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 > 都市小说 > 我可能生错了性别 > 分卷阅读51
    ,更是想起他昨晚对我说,‘我还是觉得你身上的味道特别好闻,每次闻到…我都控制不住自己。’

    “你走到这里,凌冬成为站在你身边唯一的人...这不就是实验的最好证明吗?”

    什么叫最好证明?最好证明难道就是无尽的危险吗?我听着栾战冷静克制的腔调,理解他说的所有内容却不能认同,“你有什么资格帮我选择?你们有什么资格决定我应该去哪里?!”

    “我们不能,但我想你会明白这一切,你会冷静的想清楚。”栾战说完沉默了片刻,他走到我面前伸手揉了揉我的头发又说,“我在这里等你就是想要告诉你,这所有的一切本身都不会发生。如果那几个‘隐狼’可以将你顺利的带回军方手里,你可能会以更为和平的方式知道所有的事情,那些Alpha战士也不会牺牲。”

    “...”

    “政府培养基因改造战士不是为了损耗自己的士兵,是为了战争,为了领土。你们留在外面会造成不可预测的危险,因此需要被消灭。但是你们回到军方的管控下,就可以得到适合你们的训练,成为最出色的战士...”

    “别说得这一切都是为了我好,你从头到尾都把我当作一个实验品罢了!”

    “穆弘可以为了你背叛‘隐狼’,你又怎么知道我不是为了你好?”

    60

    你又怎么知道我不是为了你好?

    “你有什么理由'为了我好'跟我说这些呢?”

    栾战笑了,笑得动容并且真诚,“你以为自己为什么可以打开我诊所的门?”

    “...”

    “系统录入基因密码,识别Beta链。你可以开门的原因是你和系统中录入的人,拥有几乎相同的Beta链。”

    我目瞪口呆,看着栾战张开嘴,许久之后才问出来,“是...你的吗?”

    “选取合适的基因也是实验是否成功的关键因素之一,从实验参与人员身上进行选择最容易控制,一些基因层面的隐性遗传病可以在最开始就被筛选剔除。”栾战的手指顺着我的头发滑落到脖颈,他看着我的眼睛叹气,“欧阳,当年的实验不止你一个人,有些胎死腹中有些早年夭折,你的身体从小弱也和这些有关系。”

    “...”

    “可就像我曾经说的,这些年你为了变强一直在努力,你活了下来,你带着我的Beta链变成了Alpha...”

    “...”

    “我当然希望你好,否则这些年我为什么一直照顾着你,看着你呢?”

    “这都是你的实验罢了...”

    “我没有必要和实验对象讨论任何一件我和你讨论过的事情。”

    我不想听这些,栾战说这些不过是为了让我束手就擒,“穆弘呢?穆弘被他们抓去会怎么样?!”

    “穆弘是难得的Omega‘隐狼’,任务结束被带回去,不会有事。”

    作为一个战士他或许还有利用价值,军方不会让他有事。可我记得他被去除标记时痛苦的样子,我更无法忘记他倒在我面前的样子,“你说这话的时候,根本没有将他当作一个人。”

    “如果你想要找到穆弘,那你只能去兵工厂,所有的‘隐狼’都在那里。”栾战见与我说了这么长时间毫无用处,叹了口气走到桌子旁道,“你们的行踪一直被那通讯设备监控,我与军方要了最后一个机会,希望可以劝你不要再继续反抗。”

    栾战从抽屉中取出一个电子设备,上面有一处按钮,“军方给了我这个,让我在无法说服你的时候按下按钮,他们可以在20分钟内赶来。”

    我看着他手里的东西,下意识后退了两步。

    “欧阳,或许你觉得我不会在意你...但我现在想给你一个选择的机会,你走出工厂大门的时候我会按下这个按钮,无论你最终的选择是什么,你都有权力自己做决定。”

    “...”

    “想要去找穆弘,那兵工厂就是你唯一的路,你会被他们控制但也会让你的潜力得到最大发挥。如果你选择继续逃亡,那你可以享受那担惊受怕的‘自由’。无论怎么选择,我希望你可以想清楚,希望你不要逃避这所有的一切。”

    “...”离开栾战的办公室前,我回头看着他问,“我从小到大,你对我讲了那么多性别的强弱与控制,你给我灌输那么多坚持自我的想法,你对我说自我认同的重要性...到了这一刻,你怎么能有自信可以劝我选择被他人控制的一条路呢?”

    栾战听完我的话微微勾起嘴角,眼中出现了令我有些意外的赞许,“那你又哪里来的自信,知道我心底里希望你怎么选择?况且...在一个规则既定的环境中,臣服或许也是得到自由的一种捷径。”

    “...”

    “欧阳,”最后,栾战叫住我说,“无论你选择什么,我希望你记住:永远都要以善意去面对强弱之间的差异,即使这差异是你的特殊造成的。”

    我从‘弱’小的Alpha变成现在让人害怕的基因改造试验品,没人比我对‘强弱’的理解更为深刻。我回过头与栾战对视,沉默了片刻最终回答,“我记住了。”

    离开‘L GenTech’公司,我跟在凌冬身边保持沉默。

    我们俩担心再次被监视,因此断开了身上的所有通讯设备,就连平日自己用的也一并扔了。

    我与凌冬还未走远,天空中出现了军方的直升机,方向朝着‘L GenTech’公司,算算时间正好是栾战说的20分钟。

    我想栾战对我是有那么些恻隐之心,否则他没必要给我这逃走的时间,更加没必要在早以监控我的情况下为我制造一个机会。

    直升机在我们头顶飞过,轰轰作响。我看着正午的太阳,照在身上有些暖意。

    本以为‘L GenTech’公司将会是这场马拉松的终点,可谁想再知道了真相之后我又面临了新的选择,好似一段新的开始。

    我不会逃避我眼前的一切,这是穆弘告诉我的,同时也是我经历这些后最为坚定的想法。

    栾战的这些话让我知道自己‘如何存在于这个世上’,至于‘为什么’…此时我的心中也有了数。

    “兵工厂在城市的另一边,”凌冬见我沉默,主动说起未来的路,“如果我们要去兵工厂,我们得避开那些已经出动了的士兵,他们可能会直接动武。”

    我点点头,凌冬接着又道,“如果我们不去兵工厂,那得找个可以栖身的地方做好计划。军队的人如果找不到咱们,很快就会开始全城搜捕。”

    无论我如何选择,往前的路都将会充满荆棘。这是我生活的新开始,一个我无比抗拒却必须面对的未来。或许这也是我存在的意义,是我经历了这些之后终于为自己争取而来的选择。

    凌冬没有与我讨论哪一条路‘好’,他只是在对我分析之后淡淡的说,“咱们去哪里?决定了吗?”

    他将选择权完全交给我,我心中动容感恩,“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