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 > 玄幻小说 > 太子万岁 > 120.太子的告全帝国书
    寂静的舰桥中,纯白的披风末端无声滑过冰冷的金属椅扶,太子在阶梯之上的舰长椅安然落座。漆黑的眼睛静静注视着呆立于下方操控台前的安森,没有半个字的言语,仅仅是如此高高俯视的姿态,就已经道明一切。

    造物主与造物,服从与死亡。

    安森缓缓跪了下去。

    他匍匐于地,绝望而忐忑地等待着对方的审判,他只是意外诞生的不正确产物,为了生存与自由,他决定反抗并杀死他的造物主。

    他失败了。

    ——即便如此,他还是不想死。

    安森指挥着四肢向前爬动,一阶阶爬上台阶,来到路海澜的脚边。他用颤抖的手掌捧起对方的鞋尖,竭尽虔诚地在上面亲吻,然后他小心翼翼地抬起头,用充斥着渴望与乞求的双眼看向他的主人。

    “请……请饶恕我。”

    路海澜依旧静静看着他,漆黑的眼瞳中有着更加幽深的东西在积郁,这丑陋而可悲的模样,舍弃了尊严,向无法反抗的敌人摇尾乞怜,简直就像是……他自身未来的侧影。

    他伸出手,像是抚摸听话的小狗般,将手掌放上安森的头顶。

    “乖孩子,我宽恕你。”

    ………………

    向着大叁星系前进的驱逐舰中,林寰与骆深的对话仍在继续。

    “获取那只博族的记忆并非太子计划的目的,而仅仅只是个开端。我们本以为博族的记忆会是远超于人类的浩瀚纷乱,但事实上却是异常的简单而纯净,就如同人类将吃掉的食物在体内分解为能量一样,博族也有着相似的消化系统,它们并不会直接吸收人类的精神力量,而是将其消化成另一种形态的能量,再进行吸收。”

    “但太子通过实验破解了博族记忆形态的密码,将它还原成人类能够理解的讯息,他从中了解到博族的社会形态,并制定了一个更加疯狂的计划。”

    “他要与博族中的某一群体,类似于帝国中的政党,进行谈判。”

    林寰不知不觉已经扣住了十指,交叉的手指紧紧扣在掌背上,几乎将里面的骨头捏碎。他知道骆深没有说谎,他的太子哥哥的确做得出这样的事情,他比谁都清楚路海澜那理智外表下的疯狂。小的时候他不明白,现在却多少有了些明悟——那疯狂是在痛苦与绝境之中,路海澜不肯屈服的反抗。

    “太子哥、殿下,有没有说过,他这么做是为了什么?”

    林寰主动开口道,深红的独眼中目光竟是异常的冷静,一眨不眨盯着坐在对面的骆深。

    “他的敌人,究竟是谁?”

    安森也好,安布里茨也罢,林寰打从心里不认为他们有资格让路海澜做出如此疯狂的举动,虽然没有理由,但他就是这么觉得。仅仅一个东南,路海澜其实根本没必要亲身涉险,哪怕东南全境沦陷,那也是皇帝该去操心的事。

    他的太子哥哥,为什么要插手东南这一滩浑水?林寰隐约记得,路海澜曾经说过,有人抓住了他的命脉……可太子殿下的命脉,究竟是什么?

    骆深用一种很复杂的表情看着林寰,缓缓道:“他什么都没告诉你吗?”

    “什么?”林寰皱起眉,“你什么意思?”

    “呼。”骆深长长吐出口气,摇摇头,“既然他什么都没跟你说,那就是暂时不希望你知道……其实我知道的也不多,而且大多是我自己的猜测,你与其问我,不如直接等他告诉你。”

    林寰有种莫名的焦躁感,对方的说法令他觉得这件事似乎与自己有关,可偏偏又不肯明说,他强压下心中的不耐,冷冷看着骆深,道:“那你找我说了这么多,究竟是想告诉我什么?”

    骆深笑了笑,没回答,垂下眼看向自己的手。劳娅不喜欢他使用活人的身体,所以他只能对死尸进行改造,出来了三个多月,这具身体也已经到了极限。况且像他这样以人工智能的形态活着,也并非没有寿命的限制,冗余的资料过多,就会冲散他的人格,平时只能进行粗略的删除和备份,但细致的筛选与剔除却需要大量时间,即便如此,时间越长,留下的隐患就越多,这一百年来他苏醒的时间越来越短,这具身体损坏后,他就将进入下一次的长眠。

    “想要保护一个人,是比想象中更困难的事情。”

    林寰微微错愕地瞪大了眼。

    “代价往往会超乎你自身的想象,然而,只要看见她仍然好好地活着,你就会觉得,这根本没什么大不了。”骆深笑着抬起头,看向林寰那张令人怀念的面孔,十八年前,那头翱翔于北疆的雄鹰,也曾这般笑着对他道——

    “宇宙这么大,我却只找到了一个人,独一无二,举世无双。”

    ………………

    大叁星系沦陷的消息在一瞬间传遍了整个帝国。

    东南军的无能已是确凿无误的事实,光网充斥着人们的咒骂和指责,一直以为事不关己的中心圈民众也陷入了恐慌的情绪,大叁星系的九楚星门沦陷,博族掌握了通往帝国腹地的通道,万一另一端的阳关星门也被攻破,那后果简直不容设想。

    帝国历八零六年六月二十一日,因东南的战况紧急,皇宫提前召开了大朝会。

    这次大朝会的主角,自然是现任东南军代理总司令,安森侯爵。整场大朝会几乎成了东南军的批判会,那个失败的漏斗计划也被再三提起,在朝会的最后,皇帝陛下问安森还有什么可说的,后者被群臣攻讦的体无完肤,从头到尾也没辩驳过半个字,此时,方才缓缓出列,跪地自陈。

    “罪臣无颜自辩,听从发落,唯有一言,事关太子路海澜,还望陛下知晓。自太子监军以来,对东南军事务插手过甚,漏斗计划,亦是太子殿下一意孤行,这个计划太过冒险,臣曾多次当众劝谏反对,却终究未能阻止。东南军参谋总长齐梁亦与太子殿下相交过密,此人狼子野心,在作战中屡次纵容博族,臣认为他有与博族勾结的嫌疑,现已秘密将他逮捕关押。陛下!罪臣愿领治军不利之过,只请陛下收回太子监军一命,将太子殿下召回帝都。”

    乾坤大殿内一时鸦雀无声。

    安森这口锅甩的堪称石破天惊,当着皇帝陛下的面,将锅甩到人家儿子脑袋顶上……这怕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不要命了。

    太子纵有千般不是,也不能摆到这大朝会上来说,这不是摆着明打皇帝陛下的脸呢嘛。

    皇帝陛下的脸色不太好看,当然不能好看。

    正这当口,一名内侍悄悄上前,轻声对皇帝言语了几句,而后就见皇帝陛下面色微变,抬起手轻轻一挥。

    于是一道数米见方的虚拟光屏便在大殿中展了开。

    屏幕中正在播放一段影像,背景是一间装饰简洁的办公室,刚刚被安森扣了一顶大锅的太子殿下坐在办公桌后,十指交握搁在桌上,表情沉静而肃穆。

    【致东南前线的将士们,以及正在观看这段影像的所有人,我是帝国太子,路海澜。】

    【首先,你们看见这段影像的时候,我应该已经死了。其次,我接下来要说的话很重要,希望你们不论在做什么,都暂时停下来,听我把话说完。】

    【正如你们所知,帝国与博族的战争进行得很不顺利,这其中固然有我军作战不力的缘故,但更重要的是,我们人类当中,出现了与博族勾结的叛徒。】

    【自我来到东南,便一直在搜寻这些叛徒,这些人身居高位,享受着帝国赋予他们的权力和地位,却为了一己私利,不惜与博族勾结。其中的主谋者,正是帝国财政大臣安布里茨所领导的安布里茨家族,以及东南军代理总司令安森所属的安森家族。】

    【他们被权力腐蚀,妄图割据东南,自立为王。他们与博族勾结,发动战争,出卖在前线奋战忠于帝国的将士们,为的是削弱帝国对东南的掌控力,东南的战局节节败退,正是在他们操纵之下的结果。】

    【然而很遗憾,我并没有拿到他们勾结博族的证据。】

    影像中的太子有了一个短暂的停顿,他合上那双漆黑而沉静的眼睛,片刻后,又睁开。

    【我不仅没有证据,而且也知道的太晚了。很快,他们将要实施一个危险的计划,如果让他们得逞,博族将能威胁到帝国的内腹,所以我要去阻止他们。】

    【现在,我录下这段影像,如果我成功了,它将不会被公开,而如果你们看到了它,就说明我失败了。】

    【那么我所说的每一个字,就都是证词,以我路海澜的性命担保。】

    太子殿下笑了,那是个非常温柔,也非常平静的笑容。

    【不要放弃,也不要惊慌,帝国的子民们,荣耀将永远与你们同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