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 > 都市小说 > 我可能生错了性别 > 分卷阅读26
    穿着内裤,腰线、臀部、大腿...一气呵成的线条真是让人血脉贲张。

    躺在床上闭着眼睛,我想着他那副样子,耳边则响起了凌冬的声音,“我知道你觉得我们不能和以前一样当朋友。”

    “...”我睁开眼睛侧过头,在黑暗中发现凌冬也在看着我。我想他说得不对,并不是‘我觉得不能’,是我们确实无法像以前那样当最好的朋友,“你是什么意思?”我起身坐在床上,皱眉看着凌冬。

    “没什么意思。”凌冬随着我的动作也起身,伸手拉开床头灯后看着我说,“你就把我当成一个‘别人’就行了,用不着把我当成朋友。你和穆弘的联结,也不会因为别人而受到威胁。”

    别人?!我缓了几秒不太确定凌冬这话从何而起,直到与他对视这才让我想起之前我们的对话,他问我说,‘你和别人...上床之后,会怎么样?’

    我靠,凌冬真他妈混蛋,说得都是什么玩意儿?!我都被他这话逗笑了,“我和‘别人’可经常上床,你也是这个意思?”

    凌冬从我对面的那张床上站起来,他没回答却走到了我面前,突然双膝弯曲轻轻点地,借着凑过来便拉住了我的后颈。

    “你...”

    凌冬前倾身体将嘴唇直接压在了我得脖子上,那处正巧有穆弘留下的吻痕。凌冬跪在床边推着我往后,等我躺下则顺势爬到了床上,丝毫没有与我再废话的打算。他的嘴唇一直在我的脖颈上来回游走,又舔又吸,弄得我浑身酥麻。

    凌冬话说得混蛋,冲着穆弘留下吻痕而去更是变态至极,但压在我身上时呼出的气息却让我头晕目眩,“你这么介意...这个痕迹?!”我喘着气笑出了声音,故意刺激凌冬说,“就算再介意,穆弘和我的关系也不可能改变...”

    凌冬看了我一眼,抬起手捂住我的嘴,看样子再不打算让我发出声音。他低下头张嘴便冲着我的脖子咬下去,疼得我心里直骂‘混蛋’,而身体也止不住在他怀里发抖。

    恼羞成怒、狗急跳墙...凌冬趴在我身上充满了征服欲和攻击性,而那感觉则莫名和‘性爱’两个字扯上了关系。

    凌冬看我挣扎,语气复杂的说了一句,“你要是有那么多‘别人’,还介意多我一个?”

    听到他这话我愣住了,我喜欢凌冬,我他妈当然不介意!

    33

    你要是有那么多‘别人’,还介意多我一个?

    我被他捂着嘴,横竖说不了话索性伸出舌头舔他的手心。我喜欢凌冬,我他妈当然不介意,我有什么可介意的?

    凌冬被我弄得很痒,下意识松开我,而我则顺势侧头直接去吻他,十分热情,故意用自己的行为表达:我不介意!我咬着他的嘴唇伸手去脱他的睡衣,胸口的那两颗口子直接被我扯掉,落在地上发出碰撞声。

    凌冬嗯了一声,眼中有怒火也有些情欲,双腿之间的性器高高挺起顶在我的大腿根。我伸手去摸了两下,看凌冬的反应恐怕对‘前戏’二字没有任何概念。我抬起手臂稍稍拉开两人的距离,见他喘气便一个翻身将他压在了床上。我低下头,没等他挣扎直接扯开内裤将那勃起的阴茎塞进嘴里。

    “嗯...”凌冬浑身一颤,手指下意识伸进我的头发里。我用舌头在他的茎身和囊袋处来回舔弄,而他的性器也在我的口中胀大一圈,十分兴奋。凌冬大抵对我‘会这么多’感到惊讶,抬起头睁大眼睛看着我,而胸膛则随着呼吸上下起伏。

    我心中冒出一股胜负欲,故意看着凌冬的眼睛,然后用舌头一点一点在他的伞状体上来回舔弄,还故意画圈将前端流出的晶亮液体一并划进嘴里。凌冬瞧着我的样子呼吸越发困难,果不其然在片刻之后便突然压着我的后脑,直接将性器走入我的深喉。

    “...呜呜...嗯...”我的嘴巴被他那粗长的勃起肏得难受,鼻息内则都是属于海洋的气味,不知是我自己的,还是属于凌冬的。

    凌冬抓着我的头发将我拉到他身边,面对面后突然搂住我的腰吻我。他抓起我的一条腿,吻我的同时另一只手已经扯掉了我的内裤,直接往我的后巷而去。

    与凌冬的性爱不算很合拍,毕竟他那副横冲直撞蛮横肏干的样子总让人心有余悸,可我不得不承认:配上他那个尺寸,性爱倒也算得上身心舒爽。我感受之际的身体被他的性器贯穿,由浅到深,他顶着我像是要将那囊袋都塞进我的身体一般。不多时,我的身体被凌冬肏开,肏到我止不住抬起腰配合他。

    宿舍里的第一晚我便和凌冬睡在了一起,他搂着我的腰不断肏我,像是要将我的身体干成两半,而嘴里还止不住说,“你怎么这么骚...”

    骚...这个字在生日那天他也说了,而听完之后我一阵委屈。此时再听到却觉得兴奋性感,忍不住对上他的眼睛,“干得...爽...还...呜呜...”

    凌冬故意不让我说话,抓住我得两条腿将我得身体对折,跪在床上猛干几十下。我的身体被肏得噗嗤作响,润滑剂与他得前液混合,身体联结处淫荡色情。凌冬刻意放慢了速度,那肉棒在我体内进出,每一寸摩擦的感觉都在我的身体中发酵。我的后穴吸着他的阴茎,而他的阴囊则随飞速的抽插打在我的屁股上,我头皮发麻、浑身乱颤,嘴里忍不住便呜咽乱叫,“再..嗯...快...快点...”

    我觉得浑身欲望都在喷涌,禁不住他这般粗暴的肏干,余光瞥见他那又红又紫的凶器被我的身体完全吞没,身前挺立的阴茎则随着身体颤抖而泄了出来...被凌冬肏干的过程,我感受到Alpha对力量的向往,他那般凶狠的干我,而我的身体也一下一下承受着入侵,彼此以诡异的方式达到和谐。

    凌冬用手指沾了我的精液抹在我的胸口处,低下头又用舌头舔掉,接着同我接吻,“我还...早着呢...”

    我知道,凌冬那生龙活虎的阴茎也就是刚刚‘活动了筋骨’,这夜还早着呢。

    我第二天一早浑身酸疼的在床上醒来,身边的凌冬却已经消失不见,连被子都已经冷了下来。

    我揉了揉太阳穴,叹了口气心中吐槽:无论是穆弘还是栾战,没人像凌冬这般凶狠。不就是给他口了一下,至于这么大反应?真是没见过世面!

    我下了床套上衣服,身后倒是被清理的很干净,应该是我昨晚被弄晕了之后凌冬帮我处理的。

    还他妈算你有良心,没让小爷又带着你的子孙睡觉!

    简单洗漱之后我回到宿舍,推开门便瞧见凌冬回来了。他侧头看了我一眼,清了清嗓子问,“你感觉怎么样?”

    瞧不起谁呢?我也是Alpha,还能被你玩儿得起不来床?“好着呢,没什么事儿。”

    凌冬移开视线对这早起的尴尬有些局促,他指了指桌上得食物,“你吃点吧。”

    合着他一早起来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