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 > 都市小说 > 河神新娘 > 第一百一十四章装聋作哑
    我在荣春梅的床边守了一夜,冥北霖也在我的身旁,陪了我一夜。

    次日一早,荣春梅就醒了,我抚摸她的额头,她也不发热了,气色好转了许多。

    她挣扎着坐了起来,身上的寝衣,已经被她发出的汗水,给沁湿了。

    她有些慌张的看着我,不知所措。

    “没事的,我替你备了新的。”我说完,将裙褂放到了床榻上。

    冥北霖起身,走到了屋外,我便打算帮着荣春梅换上衣裳。

    荣春梅却侧着身,避开了我的手,不愿让我触碰到她。

    我将手收回,让他把衣裳换上。

    “我的衣服呢?”荣春梅望着我,开口询问着。

    “你的衣服,我都用炉子给烘干了,不过,你穿这些便好。”荣春梅之前穿的那一身衣裳,已经破烂不堪,许多破损处就连针线都缝合不上了。

    可荣春梅望见自己的衣裳被我叠放在一侧的柜子上,就立刻伸出手,去拿她的衣裳。

    她不愿接受好意,只愿意穿自己的衣服。

    并且,见我在,便不肯换。

    我很清楚,她应该是不想让我看到她身上的那些伤痕。

    于是,我转过身去,背对着她。

    “冥夫人,昨夜,我梦到你了。”荣春梅突然开口,对我说了这么一句。

    “是么?”我垂目,只可惜在噩梦之中,我无法改变什么。

    “谢谢你。”她幽幽的说了一句。

    我的嘴张了张,脑海里,那“噩梦”中,荣勇的模样变得无比清晰,我紧紧咬着牙,没有再说一句话。

    而身后的荣春梅半晌也没有再吭声,我低低的叫了她一声,她也没有回应。

    我想着,莫不是体热还未完全消退,昏厥了不成?

    于是,立刻转过身去。

    只见荣春梅正穿着裤子,一条套一条,她目光呆滞的穿着,面色一点点变得煞白。

    “春梅,他已经“死”了,再也回不来了。”我立马过去,握住了荣春梅的手腕。

    荣春梅却是一把将我的手推开,将这几条裤子都悉数穿上之后,这才直起那枯瘦的腰板,快步朝着门外走去。

    “春梅,你打算去哪儿?”我疾步跟在她的身后。

    她低垂着头,也不回应,推开房门,冥北霖和鼠贵都立在门外。

    荣春梅索性快步跑了出去,就如同昨日,在她家一般,逃命一般的往外跑。

    我紧随其后,冥北霖没有阻止我,也跟在我的身后。

    荣春梅的身体,还有些虚,昨夜的那一场大雨,让地面变得泥泞不堪。

    荣春梅的那双破布鞋,在地上踩的“啪叽啪叽”作响。

    她一路狂奔,回的,却是昨日她逃离的那个家。

    回到家中,她的娘并未在等她,屋内,就坐着几个年幼的弟妹,他们依旧单纯天真的相互玩闹着,瞧见自己的姐姐回来了,便纷纷的冲了过来,围住了她嚷着要一起玩。

    “姐姐,姐姐,娘昨日,给我们买了好些吃的,姐姐你看,还有衣裳呢!”

    荣春梅的大妹妹,拉着姐姐的手,指着床榻上的衣裳,给荣春梅看。

    我也朝着那衣裳望去,发现,床榻上,整整齐齐摆着四身新衣裳,还有不少吃食。

    “她把银票花了?”荣春梅开口问了一句。

    她的大妹妹,立刻拿出了那张银票:“没有,姐姐,在这呢。”

    “那这些东西,是哪来的?”荣春梅有着超乎年龄的“敏,感”与警惕,好似一眼就能看穿一切。

    “娘说,她要和丁伯伯一起先走,到时候我们都能去季城了。”荣春梅的几个妹妹,都很欢喜。

    而荣春梅却好似想到了什么,立刻追问:“什么时候走的?”

    “就在刚刚。”她的大妹妹眨巴着大眼睛,对荣春梅说着。

    荣春梅立马跑出了家门,我们依旧静静的跟着她。

    “无事的。”冥北霖拉着我的手,步履匆匆,还开口安抚了我一句,好似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

    我们是在前往季城的岔道口,“碰到”荣刘氏的。

    这个昨日还在寻女儿的妇人,此刻正坐在一辆驴车上,驾着驴车的男人,有些岁数了,应快六旬,他应该就是荣春梅妹妹口中的丁伯伯。

    “你要去哪儿?”荣春梅挡在驴车前,盯着那荣刘氏,没有称呼,只有质问。

    “春梅,你没事就好。”荣刘氏看到自己的女儿,眼中闪过了一丝复杂的神色。

    “你要去哪儿?”荣春梅依旧是这句问话。

    “娘,要去季城了,以后,你要照顾好弟妹。”荣刘氏望着荣春梅,嘴唇颤了颤,说道。

    荣春梅当即眸子泛红:“你是要彻底把我们撇下吗?”

    “春梅,那张银票,娘给你留下,省着点儿花,够你们花销好些年。”荣刘氏垂目,说道。

    “我问你,是不是要彻底把我们撇下?”荣春梅倔强的望着自己的娘。

    “春梅啊,娘,娘也有苦衷的,娘没办法,带着你们走。”荣刘氏说完,看了一眼驾驴车的男人。

    想必,这个男人,也供养不起这么多孩子。

    “娘?你不再是我们的娘。”荣春梅说罢,直接一步上前,立在了驴车边上,然后盯着荣刘氏的脸。

    她们母女,只有咫尺之间的距离,但是,荣刘氏却不敢看荣春梅一眼。

    “你看看我!”荣春梅开口,用命令式的口吻,对自己的娘说道。

    荣刘氏依旧垂着头:“春梅啊,娘真的没有办法带上你们一起走,你如今也大了,好好照顾弟妹。”

    荣刘氏的这句话刚说完,荣春梅便猛然伸出手,那干瘦的手,直接按在了荣刘氏的脸颊上。

    她与荣刘氏这才得以对视,而荣春梅,接下来问出的话,应该是她这么多年都想问,却没有勇气问的。

    “为什么,不救我?”荣春梅能问出这句话,便说明,她已经察觉到,自己的娘这些年是在“装聋作哑”,她知晓,荣勇对女儿所做的一切,可是她却不敢吭声。

    “春梅?”荣刘氏的嘴唇颤了颤:“娘有苦衷的!”

    “你不再是我娘了。”荣春梅说罢,松开手,转身往回走,再也没有回头。

    “春梅!春梅!”荣刘氏开口,喊了几声荣春梅,当即,泪眼汪汪,哭的悲痛欲绝。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