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 > 都市小说 > 我可能生错了性别 > 分卷阅读9
    我一眼,“想去什么A等级的学校?”

    “嗯。”我似是而非点点头,不知是在对他强调,还是在说服自己,“我是Alpha。”

    他突然拿起一旁的小型检查设备,将那几个金属薄片贴在我的皮肤上,“你是Alpha,和你想去什么样的学校,无关。”

    薄片有些凉,距离我胸口那一点很近,我下意识清了清嗓子,怕被他瞧出我的尴尬。

    栾战进屋时手里拿了几张纸,他从其中抽出一张递给我说,“你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也和你时什么性别没有关系。”

    我接过来,这才发现是我从小到大的身体素质报告。我看着那些指标,无奈叹气,“你是想提醒我小时候身体有多么不好?”

    “你和我看到的东西,完全不一样。”栾战说着便凑过来吻我,我下意识往后闪,而他则顺着我的身体低下头,伸出舌头便去舔我胸口的那处,带来一阵酥麻。

    “你干嘛?”我下意识抬起手臂想要推开他,谁知却迎上栾战的目光,他说,“别动。”

    栾战的舌头又在我身上绕了几圈,随后顺着脖子到耳根。他低声开口,问我道,“你知道我看到了什么吗?”

    “什么?”我还是止不住闪躲,可他的手臂已经将我整个人环在了怀里。栾战的身体不像那些三十岁的Alpha,四肢发达、虎背熊腰,他身材匀称、手臂很有力量,搂着我充满了成熟的气息。我很难形容那是什么味道,亦或者不是味道,是一种感觉。让我觉得安静惬意,同时也无法用力将他推开。

    “我看到你每年都在让自己变得更强大。”

    十几岁之前,我主要是看儿童医生,而我的身体状况也一直不太好,经常有个小病小灾。当时的那些记录都转到了栾战的手里,而他则记录了这几年所有的情况。我的身体素质随着年龄增长有所增强,其中自然有他的功劳,同时也因为我这几年常常锻炼。我或许永远都不会像大哥二哥那样壮实,但我从没有放弃我自己。栾战看着我勾起嘴角,接着又凑到我耳边道,“每个人的起点或许是基因决定的,但最终走到哪里一定是自己决定的。”

    我侧过头望着栾战,心中很是感动,一股暖流在左侧胸口来回流动,连那金属薄片此时都像是发热一般。他见我不吭声,轻轻含住我的嘴唇,轻轻啃咬,“我比任何人都清楚生病的时候你有多难受,我也比任何人都清楚你这几年都在努力让自己强大。”

    我原本不觉得这些事情值得被专门提起,可栾战这么一说我突然有种情绪在胸口乱闯。莫名,我看着他的眼睛说了一句,“我觉得,我可能不想去A等级的学校。”

    这话,我从未对任何人说出口。我怕他们会笑话我,我怕他们会认为我不够好...我甚至不曾在自己心里面对过这个想法。

    这一点和我的家庭环境有一些关系,我的父亲是这个国家、甚至星球一等一强壮的Alpha,他早年征战沙场,带着舰队在整个星际开疆拓土。父亲后来在一次战争中受了伤,据说送回来时只剩下半条命。康复之后他无缘战场,凭借着战功成为了国家首领的谋臣之一。我的大哥最像父亲,身体强壮、有勇有谋,他早年便已进入军队,有了不少战功。

    父亲不能征战之后,放在家庭上的心思多了一些。他与母亲又生了我和二哥,因此我们俩与大哥之间年纪差了一些。我们从小听着父亲的丰功伟绩长大,看着大哥性征显现成为强壮的Alpha,那就是我们的榜样。父亲看重大哥,每次说起语气都满含赞许。

    从小我身体不好,父亲在我生病的时候也会将我搂在怀里,可我心中知道他肯定希望自己的孩子变得强壮,希望自己的孩子可以为国家甚至是星球成为浴血奋战的人。

    ‘我可能不想去A等级的学校。’

    有这样强势的家庭,这话我不曾细想。

    可不知怎的,此时竟然在栾战面前说出了口。

    我警惕的看着栾战的眼睛,不知他会说什么,心中倒有些紧张,还有些...后悔,不应这样口无遮拦。

    “不想去就不想去,有什么大不了的?”他还是那副‘含情脉脉’的样子看着我,丝毫不将刚刚那话当一回事儿。他的嘴唇顺着我的嘴角滑到脸颊,他突然拉着我一个翻身,自己坐在床上而让我跨腿在他身上,“我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可以去A等级的学校,我拒绝了。”

    我愣愣看着栾战,丝毫不怀疑他所说的每一个字。就像穆弘这种Omega可以进入B等级大学一样,少数强势并且出色的Beta可以进入A等级的学校,有些甚至会得到校方的钦点。栾战既然用了‘拒绝’二字,那他想必是那万中挑一的人才,瞧他现在的样子倒也合情合理,而我则惊讶于他...拒绝了。

    栾战搂着我,让我的双手紧紧环在他身上。我全身几乎赤裸,而他则穿着那白大褂,两人的样子十分羞耻。

    “你为什么拒绝?”

    “为什么不?我想要学医,我有感兴趣的事情。整天在操场上跑圈儿,有什么意思?”

    他的声音云淡风轻,仿佛就是说着当年一件小事,丝毫不曾放在心上。

    他的这段话让我突然感觉到了一种骄傲,一种对自我的骄傲。

    这种骄傲,让栾战...那般成熟,同时充满魅力。

    14

    栾战比我大十二岁,而他说话的神情态度也是我在周围从未听过的。

    他看着我的眼睛开口,像是把我从小到大的身体情况都烂熟于心,“你自己可能没有察觉,你和同龄的孩子小时候有多大的差距。”说着,他从那一堆文件中由抽出了一张,竟然是凌冬的记录,“我不应该把这个给你看,但我印象中他是你的朋友,你们还是同一天生日...”

    我瞥了一眼,小时我总跟在凌冬的身后,别的小孩儿嫌我跟不上他们的速度,因此不愿意和我玩儿。只有凌冬那座冰山愿意停下脚步等我,无论是因为他性子孤僻不容易交到朋友,还是他觉得那样对我不好,总而言之他成了我最好的朋友,甚至在青春期成了我暗恋的对象。

    我小时候的身体数据与凌冬的压根不能比,即使到了这几年还是有几项指标明显不如他,可绝大多数却已经不相伯仲了。

    “每一个人的路都不一样,你得找到你自己。”栾战说着便将手指伸进我的内裤里,那是我唯一留在身上的东西。他手上还带着手套,而此时我很后悔让他摘掉了那口罩,这么厉害的一张嘴,说得我满心都是暖流,怎么都不愿从他身上下来。“你别弄,我其实...”我装腔作势嘟囔开口,话还未说完便淹没在他的嘴里。

    “我在帮你检查。”栾战哼着鼻音将我又搂紧了些,他与我面对面,一手绕过我的身体在我身后玩儿的不亦乐乎,另一只手则伸进我的头发里,来回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