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 > 都市小说 > 我可能生错了性别 > 分卷阅读24
    我每天都会生活在这校园里,因此压根不在乎学校长什么样子,毕竟早晚都会熟悉。我心中盘算...穆弘在这个校区的日子没几天了,我要是能趁机进他的宿舍,那岂不是美哉?

    “在学校里Alpha以及Omega的宿舍是分开的,免得出差错。”穆弘看二哥跟着我,不咸不淡得对我说,“学校里的Beta是绝大多数,因此课业压力也不小,同时也会有一些类似Alpha的体能训练,对Omega来说是选修,但是...”

    欧阳谭听到这话哼了一声,“你们那也算是体能训练?”说着,二哥抬起手拦住我的肩膀,拍着我道,“跟他说说你今早看见了什么。”

    我从小不愿和欧阳谭一道出门绝对都是他的错,我从小跟他关系不好...也都是他的错!

    穆弘走在一旁,眼神从我身上扫过去,接着看了看欧阳谭...最终,落在二哥搂着我的手臂上。

    欧阳谭跟着我去B等级学校,导致我和穆弘的私会泡汤,无奈我只好找其他的时间。

    我回到家里之后一边收拾东西一边给栾战打了个电话。我猜想他当日与我说那些自己的事情,即使口中说无所谓我的选择是什么,心中总归有些希冀我可以申请B等级的大学。申请了A等级大学之后,我莫名有些抗拒与栾战说起学校的事情,而到了现在我终于决定...知会他一声。

    电话通了,我对栾战说,“你猜我在做什么?”

    “你打给我是为了闲聊?”

    我能听出栾战这么说不是为了挂我电话,倒像是在等我说些我自己想说的话,“我在收拾东西,准备去学校...B等级。”

    距离正式开学还有些早,但大学的政策是一旦录取便分配宿舍,学生可以提前入校适应环境。在这期间学生对想要学的专业进行全面了解,也算是设身处地为学生着想,充满了人性化。

    “你申请了B等级学校?”栾战笑着问我,让我听不出他的情绪。结果没等我说后半句,他又道,“我看是申请了A等级大学,被拒绝了吧?”

    “你...”我对着电话发愣,清了清嗓子说,“你怎么知道。”

    “我不知道,我在问你。”

    明明就知道了!我叹了口气,心思瞒不过栾战也实属正常,“我准备去学生物制药一类的专业。”

    “去吧,学不好别说我对你说过那些与基因相关的内容。”

    “制药和基因有什么关系?”

    “怎么没关系,都是生物类专业...”

    “…”

    “我看你还是早些去学校,了解了解。”

    这话用不着他跟我说,我本来就打算早早去学校。毕竟,我现在根本不想去高中上学,不想处在那个Omega越来越多的地方,更加不想处在一个有凌冬却不能说话的地方。

    第二天一早我便去了学校,还约了和穆弘一起吃午饭。

    如穆弘说的那样,Alpha和Omega的宿舍位于学校的两片区域,而Alpha的宿舍更是两人一间,避免因为本性而进行领土争夺。

    我拿着行李走进宿舍,冷冷清清,一楼都没瞧见有几个人。学校的档案实时更新,因此宿舍大门已经有了我的指纹信息,而宿舍楼里的AI系统也录入了我之前在高中的学习记录,十分方便。

    我掏出自己的设备在进门处下载了相关信息,随即便看到了自己的宿舍号。

    爬了几层楼,站在宿舍门口,门没有反锁...有人?

    学校的宿舍按照生日进行划分,方便管理。我推开门走进去,两张床被占了一张,床边的桌子上还放了些私人物品。不知我要朝夕相对两年的舍友会是什么样子的人?

    我打眼扫过去没在意,往里又走了几步后突然将我的视线聚集在那桌上。

    那机械手臂...

    随即,身后就响起了一道声音,“你是不是要说,你喜欢盯着别人的桌子看。”

    这个声音...我缓缓转过头。

    31

    你是不是要说,你喜欢盯着别人的桌子看。

    这个声音...我缓缓转过头,直到目光与凌冬交会,这才确定眼前的是他。

    凌冬缓缓朝我走过来,面无表情,“你挡着我的路了。”

    我朝一边撤了两步,而他则从我面前走到桌子旁。我盯着凌冬的后脑勺,心中只有一个问题:你他妈在这里干嘛?

    我是申请A等级的学校失败,他为什么?凌冬这种自我冷漠的性格,要是最初不想去A等级大学,他便不会像我那般为了些不重要的原因去申请。可他申请了,通过了,此时却出现在这里。他没有去确认申请,他在申请之后因为某些原因放弃了...

    我想我知道他为了什么,他为了穆弘,还他妈能因为什么?!

    凌冬话少性子冷,但是骨子里特别的倔,以前打架我怕连累他让他先走,他是什么都不说却从不往后退一步。为了一个人放弃A等级学校,这种事儿发生在凌冬身上我丝毫不觉意外。

    “为一个人来这里,你觉得值得吗?”我看这凌冬问,他放下手里的东西看了我一眼,说,“我没考虑过这个问题。”

    瞧瞧,我就是那个最了解他的人,一猜一个准。我这么聪明的脑袋,高中课程随便看看书就是满分,凌冬那点心思还能猜不到?!但我听到他的回答满腹怨气,若是他想要和穆弘一个学校,那从一开始就不应该申请A等级大学,他申请之后放弃,只有一种合理解释:他无非是因为我来了这里,以为我和穆弘会朝夕相对,所以放弃了自己的申请。

    他嘴里说可以不见穆弘,却还是这么做,真是情深义重,“你知不知道后两年的学生在选择专业之后很可能会离开这里,穆弘也会离开这个校区。”

    “...”

    我心中都是火气,但我说话的语气自认为还算友善,虽然我现在很想扯着他的领子问他是不是脑子有毛病,“你就算来了这里,也不能和穆弘时常见面,你何必...”

    “我没什么可解释的,也与你无关。”

    凌冬怼了我一句,随即移开视线不再看我。从生日到现在的几个月时间,我与凌冬大抵消耗了彼此的忍耐力,现在说话真是...一点就着。

    看着他的背影我心中说不清的情绪,我气他为了一个人放弃A等级大学,我也气他在穆弘的事情上还是一如既往的‘心口不一’,但我心中也有些莫名的窃喜...他虽然没办法天天见到穆弘,但我至少可以天天见到他,还是被迫朝夕相对的那种。

    我与凌冬默不作声收拾东西,没一会儿穆弘给我打电话。我接起电话用余光扫了凌冬一眼,心中不忍于是对穆弘说,“我刚刚到宿舍,遇到了凌冬。”

    穆弘听到这话声音没什么起伏,主动说了一句,“那可以一起吃饭,我也好久没见他了。”

    太尴尬了,大写的尴尬...我断了通讯后清了清嗓子,转身对凌冬用不咸不淡的语气说,“我中午和穆弘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