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 > 都市小说 > 鬼僧谈之无极 > 分卷阅读1
    《鬼僧谈之无极》作者:WingYing

    阅读指南:1.伪年下真父子年上。2.文。3.不是这么有趣。

    第一章

    天下四国七城,以郑国国势最为强盛。

    相传,郑国侯无极年少而立,率联兵伐齐,攻占王城临缁,齐王自戕于齐宫。后郑国侯以未承先王遗旨,不敢以王自居,只将郑国迁都于齐国王城。从此,传承千年的古齐国就此消泯,天下由此四分五裂。

    郑国集天下之势,占中州之命脉,郑国侯无极俨有中州霸主之威,所出号令,各国诸侯无敢不从。

    临缁,皇宫。

    金麒殿,一盏盏鎏金灯座点着明灯,金灿灿的殿内灯火如炬。殿内飞罩雕着百兽,梁柱盘着两只金雕的祥兽,而在前头尊位后方的壁画,却已是斑驳陈旧。一只手掌抚过画里的龙,想是年代已久,龙身花漆已落,斑驳陆离。

    那只手的主人身着缂丝玄袍,袖边绣着繁复的金丝云纹,长裾曳地,身后缀着一头张牙舞爪的金龙。眼下这片土地,只有一人能配得上如此隆重华贵的服饰。

    灯火将他的影子拖得高伟斜长,宦官高尖的声音响起:“传僧人入殿——”

    无月的夜幕里头,一个灰袍僧人踽踽独行。他的容貌很是平凡无奇,只觑一眼,轻易再难记起。

    郑国侯由座后踏出,这方教人窥得中州霸主之真容——有传,郑侯无极,其身八尺,容貌姣俊,集天地之灵韵也。这个男人面相异常年轻,双眼却锐利如炬,莫说凡人胆寒,饶是妖魔鬼怪,在此刀目之下,亦无所遁形。

    僧人入殿,身后的青铜大门缓缓合上,发出古远而庄严的声响。

    “寡人听说,灵鹫山有一僧人——”郑国侯走至上位,缓坐而下,姿态之雍容,尽显帝王之威仪。他目视和尚,声音顿挫,沉而有力:“传闻,此人有大能,可通异界,亦能生死人,活白骨。”不等和尚先言,他便一扬颌,“赐座。”

    僧人亦不推辞,盘膝而坐,他问郑侯:“那国主令贫僧来此,却不知是所为何事。”

    郑国侯默而觑之。半晌,方说:“寡人要见一人。”

    僧人答道:“郑国乃诸国之威,国主为蛟中之龙,要寻什么人,凭的不也是国主的一句话么?”

    尊位上的男人蓦地转来。无数灯火跳跃,殿中明灿如昼,更映的那目中幽火盛旺。他说:“寡人要见的,是死人。”

    僧人抬眼看向国主,犹然是波澜不惊:“又不知,国主要见的,是哪个已死之人?”

    郑国侯微一举身,宦官尖锐的声音又响来:“赐殿前十步——”

    僧人又起,朝郑国侯进十步。有卫兵列前,郑国侯摆手,国主腰间佩龙纹刀,世人皆晓郑侯无极为天下第一刀,三步内杀一人易如反掌。

    僧人坐来。

    这座金麟殿,原是先齐大王设宴游乐之所,今不闻钟鸣击鼓之声,一片阒然死寂,宛若一座巨大的陵墓。

    宦官斟酒,郑国侯拿起水晶杯。

    “先朝元熹二十八年,”水杯晶莹剔透,反着灼目的冷芒,“先王季容曾下梁庸……”

    齐朝辛夷时,中州诸侯国四立,连纵边陲小城,势力愈盛。诸侯强盛,则国君势衰,到元熹年时,天下分裂之势已不可避免。

    一队车辇浩浩荡荡行经官道,旌旗上写着“齐”一字,乃是国君圣驾。齐王姜氏,名季容,冲龄继位,在位近三十年。今儿正是他三十六寿辰,因太后崩,齐王素是孝顺,故守孝三年,除祭祀之外,宫中不得举宴。

    辇中,一男子盘坐。齐国以玄为贵,他身着暗色锦袍,头束玉冠,面未蓄须,称得上清逸,眉宇间似有淡淡愁思盘绕,可面目端善,反使其不似一国之君。听闻,齐王季容亲使晋国,与晋王商议天下之事,当今,诸国林立,虽仍奉齐国为君,却免不了暗潮汹涌。

    车辇行至梁庸,此地为临缁边缘一个穷乡僻壤。随行将领驱马而至,拱手拜道:“此去王都,尚有百里路,前有延江,问大王可否要暂歇片刻,再接着赶路?”

    他们天未亮便出发,今也走了快四个时辰,路上不曾歇过。齐王稍一思量,便也颔首:“那就暂作歇息罢。”

    一行人就在江边歇下,食些干粮,让骏马喝水。齐王踏下车辇,身边随着亲信两人,走至江沿。他未叫宦官去接水,而是亲自弯下腰来,双手掬起江水来喝。

    世人皆以为帝王好命,季容却非如此。先王辛夷荒唐无道,宠信繇奴,后被繇奴绞死于泰和殿。繇奴受宠时,曾奸杀先王妃妾,其中有孕者,更生剖其腹,手段极其残忍。季容原乃胡姬之子,与王后同日产子,王后以亲生公主同皇子交换,繇奴敢杀胡姬之子,却不敢明晃晃杀死王后所生的王子。季容长于宫廷,生命危在旦夕,若非有母后舍命相护,早就死于繇奴之手。

    先王死后,繇奴被擒,于菜市口被五马分尸。季容继任国君之位时,尚不足十岁。因有先王的前车之鉴,当今齐王后宫十分凋零,今也不过三名夫人,子息更是零落。

    季容少时受繇奴多番刁难,堂堂王子,曾食不果腹、衣不蔽体,以此养成坚忍之脾性,无甚帝王架子,自继任国君,励精图治,礼贤下士,以图力挽狂澜。

    “王上,请用。”内侍捧来丝绢。齐王擦抹了脸,抬头看天,粼粼日光照着江面,江水涓涓,小鱼跳跃,不远处有几个娘子浣衣。短拙妇人不识国君,眼瞅那几个人高马大的官爷,都交头接耳,吃吃地笑。

    齐王于石上稍坐片晌,欲要启程之际,忽闻一声虎啸。那啸声极近,必是在不远处,齐王猛地回身,一双金黄色的兽目赫然出现在那方的丛林中。

    “保护王上!”内侍惊恐厉喝,可现在在王的身边,也不过亲兵两三人,然而那猛虎已是尽在咫尺,一跃而下,嘶吼一声,就噙住了那宦官的脖子,“啊——!”

    鲜血溅洒,那禽兽只一口,便咬断了人的脖子。季容大退数步,两个侍卫拔剑抵挡,这猛兽似有灵性,竟难以对付。“护驾!快来护驾!”齐王竭力嘶喊,那方人马已有人觉察异状,正要赶来,猛虎见兵马赶到,怒啸几声,咬死了护卫,扑向齐王。

    眼看齐王就要命丧虎口,忽从矮坡上跃来一个身影,他跳到虎背上,手里一支匕首狠狠割过虎头。众人皆闻一声凄厉的兽吼,来人和老虎滚作一团,他身手极是矫健,避开锐利的虎爪,连击数刀,滚热的兽血就泼在齐王和来人身上。一片猩红之中,齐王总算认出,那是一个布衣少年。

    此时齐王亲兵赶到,将王上扶起。齐王历经刺杀无数,虽有惊吓,却也并未大大失仪,整了整心思,便问旁人:“那救了寡人的少年在何处?”将领遂将少年带至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