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 > 都市小说 > 我可能生错了性别 > 分卷阅读47
    。”他捂住我的眼睛,不想让我直面那些血腥凶残。

    “都是…我干的吗?”我想让他们将枪口对准其他Alpha战士,刚刚那一瞬间我想要他们从这里都消失…我看着满地的尸体浑身颤抖,缩在凌冬的怀里不愿相信我看到的一切。

    凌冬说他沿着小路往河边而去,原本想给我和穆弘取一些水。他听到我的喊叫声后朝着我们回来,接着便看到了刚刚的那一幕。那些Alpha战士像是被我控制了一样,面容扭曲眼神惊恐,开枪的那一瞬间都充满了绝望。

    “怎么回事?!”一瞬间我想起自己为了穆弘将那军刀插进Alpha战士肩膀时穷凶极恶的样子,为什么我会变成这样?眼前的一切是不是我做的?为什么我可以做到这样的事情?刚刚那些战士就那样被我控制了吗?那在一旁的凌冬怎么没有?我抓着凌冬便问他,“你没事儿吗?你有没有受伤?!”

    凌冬默不吭声看着我,他突然伸手捏住我的下颚与他对视,让我平静,“别看那些尸体,别想刚刚的事情,你就看着我。”

    听着凌冬的声音,我的眼眶中突然涌出无数泪水,“他们…他们断了我和穆弘之间的链接!”说出这话的同时我还感觉到心口处的难受,那不是一般的疼,像是抓住心脏来回撕扯,从腺体中将曾经融合在一起的所有东西都抽干,“他们带走了穆弘!!我…我感觉不到他…”我不是有意流泪,可那种来自灵魂深处的悲伤激起无数泪水。听闻断开链接会让Omega痛苦不堪,我现在是这般感受,穆弘将会有多难受?!我不敢想,更不得不想,“我之前想到他的时候都会觉得心里安稳,现在我想到他只有一片死寂,心里剩下的就是…难过…”

    我的身体和腺体没有受到伤害,这所有的情绪都因为链接中断后荷尔蒙的改变,而穆弘的身体将受到损伤,他的腺体被那项圈破坏…这才,断了和我之间的羁绊。

    “看着我!”凌冬双手捧住我的脸颊,额头与我碰在一起,“你得集中注意力,咱们在这里很危险,咱们…”

    “…”我微微张开嘴,迫使自己的视线停留在凌冬身上。

    “我看看他们身上有什么线索,你喝点水。”

    凌冬轻拍我的后背随即起身,他走到那些Alpha战士身边后取出他们随身携带的通讯器。这些通讯器中带着个人的生物密码,凌冬抓起那尸体的手指按上去,接着又瞧入几行代码,终是通过‘后门’进入系统。

    “你休息一下,咱们得找个隐蔽一点的地方。他们在这里执行任务,很快还会有人来。”凌冬拿着通讯设备坐在我身边,一边与我说话一边开始反查其中的内容。

    我看他那般认真的样子,心中痛苦不堪却也不能放任自己,“我们现在离开,别耽搁。”

    凌冬看了我一眼,嗯了一声后扶着我站起来,“你还有哪儿不舒服?”

    我心口疼、头疼,甚至连四肢都有一种运动过度的虚脱感,可我还是对凌冬摇头,“没事儿,咱们走吧。”

    我与凌冬离开了那片树林,一路顺着小道找了间不需要登记的小酒店。我的身上沾着那些Alpha战士的血,脱掉外套扔在路上先得很是狼狈。酒店前台见我们俩畏首畏尾,开房间的时候还开了句玩笑说,“我们不查证件,你们俩别担心。”

    凌冬伸手揉了揉我的头发与后颈,拉着我便往房间而去。

    进了屋我拉过凳子坐下,看向凌冬便问,“你说穆弘会不会有事。”

    “我们先看看能找到什么线索。”凌冬在我身边坐下,点开那通讯设备又是一副认真的样子。

    “刚才在树林里你完全没有感觉吗?”我惊魂甫定,忍不住对着凌冬确认,“你没有觉得自己被控制了吗?”

    凌冬专心的摆弄手里的东西,同时摇头对我说,“你别担心,我没事。”凌冬突然抬头看着我,将手里的内容投影到一旁的墙上,“你看,又是‘L GenTech’的电子印章。”

    凌冬投影出的是一张追捕令,发出时间是今天下午,“这是来抓捕我的命令?”

    “今天的只有这一份!”凌冬放大落款那一处,除了‘L GenTech’公司还有兵工厂的印记。

    “我明天去这‘L GenTech’!”说完,我看向凌冬又补充了一句,“你明天就回去学校继续上课,这事情与你无关你不要再继续跟着我了。”

    “…”

    我看着凌冬眼中的复杂情绪,赶紧解释说道,“我不想你出危险,穆弘被他们抓走了…这所有的事情我都搞不清楚到底怎么回事,你别为了我冒险,我…”

    我的话还未说完,凌冬突然凑上来亲吻我,吞掉了我的后半句话。

    56

    穆弘被抓走之前对我说,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逃避真相。

    他说,我们只是有些特殊,但这不意味着我们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我们的特殊也许就是我们的意义,最不济我们也让其他人知道了什么是特殊,知道了这个世界有‘特殊’的存在。

    从生日开始到现在,我寻找着自我却也在这过程中陷入了更大的麻烦,我面对自己的身世心中有惶恐和猜疑,自然也会有诸多‘逃避’的行为。穆弘为了保护我受伤,现在还被抓走不知要受到什么伤害,我避无可避只能面对眼前的一切。

    我想我的‘特殊’必然有存在的意义。对我来说,最不济这寻找的过程就是属于我的意义。

    想想从自我不认同的状态开始,一步一步走到现在,这就是最‘好’的意义。

    我做了决定,直面眼前的这一切…

    可一直跟着我的凌冬…

    他…

    凌冬凑上来吻我,吞掉了我的后半句话,而我更是动情,含含糊糊也得说下去,“我不想你也有危险,我…接受不了…呜…”

    他吻得十分用力像是要将我吞进肚里一样,“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凌冬只说了这几个字,含着我的嘴唇又将我搂进怀里,接着便不再说话。

    我觉得委屈,身上的疼与心里的痛一并迸发出来,我埋头到他的脖颈之间低声嘟囔了一句,“我一定要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凌冬揉着我的头发用最无声的支持给予我力量,我忽然想起在宿舍里听到的话,鼻头一酸便对他说,“你在宿舍外面说的那些话,那会儿我…”

    凌冬松开我,与我四目相对眼中流露了些紧张局促。

    “你怎么不说你知道我的想法?”我心里千回百转的情绪,故意开口怼他一句,“你不是说你理解?!”

    凌冬面上这会儿也露出了委屈,他皱眉闭上嘴,不知该如何应对我这突如其来的‘质问’。

    我想揍他,心里有无数的问题想问他,想知道他是不是一时情绪失控才那么说,更想把我在他这儿收到的火气都给他还回去…

    可到了现在这一步,我的身边只有他了。“你再说一次喜欢我!”我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