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 > 都市小说 > 我可能生错了性别 > 分卷阅读3
    。”

    “别动。”栾战将手掌搭在我的肩膀上,轻轻一个使劲便拉着我往诊所的内室里走,“我帮你检查一下。”

    栾战的声音像是有种魔力,让我不自觉安静下来。许是这几年总以生病的样子在他面前出现,栾战看过我的狼狈,见过我的不堪,这会儿我虽然有些难为情,但也不是很抗拒在他面前裸露伤口。他是个典型的Beta,专注工作,相处的过程里也很少说自己的事情。栾战让我躺在他检查用的病床上,压低声音问了一句,“对方也是个Alpha?”

    我侧过头看了他一眼,目光大抵充满了委屈。我微微张开嘴却什么都没有说,接着移开视线看向天花板,随即又看向床边那一冰箱的各种试剂。栾战主要在研究各种性别的基因情况,我时常来看病因此听他与助手说起过几句,具体的无甚了解。栾战偶尔也会跟我说起几句他的工作,比如所有人在十八岁之前都可以通过基因检测的方式知道性别是什么,但这种筛查检测被大多数的政府机构禁止,因此医生也不会刻意去做。

    栾战见我不吭声,又问,“是不是受伤了?我帮你看看。”他的声音丝毫没有变化,大抵是行医这么多年对很多事情见怪不怪。他轻拍我的手臂,“把衣服脱了。”

    我脸上有些发烫,可能又开始发烧了。

    外套,T恤,我脱了上衣,栾战帮我简单处理了那些被凌冬弄出来的伤。他又摸了摸我的头,问我,“你是不是没有好好清理?”

    我当然没有好好清理,我怎么能知道需要清理,我一个Alpha为什么会这知道这些!?

    我只知道我作为Alpha会被Omega吸引,然后会有结合,通过撕咬标记…谁他妈会想到要告诉我清洗?!

    嗯...这个姿势有些尴尬,我双腿打开,而栾战带着手套送进去两根手指。他的动作很轻,嘴里一直在说让我放松。

    或是因为生病便伴随栾战的声音,此时随着‘放松’二字,我似乎真的不太抗拒。“呜...”嗓子口不自主窜出一声呻吟,我下意识睁开眼睛看向栾战,“对...对不起。”他让我身体中的躁动变得安逸,也让我那些不出宣泄的欲望得以平复。

    “躺好。”栾战用另一只手划过我的脸颊,“没事的。”

    我的身体又开始发热,随着他手指的动作,一道一道的电流像是在脊椎上里来回盘踞。“你…你干嘛?”我忍不住张开嘴深呼吸,“栾医生,我...嗯嗯...我...”

    栾战侧头看着我,突然俯身将他的嘴唇压在了我的嘴唇上。栾战…也在吻我?

    他身上带着成年男性特有的气息,同时也有Beta的梳理与孤寂。我不自主张开嘴,放他的舌头进来我的嘴巴里来回搅弄。我被吻得天旋地转,而他却还可以借着接吻的间隙说,“有些人啊,可能天生生错了性别。”

    我才没有生错性别...我就是Alpha,我...我泄在他的手心里,不知道他怎么做到的,但我觉得...好爽。

    栾战真是厉害,他用两根手指,让我欲仙欲死?

    我身边怎么会有这么厉害的人?!

    5

    我怎么就泄在栾战的手里了?他的手指好像触及了某个开关,直到离开我的身体,我还觉得晕晕乎乎。他的嘴唇与手指都很温柔,让我置身于情欲的海洋内,没有凌冬带来的痛处,也没有任何语言造成的…剩下的只有纯粹的快感,惬意并且坦然。

    栾战看着我笑了,随即又亲吻我的额头,说,“身体可以带来的快感有很多种,你不需要想太多。”

    我满头是汗,抬起双手搓了搓自己的脸颊,“我...什么都没想。”

    他的嘴唇顺着我的额头滑向我的眼皮,接着又捧着我的脸亲吻我的耳根,这种感觉...像是恋人???

    栾战给我拿了些药膏,塞进我手里后抬起手臂揽住我的肩膀,他凑到我身边轻声说,“别再让别人伤到你了...”

    他的动作很是亲密,亲密到过往从不曾有的程度。我微微抬起头看着比我高出一点点的栾战,皱眉点头,却又似是而非。

    临走之前,栾战给我打了一针。我有些抗拒,皱眉看着那针头问,“我有这么严重吗?”

    栾战轻笑一声,还是将那药剂推进了我的身体里,“你昨天过了生日,我怕你不舒服。”

    我不记得家里那两个哥哥因为18岁生日而打针,难道我身体素质真的与他们相差这么多?!我盯着那针管里的液体进入我的身体,实在不好继续问。栾战看我面上不舒坦,看着我又笑了,“我这些年研究各种性别的基因,什么样的人也都见过一些。”

    “…”

    “你啊,回去好好休息。”

    优胜劣汰,是各个性别的自然法则。

    我知道栾战这话的意思是表达我算不上强壮的Alpha,他安慰我,让我别在意。这似乎是我从认识栾战开始,他便一直坚持对我说的。他对我说起各个性别的优缺点,同时也表达那仅仅是不同的性别罢了。

    我…哎…心中说不清的感觉。

    从栾战的诊所出来之后,我先回了一趟家。爸妈没在家,屋里只有我的二哥。

    “你昨天过生日,感觉怎么样?”他坐在沙发上问话,扬起眉毛看起来很不愿意搭理我。

    我和他关系不太好,他总说我体弱多病,以后肯定不会是个Alpha。事实证明,我就算从小没他健壮,也不像他那般喜欢举铁练肌肉,但我总归也还是个…Alpha。

    况且,我的成绩好啊。Alpha通常在身体层面占有优势,而Beta擅长注意力更为集中的一些工作。班级里学习成绩好的大多会在18岁之后成为Beta,而我却是Alpha!

    “挺好的,谢谢关心。”我对着二哥冷哼了一句,又问,“你怎么这个时间在家?”

    “我回来拿点东西,马上就去学校。”二哥强调了‘学校’二字,好像是在暗示我去不了。不同性别在身体素质方面有些差距,因此政府针对不同的性别设置不同的大学,避免资源分配不均匀。

    “一路顺风。”我低声回了二哥一句。

    “看你那灰头土脸的样子…”二哥说完便转身往自己的房间走,路过我身边还不忘吐槽道,“没想到你是个Alpha。”

    这有什么没想到的?!我从昨天开始便沉浸在各个性别的思绪中,这会儿实在是懒得和他继续怨怼,“你没想到的事儿还多呢!”我虽然不算特别强壮,但以身板来说也差不太多。昨天若不是我四肢无力,倒也不至于让凌冬占了那么大的便宜!

    我和二哥几乎同一时间出门,他去了学校,而我去找穆弘吃饭。

    [对不起,我昨天失控了。]

    手机上是凌冬给我发来的短信,我看着这几个字却不知怎么回复。

    没关系?不对,我觉得有关系,关系大了去了。

    可有什么关系?难道我还要跟另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