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 > 都市小说 > 我可能生错了性别 > 分卷阅读48
    凌冬的眼睛开口,伸手去捏他的脸,手指很用力,“你给我好好说,认真的说!要是说得不够好听我后面会说出什么我自己也不知道!”

    “我喜欢你。”凌冬吞咽口水目光在我的脸上打转,张开嘴说出了我梦寐以求的四个字后又道,“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你,但我确定…我喜欢你!之前喝多了回答宿舍跟你说‘喜欢’,看你的表情我觉得说错了…慌乱改口。但我…就是喜欢你。”

    “…”我还是想揍他,他在生日那天恶狠狠干我的时候怎么不想着‘喜欢’我?他叫穆弘名字的时候怎么不想着‘喜欢’我?还有后面我们在宿舍里的那些相处,真想让他给我一件一件的都说清楚!但是,我此时身心俱疲,只想再听他说一遍,“挺好听的,再说一次喜欢我,还跟刚才一样,认真点,好好说!”

    凌冬愣了一下,许是在心中思索我是不是逗他玩,目光也多了份迟疑不解。

    我叹了口气,“我过生日那天去你家就是想告诉你我喜欢你。”我看着他的眼睛一个字一个字说出来,这些是我早就准备好的话,等了这么久终于说出口了,“我喜欢了你很长时间,你根本不知道我的想法是什么,你也不理解。”

    凌冬微微张开嘴,大抵真的没想到我会说出这样的话。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太久了,对彼此太过熟悉,我能猜出他的想法却无法感知他的情绪,而他对我也是一样。这是一种熟悉的陌生,是时间赋予我们的相处,“活该你受罪,谁让你之前也不给我舒坦,我…呜呜…”我的话还没说完,凌冬再一次亲吻我,以更为剧烈的方式亲吻,仿若明日就是世界末日。

    我沉浸在凌冬的亲吻中,闭上眼睛心中不安,还是忍不住道,“凌冬,我喜欢你…但是穆弘是我的Omega,我对他有责任有担当更有不能被随便抹去的链接!我一定要找他,我…”

    “我知道。”凌冬的手指顺着我的脖颈伸进头发中,他紧紧将我搂在怀里,“他不止是你的Omega,也是和我一起长大的人。不止是你要找到他,我也要找到他。”

    我听着凌冬的话动情不已,闭上眼睛亲吻他的脸颊,嘴唇滑到耳边,“你干嘛犯傻跟我去冒险!”

    “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凌冬还是刚刚的那说辞,多了些难以压制的情欲,其中的决绝却丝毫没有改变。

    凌冬与我彼此撕扯着走入浴室,身上带着汗水、泥土味,还有些血腥气息。我俩一齐站在水下,亲吻的同时快速退去衣服。我的后背贴着冰冷的墙面,胸口则与凌冬紧紧压在一起,‘冰’与‘热’交替袭来终是让我这一整天紧张的情绪得到舒缓。

    凌冬拉开我的裤子放出我半勃的性器,随即双膝弯曲跪在了我的面前。他张开嘴将我的阴茎塞进嘴里,我低头与他对视的那一刻便胀大了两圈,硬得发疼。

    凌冬抬起眼睛看我,一只手抓着我的腰,另一只手则轻柔我的囊袋,给我带来阵阵快感。

    我靠着冰冷的墙壁抬起头,手指伸进他的头发中,随着舌头的吸弄而前后摆动。我吞咽口水的同时张开嘴,“恩…呜呜…”

    凌冬十分卖力的讨好我,他虽对口活儿这事儿一窍不通,可带给我心里层面的极大慰藉。我站在淋浴下双腿发抖,浑身的快感都在脊椎处开始盘踞。

    “呜…凌冬…呜…”我不知想说什么,只想喊他的名字让他知道我需要他,我很高兴到了这一步他还能在我的身边。

    凌冬用口腔吸着我的阴茎,上下律动后用舌尖顺着茎柱来回舔,最后在前端马眼处画圈。

    我激动不已、情难自控,“让开!”

    他抱紧我的腰,而精液则全数闯进了他的嘴里。

    凌冬起身与我接吻,舌尖带着我的味道,诚意拳拳。

    经历过射精后我浑身酥软,紧紧搂着凌冬忽觉分外安全。

    不知明天我会经历什么,但是今晚我想要忘记一切。

    57

    洗过澡我和凌冬一齐躺在床上,他侧身看着我,没有吭声。

    我学着他的样子也侧过身,与他对视,“我身上的味道有没有改变?”

    我记得他在我标记了穆弘之后说过味道改变,不知没有了标记会是什么味道。

    凌冬凑过来将嘴唇压在我的嘴唇上,片刻之后说了一句让我意想不到的话,“过生日的那天,你进屋之后我觉得你特别好闻。”

    “…”我追逐着他的嘴唇,故意将自己的舌头顶进他嘴里,来回搅动宣誓主权,“你当时哪知道是我,你…”

    “我知道。”凌冬伸手搂住我的后颈,拉近我们俩的距离后低声又说,“我闻到你的味道,知道那是你。我当时觉得你的味道非常好闻,所以我让你走,怕…”

    “…”

    “我表现性征之后所有感官都不受控制,我知道那天…是你,但我当时以为自己喜欢穆弘,所以开口也不受控制….”

    凌冬说起这些,我便张嘴咬了他一口,表示自己的不满。可事情已经过去了一段时间,这其中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我知道了答案却也不再计较。“我如果不告诉你生日那天我打算去表白,你是不是永远不会跟我说这些?”凌冬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话少这一点让人头疼,能不说的就不说,能少说的绝不多说,“还有什么你想说的?趁现在赶紧说!”

    凌冬与我四目相对,最终摇摇头,“我还是觉得你身上的味道特别好闻,每次闻到…我都控制不住自己。”

    说话就说话,凌冬还咽了一下口水,这不就是暗示我吗?“你就是自恋!”我一个翻身骑在他身上,伸手去脱他的衣服,“大家都说你和我的味道很像,你说我好闻,不就是说你自己…”

    凌冬搂着我喘气,片刻功夫我们俩就赤裸相对。他啃咬我的锁骨,嘴唇顺势滑倒了耳根,说,“是你…好闻。我闻不出来你和我相似,我就是觉得…你很好闻。”

    气味这一点上我与凌冬感觉不同,我虽不觉他‘香气四溢’,但能感觉满心都已被他这个人填满,“那你就多闻闻…”

    凌冬肏进我身体的那一刻我忍不住哼了一声,他的尺寸总让人‘欲仙欲死’,每次进来都得先有个适应期。

    “疼吗?”凌冬压在我背上,后面直接干进来让我们俩都兴奋不已,“我弄疼你了?”

    原来之前那些温柔不是我的错觉,我抓住他的手指塞进嘴里,闭上眼睛说,“疼…每次都疼…要不你别干了…”

    凌冬听到我的话不动了,进出都不合适,左右为难。我回过头看了他一眼,瞬间明白过来…我喜欢的便是他这什么话都不说出口的样子,千万情绪憋在心里只等一个能看懂的人。

    “你怎么这么听话…”我笑了,故意摆了几下腰,夹着他的性器来回动了动,“都这样了,要是不干了我岂不是白…嗯…啊啊…”

    ‘疼’字还没说出口,我便感受到来自灵魂最深处的撞击。凌冬搂着我猛肏了十几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