开眼睛不看她:“我不喜欢看你哭。”

    林歆笑听到这句话,有些苦涩地笑着,原来安安只是为了让她别哭了?原来她自作多情了。

    顾微安见林歆笑又失落了,有些不明白。

    她只知道,面前这个人只要皱起眉头,表现出不开心或者开心的样子,都能轻而易举的带动自己的情绪,所以现在她很烦躁。

    “为什么不开心?”顾微安问道。

    林歆笑勉强回她一个笑:“没有不开心,我很开心。”

    说完她像是掩饰着什么一样,匆匆走到卫生间开始洗漱。

    水龙头哗哗的声音响起,她将水开到最大,以此掩饰自己难以遏制的哭声。

    谁料背后却突然响起顾微安肯定的声音:“你骗人。”

    她颤抖着手捂着嘴巴回过头,眼睛迷蒙了一片雾气。

    “怎么又哭了呢?”顾微安轻轻叹息,她产生一种想上前抱住对方,好好安慰的心情。

    她刚上前一步,林歆笑却急忙退后一步,双手就着衣服将脸上的水珠连带着泪水一同胡乱擦了擦:“你看,我没有哭。”

    顾微安沉默半晌,低声道:“我只是想让你开心一点。”

    说完她又看着林歆笑,指了指自己的胸口:“而且你不开心,我也不开心,这里闷闷的。”

    林歆笑抬起头,表情仿佛呆住了。她鬓角处的水滴顺着掉在地上,发出几乎听不见的脆响声。

    顾微安有些不自然地面对着她,别开了眼睛看向哗哗在流水的水龙头:“很奇怪吧?”

    林歆笑忙出声否决:“一点也不奇怪!我们……我们原本……”

    后面的话她说不出口,她有点害怕。

    她小心翼翼上前拉住顾微安的手,想说点什么,却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顾微安正过视线看着林歆笑,那张白净的脸上没有擦拭干净的水珠正汇集一条线往下流淌,眼眶红红的明显刚哭过。紧盯自己的视线中却带了些紧张,就连那双手都微微颤抖着。

    她轻轻叹息,用没被抓住的手在她脸上细细擦过:“傻丫头。”

    林歆笑身体一颤,那三个字在她心中起了一个回旋,牵带了许多记忆。

    曾几何时,顾微安也是笑嘻嘻地凑在她身边,一口一句傻丫头叫个不停,她当时还因此气恼过好长一段时间。

    尽管过了这么多年,尽管顾微安失忆了,但是这些她都还记得!

    想到这里,林歆笑弯了弯嘴角,上前一步紧紧抱住了顾微安。

    顾微安楞住,半晌才慢慢环住她,又觉得自己姿势僵硬,抬起手顺着林歆笑的背。

    结果没过多久,怀中的人就小声抽泣起来。

    顾微安手顿在空中,有些慌乱:“怎么又哭了?”

    林歆笑没有应答,只是深深将自己的脸埋在她的胸前,大口大口地呼吸着属于顾微安的气息,默默掉着眼泪。

    顾微安觉得自己有些头痛,不知道该怎么做。

    她只剩对怀中的人无限的怜惜,她动作越来越轻柔,也越来越熟练,慢慢地安抚着怀中的人。

    林歆笑感受到来自那双手动作的温柔,心头欣喜和微涩交织在一起,难以分辨。

    就在这时,熬了一夜的陆笙路过她们的房间,轻轻敲敲门:“笑笑,起来了吗?”

    林歆笑不知道还有多久才能让这该死的绳子停下来,她整个人都在空中上上下下。巨大的失重感填满了每处毛孔,每秒钟都过的无比煎熬。

    她紧紧闭着双眼,手指不自觉弯曲成诡异的形状,一会儿被高高抛起,一会儿又重重掉下。心也跟着忽高忽低,心跳和呼吸声从未如此清晰体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