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 > 都市小说 > 我可能生错了性别 > 分卷阅读7
    决定,我能做的只是…提交申请。

    休息了一晚上,我既然没事儿了,转头第二天便去了学校。

    从我家到学校大概二十分钟的时间,我一想到可能会在学校里见到凌冬便浑身拒绝,连平日很熟悉的路都觉得极其陌生。

    栾医生的药膏很管用,我已经不觉得身上那些伤难受,除了身后那处还有些微微不适。

    “欧阳喆。”

    身后传来的声音让我停下脚步,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我他妈都没说出口,只是想了想。

    凌冬见我没有回头,主动走到我身边,“你没有回我电话。”

    凌冬平日是一座大冰山,我们俩从小认识他也经常爱答不理,像是今天这样主动打招呼的时候极少发生。我侧过头看向他,勾着嘴角皮笑肉不笑,“我昨天有事儿。”早起出门我已经有了心理准备,这一路也都在做心理建设,因此这会儿开口的语气很轻松,就好像之前的事情没有发生过。

    “我,那天的事情…”凌冬看着我,神情严肃,“对不起。”

    我既然没有回他的信息那便是不知怎么说起,他此时又何必不识趣?!扫兴至极。我转头看了凌冬一眼,从他的视线中读出了很多内容。可现在,我什么都不想多提。我冲着他摇头,装作毫不在意用平时和他对话的语气道,“快上课了,我先走了。”

    “你等一下。”

    他叫住了我,同时伸手拉住我的手臂。

    我下意识甩开他,想起那天他指尖的力度,心里就说不出的难受,“怎么了?”

    “中午一起吃饭。”

    平日我们中午总一起吃饭,都是我凑着课间时间问他,而他这般确定的语气,不知是在通知还是询问,“不了,我今天中午有事。”

    “一起吃饭吧,” 他又说了一遍,随后又补了后半句,“我给你带了我妈做的饼干。”

    凌冬妈妈做的饼干我很喜欢,之前去他家里总觉得吃不够。朋友相处总归有比较积极的一方,所谓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以前是我,以后...

    “那到时候再说吧,”我也看不得他满眼都是不安的样子,私心作祟松了口,“我现在还不确定。”

    11

    我不想面对凌冬,一是因为我和他之间发生的事情,二是因为我在冲动之下标记了他喜欢的Omega。

    前者在我心里过不去,后者在我心里更过不去,这事儿怎么就搞成了三角恋???

    我一早晨上课都没什么精神,而刚刚显现出性征也引起了周围几个人的议论。有人问我是什么感觉,有人则问我现在对身边人有没有冲动。

    我侧头看着问问题的同学,心中也很无奈,Alpha在大家心中当真是时时刻刻精虫上脑?

    我在生日之前也会有这样的认知,也会思索摩擦摩擦的事情,甚至计划...可这短短的两天,好像有些东西在悄无声息的改变,因为经历了云雨与标记,所以改变。

    午饭时间是一天内最吵杂的时间,我一早晨都在思考怎么推掉凌冬的午餐邀约,谁知没到时间便收到了穆弘的短信:[你的检测仪落在我家里了,午饭时间给你拿过去。]

    我盯着手机愣了几秒,连忙回:[我晚上下课去你家里拿?]

    [下午去学校,这周的后面几天都在学校里。]

    检测仪记录每个学生的身体素质,同时也记录在显现性征前后一段时间的身体变化情况,会为大学申请提供一部分数据。一两天的数据缺失倒不会怎么样,可这性征出现之后的一周若是都没有数据,难免让人有所疑惑,甚至会影响我的入学申请。

    [那等会儿见。]我回了这几个字,心中思索拿了检测仪之后得快点让穆弘离开。

    最后一节课拖了几分钟,走廊里都是往食堂与校外走的人。

    我无奈加快脚步,走到校门口时穆弘已经在那里等我了。穆弘穿了一件浅色外套,站在那里十分养眼。他左侧的肩膀上挂着书包,右手则拿着我的检测仪。穆弘低着头偶尔踱步,目光则是一贯的温柔。我看着他放慢了自己的脚步,眼神有些发愣,心中则满含疑惑:这就是我从小便认识的穆弘,可这样的他怎么就把我绑在床上了?还有,这样的他现在竟然成为了我的Omega,我的…

    我高一的时候穆弘高三,也在这里上学。他看我走过来后主动迎上来,将检测仪递给我的同时说,“好久没回来了。”

    穆弘的话让我想起他当初显现性征的时候,学校里有些闲言闲语说这样的人怎么会是Omega?更为难听的则会说,看不出来平时这么有气场的人竟然是个天生就要被Alpha干的Omega。

    当初气不过这些话,几次三番发生矛盾,我和凌冬还为此揍过比我们年纪大的学生。当然,凌冬那座冰山的态度肯定是别理那些人,冲动动手的那个人总是我。

    一晃已经两年了,时间真快。“这里也没什么变化。”我拿过自己的检测仪,设置启动后植入皮下。检测仪是纳米集成装置,从皮下植入后会在血液中检测身体的各项指标。取出的过程则是利用特殊频率的仪器进行操作,面临性征显现的学生都经历过这个阶段。等到入学申请结束,这检测仪也会变成记录中的一部分。

    穆弘跟我解释了一句说,“我那天不希望它记录你的情绪起伏,还有…”

    我点点头,猜测没人喜欢用这东西去记录那么私人化的时刻,“没事儿,我现在戴上就行了。”

    穆弘冲着我笑了,突然上前一步伸手拦住我的脖子。他和我一般高,四目相对之后便凑过来吻我。靠近的那一瞬间,我感觉到情绪在心口处游走,平静却也激荡。

    穆弘身上的味道让我隐隐冲动,可那联结留下的痕迹却让我感到平静,我再次闻到了那属于我的味道。穆弘让那冷冷的海水带上了暖意,仿若在沙滩上漫步、享受生活,十分惬意。

    这味道属于我,他也…属于我。可是,难道仅仅因为存在标记,Omega就要成为Alpha的附属品吗?

    我与穆弘站在校门口搂搂抱抱十分显眼,周围路过的学生时不时看向我们俩。其中更有那些已经显现出性征从而可以辨认标记的同学,他们以惊讶的目光看着我与穆弘,大概是对我小小年纪就有这般出众的Omega感到惊讶。

    我心中对这样的眼神有那么些排斥,但同时也觉得…挺有面子。瞧瞧穆弘这样子,作为Alpha拥有这样的Omega,说不沾沾自喜定是假话。穆弘倒是对这一切没什么反应,别人愿意瞧就让他们看。穆弘从显现出Omega性征,到去了B等级的大学,经历过不少他们的视线,早已不放在心上。

    穆弘又跟我唠叨了几句,片刻过后目光突然集中在了我身后的某一点。

    我缓缓回头,心中有种不好的情绪冉冉升起。

    哎…

    穆弘看着站在我身后的凌冬,神情没什么变化。他松开我后率先朝凌冬走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