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 > 都市小说 > 傲娇摄政王,你命里缺朕 > 第270章(大结局)余生有你
    步非宸又是哪里看不到?她只是一味的轻笑,似是不以为意。

    太皇太后心满意足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忽而朝身后一挥手,有人将一张卷轴呈交在上官扶苏的面前。

    “皇帝,你皇后的人选,哀家早已帮你选好了!这可是世家女子,知书达理,比平常女子更有见识,也只有像这样的女人,才配成为我熙国的皇后。”

    上官扶苏攥紧拳头,太皇太后管得似乎有些多了。

    可在他还未将画卷接过来的时候,步非宸已经朝着风无眠一扫眉头。

    风无眠气势汹汹的冲过来,一把将画卷夺了过去,甚至还有意用眼神暗暗威胁了一下他。

    似乎他要是真的做出什么对不起步非宸的事情,她恨不得将他当场大卸八块。

    看着四周紧张的气氛,上官扶苏嘴角一阵轻笑。

    就看着宋家人那副虎视眈眈的表情,若他真的负了步非宸,没等他自刎于天下之前,估摸着也会被他宋家的唾沫星子给淹死。

    “你这贱婢好大的胆,那可是给皇上的……”

    没等李嬷嬷把话说完,风无眠已经宝剑逼在她的脖颈上面。

    “老东西,我现在心烦意乱,我劝你最好把嘴给我闭上,要是再让我听到你那比老鸦还难听的嗓音,我就一下捅死你。”

    威胁,她竟然在赤果果的威胁她?这可是在皇帝的眼皮子底下啊!

    她忽而长大了嘴巴,但上官扶苏那张似笑非笑的面孔,却直接吓得她闭上了嘴巴。

    步非宸翻开美人卷轴,淡淡的扫了一眼,而后拿到了上官扶苏的面前。

    “皇上,你看这个女人双眉紧蹙连接在一起,我听说这种女人小心眼儿!”

    众人……

    “还有,你看她眼睛一直含笑,但笑不达眼底,这种人阴险!”

    ……,……

    “还有这儿,她嘴角一颗痣,这种人口舌招摇!”

    ……汗!

    结果,好好一张美人图,到了步非宸的口中,竟成了那眼歪嘴斜天底下最丑陋无比之人。

    太皇太后气得浑身发抖,要知道,这可是她亲哥哥家中长的最好的孙女儿了,可是如今却被步非宸给品头论足到这个地步,简直就是要气煞她也!

    终于忍不住,太皇太后厉声怒吼:“放肆,蓉儿乃是大富大贵的面向,哀家早已找人看过了,她是有福之人,只要她嫁过来,就会兴旺发达。”

    “呵呵!”随着笑声将那画卷卷了起来,步非宸睨目看着面前的老太婆。

    “兴旺?的确是,只要她嫁过来,那你们云家可不是又要兴旺起来了吗?臣妾说的对吧?皇上!”

    上官扶苏也跟着挑高眉头看向对面之人:“宸儿所言极是,朕一看这女子就是刻薄之人,竟不知皇祖母到底是哪儿看到她大富大贵之相了?怕不是想要让她兴旺的是你们家吧?”

    心事被人揭穿,太皇太后脸上的面子挂不住,却仍旧冷斥道:“皇上,你这是被这个男不男女不女的东西迷惑了心智,你是被猪油蒙了心啊,我那蓉儿可是千娇百媚,又岂是步非宸这种货色可以……”

    “我什么货色?太皇太后这般说话,难道就不觉得自己脸面无光?”

    步非宸悠然开口,众人在她的视线下有慢慢的瑟缩起了脖子。

    都说以前的摄政王可怕,可眼前这女人凛冽的视线仍旧让他们不敢直视;对于熙国将会有这样一个皇后,抬眸也不知道是感到庆幸还是该替皇上哀悼。

    “步非宸,你拖着自己那不男不女不阴不阳的身体对皇上百般勾引,又是要做什么?哀家绝不允许皇上被你这种要人迷惑,皇上,你的皇后必须是云蓉。”

    哟,这软的不行就来硬的了?

    还真当她步非宸是怂包?

    看着太皇太后那张阴沉不定的面孔,步非宸却簌簌扶额低笑,待到她再次抬眸之时,脸上却早已恢复那张平静的面孔。

    “你想要让云蓉称后?怕是可能会让你失望哟!”

    “步非宸,你说什么?”太皇太后气得浑身发抖。

    但步非宸却是一副悠然自得的表情,她慢慢的击掌明示,在人群之中,一个笑意融融之人走了出来。

    “下官见过皇后娘娘!”

    “高大人,太皇太后要皇上册立云家女为后,你说,合适否?”

    高扬看着面前的女子,她虽与自家小锦瑟长得有三分相仿,但是这心底确实大大的坏的很哟!可是不像他的宝贝锦瑟那般的单纯可爱。

    想到这里,高扬再次压低身形,朝着面前众人开口道:“太皇太后,恕臣直言,你想要册立云家女,可能要让你失望了。”

    “你算是个什么东西?太皇太后与皇上议事,也有你插嘴的份儿?”

    李嬷嬷气呼呼的开口,但下一刻却已经横尸当场。

    风无眠面无表情的横刀入鞘,冷漠开口:“不是已经警告你住口了吗?偏不听,这下要怨谁?”

    怨谁?这丫头说的什么鬼话?人可是死在她手中的。

    步非宸侧目凝视,此时原本那些还张望之人,恐怕这一下就全要站在她的身后了。

    太皇太后脸色惨白的盯着李嬷嬷的尸体,结结巴巴的开口道:“皇上,她当众杀了哀家的人,你难道连管都不管吗?”

    “皇祖母,这都是后宫之事,朕不是说了吗?后宫的事情就该有皇后处置,更何况,一个不听话的狗奴才,杀了也就杀了,难道不行吗?”

    一个是阴涩涩的面孔,另一个却又笑意融融让人脊梁骨发寒的表情,面前站着的这两个人,忽然让太皇太后觉得有些心颤。

    她强撑着捂着自己的心口,抬起帕子说道:“你刚刚说云蓉不行,你倒是说出个道理来啊!”

    步非宸慢慢的用指尖横扫了眉心几下,似乎有些纠结,最后低声说道:“太皇太后,其实这件事本想要私底下跟你说的,但是看现在这样子,怕是不行了吧!既然如此,高大人,还不将证据呈给太皇太后?”

    证据?众人迟疑的看着高扬,而高扬一脸柔和笑意朝着太皇太后走了过去。

    “回太皇太后,云家谋逆,私通漠苍国,罪证确凿,这里面都是他们与漠苍国之间来往的凭证,所以说……这谋逆大罪,该是让人株连九族的,那云家女,怕是当不成皇后咯!”

    云家叛国?这几个字石破天惊,没等太皇太后开口,上官扶苏说道:“传朕的命令,抄了云家,打入大牢。”

    “你,你们,你们不能无凭无据……”

    “太皇太后娘娘,都说了是罪证确凿,您看,这里面都是这些年云家与漠苍国之间交易往来,他们可是出卖了不少国家重要机密给漠苍国的人,要不然,您自己仔细看看?”

    难得有像高扬这种又有耐心又有爱心之人,他竟然当着众人的面将书信意义摊开,对着太皇太后高声朗诵起来。

    没过几封书信,眼前之人彻底摇晃,接着一口鲜血喷溅出来。

    上官扶苏挡在步非宸面前,免得脏了她的衣衫。

    太皇太后颤抖着抬眸,此时已经踉跄着身躯朝着上官扶苏冲了过去,一下子揪住了他的衣领,低声说道:“上官扶苏,哀家再怎么说也是你的皇祖母,你,你好狠的心啊1”

    嘴角一丝轻笑,上官扶苏附耳低言:“皇祖母,这些都是跟你学的,朕这叫学以致用,青出于蓝,您用不着跟朕客气!”

    “你……呕!”被气得又接连吐出几口鲜血,此时双眼已经呈现涣散之状,上官扶苏看到,摆摆手。

    有人上前左右将太皇太后搀扶着,上官扶苏看向四周,沉声开口:“如今云家罪证确凿,怕是这皇后的位置与她无缘了,所以诸位爱卿以为朕要册立的皇后,你们还有异议吗?”

    脑袋跟拨浪鼓一样,现在谁敢有异议,那不是要拿着自己的脑袋瓜开玩笑吗?

    满意的看着在场之人欣然臣服的表情,上官扶苏转身就牵起步非宸的手,大摇大摆的朝着皇宫里面走去。

    三日后封后大典已经传遍大江南北,宫里早已忙的不可开交。

    风无眠看着小镜前淡妆红唇的女子,竟然觉得她美若天仙。

    “爷,不,皇后娘娘,再过几天你就要成为熙国的皇后了,属下在这祝贺你。”

    斜瞄了一眼风无眠,步非宸轻声开口:“不急,等到我封后之后,一定要表哥带上丰厚的聘礼去找我娘向你提亲,让你也好尽快成亲。”

    脸一红,风无眠长大了美眸喊道;“主子,我才没有急着要嫁给他,我那是,我……我不跟你说了!”

    难得看着风无眠羞臊的冲了出去,步非宸咯咯轻笑之后,却眼神一没,慢慢的起身,摇摆着身后拖沓的长裙,朝着韶华宫而来。

    如今四处凋敝横生,孤冷的宫门早已被森罗侍卫把手。

    步非宸略微摆手,轻易走了进来。

    那佛堂里面此刻发丝全然雪白的老妇纵然听到脚步声也没有回眸。

    步非宸站在她身后许久,那人才终于放下手中的一切:“你是来送我一程的?”

    “……是,太皇太后娘娘聪明了一辈子,当然知道我前来的目的。”

    “我再怎么说也是皇上的皇祖母,你这样做,就不怕犯了众怒?”

    “众怒?我步非宸这辈子犯得还少吗?如今虽表面上国泰民安,但实则那漠苍一直贼心不死,若皇上要与之迟早一战,那必定就要先稳住江山,除内忧,才能安外患;而你是一切内忧的根本,我必须送你走!”

    “呵呵,你够狠,够聪明,哀家在这后宫一辈子,去怎么也没想到竟然会败在你的手中;但是聪明反被聪明误这句话你可别忘了,你以为如今哀家这个下场,难道就不会是你未来的下场吗?”

    “太皇太后娘娘,你也说了,本宫聪明,那到时候自然就会知晓我的生存之道,这一点,就不劳你费心了。”

    说完这句话,步非宸朝着身后摆摆手,三尺白绫被放在了太皇太后的身后,步非宸转身说道:“放心,等你去了,皇上会按照国丧好好的安葬你的。”

    “步非宸,皇上之所以将哀家困在这里不杀,那是因为他从来就不想杀哀家,可是你……”

    “祖孙之情,若皇上下手,必定会被天下人诟病;但我则不然,既是如此,他不能亲自做的事情,我帮他做了便是。”

    “你们……呵呵呵,你帮他做了?哈哈哈,哀家还真是生了个好孙子呢,呵呵!”

    “太皇太后,现在说这些是不是有些晚了?若是这么多年以来,你真的有那么一时一刻将他视作你的孙儿,我想你的下场也不会如此。”

    步非宸一针见血的话让太皇太后浑身痉挛的倒在地上。

    若是她这些年不是将那莫须有的希望放在淮王身上;若是她从一开始就对上官扶苏细心呵护的照料;若是她真的将上官扶苏当成是自己的宝贝孙儿来调教……

    也许,今天这一切结果就不会这样的了。

    她此时心有戚戚然,荒凉的抬起头看向了那三尺白绫,颤巍巍的伸出手,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待到步非宸离开了韶华宫之后,太皇太后的下场也可想而知。

    相较于这个自私自利的老人最后的下场,显然今天这场盛大的封后大典可谓是普天同庆。

    步非宸站在台阶下面,仰面朝天看着站在高处正含笑着朝着她伸出手的男子,多年来心中漂泊无依的感觉已经慢慢散开。

    是啊,如今她有了一个家,一个属于她与上官扶苏共同搭建的家园,从今以后,他们两个不会止步于此,还会继续朝着久远的未来一直走下去。

    回想自己坎坷的两世漂泊,想着面前这个男子,心竟再不会痛了。

    步非宸眼底浮现泪光,缓缓走上台阶,朝着她的希望,她的未来,一步步迈进了步伐。

    当两只手相握的瞬间,她知道也许前路茫茫,他们还会有更多波折,但是那又如何?只要有她,还有他……又有何惧?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