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 > 都市小说 > 我可能生错了性别 > 分卷阅读39
    里,“干嘛?”

    “有人来了。”凌冬拉着我又往里闪了两步,耳边则听到两个人闲聊的声音,由远及近。

    我吞咽口水看着凌冬,而他的呼吸打在我的脸颊上,目光却开始闪躲,出现了些...不好意思?

    我与凌冬一般高,目光打在他的脸颊上,那表情怎么这般奇怪?阴影中都能瞧出耳根发红,心跳也是噗通噗通...

    这感觉,这样子,这幅无所适从...

    直到那两人从我们身边的走廊过去,我的一双眼睛还在凌冬的脸颊上游走,“是不是安全了?”

    凌冬见我舔嘴唇,清了清嗓子移开视线,“恩。”

    我在他怀里感到些燥热,还有他手臂上的力量让我心跳不止,“安全了你还搂着我干嘛?!”

    “抱歉。”凌冬连忙松开我,转头便往外走。

    我盯着凌冬的背影大脑一片空白,他刚刚那副样子明明就是陷入爱恋时的害羞无措,可...怎么会是对着我?

    ‘他想和你一起去。’阿姨昨晚的这句话又一次涌上我的心头,我跟着凌冬走进他妈妈的办公室,看着他利用那权限设备进入电脑,打开系统内的员工资料表格。

    凌冬聚精会神的看着屏幕,而我却困惑挣扎甚至有浓浓的不安。我张开嘴原本想问他有没有我们要找的人,谁知却鬼使神差说了一句,“你妈说你是想和我一起去B等级学校,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找...”凌冬听我说这话,目光移动到我的脸颊上,先是有些惊讶随即便是闪躲,“我...”

    “你说什么?你找到了?”我连忙将话接过来,又怂了一次...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担心什么,或者,期待什么?

    凌冬沉默几秒,重新看向屏幕,“我找到了这个人,但是上面显示几年之前这个人离职了,这里有她的签名,你来看看和医院里面的是不是一个人?”

    那被我撕走的档案就装在裤兜里,而我已经将那签名印在了脑中。我看向电脑屏幕,长长叹气,“字迹...不太一样。”

    “你确定?要不要拿出来对比一下?”

    “不用,我可以确定。”

    “那就可能是...同名同姓。”

    线索断了,我有些失落。抬起眼睛我与凌冬对视,正巧他眼中闪现了些担心,我勾起嘴角摇头,“我没事儿。”

    凌冬快速关了设备,我与他像来时那样轻手轻脚的离开,就好像我没有说刚刚那句话,就好像那不一样的名字对我没有造成任何影响。

    47

    我们离开的过程很是顺利,可我心里的滋味却难以形容。

    “你下午还有课,先去上课吧。”回到宿舍我主动对凌冬说了一句,接着拉开被子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

    我和凌冬翘课一早晨,忙乎了这么长时间却什么成果也没有,我心中不安更是烦躁不已。

    这岂不是在瞎折腾?!

    凌冬侧头看了我一眼后点头,“那你休息一下。”

    我下午没有课,准备在宿舍的床上认真思考一下这件事,思考一下是否要继续深究我的身世,是否要直接开口询问爸妈,是否要让这一切打破我过往十八年的环境与生活。

    凌冬看了我一眼,欲言又止最终什么都没说,径直离开了宿舍。

    我躺在床上辗转叹气,忽然想起前两天妈妈给我打电话。她在电话里问我学校的衣服够不够,还说天气变化让我小心生病,有什么不舒服就联系家庭医生。

    我听着妈妈的话有些难过,她是我的妈妈,却也不是。我心中的情感认为她是我的妈妈,但我的理智却告诉我血缘层面不是。

    我对着电话沉默,最终以潦草敷衍的方式挂了。

    躺在床上不知过了多久,宿舍响起敲门的声音。

    咚 ,咚,咚。

    “哪位?”凌冬进门从不需要敲门,而这个时间绝大多数学生都在上课,是谁没事儿来敲门?

    我走到门口时还没得到回答,没多想便拉开门,“你…你们找谁?”门口站着三个人,一前两后我都不认识。他们瞧着三十岁的样子,穿着也不像学校里的老师,倒是有点像…军队的人?

    靠前的那人冲着我的宿舍里看了看,随即说,“我来找你。”

    “我不认识你。”我隐隐不安,开口的同时便想要关门。

    他眼疾手快抓住把手,趁我不备推开门就进屋,转身便将门反锁。

    我心中不安更甚,“你们想干嘛?!”

    三人进来之后来回看了看我的桌子,“找你,顺便找找你拿走的东西。”一人开口对我说话,另两人则已经开始在我的桌上翻找。眼前的这三人都是Alpha,他们的味道都不算重,可莫名刺鼻充满了攻击性,这一瞬间让我感到焦躁惶恐,犹如自己的领土被人入侵了一般。

    “你们到底要找什么?是不是认错人了?!这里是学校,我也根本不认识你们!”

    “我们没有找错。”

    我在那人的胸前看到了军牌,上面的字看不清楚,可毫无疑问证明他们都是军队的人。我清了清嗓子盯着那人的眼睛,有了些底气,“你知道我大哥是谁吗?你知道我爸…”

    “知道,我们找的就是你,欧阳喆。”

    我愣住了,下意识往后退了两步,接着便伸手去抓那两个翻找我东西的人,“你们都给我滚远点,到底要干嘛?!”

    “你从医院撕了一页纸,交出来。”

    “…”怎么回事?我和凌冬去医院被人发现了?那我们去政府部门是不是也被发现了?不可能啊,要是被发现最先有反应的应该是凌冬的妈妈,毕竟我们用了她的出入证…怎么会是医院的事情?

    “赶紧交出来!”

    我呆呆看着对我说话的大兵,下意识去摸自己的口袋,那张纸一直在我身上。

    他看见我的动作之后十分机警,上前一步与我近身,想要从我身上搜出那东西。我奋力挣扎,三两下扭打在一起后便被按在了地上。

    对方手臂上的力气比我想象的还要大,若不是我从小受到欧阳谭的‘凌虐’训练,只怕这几下就抵挡不住。

    他从我的口袋里拿出那张带有签名的纸,膝盖与手臂还压着我动弹不得,“松开我!”我回过头大喊,而他则在检查那张纸的真假。

    突然…

    响起了开门的声音,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了那门上。

    三人进屋之时反锁了门,因此从屋外打不开,只能由里面解锁。

    “开门…”凌冬的声音在屋外响起,随即他又敲了两下,“怎么反锁门?”

    “…呜…”我正要开口却被捂住了嘴巴,压在我身上那人凑到耳边低声说,“如果你不想让他出事,就打发他走。”

    他说完朝一旁的两个同伴使了眼色,那两人从身后拿出军用匕首,缓缓移动到门口。

    我大惊挣扎,心中很是惶恐,看着那两人拿刀走到门口,第一反应便是不能让凌冬进屋。我与凌冬绝不是这三人的对手,东西他们既然已经拿到了,想必也没有伤害我的理由,这种情况更没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