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 > 都市小说 > 我可能生错了性别 > 分卷阅读13
    障。

    我们真的太熟悉彼此,熟悉到将彼此的陪伴当作习以为常,将对方的喜好想当然。

    凌冬看向小菲离开的方向,接着与我对视片刻说了一句,“你标记了穆弘。”

    生日那天开始,凌冬没有在我面前提过‘穆弘’两个字,这与我们俩平日相处差别很大。穆弘去了大学之后,我们三个见面少了但却会尽量找机会一起吃饭见面。凌冬绝口不提证明他知道自己那天喊了穆弘这两个字,同时也说明,他不想跟我解释。

    这便是我所说的熟悉,他将我对他的喜欢当作从小习以为常的事情,甚至不曾意识到那是超过友谊的感情,而我也想当然的认为他会和有一样的感觉,甚至对这一点深信不疑,连他喜欢的那个人就在我眼皮底下也未曾发现。

    此时他提起穆弘,我心中又是一阵不顺心,“我标记了,怎么?”

    他瞧着我一副‘小霸王’的凶狠样子,移开视线低声嘟囔了一句,“没什么,我只是觉得你应该和别的Omega保持距离。”

    和别的Omega保持距离?我冷哼一声,胃里都是压不住的火气,“我应该和你保持距离。”

    在凌冬面前装出一副不在乎感情的样子实在太为难了,我做不到。喜欢的感觉不会凭空消失,当然也没有因为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而改变。

    凌冬皱眉看向我,那神情好似在说对不起。他大抵误会了我指责他给我造成的伤害,而我也不想继续进行这话题。

    我加快脚步继续往前走,凌冬则跟上我的速度,走在我身边道,“我们先去买点零食,晚上看电影的时候可以吃。”

    我看了他一眼没再继续说话,而我们之间相处的气氛紧张且很是陌生。

    从生日那天之后,这是我第一次来凌冬家里。凑巧他的母亲也在,看到我来了还问我说,“小喆,你怎么好久没来了?”

    凌冬的父母不常在家,偶尔遇到则总给我准备很多吃的,十分好客。凌冬是家里的独子,从小没有我和哥哥打架的经历,因此我时常觉得自己就是他的兄弟,关系很好的那种。

    “最近很忙。”我对他妈妈笑着开口,顺便拿了块桌上的饼干塞进嘴里。

    “多吃点,凌冬说你要来,专门让我做给你的。”

    我看了凌冬一眼,想必在我们不和对方说话的那段时间,他也十分想念我。凌冬虽然看似是一座冰山,可并不代表他心中没有情绪与火气。我心中感到有些暖,可也清楚知道:我对他的想念中还多了一层,是他绝对不会有的。

    凌冬既然让他妈妈给我做了饼干,我索性多拿了几块,差点端着盘子往他屋里走。

    以前我俩总是窝在凌冬的屋里看电影,用全息投在他的白墙前面,关上灯直觉整个屋子都沉浸在电影的气氛里。为了看电影,我们俩以前还专门研究过哪个角度最为合适。当然,研究的过程是我抱着那小型投影设备,而凌冬坐在一边只负责看。

    想想,那时候的相处真是轻松愉快。

    走进凌冬的屋里,我有些无所适从。手里的几块饼干不够吃,我将它们塞进嘴里后避开凌冬的眼神。嘴堵着自然就不用说话,我进屋走到角落处坐下,余光时不时看向那张床。真不是我小肚鸡肠、怀恨在心,可我实在忘不掉那天发生的事情,那种疼与绝望,那种难过与挣扎...而这所有的一切都发生在那张床上。

    凌冬刚刚结束训练身上很脏,进屋之后见我有些尴尬索性拿了一旁的换洗衣服朝卫生间走,“我去收拾一下。”

    “嗯。”我嚼着饼干点点头,晃了晃手里的零食示意他:你去吧,我先把这些拿出来。

    凌冬离开房间,我长出一口气。

    从包里将零食拿出来,然后我找到那个小型投影设备。凌冬的房间我甚是熟悉,书架上那些机械模型一半是我送给他的,另一半则是我陪他一起组装的。凌冬喜欢打篮球,喜欢自己造各种机械设备,还喜欢...穆弘。

    哎...行吧,那我能怎么办!?

    十几分钟的时间,凌冬回来了。他洗完澡换了件T恤,头发上还在滴水,搭在额头前一副男神的样子。

    我看着凌冬微微发愣,简单的白T恤让他那倒三角的身材恰到好处,而此时我竟然闻到了一股海水的味道...

    是凌冬的...味道?

    还是我的?

    或者...我们两个的都有?

    19

    小菲说,站在凌冬身边,就像是面对正片汪洋大海,迎面袭来冷冽。

    我猜,我闻到的味道绝大多数来自于凌冬。

    凌冬站在门口与我对视,而那气味则越来越浓烈,他见我们都保持沉默,主动说了一句,“我刚刚上来的时候,我妈说办公室临时有事需要过去,今晚可能不回来了。”

    “…”

    “她说如果太晚了,你就留在这里。”

    我愣了几秒这才反应过来,点点头道,“那个,我已经把电影放进播放列表了...”

    上次来他家里的时候我没有闻到味道,因此误以为他是Beta。我在心中默念,找机会得问问栾战这时有时无的嗅觉到底怎么回事。

    凌冬进屋后转身关上门,清了清嗓子说,“你身上的味道...有点...”

    “有点什么?”我盯着他的眼睛,明明是他身上的味道在这屋里四处乱撞。

    “和...上次不太一样。”

    “上次?!”我站起来,朝他走了几步皱眉问,“哪次?”

    凌冬摇摇头,许是不想和我主动发生不必要的矛盾。他走到投影设备前打开按钮,接着随手关了灯。

    我见他不再吭声接话,转头坐下看向面前的全息影像,心中不是个滋味。这个系列我只有这一部没有看过,正巧这部电影又是整个系列的分水岭,在这之前像是一个童话与英雄混合的故事,而在这之后则开启了新的篇章。

    上一部电影结束的时候,整个电影宇宙中的人以为反派而消失了一半,而这一部电影则是以五年之后为切入点。诡异的时间间隔,剧情设定有些人可以继续生活,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而有些人则不能忘却过去,一心还在想着那些消失的过去。

    “如果你觉得需要,我可以不再见…穆弘。”

    电影开始了没多长时间,我还没进入状态,凌冬在我耳边嘟囔了这么一句话。我回过头看向他的眼睛,耳边却是电影中吵杂的情节,“你什么意思?跟我说这个干嘛?”

    “你和穆弘,你们…”

    我听明白凌冬的意思,同时我也明白了他为什么在看到我和小菲走在一起后会提起她是Omega,他在为穆弘鸣不平,“我们怎么了?”我有时候觉得闭口不谈是个不错的选择,就好像电影里面那些想要继续生活的人一样。凌冬一旦将话题往那天引,我的火气就压制不住。猜想,我无法粉饰太平,我心里一直装着那天的一切。

    “你身上味道的改变,是因为你标记了他。”

    我愣住了,标记穆弘的时候我确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