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 > 都市小说 > 我可能生错了性别 > 分卷阅读42
    ”

    我怎么可能是穆弘的任务?我这么一个干什么都不行的Alpha,至于专门有人监视着我?还持续了这么多年?这么长时间?

    穆弘身上带着枪伤,而我的动作让他皱眉低头。“对不起。”我连忙过去扶住他,深吸一口气后说,“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不明白这所有的事情到底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好像从我生日那天开始,所有的事情都变得不一样了。”

    穆弘动了动手臂,他肩膀处包扎好的伤口因为我的动作又开始渗血,“我的任务是一直在你身边,保护你,让你...标记我。对你来说这事情可能狠意外,但是对我来说,这一切早晚都会发生。”

    我听着他的话,突然想起之前穆弘看着我对我说起过去,好像从没质疑过我无法成为Alpha*。当初我曾以为那是他对我的信心,现在看来是因为我是他的任务。我看着他的伤口,心中极其不情愿的问,“那你...和我关系好,都是因为这任务?你到底要从我身上知道什么?我有什么...好被...监视的?!”

    “如果我说,我现在就是想一门心思对你好,你信吗?”

    我微微张开嘴看着穆弘,深吸一口气鼻息间都是他信息素的味道。

    我...

    *25章:穆弘始终看着我,他的语气让我觉得他从未怀疑过我不会成为Alpha,他对我...充满了信心,是我自己都没有的信心。

    50

    如果我说,我现在就是想一门心思对你好,你信吗?

    我…我不知什么才是正确决定,可当我反应过来之时已经相信了他。

    穆弘重新凑上来与我接吻,车里狭窄的空间充满了我与他交融的气息。我闭上眼睛回应他的舌头,含糊之间听到他开口,“我曾经在小时候想不明白为什么要我做这样的事情,我觉得煎熬,痛苦...”

    我抬起手捧着穆弘的脸颊,手指蹭在他的皮肤上直觉电流来回游走。听着穆弘娓娓道来,我心生怜爱越发动情。

    穆弘与我亲吻,嘴唇随即滑动到耳边,来回舔弄我的耳垂,“是你从小冲着我笑,是你让我渐渐觉得这个任务没有那么难熬,是你让我觉得自己也有些...幸运。”

    “...”

    “我不知道自己要在你身上监视什么,但我发现你这么好...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我想做的就是保护你而已。”

    “...”

    “如果我的任务不是你,可能我会过着完全不一样的生活...还好是你。”

    我听着穆弘说这些,想到的是我们相识的场景。穆弘大我两岁,认识的那天他看着我,随后做了自我介绍便离开了。他那么酷、那么耀眼,可谁能想所有的一切都是安排好的,而我在这个过程中得到了他的陪伴与保护。

    穆弘哼着鼻音再次开口,语气中有些歉意,“你别怪我这些年在骗你,但我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

    我摇摇头,含住他的嘴唇轻咬吮吸,“我...不怪你。”

    车内空间狭小,穆弘的手臂上也带着伤。

    我撑着座椅跨坐在他身上,鼻息间都是让我感到暖心平静的气息。

    穆弘将座椅放平,而我解开他的裤子对他道,“你别动。”我怕他手臂的伤口再出血,心中更想他就这么待着,受到我的‘摆布’。

    我与穆弘这些日子没见,可身体中的链接像是一种不知名的记忆,只要存在于身体中,我们就能再味道的宫殿里寻找到彼此。

    我凑近他便不受控制的硬起来,他也是一样。

    车窗外是城市边缘的绿化带,而穆弘的气息袭来,像是那些藤曼顺着我的四肢滑向躯干。

    我闭上眼睛将穆弘的阴茎塞进自己的身体,随着缓缓往里挺进,身体像是被那迷人的气息与激荡的情欲充满。

    浪潮四散,汹涌的快感在性器的肏弄中游荡碰撞,每一下都带给我完全不同的体验。“嗯...”我哼着鼻音与他接吻,迷离的眼睛划过他的额头、鼻梁,最终停留在嘴唇上。

    穆弘一手搂着我的腰,另一只手则在我挺立的性器上来回游走,给我带来深厚却从容的快感。

    “我...嗯...想你了。”他看着我道,接着将我搂得更紧,“快点动。”

    我发了疯般上下移动身体,带着车身随我一并颤抖。我伸手划过身体相连得位置,接着便朝他那正在不断吐出透亮液体的地方摸去。

    指尖粘腻湿滑带来异常的刺激,我感觉到他的兴奋,陷入与我的情欲之中有些癫狂。我吞咽口水后将手指塞进自己的口中,吮吸属于他的味道,附身继续与他接吻。他的味道在我们的舌尖来回传递,而随着结合愈演愈烈,我与他仿若不再有‘彼此’,我们的情欲一齐走上巅峰,而我们的情感更是因链接而交融升华。

    高潮之后我还坐在穆弘的身上,我们俩一起锁在一张椅子上,局促却充满了暧昧与动情。

    性爱让Omega对Alpha进行抚慰,我心中那些不安的情绪也因为结合而缓缓消散。我想到曾经与栾战之间的讨论,有那么一瞬间我意识到,Omega之于Alpha的强大,又何止是基因层面本身呢?我凑过去亲吻穆弘,继续着与他之间的话题,心中却百感交集。

    穆弘说他不知道在我身上究竟要找到些什么,他定期将我的情况汇报上去,这些年绝大多数的内容都是些琐事,而他得到的回复也都类似‘继续观察’。

    “你怎么会突然来救我。”

    “上次我交上去报告之后一直没有下一步的指示,昨天突然收到要求,让我把和你有关的所有信息都上传。”

    “...”

    “我觉得事情有些蹊跷,所以今天打算去学校看看你的情况。我刚到你的宿舍楼下,还没来得及给你打电话就看到了那三个人。”

    “...”

    “我担心你有危险,所以一路跟着你。他们朝着那个方向应该是去城外的兵工厂,我必须得在到达之前找机会救你。”

    不止是救我,还为了我受伤。我拉着穆弘的手放在嘴边亲吻,又问,“那你上次报告我的信息是什么时候?”我皱眉看着穆弘,想了想又对他说,“你可能还不知道,我不是我爸妈亲生的儿子。”

    穆弘一惊,看着我愣了片刻,“不是亲生的?”

    我对穆弘说起了一连串的事情,从欧阳谭是如何在训练场上惹怒我开始。随即,我们核对了时间,穆弘最后一次报告也就是我确定自己非亲生前后。我之前没有对穆弘说起这件事,他的报告中也绝不会提及。

    “今天来找我的那三个人,应该知道我在找真相。我觉得这一连串的事情都是从我生日之后开始,可具体什么情况我想不明白。”

    我去医院撕下一张纸是今天这件事的导火索,那就有其他人将我的信息通知了‘隐狼’,这个人还知道我在寻找身世的真相。

    我不愿往下细想,而穆弘见我不吭声,随即又解释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