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 > 都市小说 > 我可能生错了性别 > 分卷阅读16
    内容...

    “...”凌冬整理手中得被褥,看我一眼后稍稍叹气,“你过来吧。”

    我又困又乏,起身挪了几步便躺上床,“我想吃饼干。”我看着凌冬嘟囔一句,想看看他容忍得极限在哪里。

    凌冬又看了我一眼,转头朝着厅里走去。他回来时手里拿着饼干,而我则顺势张开嘴,凌冬将饼干塞进我嘴里。

    我一边吃一边往里移动身体,给他腾出了半张床的空间。凌冬没有说话,躺在我身边后不再乱动。

    他的床对于小时候的我们十分合适,可对于两个十八岁的Alpha来说实在拥挤。我平躺着看向天花板,而他则背对着我,一言不发。

    在一张床上入睡,随即将一个人挤下去。

    这是我们的小游戏,我觉得好玩,凌冬也不曾拒绝。

    这一晚,我们失去了这个游戏。凌冬躺在床上始终背对着我,而我侧头看着他的背影。

    不知怎地,我鼻头一阵发酸。可我想不出自己难过的理由,我喜欢凌冬,因此十分享受...他,这一次至少没有喊穆弘的名字,他的动作虽然粗鲁却也没有弄伤我。

    我的视线最终落在他的脖颈之处,上一次...他咬了我,以一个Alpha进行标记的样子咬了我。

    我用手臂撑着身体,微微抬起后向他凑过去。凌冬察觉到我移动,下意识回头。我先声夺人,推了一下他的肩膀,“你别动,别转过来。”开口的同时我便张嘴,朝着他的脖颈处狠狠咬下去。

    生日那天,他就是这么对我的,“你咬了我一口,我还给你。”

    我的牙齿刺穿他的皮肉,而这是几年间...我最想做的事情。

    终于!我长出一口气,鼻头那阵酸楚也涌向我的眼眶。

    不过我也是十分庆幸,这一晚我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但我确定自己从未提及对他的感情。

    就像我对凌冬说的,他不知道的事儿还多着呢。

    22

    从凌冬家里离开,我还没到家便给栾战打了个电话。那会儿正巧栾战有个患者,他的助手告诉我稍等片刻。

    栾战给我将电话回过来时我刚刚到家,全身酸疼。我翻身躺在自己的床上,打算一整天都不动弹。

    “怎么了?”栾战开口的同时轻声笑,声音十分好听。

    我闭着眼睛与他对话,“你忙完了?”

    栾战在电话那端停顿片刻,呼吸声顺着耳机传进我身体内,“你到底怎么了?”

    “我能怎么?就是有个问题想问问你…”我清了清嗓子,思索片刻找了个含蓄的方式说,“Alpha是不是只会受到Omega的信息素影响,然后身体有反应?”

    “当然不是,我之前与你提起过,信息素只是不同种类荷尔蒙混合的一个总称。”栾战说起这些问题时喜欢用学术词汇,同时喜欢用一种非常复杂的逻辑来进行解释,“不同性别的信息素也是不同配比的荷尔蒙而已,所以理论上被信息素影响也不受到性别的局限,这也是Beta可以通过学习,从而识别信息素的原因。”

    “我就问了个‘是’或者‘不是’的问题。”

    栾战又笑了一声,“你那么聪明,肯定能听明白。”

    “那Alpha也可能影响Alpha?”

    “当然,否则你以为Alpha面对其他Alpha时候的攻击性是从哪里来的?”栾战压低声音,问我,“你是不是不舒服了?”

    我哪儿有那么娇柔,只是从小都和身边的Alpha有些差距,因此有点担心罢了,“没有不舒服,只是最近出现了一些之前没有的情况。我显现性征之后,对Alpha或者Beta的味道不敏感,最近好像…”

    “这些都是正常的,有些Alpha可能一辈子都感觉不到其他Alpha或者Beta的味道,你不需要想太多。给自己些时间,你的身体需要适应你显现出性征。有些Alpha在显现出性征的时候很痛苦,他们的身体可能一下就接受了性征带来的所有改变。你的反应或许不太强烈,身体可能也需要更长的时间。”

    栾战总能在三两句话之间让我觉得安逸与从容,即使他潜台词表达的也是我身体不好,“我还在…感受到其他Alpha的信息素时,有些头疼。”

    栾战嗯了一声,突然带有些暧昧的问我,“还有哪儿疼?”

    “…”我的耳根到脸颊莫名发烫,“我真的觉得头疼。”

    “我又没说是假的…要不找个时间把检测仪给我,我再看看里面的数据。或者,你约个时间过来,我直接给你检查检查?”

    “不用。”我连忙拒绝,上次的检查还历历在目,我昨天头疼今天身后还肿着,要是再去栾战那里‘检查’一番,这个周末只怕都得在床上渡过了。

    栾战大抵在笑我可爱,我都能想象他勾着嘴角的样子,“小喆,Alpha在这个社会等级制度下可以立于尖端不倒,肯定是有一定的道理。所以你别妄自菲薄,也别担心…你不会有事的。”

    “…”我愣愣听着栾战的这句话,心中很是惊讶。我对于性别的很多认知来自栾战,因此我惊讶他会承认Alpha的社会地位。当然,我与栾战差十二岁,他所经历的事情与我天壤之别,想必思想与观点也大相径庭。

    栾战口中那些社会等级和地位距离我很远,唯一与我有关联的便是大学申请。

    我最终还是申请了A等级的大学,提交材料的那一刻心中说不清的滋味。我猜想栾战与我说起他自己当年的经历,大抵是希望我能顺从心意…只是,我有些难以分辨自己的想法。

    我有时会在意他人看我的眼光,因此我最初也介意作为一个Alpha却被人压在床上来回玩,现在依旧介意两个哥哥都比我强壮优秀。

    我不知道自己的选择是否正确,但心中隐隐有个声音在对我说:这是我自己需要面对的问题。

    大学申请的结果很快会出来,之后便需要拿到通知的学生进行确认。第一轮确认之后如果有名额空余,可能会进行二次筛选。接着便是下一个等级学校的材料审核,以此类推。

    绝大多数的审核都是由电脑程序完成,因而确保用同一标准进行筛选。极少的特殊案例会通过人工选择进行,毕竟在科技发展到一定阶段,人类比起电脑程序更加容易犯错。

    从提交申请的那一刻开始,我心中就很忐忑,难以纾解。

    周末在家休息,正巧碰上大哥有假期。

    他自从去了军队之后便很少回来,我看到他十分高兴。

    大哥是最为典型的铁血Alpha,走到哪儿都散发着荷尔蒙信息素。他看我过了生日,伸手轻拍我的肩膀道,“你也是大人了。”

    欧阳谭对我总是带着些鄙夷的嘲讽,但大哥则全然不同。他接受我有些弱小,同时也无时无刻都让我感受到Alpha对社会以及国家的责任。大哥从心底自豪于Alpha的性别,时刻都让自己保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