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 > 都市小说 > 我可能生错了性别 > 分卷阅读17
    为最强者。

    大哥对现在的社会等级非常赞同,毕竟他成为了Alpha中的佼佼者,也是这个等级制度下的受益者。我与他之间的差异很明显,但这丝毫不影响他成为我的榜样。我和他的想法有所不同,但不影响我对他的崇拜,“我还有很多事情都不适应。”

    大哥伸手搂住我的肩膀,顺势将我拉到他的怀里,“没事儿,早晚会好起来。”

    申请结果出来的那天,我正在上课。

    随身携带的小型AI设备提醒我收到一条新的消息,我趁着老师转身的时候点开。

    我的申请...失败了。

    电脑程序审核申请,A等级学校失败的理由是我从小到大的身体指标均低于Alpha平均水平,同时我作为Alpha也没有非常出色的某一单项对自己的弱势进行填补。

    我愣愣看着申请结果,心中不是个滋味。

    我对栾战说起自己好像不想要去A等级的学校,可真到了结果出来的时候,无数负面情绪将我的思绪拖到‘自卑’二字上。

    ‘想不想去’是选择问题,‘能不能去’是他人对我的评价以及自身能力的问题。

    我还没有弄清楚自己心里的想法和喜欢,现实就已经将我整个人拍在了海岸上,压根不再给我机会。

    就在同一天我还知道了另一个人的申请结果,凌冬被A等级学校录取了。

    23

    某种角度来说,我对自己申请结果有一定的期待。

    我觉得...我总归是可以被录取的,毕竟我是个Alpha!!但是结果出来之时,我心中也有那么个声音在告诉自己,这可能也不是坏事。

    我与凌冬在第二次‘你中有我’之后,又进入了一个短暂的尴尬期。我从他家里离开的那天,原本想发个信息对他说:[帮我和你妈说一下谢谢,饼干很好吃。]

    点开通讯界面,我的内容还没有完全键入,接着便看到屏幕显示对方正在输入。我心中一惊,删除掉了原本已经打进去的几个字,看着屏幕等待他到底要说些什么。

    奈何一分钟过去,什么都没有,就连那正在输入几个字都没有了。

    我关上了聊天界面,心中不是个滋味。我们俩曾经整日对着屏幕,有说不完的话。

    不知凌冬如何对待与我之间这‘第二次’?冲动?愤怒?或者是其他更为激烈的情绪。

    就我自己来说,其实我在某一刻享受了这场性爱,毕竟他是我喜欢的人,尺寸也着实不错。有那么一瞬间,我觉得凌冬在取悦我,他搂着我的时候好像在以及其笨拙的方式让我舒坦。我知道这是我的错觉,毕竟他没有和我相似的感情,但这错觉也会让我感到舒心惬意。想想,既然我也没什么好抱怨的,那又何必娇柔摆出个受害者的样子?

    转头新的一周我便主动在午饭时间找了凌冬,我装作若无其事找他一起吃饭,而他却在我大大咧咧开口之后愣愣看着我。那眼神有些惊讶,同时还有些抗拒。我冲着他笑了,心中吐槽:小爷主动给你台阶,怎么还不愿意了?

    我们一起吃午饭,我嘟嘟囔囔随便找话说,而凌冬则有一句没一句的接着。

    “你和别人...上床之后,会怎么样?”

    我一大口汤呛在了嗓子口,咳了好几声差点憋出了眼泪,“什么?”凌冬这句话我听清楚了,甚至连情绪都理解的分毫不差。

    凌冬真的在问我这么一个问题,我咳嗽之后就笑出了声。真的...太可笑了,“什么会怎么样?能怎么样?”我拿起一旁的餐巾纸擦嘴,又说了一句,“都觉得爽就还有下一次,觉得不爽了就彻底再见。”我这话说完忍不住感到‘自豪’,听起来也是经验丰富、见多识广。可我更有一种打肿脸充胖子的情绪,我身边遇到的这些人,没有一个可以轻易说再见。

    凌冬听了我的话点点头,淡淡回了我三个字,“知道了。”

    我搞不明白他知道了什么,但我也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你妈妈做的饼干真好吃。”

    那之后,我们每天都会见面,我们聊天却不交流。凌冬总给我带他妈妈做的饼干,平日难得吃到的东西一下变成了习以为常。

    这奇怪的相处一直在继续,直到申请下来的这一天。

    申请结果出来,我愣了许久。

    我不愿意接受,但我除了接受还有什么办法?我还能怎么样?

    上课时间收到结果,下课之后我便垂头丧气走出教室。最先发现我沮丧低落的是小菲,她跟着我走出教室,问我怎么了?

    我冲她摇摇头,咧着嘴说,“我还能怎么了。”

    出了教室才走了几步,远远看到凌冬朝着这边走过来。他看到我后放慢了脚步,走到我面前问了一句,“去确认结果吗?”

    我们的申请纸质材料由高中学校一并提交,因此线下的确认也是类似的方式进行完成,最终一并归档,流程也简化不少。

    凌冬开口这么问我,他的申请结果不言而喻。

    “...”我看着凌冬的眼睛,突然意识到这场申请将成为我与他之间的分水岭。去了大学之后再无每天与他相见的机会,我们将改变曾经相处的所有节奏,而我和他之间也一定会越来越远。

    “怎么了?”凌冬见我没有回答,看着我又问,“为什么不说话?”

    “没什么,我没有被A等级录取。”我看着他的眼睛,勾着嘴角故意露出了一个笑容,“你去确认吧,根本没我的事儿。”

    说完,我抬起脚继续往前走,与凌冬擦身而过的时候,他主动抓住我的手臂。

    我侧头看着凌冬,“还有什么事儿?”

    “...”他微微张开嘴,却也不知道说什么。

    是啊,我自己都不知道此时则么与他交流,“你快去吧,别耽误了。”

    “你别难过,我觉得之后...”

    “又不是你没有被录取,怎么‘觉得’?”

    凌冬深吸一口气,“那你现在去哪儿?”

    我所答非所问,嘟囔一句:“反正以后也不会跟你去一个大学。”说完,我抽出自己的手臂,大步继续往前走。

    我在申请录取这件事上对凌冬没有什么情绪,毕竟他比我强,录取实属正常。只是我的自尊心使然,再加上突然想到以后真的见不到他,心里难免一阵不痛快,凌冬也就成了火药桶。

    我心情不好没有回家,同时也不知道怎么和爸妈说申请的事情。

    无处可去天公还不作美,翻墙跳出学校之后便开始下雨。

    什么玩意儿,老天还替我悲伤起来了?!我找了个商店躲雨,点开通讯录不知怎得竟然将电话给穆弘打了过去。此时此刻,我十分想念穆弘身上那让我感到平静与惬意的气味。

    穆弘这段时间一直在学校里忙着课业,我们偶尔打个电话传个简讯,见面的时间少之又少。往年到了考试季也都是这样的情况,可想而知B等级大学对于学生课业的教育十分重视。

    穆弘接了我的电话,问我这个时间不是应该在上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