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 > 都市小说 > 鬼僧谈之无极 > 分卷阅读18
    此意,无疑是将千骑将军当成极亲近之人……”

    长安侯荀启从殿内踏出,文臣们一见到他,都识趣地止住了议论。长安侯先前就反对向楚国用兵,后来因大势所趋,不得不应,而王上如此重用信任一个少年,长安侯对此早已经心生不满。如今大战告捷,无极占尽风头,获封厚赏,长安侯更加不豫。他瞥向另一头,瞧见无极正与武安侯韩绍同行,冷哼了一声,独自而去。

    武安侯韩绍为朝中老臣,和长安侯一样为从龙之臣,当年季容能安然继位,也多亏了这二位鼎力相助,季容掌国以来,对他们亦多有信赖。长安侯的态度,韩绍和无极都看在眼里,韩绍道:“荀大夫乃文臣肱骨,无极将军以后若要在朝上站稳脚跟,少不得好与他交好。荀大夫有上卿风骨,只是有时过于执着于圣人箴言,难免不应于这世道。”

    无极一脸漠然地道:“无极是王上一个人的臣子,他怎么想,都和无极无关。”

    “将军年少无惧,可朝堂之事,毕竟和行军打战不同。这些事情,将军日后便能明白了。”武安侯抚须笑道,“季日老夫于家中举宴,那就请千骑将军到时候赏脸了。”跟着作揖,无极拜了拜。二人分头而去。

    无极驾马来到新居,在一众下人的恭迎之下踏进宅院——大王赐宅,可传后世,意为子子孙孙都得到王恩庇荫之意,作为臣子来说,可谓是无上的荣誉。这宅院是季容从私库里拨出银两所建, 其意更是非凡,如今朝中无人不知,齐王对无极大有宠信之势,甚至有人暗中说,便是对赵将军,也不过如此了。

    无极举目环顾了一圈,因是季容亲自命人督造,皆是照着王上的喜好,故而是雅而不俗,华而不妖。忽然,他听到后头传来一声清脆的呼唤:“阿兄!”

    无极一回头,就见从大门那头跑来一个少女。只看她双瞳剪水,目似含情,相貌和无极足有七八分神似,唯五官更为秀丽艳美。少女一袭红裙,未及豆蔻之年,已出落得娉婷袅娜,足可说是国色天香。

    “阿婴!”无极满怀惊喜地将她接住,抱起来腾空转了一圈。原来这个少女就是无极一母同出的胞妹,未取大名,只有一个小名,唤作阿婴。

    无极将她放下来后,便细细地打量起妹妹,感慨道:“几年不见,阿婴已经长大了。”又问,“妹妹怎么会出现在这儿?”

    阿婴柳眉一颦:“难道不是阿兄命人去接我们的么?”

    无极才刚受封将军,这一件事自然不是他做的:“我们?”他顺着少女的视线往后而觑,就见一个老汉携着妇人跨步而入,那妇人手里牵着一个小娃子,夫妻二人都是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这老汉便是梁庸县长子闾,身边的妇人正是当年曾经虐待过无极的继母。

    子闾夫妻自从被齐王威吓过以后,便是无极离家数年,也没敢苛待原配所生的女儿。直到从王都来了人,他们才知道那赫赫有名将军无极,正是他子闾曾视如敝履的长子。而后又听闻无极派人来接他们到临缁,二人都极是受宠若惊。

    无极看到生父和继母,面上喜色敛了去。就看那老汉带着妻儿过来,他怔怔地看着眼前这伟岸俊美的青年走到眼前,激动得嗫嚅着唇。

    看到他二人,无极已经猜到这是谁的主意,脸上神色不显,只淡淡地唤了一声“父亲”,又看向妇人身边的稚儿,神色稍微柔和了一些:“阿弟。”他离家时,这异母弟弟尚年幼,并不认得这个大哥,只吮着拇指头好奇地盯着他直瞧。至于那妇人,无极却是从头到尾都未曾正眼看过一眼。

    无极命下人安置好父母弟弟,亲自牵起妹妹的手,道:“阿婴,走。阿兄带你去瞧瞧,你以后住的地方。”

    是夜,秋阳宫。

    季容由浴池踏出,摊开双手披上宫奴呈来的袍子,嫪丑过来小心地托起王上湿漉漉的头发。季容盘腿坐到席子上,嫪丑命人取来熏香,不多时,浓郁的沉香在鼻间弥漫,季容舒适地闭了闭目,状似漫不经心地问:“无极呢?”嫪丑篦着那垂直而浓密的头发,轻柔地细声道:“该来了。”

    话音止后不久,那沉黑的夜色之中,走来一道孤长的人影。早春的夜晚还有些凉意,来人未着氅衣,冷色的月光照过他的脸庞,精致的眉宇间仿佛带着一抹血光,为那像是精心雕塑过的五官增添一丝肃杀之气。

    无极收敛声息,步伐轻稳地走进宫中,掠过一排跪地的宫人,撩起红幔,悄声无息地来到齐王的身后。他从嫪丑手里接过篦子,那原是握着刀刃的手掌,轻轻执起那黑白交错的发丝,动作十分熟稔自然。季容缓缓睁开眼,看着漆案上摆着的一盆睡莲,如镜一样水面倒映着少年的脸庞——或许,已经不该称他为少年了,不知从何时起,当初那谨慎讨好他的小狼犬,眨眼间,已是顶天立地的男子了。

    正出神之际,那低沉而有些喑哑的声音响起道:“无极要谢谢王上。”季容莞尔: “今日在朝上,你早就在百官面前谢过了,现在又要谢寡人什么?”

    那黑羽般的睫毛微微一颤,便是知道王上这是明知故问,他也……无极跟着一笑:“难不成……不是王上,命人将无极的亲人接过来的么?”

    季容并未否认,他知无极甚深,更明白无极同生父之间的纠葛,只缓声道:“寡人知道,你不愿认他们,然圣人有言,百善以孝为先。不管如何,子闾都是你的父亲,作为儿子,当好生孝敬他。”他回头看向无极,语重心长道,“更重要的是,你来日若要立足于这朝堂之上,万不可因不忠不孝之名,而遭到口诛笔伐,落人口实啊。”

    无极原也不明王上为何非要他和父亲重修旧好,这下听季容所言,才知道,王上的这一番安排都是为了自己。他跪了下来,仰首望着季容:“是无极思虑不周,王上所说的每一句话,无极都铭记于心,必孝顺父亲继母。”

    “快起罢,”季容让他一起坐到席上,想起了什么,感概道,“寡人明白,此事对你而言,多有为难。平心而论,如果先帝……”季容素以“先帝”称呼其父,从不曾叫一声王父过。想到此,他亦摇摇头,握住无极的手,叹说,“你若实在不喜也罢,寡人便命人另外安置他们。”

    无极只觉一股股暖意自那消瘦苍白的手心传来,年少时曾经所受的种种委屈和苦难,在这一刻,全都不值得一提了:“王上毋须为此烦忧,无极自有打算。”遂又捡起了篦子,为季容篦发时,不由摸了摸那斑驳的鬓发,问:“王上……何不将头发染黑?”

    季容笑着问:“寡人可是已经老了?”无极丝毫不觉惶恐,反是问:“王上要听真话,还是假话?”

    “那你便先说说,假话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