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 > 都市小说 > 我可能生错了性别 > 分卷阅读38
    的时间便是在她做饭的时候下手,总好过深更半夜去她房间里偷出来。

    在这个计划中,我负责和凌冬的妈妈聊天,让她不要将注意力集中在拿设备的凌冬身上。整个复制的过程需要二十分钟到半小时,因此这段时间我也得继续闲话家常,直到凌冬将那设备放回原处。

    “您工作怎么这么辛苦啊?”我坐在餐桌前看着阿姨做饭,余光则不断往凌冬身上撇,“得注意身体。”

    “没什么,”阿姨没有起疑心,清理着手里的蔬菜同时对我说,“我们主要是有一些生物样本需要进行记录,做实验的时候就需要有人一直记录。”

    “现在的实验数据不是电脑系统监测记录吗?”

    “是,但生物实验有很多不可控制的因素,那些是电脑系统不能决断的。”

    我与阿姨随口闲聊,而凌冬则在我身后的位置趁着视野盲区拿出那电子设备。我与他使了个眼色,接着便看到凌冬往自己房间走。

    “你去哪儿啊?”阿姨突然回头看着凌冬的背影开口,我睁大眼睛随着她的视线看向凌冬,“就要吃饭了,等会儿下来啊。”

    凌冬冲着母亲紧张的点头,清了清嗓子说,”我上去收拾一下东西,马上下来。“

    看着凌冬上楼,我的任务却只进行了一半,“我选了生物相关的专业。”

    阿姨将清理好的蔬菜切好放进玻璃碗中,调取一些配料搅拌沙拉,“恩,凌冬和我说起了。”

    我点点头,接着又说,“当初选专业的时候本来想问问您,但...不好意思麻烦您。”

    “那有什么,我也给不了你什么意见。你要有什么想问的,现在说说?”

    “我之前在学校听了不少课,也没什么特别想知道的了...”对话进行的十分尴尬,我以前来凌冬家里和阿姨说不上几句话,现在要拖着时间真是感觉异常煎熬。

    “那你们在学校怎么样?”阿姨将沙拉端上桌子,我怕她瞧见公文包可能有移动,故意挺直腰板冲着她笑,“都挺好的,大学和高中感觉不太一样。”

    阿姨看我一本正经,随即也笑了,“既然你们选择去B等级学校,那就简直自己喜欢的专业...挺好的。”

    ‘你们选择’...想必凌冬没有将我被拒绝的事情告诉他妈妈,我心中一阵暖意,张嘴嘟囔了一句,“其实凌冬应该去A等级学校,您肯定也希望他去A等级学校吧。”

    阿姨回头看了我一眼,笑着摇头道,“他选择他喜欢的就可以了。”阿姨一边说一边将手里刚刚切好的鸡肉递给我一块,嘴里补充道,“凌冬跟我说你要去B等级学校,他想和你一起去...我猜他和我说的时候,可能是担心我不同意。”

    我听着阿姨这话愣住了,凌冬说...想和我一起去???和我...一起???

    我还没开口,凌冬回来了。他不动声色走到我身后将那电子设备放回原处,接着开口说,“妈,不用做太多,够吃就行。”

    “...”我侧头与他对视,张开嘴却说不出任何一个字。

    46

    搞定了。

    凌冬在吃饭的时候给了我一个眼神,而我心中则一直想着阿姨的那句话。

    “欧阳,你多吃点。”阿姨对我十分亲切,不断夹菜之后还给我添饭。我笑着冲她点头,注意力难以集中,“谢谢您。”

    吃了饭我跟着凌冬回去他房间,没等我开口他便对我说,“复制的通讯设备你装起来,咱们什么时候去?”

    凌冬看着我很是认真,目光中也有些兴奋,而我想问他却不知怎么开口。这些日子我无数次想问问爸妈到底是怎么回事,可话到嘴边开不了口。现在面对凌冬我也是一样,我比自己想象的要懦弱一些。

    “怎么不吭声?”凌冬见我发愣,低声又说了一句,“什么时候去?”

    我回过神,“你觉得什么时间合适?”

    “咱们复制我妈妈的设备,最好是她不在办公室或者出差的时候比较好。”

    我看着凌冬点点头,莫名出现一副自己都无法理解的乖巧样子,“那听你的。”

    凌冬看了我一眼没有再吭声,大抵对我这四个字也极度不适应。

    为了确定时间,凌冬旁敲侧击问了他妈妈最近几天的工作情况。凑巧明天上午她要出去置办实验室的耗材,是个不错的时间。

    我与凌冬明天有课,因此只能翘了课,免得之后再找不到合适时间。

    确定了时间我便将注意力集中在这件事上,心里还多少有了点紧张,不知明日能看到些什么内容。

    凌冬见我惴惴不安,走到我身边伸手轻柔我的后颈,接着说,“咱们明天先找找这个人档案里面的照片,看是不是同名同姓,如果是这个人,咱们...再去问问她?”

    我深吸一口气,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了。无论怎么说,总归是一个线索,我也觉得距离当年的事情又近了一步。

    第二天一早掐算着时间,我和凌冬便朝着政府办公大楼去了。

    按理来说我的父母也在政府工作,办公地点属于同一片区域。奈何我从小就对父母的工作没什么兴趣,因此很少来到这一片。倒是凌冬从小经常来找母亲,对这一片的路十分熟悉。

    政府位于城市正中央,四通八达的道路与居民区和学校都很不相同。街道上的行人络绎不绝,有些穿着职业装,有些则穿着军装,瞧起来十分严肃威武。我的鼻息中都是Alpha信息素的味道,混杂在一起充满了对权利的争夺。

    凌冬带着我穿过一片高速列车行驶区域,接着便到了政府专门研究生物基因的相关部门。

    “这么大的楼?”我对政府究竟在做些什么一无所知,可眼前这景象让我震惊,“有多少生物信息需要研究?这么大的楼得有多少实验室?”

    凌冬看了我一眼,无奈于我的大惊小怪,“现在不是感慨的时间,你走快点。”

    我加快脚步跟了上去,一双眼睛还是左顾右盼,“政府其他部门也这么大排场?”

    “我不知道,别的地方我没去过。”凌冬拿出昨晚复制的设备,带着我通过了大门。

    我神态自若,心中还在思索:母亲在政府做文职,我去过几次她的办公室,比起这里差远了。至于父亲,父亲作为首脑的智囊团,我根本不知道在哪里办公...相比较来说,凌冬父母的工作地点十分气派,一看就有不少资金支持。

    进了大门我随着凌冬上楼,他则在进电梯时对我说,“咱们尽量别被看到。”

    我思想虽然在开小差,可到了关键时候一点都不马虎,“放心吧。”

    这里是凌冬妈妈工作的地方,因此有不少人见过凌冬。楼里虽然有不少摄像头监控装置,可数据时代谁能察觉到异常,只要不被熟人看见,那便可以神出鬼没、来无影去无踪。

    “这边。”刚出了电梯凌冬便拉着我闪进一旁的过道阴影处,“你别动!”

    “怎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