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 > 都市小说 > 穿成丑男后他被暴君缠上了 > 分卷阅读171
    眼,可想到武家,还是咬着牙根忍了。

    谁让他年纪越来越大,镇国公府眼瞧着一年不如一年,反倒是武府,因为一个武老将军一个正掌着兵权的将军在任,他只能忍了。

    镇国公很快交代一番就匆匆跟着嬷嬷离开了。

    裴泓猜测大概应该是五皇子出手了,有影青在不会出太大的问题,早些时候舅舅是跟着他一起出来的,他有意无意也是是而非说了一些,这会儿舅舅刚好回到府中,五皇子的计划若是不成,他不介意再推波助澜一番。

    不过他还是凭感觉看了眼身边跟着的两人之一,那人早些时候得了裴泓的指示,明白他看过来的意思,立刻寻个借口离开。

    谢彦斐送了礼物之后就回了青竹苑,他让影青帮他换了一次药,拆开伤口的时候瞧了瞧,已经愈合了,估计明天就不用再包扎了。

    他虽然当时为了流血下手狠了点,可到底没敢撕得太狠,只是一个小伤口,加上涂抹的上等金疮药,这一天一夜好得差不多了。

    影青眼睛一亮:“王爷这伤好大半了啊。”

    谢彦斐笑了声,“是世子给的药好。”本来他涂的是御医给他的,结果昨晚上世子说他有更好的药让他换成这个,他就换了,没想到效果真的拔群。

    影青包扎的手一抖:王爷说的……不会是上任老宗主留下的唯二极品伤药中的一瓶吧?那可是千金难买的,主子你就、就这么为了这么一点小伤疤?当年主子闭关一年往死里练自己都没舍得用,竟然给王爷用了。

    果然……主子这对王爷……

    影青抖了抖,觉得自己以后对王爷应该更好一些,王爷高兴了,主子就高兴了,他也好了。

    于是,接下来半日,谢彦斐发现影青嘴巴跟抹了蜜似的,夸他简直跟不要钱似的:“……那是王爷身体好,瞧着身子骨多棒啊,要是别人肯定要十天半月,瞧瞧王爷这,一天就结疤,皇子就是皇子,龙子龙孙天降福蕴,必定是大富大贵之命。”

    “王爷等等,这水属下帮王爷吹吹再喝,别烫了了。”

    “别动,王爷您别动属下来……”

    谢彦斐默默瞅他一眼:“影青啊,我这要走路啊,你来你怎么来?你还抱着本王走不成?”

    影青立刻退后两步:“王爷请!”他要是敢抱,主子能打断他的腿儿。

    谢彦斐觉得影青不知道是不是被什么上身了,奇奇怪怪的,他闲来无事干脆坐在阁楼前的石桌上,让影青把他的刻刀拿来开始继续练习刻小人。

    第一次刻的不好,他多练练就能刻的好看了。

    其间有人回来,是裴世子身边的人,不知道与影青说了什么,就看到影青眼睛冒光,小跑回来,就开始花式夸他:“王爷真是神机妙算啊,果然让王爷算准了,那武氏真的找了老爷回府,也不知道武氏说了什么,老爷很快去了舅老爷的院子,等再出来之后又去了武氏那里。属下估摸着,应该是之前王爷送礼的事,武氏应该是信了王爷真的对施姑娘有心思。”

    因为之后要让影青监视武氏的人,所以谢彦斐知道裴世子把他要做的事说了,本来不觉得有什么,可他怎么觉得……影青边聒噪了?

    谢彦斐嗯了声,“接下来就看施姑娘的演技怎么样了。”毕竟是头一次演戏,他有些担心施姑娘在武氏面前露怯。

    影青拿着一块抹布一边把谢彦斐刻下来的木屑小心翼翼收起来,一边继续夸他:“王爷放心,施姑娘肯定办的妥妥的。毕竟王爷可是个有福气的人,肯定万事……”

    “停。”饶是谢彦斐这种喜欢听好话的也觉得脑子嗡嗡的,他瞧着影青的动作,再落在他脸上,最后沉吟片许:“影青啊,虽然本王知道自己好,但是……你就算是把本王夸成一朵花,本王也不会将你从世子身边要走的。”

    影青:“???”

    谢彦斐:“虽然世子平日是严厉了些,可本王怎么能夺世子身边用惯的属下?再说了,本王身边还有别的护卫,你……真不适合给本王当护卫,有些屈才。真的,所以你不用夸本王了,夸了也白夸。”

    影青:“…………”他真的没这么想。

    谢彦斐越看越像,“好了,你去看看世子改回来没有,本王自己刻会儿。”

    影青默默站直了,他就是想夸一夸王爷,他没想到跟着王爷啊?想到万一主子误会自己有这心思,他打了个哆嗦,赶紧离王爷远一点。

    谢彦斐终于耳根清净了,武氏就算知道了,估计也还会谨慎的在观察观察,到时候刚好施姑娘哭着演戏给她送上一个“机会”,等武氏开始出手,至少武氏与施姑娘还要过两个回合。

    等时机成熟也是要后天。

    谢彦斐猜得不错,武氏虽然从镇国公与施知府那里打探到五皇子真的对施姑娘有些兴趣,被武氏借着要攀上五皇子这门亲来缓和她与裴世子之间的关系让镇国公安了心,觉得她终于想开了,世子之位就算是要让也不能是现在,得慢慢来,得让世子自己让出来。

    武氏只管应着,她把镇国公的性子摸得很透,很快就安抚好,让镇国公相信她是真的悔过,只是等镇国公一走,她就找来刚知道五皇子送了一堆东西给施姑娘发脾气的裴思蔓。

    武氏打开自己的库房,拿了好几样宝贝才把裴思蔓安抚住,之后说自己有办法让施姑娘很快从镇国公府离开也会给她出气,成功让裴思蔓忍下不喜想办法去给施姑娘道歉。

    裴思蔓本来不想,可看在自己娘保证过后打开库房随便她挑之后,裴思蔓就咬牙认了,等下午的时候就想办法往施姑娘的院子四处走动。

    施姑娘早就从门里听着动静,她算着时间……等第三次裴思蔓有意经过她苑子门口时,掐了自己一把让自己的眼圈泛红,猛地抱着琴冲了出去,刚好撞到了裴思蔓身上。

    谢彦斐得到影青禀告白日里施姑娘与裴思蔓的戏时正在陪世子用晚膳,听完之后心情极好:“看来很快施姑娘那里就能得到武氏的计划了。”

    裴世子嗯了声,“左右等着就是,无论她做什么我们想办法接住。倒是王爷你刚受了伤需要补补,多吃一些。”

    谢彦斐听到这,脸上也一喜:“我的伤已经好个差不多了,世子的药真是好,本来还想着这两天肯定沐浴不方便还想找世子一起泡澡互帮一下,不过如今看来不用了,伤口都愈合了,估计明天就不用绑纱布了。”

    裴泓:“……”

    影青在身后低着头愣是没敢说话,他想到自己昨晚上敲了大半夜的石头,又想到用膳前主子吩咐他去温泉边放了不少点心,如今想想,原来主子是在期盼着跟五皇子一起泡澡啊。

    如今计划黄了,主子不会……不会再让他重新敲回去吧?

    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