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 > 玄幻小说 > 传说有个女巫废 > 105.神隐世界(11)
    亲爱哒, 看到我说明你的订阅不足哦~请稍后再试:)  浪这个字还是她教我的。虽然我没搞懂,明明我们就没去海边, 她为什么要用这个字。

    不过, 通过这七天的亲密相处, 我逐渐喜欢上了这个说话做事都透着一股爽利劲的美丽秘书。

    在我短暂的二十年生命里,我接触过的女性, 屈指可数:

    妈妈和小悠就不提了,排第一个的是林特助。但由于她一直扮演着照顾我的角色, 在我眼里,等同于老师。

    第二个是姑妈杜琪梦。想起她那些恐怖事, 我又觉得……姑妈应该也不能算是正常女性……

    第三个, 就是沙沙了。

    哦,我指的是现实里的这个白沙沙, 而不是预见梦里的那个。

    说到预见梦里的沙沙, 我后知后觉地发现了不对劲。

    如果白澍和白池一早就认识她, 那为什么在我的梦里,他们却是第一次见面?而且,梦里沙沙的身份也很古怪, 竟然称白泽是老板,还帮着白泽对付我们。

    会不会——

    我一眨不眨盯着眼前喝咖啡的女人,会不会她其实也有个双胞胎姐妹?

    “杜小姐, 你对我很好奇?”放下咖啡杯, 她一脸温和地看向我, “我怎么感觉, 这一周以来,你对观察我的兴趣,比玩的兴趣还要大?”

    “啊……”失礼了。

    我笨拙地低下头,搅弄自己的果汁。

    这个话要怎么接,我不会。

    “别紧张,别紧张。”她赶紧说道,“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想告诉杜小姐你,我和老板呀,是上下属关系,绝对不是你担心的那样。”

    担心……什么?

    我抬头看她,她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咦,我猜错了?”她的表情很惊讶,“那你怎么对我这么感兴趣?”

    “你,你有姐妹么?”我小心翼翼问道。

    “没有,我家就我一个。哦~”她貌似恍然大悟,“你以为我和老板是什么亲戚关系?”

    “欸?”为什么我们俩的对话牛头不对马嘴。

    “你一定觉得奇怪吧,我怎么也姓白。”她单手托腮,认真给我解释,“其实不止是我,你也看到了,小白痴……哦,就是白池,他也姓白。其实我们都有本名,不过因为目前受雇于白家,按照东家的商业要求,我们得有个对外的‘艺名’。一说出去,别人就知道我们是白家的人。”

    “艺名?”还是头一次听到这种说法。

    “对呀。”沙沙微微一笑,“三年前我刚来白家面试,第一次从白池那里听到这个要求的时候,也是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凭什么呀,我有爹有娘,毕业于名校康奈尔,只不过挣你白家一份工钱,凭什么连名字都要卖给你们。”

    “……”我身子前倾,听得投入。

    “不过后来真的接触到白家的生意了,我才明白,确实有这样要求的资本。”沙沙自嘲一叹,“底蕴深厚,富可敌国,用这些词来描述白家,还是太浅了点。财团的可怕之处就在于,你永远摸不清他的底在哪里。我才为老板工作了三年,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就已经忍不住在背后称他为‘皇帝’了,更别提已经为老板工作了二十个年头的白池,恐怕骨子里,早就把老板当成了自己的王,恨不得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我深有同感,不过,“白池已经工作了二十年?”

    “想不到吧!”沙沙挑眉,“别看他那个禁欲的样子,其实已经三十一岁了。听说十一岁就替老板做事,搁古代,不就是太子伴读么!所以我常常取笑他,小小年纪,就当了白家的童养男,可怜,可怜哪~”

    三十一岁。

    我的眼皮跳了跳。在梦里,沙沙告诉我白泽三十一,没想到在现实中,白池竟然也是三十一。

    所以,这两个人,其实是同龄的?

    正想着,沙沙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她望了一眼来电的名字,对我抱歉一笑,伸手接过:“喂。亲爱的凯文,大半年没见,有没有想我呀?”

    那头也不知道说了什么,她笑得更加开心,“这么想我呀,那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我这里还有个人,也交给你一并打理……好,那说好了,待会儿见。”

    沙沙挂了电话。

    我看向她。

    “我的私人发型师。”沙沙起身,询问道,“今天下午的活动还没安排,怎么样,杜小姐,想换个形象么?”

    然后我们就去找了沙沙口中的发型师凯文。

    凯文四十岁不到,打扮女性化,个子很高,看到沙沙的第一眼就熟络地抱了上来:“哦我的宝贝,这么久没来找我,我还以为你找到新欢,不再需要我了呢。原来是被流放到了国外,这可真是不幸中的万幸。”

    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我觉得沙沙之前还挺高兴的,可被这个叫凯文的近身后,整个人就不自在起来,直接推开了他。

    这个动作做完,凯文一愣,沙沙也一愣。

    瞬间,沙沙就给自己打圆场,“哎呀哎呀,你看我,长时间对着难缠的客户,都忘记怎么跟朋友交流了。”

    凯文笑起来:“难怪……我就说,你不可能嫌弃我的,我可是你的好闺蜜。”

    “是呀。”沙沙夸道,“国外那些发型师哪有你了解我,原本八分的容貌到了他们手上,也只剩下了六分,水准太差。”

    这句称赞凯文极受用,哗啦一声,拉出了椅子,邀请沙沙道:“那宝贝今天想做个什么发型?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沙沙看看椅子,却迟疑在了那里。

    凯文的脸上闪过一丝疑惑,“宝贝?”

    “哦。”沙沙恢复正常,却把我拉了出去,“我今天就算了,你还是好好服务这位吧。”

    “你,你好。”我结结巴巴道,第一次见到这么女性化的男人。

    “这位是——”凯文试探。

    “我们老板的女朋友。”

    凯文的注意力立马放到了我的身上,“白先生的女友?天,这可真是——真是荣幸之至。”

    他的态度更加亲切:“你想做个什么发型?”

    我说:“我不知道。”

    “来,我看看啊。”他笑了笑,上下打量一眼我,“你的气质很特别,有点童话的味道,虽然长发足够美了,却稍稍掩盖了些灵气……那个,你介意我给你换个短发么?”

    短发?

    我没回答。

    “一般的女孩子其实都喜欢长发飘飘,不过,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觉得短发更适合你。当然了,你要是不喜欢,我们就算了。”

    短发的……我。

    我转头,看向镜子里那个长发的自己。

    我动她也动,我笑她也笑。

    几乎是另一个杜小悠。

    如果我剪了短发,是不是,是不是就跟小悠不一样了?

    “哦,看来是不愿意了,那——”

    他话还没说完,我就说:“我想试试。”

    “……真的?”

    我肯定地点点头。

    得到了我的免死金牌,凯文顿时跃跃欲试:“好,那我就试试了。到时候剪出来的效果绝对惊艳,保管让白先生更爱你。”

    “我才不是为了他。”

    我小小声反驳,顺着凯文的手势坐了下来。却在镜子里看到,沙沙极快地瞟了对方一眼,眼中是一闪而逝的厌恶。

    她怎么了?

    我心想,很讨厌这个发型师么?

    既然这么讨厌,为什么还要带我来?

    “好吧,你们就在这里剪头发,我先出去了。”我听到沙沙说道,“突然想起,我还有样东西忘了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