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 > 都市小说 > 我可能生错了性别 > 分卷阅读14
    感觉到我与他的信息素在融合,但我没有意识到自己身上味道的改变,“你怎么知道?就算是,那又能怎么样?”谁他妈能知道味道会改变?我平时又不会专门研究自己身上信息素的味道!

    “不怎么。”凌冬皱眉看着我,眼中的情绪被再一再二的压制,“我只是想跟你说对不起,也不希望影响到你和穆弘。”

    “你凭什么觉得你能影响我和穆弘?”我看着他的眼睛张嘴就来,随着电影进入紧张情绪而抬高声音,“穆弘又不喜欢你。”

    凌冬深吸一口气,移开视线点头说,“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

    一直都知道?合着生日那天不是他将我当成了穆弘,凌冬知道自己和穆弘没有可能,因此借着性征显现索性’逞凶作恶‘,抓着我卸了火气,自己幻想一番?“那你知道他喜欢谁吗?”我看着他的眼睛问,不想放过与他有关的任何细节。

    “...”

    “这么说你知道,那你应该也知道就算你跟他见面,也不会影响我和他。”

    凌冬话虽少但脾气也不算小,而我深知这几句话足以刺穿他的自尊心。果然,他看着我咬牙嘟囔了一句,“...你何必这么跟我说话,我只是不想造成你们的困扰。你要觉得是我多事,那就当我没说过。”

    “凭什么你能说那天的事情,我不能说?!”站在凌冬的角度大概觉得自己忍受了许多,毕竟他心里的人是穆弘,对我有情绪是最正常的反应。这种情况下他能说不见穆弘,可能是在为了我退让,觉得生日那天的事情对不起我。这些...我都知道,但我也忍了很多,面对穆弘我或许有些内疚与歉意,但面对凌冬我只有发泄不出去的怒火,“还有,你凭什么说我身上的味道改变是因为我标记了穆弘,我睡得人多了去了,谁的味道都有可能!我用不着你来指手画脚,更用不着你来管我跟哪个Omega的关系好!”

    一瞬间,凌冬好像整个人都带上了愠色。

    “你说什么?!”他突然前倾身体,伸手便抓住我的下颚。我与他一道坐在地上,背靠着他的床。凌冬抬起身体冲着我过来,随即便是他身上那味道直直往我的鼻息里冲。如小菲所说,那是一种凌冽的攻击性。他掐着我下颚的手掌就像一道巨浪,卷着我往大海中拖拽,“再说一次。”

    我的膝盖微微抬起,正巧顶在他的双腿之间。“我说,用不着你来指手画脚,更用不着你来...”话说到一半,我突然意识到...他硬了?凌冬这混蛋闻着我的味道,硬了?

    “不是这一句,你说你睡的人多了去了?”

    “我说了能怎么样?!”我睡了...不,我被几个人睡了又能怎么样?我至少不是那个对着谁都他妈能硬起来的Alpha!“你在为穆弘鸣不平?还是你觉得你能管的了我?跟你有什么关系?!”

    “什么时候的事儿?你从没说过。”凌冬的眼睛里在冒火,我心中却充满了‘喜悦’,他还真以为自己有什么了不起?

    “我没告诉你的事情多了去了!我在被你干之前睡过别人,被你干之后睡过别人,标记穆弘之前睡过别人,标记他之后还睡...嗯...”我的话没说完,后半句被凌冬堵在了嘴里。他突然低下头吻我,动作很是粗鲁。

    我愣住了,直到他的身体顶着我的大腿,他撕咬我的嘴唇,我这才反应过来。

    靠!凌冬你他妈也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吧?!

    20

    凌冬突然低下头吻我,动作很是粗鲁。

    他几乎咬着我的嘴唇抽干我嘴里的空气,一只手捏着我的下颚,另一只手这推着我的胸口便将我往地上压。

    “你发什么疯?!”我趁着间隙大喊,抬起手肘便冲着他的脖颈来了一下,“松开…呜呜…”

    “你以前…从没提过…”凌冬拖着我的手臂将我拉上床,一个翻身便压在了我身上。我用力挣扎,在他嘴角弄出了伤痕,而他也奋力控制我的四肢。

    我以前当然没有提,我怎么可能跟他提起感情的事情?“你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我的双腿被他的腿压着,两只手则扭打在一起。凌冬身上浓郁的海水气味充满了整个屋子,那种冷...透进我的皮肉,“你想知道什么?想不想知道你自己烂爆了?尺寸不怎么样,技术还不好,跟别人根本没法比!”

    “...”

    我觉得我可能是疯了,任何一个男人听到这样的话都不能好受,况且凌冬还莫名其妙满眼都是要杀人的怒火和欲望。当然,我说得也不完全是假话,虽然凌冬的尺寸可观,但是真没什么技术可言,横冲直撞压根不考虑我的感受...想来也‘不能怪他’,我又不是穆弘。

    “你有什么好生气的?”我看着他的眼睛,火上浇油,趁机也烧烧我心里的怨念,“我让你白爽一次,你还不乐意了?”

    “别人是谁?”凌冬沉默片刻问出这四个字,之后又看着我咬牙说,“你是Alpha,怎么…能对别人张开腿?”

    类似的话穆弘说过一次,而此时从凌冬嘴里听到完全是另一种情绪。我看着凌冬冷笑,“我是Alpha怎么了?我喜欢被人上怎么了?”这一刻,我突然有一种诡异的自我认同,我接受了自己享受的性爱方式同时不再有任何抗拒。“你也干过我,你有什么资格质问我?还是你觉得你和别人有什么不同?”

    生日那天我被凌冬压在床上之后,心中或许有些自我抗拒的情绪。不知是因为穆弘还是栾战,总之经历了这些日子,我舍弃了那种情绪,面对自己的快感也可以更为享受。我看着凌冬,深吸一口气坦然说道,“你听好了,我喜欢被干,而且我觉得这事儿和你没有任何关系。”

    如果我知道与凌冬的争吵将以何种方式进行收场,我可能会在争吵的最开始抽自己两个耳光,直接闭嘴。

    我喜欢被干,而且我觉得这事儿和你没有任何关系。

    说这句话时我底气十足、目空一切,而凌冬没有再开口,却以实际行动回应了这句话。

    凌冬抓着我翻身,二话不说便去扯我的裤子。

    我心中一惊,大约知道他是什么意思。“操,你他妈还没完没了了?!”我转身想和他动手,可谁知凌冬抓着我的手腕便按在了身后,让我动弹不得。

    在这一刻,我感受到身体素质的差距,同是Alpha他却比我强壮。生日那天性征显现,发生压制性的对抗绝非偶然。

    凌冬用手臂死死摁着我,另一只手已经将我的裤子褪到了大腿根。

    “你干不到你喜欢的人,你就来干我?你当我是什么?混蛋…呜呜…”我的话还未说完,凌冬俯下身便来亲吻我的嘴唇。他的味道像是有了生命力,往我的身体里钻,同时闯入我的意识。我头疼欲裂,张开嘴的同时却也将他的舌头放进来。

    凌冬将两根手指塞进我的窄巷,来回捣动。我咬他的嘴唇,随即尝到了鲜血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