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 > 都市小说 > 我可能生错了性别 > 分卷阅读6
    识到…我真的,标记了穆弘,他的身上带着我的味道。

    穆弘凑过来与我接吻,嘴里当然也是我的味道,另一种味道。

    我看着他,微微张开嘴想要说,对不起。

    谁知,没等我开口,他却抬起头看着我突然道,“欧阳,我真想一直这么绑着你。”

    “啊?”我一阵惊讶,吞咽口水勾起嘴角不敢多说:怎么说都是我才标记了的Omega,我的情绪与他相连,因此不愿他不开心。更何况,万一我要是说错了什么,穆弘说到做到一直这么捆着我,当真也受不了。

    穆弘絮絮叨叨吻了我几下,随即又说,“我特别担心你表白成功,我也担心…万一凌冬是Omega…”

    我看着穆弘,他满眼都是沉醉其中的情绪。许是因为刚刚产生连结,我的心情也随他的快乐而有些起伏,共情微弱…却舒心惬意。这便是Alpha与Omega之间的关系吗?因为腺体与信息素的结合,我们便能感觉道彼此的情绪吗?我不确定…但这一瞬间我也不想确定,我只想沉浸在这样的情绪里,享受当下的轻松舒坦。

    叹了口气,我转头又冲着穆弘闻了两下,那感觉好像是他的信息素包裹着我的味道,进而融合在一起。

    穆弘见我这般动作,笑着揉了揉我的头发,满眼都是温柔.

    我没有对穆弘说起凌冬对他的感情,我也没有与穆弘讨论他对我的感情。

    这两件事颠覆了我对他们两个的认知,同时也让我觉得需要冷静下来好好思考一番。

    我从穆弘家离开时,他依依不舍的将我送到门口,同时对我说,“对不起,我绑住你是怕你不想要我,但我看到你身上的伤之后…我…”

    穆弘这话说得轻声细语,可他眼中没有丝毫怯懦与躲闪,对自己的行为一点都不后悔。他…比我想象的还要独立与骄傲,对自我的坚持是我不能比的,“你别再说了。”我没等他说完便点点头,寻思这几十个小时里,所有人在我面前好像都换了张脸…这十八岁的生日,当真不怎么好过。

    “那你不生气?”

    “你认识我这么长时间,我什么时候生过你的气?!”

    标记一个Omega便是有了责任和义务,我从不觉得Omega需要依附于Alpha,但产生联结对Omega造成的影响更为深远。因此,Alpha需要付出更多注意力,也需要懂得克制。

    这些,我都知道。

    说不后悔自己的冲动是假话,可这是我第一次性征显现,我怎么去忍受一个Omega把脖子伸到我面前?况且还是穆弘这样将我手脚绑起来,没给我半分选择。

    哎…算了算了,找借口也于事无补。

    我看着穆弘关上门,心中思索等我想清楚这些事情之后,一定找时间与他谈谈。

    回到家里,母亲问我今天感觉怎么样,同时问我医生怎么说。

    “没什么事儿了,我吃了点药,还打了一针。”

    两个哥哥都没有经历打针,我说起来难免有些难为情。母亲听完之后倒是没接话,轻拍我的手臂说,“没事儿就行。”

    慈母严父,从小到大母亲的目光总让我觉得温暖,无论是小时候生病难熬,还是现在有些沮丧。

    “冰箱里有饭菜,你要是晚上饿了就热一下,还在长身体多吃些。”母亲微微抬起头看着我,对视的目光就好像我是她最为骄傲的那个孩子。

    我点点头,冲着母亲勾起嘴角。

    “对了,凌冬留言说打不通你的电话,你给他回个信。”

    我还是笑着,不想让母亲察觉异样,“嗯,知道了。”

    “还有一件事,你过了生日,自己注意一下大学的入学考试。”

    听到这个,我再笑不出来了。

    大学,那个三六九等明确的地方,过了生日便成为我的当务之急。

    10

    大学,高中后教育的一系列总称。

    我听到这两个字后点了点头,心想…考试时间我比谁都清楚。

    三教九流,性别决定一切的社会,大学的分类也根据性别以及身体素质来进行划分。

    大哥二哥是一等一强壮的Alpha,去的大学自然是为了国家甚至星球培养下一代战士与军人的地方。这些字眼听上去就让人血脉沸腾,当然也是绝大多数人都向往的地方。

    A等级大学出来的人都有着无法比拟的战斗力,他们大多是Alpha,还有些身体素质极强的Beta。这些人会主宰整个国家的走向,有些Alpha成为军官,驰骋疆场,有些Alpha则利用军队控制政权,从而成为规则的制定者。

    B等级的大学主要是培养技术性人才,需要那些从小学习成绩出众的人,因此集中了大多数Beta,以及那些无法被A等级大学录取的Alpha。B等级出来的学生或许与社会最高层再无瓜葛,可他们绝大多数都做着自己喜欢的工作,就像栾医生那样一门心思搞研究。

    当然,还有些非常强壮的Omega也是B等级大学的不错选项。

    最后,C等级…绝大多数的Omega属于这里。据说,C等级的学校里主要会教授Omega如何与Alpha相处,如何在Alpha面前保护自己,还有些必要的生活技能。

    ‘A等级’,‘B等级’,最后这个‘C等级’要是换成‘O等级’或许更合适?

    每个等级的教育侧重点不同,同时也对社会阶级进行划分。

    我赞同根据不同的性别进行大学教育,这样可以避免资源分配不均匀。但我不喜欢这样的等级制度,听起来就好像Omega天生不如Alpha。这个社会就是这样,看看我二哥那副样子就知道了。

    大学的入学机制很简单,满了十八岁显现出性征的学生直接去梦想的学校报名,然后提交各方面档案,包括中学成绩和体能测试,以及家庭医生的体检报告。剩下的,便是学校的选拔。若是入学申请通过,那一切安好,若是学校不通过,则直接转入之后的一个等级,继续审核。

    母亲见我没有吭声,主动又提醒我道,“我记得前几年,你二哥的入学…”

    “我知道,我已经查过了时间。”这件事,我在生日之前就已经和凌冬讨论过,这是每一个十八岁的学生会思考的问题。

    “你什么想法?”

    我看向母亲后叹了一口气,“我…肯定是申请A等级的大学,我是Alpha。”

    母亲看着我又笑了,她没有接话只是淡淡的笑。母亲眼中有些潜台词,我读不出来也不想深究。

    我是Alpha,我显现出Alpha性征的时候有种释然,同时还有些怅然若失。

    我的两个哥哥都是Alpha,我知道Alpha对这个社会的责任义务,但我…好像不怎么想去A等级的大学。那些所谓的责任和义务不只是存在于Alpha及A等级的大学,而身体的绝对优势也不应该是站在金字塔顶端的唯一标准。

    当然,这些事情我无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