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 > 都市小说 > 我可能生错了性别 > 分卷阅读18
    ?

    我唉声叹气,几句话之后才切入主题,“我不想上课了。”

    穆弘在电话那端‘嗯’了一声,语气没什么变化,“你在哪里?”

    我与穆弘约在他家见面,挂电话之前我装模作样问他,不会影响你吗?

    穆弘笑了,你给我打电话之前怎么不怕影响我?就算你影响我,我还能不去找你吗?

    我听到这话心中一阵激荡,吞咽口水便不顾雨水就往穆弘家的方向而去。

    24

    学校到穆弘家的距离不算远,可我到穆弘家时,浑身湿了个通透。穆弘早我几分钟进门,换了拖鞋随即便是我的敲门声。穆弘一直是一个人,无父无母。国家常年派兵在外征战,以稳固帝国的实力与资源,因此有不少孩子在小的时候变成孤儿。我身边有不少这样的同学,见怪不怪,甚至不会多问。好在政府有一系列的福利,这才没有让这些孩子流离失所。小时候觉得没有父母的管辖十分舒爽,长大一些又觉得一个人成长难免孤单,到了现在…我又觉得一个人甚好,至少不需要面对家人的眼光。

    穆弘站在门口冲着我笑,伸手轻轻整理我的头发,“怎么这么狼狈?”

    “你给我拿个毛巾吧,不然我肯定会把地板弄湿。”我站在门口开始脱掉外套,扔在一旁。

    穆弘走进卫生间拿了毛巾,转身坐在沙发上对我说,“你过来坐下。”

    我光着脚走到他身边,坐下后便感觉那毛巾搭在了我的头上。穆弘替我擦头发,手指的力度温柔,身上的味道...诱人。我侧身朝他凑近些许,想要借着那阳光海滩的惬意味道让自己的情绪平复些许。

    穆弘见我朝他蹭,勾起嘴角主动低头钻进那毛巾下面,“干嘛?”

    “啊?...没干嘛。”我突然被他问的有点不好意思,吞咽口水看着他的眼睛,“我就是...闻闻你。”

    一条大浴巾盖在我们俩的头上,微微透进来的光让穆弘的眼睛...十分好看。他看着我笑,勾起的嘴角又有着说不出的魅力。他这张脸我看着这么些年,以前只觉好看,现在又多了份本能的联结。

    “闻吧,不收钱。”穆弘又靠近我些许,接着还用嘴唇在我的脸颊上来回滑动,“你心情不好。”

    标记之后我感受到了穆弘的情绪,而他此时也触及我心中的思绪,这种同感让人心中一暖,同时也让我觉得新奇。

    自知瞒不过穆弘,我索性实话实说,“我没有被A等级大学录取,心里不痛快,觉得事事不如人。”

    穆弘拿下搭在我们俩头上的毛巾,随手又给我擦了两下,“事事不如人,不如谁?”

    “凌冬?或者是其他Alpha?”

    “为什么这么说?”

    穆弘一本正经的问我,可我却觉得这根本不是个问题,因为答案显而易见,“当然是因为没有他们强大,还能为什么?”

    穆弘靠着沙发笑了,看着我伸手揉了揉我的后颈,“我倒不这么觉得,你为了我打架的时候,不比任何人弱小。”

    “我...”

    “我就喜欢那样的你。”

    听到穆弘的话我心中一惊,高一的我为了穆弘强出头,非要去揍那些比我年级高的学生。现在回想起来我不知天高地厚,这个过程里吃了不少亏。那时若不是有凌冬在我身边,只怕少不了各种受伤。

    凌冬与我相比始终是一副冷漠样子,他嘴里总说不用理会那些话。我知道他说的是对的,可听到那些言语的时候根本忍不住冲动,几次三番都会动手。凌冬是那个始终守在我身边的人,我与人打架他冲进去替我挡掉身后看不到的拳头。我挨打受伤撑不住的时候,也是凌冬想方设法将我从人群中拉出来。他嘴里总说我没用,可还是寸步不离守在我身边,在任何情况下都不曾离开。

    现在回想,若不是身边有凌冬这么一座冰山,或许我也不敢横冲直撞,更加不敢一言不合就拳脚相对。或许穆弘看到了我为他出手,可事实却是凌冬给了我后退的余地,让我不至于被击倒。

    “当年...我...”我看着穆弘心中有些内疚,想到凌冬对他的感情又有些懊恼。我曾经觉得不会再穆弘面前说起凌冬的感情,但此时竟觉穆弘应该知道,“其实我当年也没有那么英勇。还有,其实凌冬他...他...”

    “他什么?”

    “他对你...”

    我话没说完,穆弘接了一句,“我知道,他喜欢我。”

    我又是一阵惊讶,想来我是三个人中最搞不清楚情况的?哦,不对,凌冬那冰山肯定不知道我喜欢他。

    穆弘瞧着我滑稽的表情,低声嘟囔了几个字,“他只是以为自己喜欢我。”

    “你说什么?”

    穆弘摇摇头,扬起眉毛看着我又问,“你跟我提他的感情干嘛?该不会想说让给我考虑考虑他?”

    “没有,我当然不是那个意思。”我连忙摇头,这个想法我还真没有。我这个人虽然有不少毛病,比如大大咧咧、冲动,甚至是有些无法面对自己,但矫揉造作绝对不在其中。穆弘既然已经被我标记了,那我对他有责任和义务,自然也不会萌生将他推给别人的念头。Alpha与Omega性别不同,各有利弊。Alpha大多对情感没有那么敏感,而Omega则会更加细腻,我担心穆弘多想,说完之后又补了一句,“我怎么可能说让你考虑他。”

    “还好你没有...”穆弘亲吻我的嘴角,又看穿了我的情绪,“我知道你喜欢他,但是我不介意,我可以等你...反正他也是Alpha,你和他都不能标记彼此。”说着,穆弘抓住我的手,顺势钩住我的脖子,“他对我来说构不成威胁...你已经是我的了。”

    “...”

    “就算他在床上干你,你也不能把味道留在他的身上。就算他用和我一样的方式占有你,你还是只能和我联结在一起。”

    我愣愣听着穆弘这一连串说辞,吞咽口水后侧头追逐他的嘴唇。

    穆弘与我接吻,十分动情。整个屋里都是信息素的味道,我与他交融在一起。我像是从那阳光明媚的海滩上走进一旁的树林中,空气里充满了金属的气息,湿润却神清气爽。穆弘舔着我的嘴唇问我说,“他干你舒服,还是我干你舒服...”

    我很难相信这种充满征服欲的话是从一个Omega嘴里说出来,可我又觉得穆弘这般凌厉恰到好处。他是去了B等级学校的Omega,他是在床上让Alpha可以癫狂的Omega,他拥有从小让我最着迷的性别。我看着他的眼睛,陷入情绪中不由自主问了一句,“你到底喜欢我什么?喜欢我为了你打架?你那么好、那么自信,怎么会...喜欢我?”

    “一个Alpha喜欢被人在床上干,所以我就不应该喜欢你?”

    “...”我本想反驳那‘喜欢’二字,可下意识竟然什么都没说,自打认了这感觉,生活着实轻松不少。

    穆弘重新过来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