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 > 都市小说 > 我可能生错了性别 > 分卷阅读4
    个Alpha去摆道说理,让他为了强上我的事情下跪磕头?

    他若是失控迷了神志,不知晓不晓得自己喊了穆弘的名字。我的心口处因为‘对不起’这三个字一阵一阵的疼,鉴于不要自虐,我把手机关了。

    到了穆弘家门口,他刚刚打开门我便闻到了扑鼻的味道。

    穆弘做了我喜欢的几道菜,馋死小爷了!

    等等,还有些什么味道。

    有些像金属的味道,带着点锈迹,还有些冰冷…

    OMG!这是穆弘信息素的味道…

    我对这个味道就十分熟悉,可此时闻起来却有完全不同的…吸引力。

    这…

    6

    这个味道我闻过,有点像置身丛林之中,又像是在喧闹的都市里游走。

    穆弘自从两年之前出现了性征,我对这个味道就十分熟悉,可此时闻起来却有完全不同的…吸引力。

    我站在门口停下脚步,而他则回头看着我问,“你怎么不进来?”

    我…我走不动啊!太好闻了,我靠!怎么会有这么好闻的东西,像是顺着鼻息在我的身体里游荡,让我浑身都感到酥麻。

    这味道和感觉让我有些紧张,有些害怕,还有些…激动。穆弘站在几米之外对着我笑,他的神情此时变得异常好看,整个人都如发光一般。“你愣住做什么?”

    他朝我走了一步,我下意识吞咽口水,那些窜进我身体中的信息素则往小腹处硬闯而去,“没有,我…没事儿。”我连忙进屋关上门,剧烈的心跳让我意识到…这就应该是所谓的Alpha性征出现之后的冲动。

    天啊,我忍不住在心里又感叹了一遍,穆弘也太他妈的好闻了!

    那种气息干净纯粹,如雨后的丛林带着泥土味,而其中的金属质感有让穆弘带上了些神秘与坚韧。我无法形容那感觉,像是夺命的冷兵器一般,让人想要在刀口上舔血,危险又刺激。

    我进屋之后深吸一口气,原打算缓解一下体内的荷尔蒙,谁想更多的信息素进入肺腔之后便在我的脑中形成了奇怪的画面…我看着穆弘在厨房忙碌的身影,突然很好奇那衬衣之下的他究竟是什么样子。

    “你喝点水,或者先吃点菜。”穆弘转头对我说了一句,似乎没有察觉我眼神中的…饥渴。

    对,就是饥渴。这种感觉可以忍受,但十分舒爽,四肢像是淌过暖流,摇摇欲坠。若说生错了性别,那穆弘绝对排在我之前。他虽然及不上大多数Alpha那般壮实雄伟,可四肢线条与性格搭在一起绝算不上柔弱。性征显现之前,我以为他会是Beta,谁想竟然是Omega。或许,性别有时候只是性别而已…

    我走到餐桌旁给自己倒了杯凉水,大口灌下去之后缓了缓情绪…没事儿,我既然不像凌冬那样不受控制,那面对Omega应该也不会干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我语音控制屋里的人工智能系统给我放了首歌,伴随着音乐才觉得神经舒缓了不少。

    穆弘做了好几个我爱吃的菜,我从昨晚开始便没怎么吃东西,这会儿饥肠辘辘倒真是放开了胃口。穆弘看着我吃,一直在笑,时不时帮我夹菜倒水。他一直都是这样温柔,击剑场上的棱角鲜少在平日展露,可对旁人也带着距离,倒是和我十分亲近。对了,他和凌冬也算挺亲近,可明明这两个人是因为都认识我才互相认识了,凌冬怎么就喜欢穆弘了?

    还有穆弘身上这个味道…我靠,要是让凌冬闻去了那还了得?!

    不行,不行…

    “昨天怎么样?”穆弘吃了些东西后放下筷子,走到沙发旁坐下问我,“顺利吗?”

    我摇摇头,端着水杯走到他身边坐下。太好闻了,我忍不住离他近一点,“他…不喜欢我。”我嘴里说起凌冬,心中还是十分疼痛,可五官感知却都集中再穆弘的身上。这种吸引力让我移不开视线,本能驱使。

    穆弘对那冰山是什么想法我不知道,但我肯定不会对他说起昨天凌冬喊了他的名字。万一穆弘也有那个意思,岂不是…

    不能想,不能想!我侧头又对着穆弘嗅了几下,不知他作为一个Omega,对我身上的味道有什么感觉。这一刻,我突然意识到自己从未设身处地思考过Omega对Alpha的吸引。我曾经幻想凌冬是Omega,可以和我双宿双飞,可那时我没有显现性征,因此根本不理解这所谓难以抗拒的‘吸引’。

    “没关系,这种事情也不好强迫。”穆弘一边说,一边拉住了我的手。我低头看了看,吞咽口水一句话都说不顺溜,“我知道,所以我…”

    话还未说完,我便感觉浑身发热,头晕目眩。

    浑身发热和性征显现带来的不适很相似,可这眩晕…怎么好似被人用了蒙汗药?!

    我看着手里那水杯掉地,耳边则是穆弘的声音,“没事,别担心。”

    “你…想干嘛…”

    再次醒来,我躺在穆弘的卧室里。

    我的四肢被绑着,身上的衣服被脱了个精光。

    他…对我下了药?

    什么情况?!!

    7

    我在穆弘的卧室里醒来,躺在他那张巨大的双人床上。我的四肢被绑着,身上的衣服被脱了个精光。

    “知道是什么绑着你吗?”穆弘坐在床边,一边说话一边用手指在我身上来回画圈。

    我来回看了看,手脚上的绳索…

    操!我当然知道绑着我的是什么!我可是时刻准备着成为Alpha的男孩纸,我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些绳索是为了阻止Alpha性征显现时乱来专门设计的,扣环会随着挣扎越来越紧,而那金属据说是最坚硬的合金,能承受几个成年Alpha的力气。

    我试着挣扎两下,果然扯着我的四肢又往外舒展了些。

    “别乱动。”穆弘站起来,居高临下看着我。他伸手开始脱自己的衣服,那眼神…没了平日的温柔,多了层难以忍受的情欲。他的声音沉了不少,手指的动作也戴上了情绪。他的额头微微带上薄汗,像是因为我而有了反应。

    我躺在床上,全身赤裸。随着穆弘一点一点扯掉自己的衣服,我的身体不受控制起了反应。空气中弥漫的都是他的信息素,我躺在那里全身都在被荷尔蒙攻击。我闻到的味道强了千百倍,身体中的冲动也多了千百倍。

    “你知道你是什么味道的吗?”

    “什么?”我迷茫的看向穆弘,大气不敢喘一下。

    “是一种类似海水的味道,冷冷的海水…让人有些害怕和兴奋。”他解开自己的裤子,我的眼睛便不受控制往他身下瞟。

    男性Omega一直是让我感到着迷的性别,他们可以承受别人,也保留了男性的性征,他们的身体虽不能受孕但是却保留了雄性生物的刚毅与荷尔蒙。两种完全不同的构造在他们身上得到最为恰当的融合,他们拥有让Alpha这种刚毅生物狂性大发的能力,还有多种享受情欲的天赋…

    我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