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 > 都市小说 > 鬼僧谈之无极 > 分卷阅读62
    。

    『有道是,山海去无极——』他说,『那你就做寡人的无极罢。』

    “国主……”布帛从他的手里滑落,有风吹拂,将它远远带走。

    所有人跪了下来,他们不知为何国主突然坠泪,没人敢出声。跟着,他们就听见男人嘶声说:“备马——”他又重复,“快去备马!”

    宫内一阵混乱,而那荒芜的边疆,一个少年牵着一匹瘦马。风沙刮着他的脸,他轻轻摸了摸马头,遥遥地看着远方。

    天地无极,山海无涯,原来,这就是万里江山。他坐上马背,喝了声“驾”,长笑声传遍天际。

    ××××××××××

    还有一个尾声。

    第三十九章 《鬼僧谈·无极》番外尾声

    北疆苦寒,无论是吃的用的,什么都缺。瀛公子初到此地,就又病了一场。他到底是郑侯的长子,纵是被废黜流放,地方官吏也不会真想看到人死在自己的地盘上。于是,瀛公子又熬过了此劫。

    许是大劫之后,必有后福。公子愣是挨过了最难的时候,入春时,就算是荒芜的边塞,贫瘠的地上也开了几朵小花儿。瀛公子摸着那从枯地里长出的绿草,再苦都好,这用比生命还要珍贵的痴爱换来的一回偷生,他定要好好地活着。

    中州连年纷乱,外族虎视眈眈,早在季容执政之时,就有修筑城墙的打算。然而当时,国土分裂,小国林立,筑防之事成了齐王心中其中一个遗憾。未料,郑侯将齐王所不能做的,以及没来得及做的事情,在这短短的二十多年间,都逐一实现。

    瀛公子看着万顷黄土,他逐渐能够明白,为王之道,非仁慈尔,而霸权也并非是全然正确的王道,时局在变,人也在变,到最后,也只能顺应天命。他终于能够坦然地面对自己为王的失败,余生所能做的,便是筑起边防,抵御外蛮,如此也不枉再重活一世。

    公子乃饱学之士,又通杂论五学,来到北疆,这些过去不被重视的杂学都成了活命的法子。季容为君时便礼贤下士,他有识人之慧目,于奴隶中拣出有真实才干之人钻营工事。官吏中先前有不服之人,久而久之,也敬佩公子为人,平日多有相助,再不为难。

    边疆荒凉,无器乐可修身,瀛公子便寄情于养马。他结识了一个驭奴,同他在塞外培育马种,今时日尚短,看不出成效如何,只道好些年以后,中州尽出良驹,不逊蛮人之骑,这一切多仰赖于百年前郑国侯长子之功。

    子瀛在边疆数月,原是细皮嫩肉,今也褪去了娇贵的公子气,人长高半尺,雪白的皮肤晒黑了些,身子亦比过去结实,唯风骨一概不变。瀛公子跑马去营中,将士们围锅吃驴肉,打开酒塞子,轮流喝了一口,递给了公子。公子吃了几口烈酒,喝了两碗驴汤,到天黑之前才牵着马回去。

    因有地方官吏关照,公子尚有一遮风避雨的去处。他还未回去,路上就有个奴隶来通风报信:“公子快些逃罢,再晚便来不及了。”公子曾救那奴隶一命,他这才冒险前来。原来今日有一批玄甲武士来到北疆,那些人都是催命的鬼使,所到之处必有惨事发生。自听说他们为瀛公子而来,奴隶就冒死来寻公子,好让他赶紧寻一处避祸。

    “我若是真这么走了,恐怕瞿大人有难,我如何能陷他于不利之中。”他来到北疆,亏有这位瞿大人照拂,这才还有命在此。公子说罢,就一路驾马回去。

    风沙滚滚,黄昏日下。马蹄渐缓,瀛公子遥望着矮坡上,一列黑甲武士的最前方,那骑在黑马背上的男人。他似一路疾赶而来,风尘仆仆,披风都沾着黄沙土壤。

    公子下马,他也跟着从马背上下来。

    多年前——

    齐王和少年在宫里。

    『王上说,会给无极奖赏。那无极不要其他的,只要这一个,成么?』

    『无极……想要,抱一抱王上。』

    齐王犹豫。少年退了几步,正欲告退。突然,他听见王上说了一句话。

    『无极,』他说,『到寡人这儿来。』

    最后的画面,是他跑向了他。越过了岁月、越过了时光、越过了所有的爱恨痴嗔——

    夕阳下,那对影子交融在一起。

    从此,再也不会分开了。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