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 > 都市小说 > 位面农场主的颠覆人生 > 133.第133章
    “你从哪里搞来的药?你找的医生能比省医院里的还好?”

    程修下意识抵触, 以为程香找的赤脚中医。居然信以为真还让停掉医院里开的西药,真是乱来。出事了谁负责?

    “二哥, 你相信我,我保证这些比你在省医院拿的药更有效。反正爸都这样了, 再差的副作用对他来说比失去行动能力要来得侵害小多了。再不济,咱们就先试用半个月, 半个月没有任何效果, 你再换过来。”

    程修听她的道理一套一套的, 头微微往下压了呀, 审视程香的双眼。

    “老实说吧,你和楚旭上回怎么拦住的霍勋?他的那一边轮胎爆得太特别, 太巧合。你没有想解释的?”

    程香顶着程修穿透力十足的视线干笑。

    “不然呢, 你妹我有超能力,内心祈祷一句爆胎,它就爆了。人品太好,我也很意外!”

    这副滑头油盐不进的样,程修能信才有问题了。

    “呵,你就瞒一辈子吧!”

    程修觑了她两眼,没再管她拧来的药。

    程香在他背后做鬼脸。

    这年头说句真话也不容易。

    房子舅舅在做, 家里的账目列了个明细出来, 先各家拿5万, 多退少补。这事没怎么耽搁, 程香把两个哥哥叫一起, 也不管两个嫂子的, 合计把钱转到程爸账户里,除了程修多拖了两天,一切都很顺利。

    程爸心里的疙瘩也就剩下腿不能动了。

    “拿这么多药做什么,治了也白治,还费钱!”

    “爸,你说什么糊话,治疗怎么可能是白治呢!现在医学这么发达,你要对未来有信心。”

    程香用新学的按摩理疗手法,给程爸上上下下的按摩了腿部肌肉。又给两个哥哥示范了一遍,她不在家的时候,由他们两个轮流做。程妈也在边上学,想等腰好了亲自照顾老伴,力争不给孩子们添麻烦。

    至于大嫂,孩子上学又送了回来,在程靖回来的时候又马不停蹄的跑去上班了。程香也不知怎么看待她这个大嫂,到底是事业心重还是秉性薄凉。但她自己也不能在家常常守着程爸,别人一个外来媳妇定然更没感情,所以这事她无法发表言论。只能在心里想想,同样的事搁她头上,她大概会辞职在家安心照顾孩子,留着男人放心去外面打拼。

    程爸的药内服外用两种,交代好程妈怎么煎药,怎么烤药涂抹,程香隔日回到县城,那日的小夫妻和元夫人如同商量好的一起照过来。就连恭阑也在菜店里挑挑捡捡。

    “元夫人是吧,你的事我们过会儿再谈。你要是难等可以下午再来!”

    程香在楚旭的开解下早就想通了,再躲下去也不能改变什么,还不如真实一点,早死早超生。

    “没事,你这里面有地方坐吗,我就在这里等你。”

    “那行吧!”

    开了仓库里的灯,把临时会客用的小方桌和圈椅搬出来。

    放了一壶热茶一只瓷杯,切了一叠水果,程香自觉也算招待周到了。

    元夫人道了声谢,脱了手套捧着热茶取暖。

    冬月的天,风带着削骨割肉的寒凉了。

    门帘撩开,又一道人影走进来。

    “我也坐坐吧,一个是等两个也是等!”拖出另一把圈椅,坐上去架了个二郎腿。

    程香意思意思的横了他一眼,料他这回也闹不出什么事。放着两人自己去外间忙碌。

    那对小夫妻见她出来,笑了笑,女人拿出一本东西。

    “这是我们做好的计划书,厨师我已经找到了,主打菜都在这里。门面,店招,装修风格和菜谱定价都有大概范围。我们做过了市场调查,你看看还有什么地方需要补充的。”

    程香闻言先有了个好印象,做事的人就该是这个样。不能什么都等着人去做,而该开动脑筋,自己先有一番深入了解。否则,她只会觉得想干事的人只是口头一句话。

    翻开,里面介绍从选址周边人流分析,地里条件利弊都有了文字阐述对比。括出来的几处选得都算用心,道理也说到了点子上。店招这些程香略过,看到布置格局眼前一亮。

    把饭厅做成小卡座带一点半人身隔断,有点古色古香的韵味。桌子上暗嵌流行语,多重字体混杂,倒是有些新意。

    “你这个思路不错!”程香夸奖,翻到最重要的彩色菜谱位置,这些菜有些考技术。令她没想到的是,他们居然在每道菜下都放上了彩色照片,由此可见这份计划书做得很用心。

    开店合作的念头也不是单纯说说。

    “可以,这份计划书你们复印一份给我,明天我会找我的律师和你们恳谈具体合作草拟合同事项。互换个电话号码吧?”

    缺了杨真在身边,这种事程香再次委托别人。

    这么多天过去了,不知道杨真的异世之旅好不好玩,突然有点想念她了。

    “啊,你同意了?”

    看着小女人的看心样子,和她男人宠溺傻笑的眼神,程香也跟着心情愉悦的点头。

    “和聪明人做事,我有什么不乐意的!”

    女人眉开眼笑,很喜欢这些肯定的赞美。

    “我叫李晴,他叫孙文涛。”

    “程香。”

    简洁的道出名字。

    “我们第一次独立开店创业,经验为零,还要麻烦程姐以后多多帮助指点。”

    “我没看出来,有些事用心做了,哪怕0经验也能慢慢摸索出不少的战绩收获。”

    三人详谈甚欢,孙文涛是外地人听不懂方言,偶尔说到他的时候,听到自己的名字孙文涛的眼睛会格外专注的看着李晴。

    “以前我们两家是邻居,我们家是从这边老家搬过去的。我妈做服装生意,他家做百货。两家就隔了一堵墙,而那时候的墙面薄不隔音,我们两个都会帮家里看店。遇到没有零钱找不开,我就会去找他。一来二去,我们两就有了暗号,敲几下是去吃饭,敲几下是需要找零,后来相处久了就互相喜欢上了。”

    李晴说着这话眼睛黏腻的瞅着孙文涛,而孙文涛也在她甜笑的目光里伸手我住她的,十指勾缠在一起。

    这碗狗粮程香吃得居然很开心,从青梅竹马演变的爱情也能这么美。

    想到她和楚旭也算是两小无猜,可默契的画面,似乎多数是他膈应死人的记忆。

    “程香,你又吃冷饮,不怕冻坏牙了?”

    她那会儿好不容易能做件自己高兴的事,他就小老头的在那儿管教。

    “程香,这道题错了,把练习册第七页的题重做一遍。”

    中学的楚旭依旧没有人情味。

    至于大学……

    某次姨妈造访肚子疼,有人似乎跑了几条件给她弄了一杯热乎乎的红糖茶。还苦口婆心的教训她,“又吃冰棒了?你就不能可怜一下你那饱受摧残的蚕豆芽身体?”

    多会找词儿,还蚕豆芽?

    是说她没货呢,还说说她扁?

    她怎么会喜欢这么一个人?细数过去程香仍是一脑子的不能置信。

    想完心里开始反省,他那个人萌的地方和别人不一样,只怪当初她看不见。

    程香:唔……嫉妒啊,我们曾经最浪漫的时候居然是听你训我。我们的青梅竹马恋简直弱爆了。

    楚旭看着手机笑,忙碌中抽空回复。

    楚旭:浪漫提前过了,留给以后的期待就变少了。

    每个字都很简单,却长了毛绒绒的小刷子,飞舞着往身体里钻。

    这个人说话技巧越来越高级了,顺得程香心里顺贴极了。

    送走李晴夫妻,店铺里的东西快要卖空,程香想起元夫人和恭阑。打了一个暂停营业的牌子,合上推拉玻璃门,收拾了一下进里间。

    恭阑和元夫人就古典文化聊得兴致盎然,没有半点被主人冷落的寂寥。

    “元夫人,招待不周。”程香从中打断,她一点不想听那些文言文,也听得很折磨耳朵。

    “先让让,你自己一边儿靠着。”把恭阑挤走,程香坐在元夫人对面。

    “程老板,你的茶叶很好,水果也是。”

    程香自然知道空间出品没有次等货,翘了翘唇角要了一杯茶。

    “现在店里就我们三人,元夫人有什么话可以敞开了说。”

    顿首,元夫人仿如有些难以启口,抿唇了好一会儿,才掀唇说出一段往事。

    “我爸事你肯定听说过,其实我爸在我死后,还有一个孩子。这个孩子一直被他的家人藏匿着,直到十多年前,他来北京读书,偶然遇到我的堂妹,两人相处中互相倾慕,后来到谈婚论嫁才知道他既然是我的弟弟。弟弟无法接受,参军逃避和表妹结束感情,一次秘密任务中,我们也不知道他当时遇到了什么。整支队伍全军覆没,只有他捡回了半条命。医院判定他身上的外伤已经愈合,可这么多年来,他沉睡着,完全就像是个植物人。我父亲想尽了所有办法,也没能治醒。”

    程香到这里有些明白了。

    “你要我治他?我又不是医生。”医生都无法诊断的病情,她怎么可能解决得了。

    “不,”元夫人急忙道:“我们曾接触过很多人,其中就有隐门。”

    眼神晦暗的看她,程香手指扣在桌面上。

    “他们,其实有一部分人一直在特殊部门工作,只是未曾对外公开。”

    也就是说隐门除了修真监管机构,还是国家的特殊职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