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 > 都市小说 > 我可能生错了性别 > 分卷阅读20
    侧头亲吻他的脚背,嘴唇顺着脚腕移动到小腿,“想。”

    穆弘勾起腿,用那脚趾间在我的胸口画了几个圈,“想...肏我?”

    “当然想!”我的目光顺着他的小腿一路滑到内裤上,真是受不了他说起‘干’‘肏’这样的字眼,听在耳中像是一下一下的撩拨,带着我的性器也随之跳动。

    穆弘的脚掌在我胸口处突然用力,蹬着我后仰身体躺在沙发上,而他则顺势起身分开腿跨坐在我身上,“我以为你只喜欢被干...”

    这个‘干’字说的异常性感,我的下半身随即又胀大不少,“我喜欢被干,但我也还是想…干你。”

    “不准。”穆弘捏住我的下颚与我四目相对,凑近后舔着自己的嘴唇说,“等什么时候你心里只装着我,再容不下其他人…我就让你干。”

    “你…”我伸手去摸他的内裤,隔着那层薄薄的布来回揉了揉。他的身体散发着香气,而我则赤脚穿过那树林,随着雨后泥泞之气而来的则是弥漫在空气中的金属气息。

    “我的身体永远都是你的,但你什么时候...能得到我,得...听我的。”

    “好。”没来由的,我应下了他的要求。我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听Omega话的Alpha,但我也没办法...穆弘这个样子,我能有什么办法??!!

    我看着穆弘吞咽口水,扯掉他的内裤便看向他的身下。,上次我还来不及仔细打量,他便在我的身体里长驱直入。我抓着穆弘的腰让他在靠近我一些,接着便张开嘴用舌头顺着他的性器上下舔弄。

    “恩…”他双膝跪在沙发上,低头看着我将勃起塞入口中,面颊带上潮红,“你…干嘛?”

    我借着舔弄的空隙回了他一句,“我先打个招呼,熟悉熟悉。”

    我顺着他的阴茎一路往下,将他的阴囊含入口中,来回玩儿弄几下,随即便移动到了那最令我着迷的地方。我无法形容心中的感受,鼻息间充满了穆弘的信息素与荷尔蒙,而唇齿之间又尽是属于他的味道。我的舌头在他身下灵活游走,照顾到每一处地方,而他则跪在那儿大腿颤抖,极其动情。穆弘闭上眼睛张开嘴呻吟,腹肌也在止不住颤抖。他被我舔的阵阵快感、高潮迭起,而我则在他散发的味道中兴致盎然。

    我躺在沙发上让穆弘将他肿胀还没有得到释放的阴茎送进我的身体,毫无抗拒,一派享受。我抬起一条腿搭在沙发背上,另一条腿环在他的腰间,尽力将身体打开。

    穆弘完全进入我的身体之后长长出了一口气,随即便凑过来一边吻我一边肏弄。

    我的身体随他的进出而上下移动,而我们的吻却始终不见停。他伸手抓住我身前的性器,套弄几下将前端流出的液体粘在自己的指尖,接着舔进嘴里。我与他接吻,自然也尝到了属于我自己的味道。

    “他干你舒服,还是我干你舒服...”

    穆弘咬着要我嘴唇又问了一次,开口的同时还狠狠肏了我几下,阴茎在我的身体中一路走到最深。

    “呜…嗯嗯…”我张嘴大口喘气,肺腔中都是穆弘的信息素,脑袋不听使唤张嘴便说,“你…太好闻了…恩…你…”

    这场性爱结束在我的撕咬当中:穆弘拔出即将喷泻的性器,而我则搂住他的后颈张嘴朝着那腺体处咬了下去。我上次便标记过他,而他身上也始终带着我的味道,可我总还觉得不够。在高潮的一瞬间,我想要让他浑身都充满我的味道,而我...也被属于他的味道完全浸染。

    这种融合贯通...太美妙了。

    走进穆弘家门的我心情惆怅,离开之时我却浑身舒畅。

    穆弘为了我从学校赶回来,现在又和我一道出门准备回去。他从柜子里拿了把伞塞进我手里,“别又淋湿了。”

    我身上的外套还没有完全干,就算打伞也起不到什么作用。接过雨伞,我和他一道往外走,“你肯定是知道回来能折腾我,所以才毫不犹豫从学校赶回来。”

    我与穆弘开玩笑,而穆弘也笑着对我说,“那当然,我总不能白跑一趟。”

    “那你满意吗?”

    “还行,有待提高。”穆弘看着我说话,手上还不忘故意掐一下我的屁股。

    我的大腿根还有些发抖,被他这么一捏颤了好几下。我凑过去亲吻他的脸颊,心里有些触动,嘴上也郑重其事的说,“还是谢谢你愿意陪着我了。”

    穆弘顺势侧头舔过我的嘴角,“用不着说谢谢。”

    谢谢二字是我发自肺腑的表达,穆弘对我说得那些话,让我想起了两年前的自己...那时我只有十六岁。

    我撑着伞往家里走,寻思十六岁的自己...还挺酷啊!比较起来现在的我陷入‘Alpha’这个性别的枷锁里,还不如当初。

    想到回家需要跟爸妈说申请失败的事情,同时还可能要承受二哥知道后的冷嘲热讽,我心里总归有些抗拒。

    但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我躲不掉那除了迎头而上,还能怎么样?

    A等级的大学申请失败,那我便只能去B等级大学,我想试着去选择生物制药类型的专业,没准有一天穆弘就可以因为我而免去抑制剂的附带作用。

    雨越下越大,我本就没有干的衣服这会儿又被雨水完全打湿。

    还有几十米就到家了,我深吸一口气加快脚步。

    刚刚走到家门口,远远便看见屋子斜对面的树下站了一个人。

    那是...凌冬??

    他有病啊,这么大的雨站在那儿当地标?!

    27

    “凌冬?”我站在原地愣了片刻,雨太大实在是看不清楚。我盯着他好几秒钟,这才快步朝他走过去,“你发什么疯,怎么在这儿站着?”

    “...”他看了我一眼,微微张开嘴说,“等你。”

    我赶紧走近一步将手里的伞分了一半在他头顶上,“等我?你等我怎么不去我家里等?没人吗?”

    “你房间的灯没开,我知道你不在家,我怕你爸妈问我你怎么了。”

    我止不住叹了口气,我从小到大不让人省心,而和我同一天生日的凌冬倒是总显现出为他人着想的样子,“那你也不能站在这儿淋雨啊!”

    我门两个Alpha挤在一把伞下难免靠得很近,为了尽量让他不再淋湿,我与凌冬几乎面贴着面。

    “你...”他看着我开口,话却没再说下去。凌冬稍稍皱眉,接着便和我四目相对。

    “我怎么?”我看着他有些着急,距离这么近心里也有些骚动,“你来找我有事儿?”

    凌冬摇头,突然后退一步跨出雨伞遮挡的区域,“我只是以为你可能心情不好,现在看样子你挺开心的。”

    我满身都是穆弘的味道,凌冬不可能闻不出来。我深吸一口气原本打算为自己辩解一句,可张开嘴却也不知道说什么,我确实标记了凌冬喜欢的Omega,今天还在穆弘的沙发上云雨多时,这会儿...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