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 > > 炮灰她想千古流芳[快穿] > 第5章 帝国伯爵造反路(5)
    唐沅在教训这些人的时候,塞缪尔就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她,嘴角翘起一抹笑,看似温暖愉悦,额前刘海遮住的湛蓝色的眼眸里却雾霭沉沉。

    训练场的负责人早在第一时间就赶了过来。这群人围住塞缪尔多时,他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反正训练场里几乎每天都有打架斗殴,他也见怪不怪。可没想到,平时几乎不关心训练班情况的伯爵大人竟正好从外面经过,更没想到,这塞缪尔在伯爵大人面前竟如此得宠。

    唐沅教训人的这十几分钟间,负责人的心里已千转百回,越想越两股战战,冷汗悄无声息地湿了鬓角。

    等唐沅打得差不多了,把鞭子往那群人身上一扔,接过身后人递来的软巾仔细擦拭着手指,面无表情地对负责人吩咐道“把那两个装死的给我弄醒。”

    跑腿的人赶紧去拿了两支兴奋型药剂,直接往那两人从脖颈处注射进去。这种药剂提高神经的兴奋度和敏感度,五感也会随之比平时敏感数倍。也因此,那两人一醒来,就被满身的伤痕疼得在地上抽搐。

    狗腿子的好处就在这时候体现出来了。唐沅自个儿还没说什么,跟着的随从就机灵地扯过虎皮开始给在场众人敲警钟“这训练班上下的人可都睁大眼睛看清楚了,什么人能惹,什么人惹不起。这几条畜牲眼瞎,怕是没这个机会了”

    狗腿子一句话还没说完,瘫软在地上的几人已经吓得面如土色。他们一边磕头一边拼命求饶“伯爵大人,我们知错了,求您给我们一个机会,我们一定会拼死效力。伯爵大人”

    唐沅意味不明地笑了一声“你们还想继续给我效力”

    那几个人磕头如捣蒜,眼里升起一抹希望。

    唐沅笑容里是明晃晃的恶意“那正好,波拉尔星还差几个劳工,你们去那儿给我继续效力吧。”

    波拉尔星是距离帝星几十光年外的荒星。那片星域全是原主名下的产业,一些可供生存的星球被开发成各式加工厂和种植园,为伯爵府部分经济来源和日常供应,而像波拉尔这样的荒星则是被用于矿产资源的开发。那里的自然条件极为恶劣,由于星球富含各种矿物金属,一些放射性物质也无可避免。

    虽然星际时代的人类基因体能等被极大地强化,可毕竟还是由细胞组成,根本不可能对射线辐射免疫。因此,前往荒星进行开发工作的多数都是机器人,少数是由于触犯法律或惹怒贵族被流放的奴隶和平民。

    如果被流放到波拉尔星

    那几人磕头的身形一僵,满脸都是绝望。

    唐沅转身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训练场,从头到尾没给塞缪尔一个眼神。

    塞缪尔摸摸鼻子,也不敢有什么意见,乖巧地迈步跟上。

    唐沅径直走进旁边的小花园,穿过它就是训练场的大门。塞缪尔伤势未好完全,十分艰难地在后面一步步跟着。眼看实在跟不上了,塞缪尔停了下来,语带无奈地唤了一声“伯爵大人。”

    唐沅停住了脚步。

    塞缪尔一瘸一拐地走到她面前,嘴角含笑,眼眸里似有光点闪烁,眉梢间尽是少年人雀跃的欢喜。他微微仰头看着唐沅面无表情的冷艳面容,轻声说“伯爵大人能为我出头,我很高兴。”

    唐沅唇角抿了抿,似乎竭力想压下那抹翘起的弧度,可原本冷如冰霜的眼底却不自觉地冰雪消融。

    可一想到刚才塞缪尔那副被欺负上门了还任人宰割的样子,她又止不住地愤怒。她瞪着塞缪尔,冷声质问他“刚才为什么不还手你打不过德雷克,难道还打不过那群废物垃圾吗”

    塞缪尔明显愣了一下。

    少年人的眼眸里满是迷茫和疑惑,似乎有些不明白唐沅突然的怒火。他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唐沅的脸色,斟酌着令她满意的回答。但最终,他还是叹了口气,软声道“我怕惹来麻烦,更怕您会厌弃我。”

    唐沅冷哼了一声“我为什么会厌弃你”

    塞缪尔歪了歪头,似乎不明白伯爵大人为何会问这种理所当然的问题。他垂眸想了想,语气有些不确定地道“大人们不都喜欢乖孩子吗如果我还手打了他们,就是不善良,就是睚眦必报。没有人会喜欢这样的孩子的。”

    他又喃喃重复了一遍“没有人会喜欢的。”

    唐沅简直被气笑了“你怎么知道我不会喜欢”

    塞缪尔愣住了,一双湛蓝色的眸子直直地看着温霁,有些疑惑,有些茫然,还有一丝隐秘的期待。

    “你知道我是怎么当上这个伯爵的吗”

    唐沅轻轻吐出一口气,转目看着路旁开得正艳的海棠,思绪渐渐飘远,脸上浮现起一抹回忆之色。

    “我父亲母亲是家族联姻,没什么感情。母亲生下我后早亡,父亲又在外面养了一堆情妇,生了一堆私生子。我一个从小没母亲照顾的,根本争不过他们。

    我在庄园里慢慢长大,身边没有父母,只有保姆和奴仆。后来我去上学,别家的公子都嘲笑我,说我没人教养,被一群私生子骑在头上,以后爵位都落不到我身上,只能去做平民或者贱民。

    我那时便想,这个爵位我一定要争。哪怕使尽全身力气,争得头破血流。

    我父亲第一次注意到我,是我在学校里和别人打架。那人是他正宠着的一个私生子,他跟我炫耀父亲有多喜欢他们母子,我气急了,就动手打了他。那小孩转身就回去跟父亲告状,父亲怒气冲冲地回庄园兴师问罪。

    我在他回来前给自己身上制造了无数伤痕青紫,他一碰我我就哭,浑身颤抖地喊疼。不过几滴眼泪就把他哄得心软了心疼了,竟然要亲自给我上药。我那时就抽抽搭搭地看着他,小心翼翼地问他,

    为什么他们能仗着是你的儿子欺负我,我就不能仗着你欺负回去”

    唐沅说到这里,心情似乎很愉悦,连一双眼睛都弯成了漂亮的月牙。

    “后来,那对告状的母子就再也没在帝星出现过。

    从那以后父亲开始时常把我带在身边,我开始知道他喜欢赛马,喜欢斗牛,所以我也去学着喜欢赛马斗牛。有一次马场买来一匹烈马,那些驯马师顾忌着那马金贵,不敢下狠手,所以一直没人能制服它。我那时才十来岁,当着我父亲的面,就是用刚才那条皮鞭,一鞭一鞭地抽它,把它打怕了,打怂了,自然就没有烈性了。周围随侍的人都用惊恐的眼神看着我,可你猜我父亲说什么”

    唐沅语调很轻,微扬起的头颅却彰显着她的骄傲。

    “他说我杀伐果决,是他最骄傲的孩子。”

    塞缪尔神色怔怔,似乎完全不敢相信她这样高高在上的贵族也曾有费尽心机同人争抢的时候,也不敢相信矜贵优雅的伯爵大人也有暴虐血腥的一面。

    唐沅伸手掐了一片花瓣,指腹沾上一抹红艳的花汁。她摩挲着手心的残瓣,轻声道“你看,我就是这样心机用尽、残忍暴虐的人。”

    “如果我是你,受到了欺负,必定使尽千般手段报复回去。所有人都知道我宠爱你,所以你应该把我也算计进去,让我替你报仇,替你出气。

    “而不是像个窝囊废一样忍气吞声,任人宰割。”

    塞缪尔神色怔然。

    花枝前的女人长裙拽地,面容冷凌,头上的宽沿礼帽在她额前投下一片阴影,掩去了她茶色的眼眸,让人看不清其中的情绪。

    她在旁人面前一直是优雅高贵的模样,拥有着一个贵族女人所有特质。可此时此刻,在他面前,她却粗暴地撕开一切伪装,对他说你看,我就是这样一个人。

    而这一切的起因,是因为她见不得自己受欺负,见不得自己被人欺辱。

    因为想让他自己立起来,所以不惜撕扯开内心的伤疤,把血淋淋的过往展现在自己面前。

    尽管理智无数次地告诉他,这女人是站在他对立面的敌人,可自父母丧生后就沉寂下去的心脏,还是不可遏制地跳了一下。

    鲜活的感觉。

    唐沅见他神色怔怔,一言不发,也不再多说,叫人来把他送回宿舍休息,自己却慢悠悠地逛着回去。

    1088在旁边听得一脸懵逼原主的资料上并没有你刚才所说的经历啊

    什么私生子争宠什么宠妾灭妻原主母亲可是帝国顶级家族老伯爵怎么敢宠妾灭妻

    宿主上哪儿得到的不真实小道消息

    唐沅啧了一声“原主要有这样的心计果决,上辈子又怎么会落得那样的下场”

    1088所以你又忽悠人。

    唐沅撇撇嘴“什么忽悠,这叫礼尚往来。小朋友今天费尽心思算计我,我怎么可能不奉还回去这啊,叫将计就计”

    1088无**说。

    不过唐沅有句话倒没说错,要不是塞缪尔今天算计着唐沅会来训练班,故意让她看到这一幕,企图借她的手来替他收拾敌人,顺便卖卖自己的小可怜人设博好感,又怎么会被唐沅这心脏的货反将一军,三言两语撬动了心防呢

    唐沅叹气“小朋友还是太年轻了,这局设得忒没水平,巧合得让人一看就是设计好的。他这是算准了我智商低看不出来”

    她好笑地摇摇头“啧。关键是我还真得装出没看出来的样子,这戏演得,真特么憋屈。”

    1088这就是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

    1088问她据资料显示,这个世界的女主,也就是塞缪尔前世的爱人,是一个善良博爱的人,绝对做不出你说的那些事。既然塞缪尔喜欢的是那样的类型,你刚才特意编出来的身世不是太冒险了吗万一引起塞缪尔的恶感了呢

    唐沅撇撇嘴“爱人善良博爱,塞缪尔自己可不是以德报怨的圣父。我刚才的每一句话可都是在认同他。我在告诉他,如果我处在和他同样的位置,我也会费尽心机地去报复我的敌人。”

    “善良美好的品质固然值得人欣赏珍藏,可和他处在一样的思维模式上,懂得他的想法情感,做出和他一样的选择,不是更能触动他的神经吗”

    “更何况,”唐沅理直气壮,“我身为他的主人,身为高高在上的贵族,竟为了开解他而不惜撕开自己的伤疤,这还不够让人感动吗”

    哦。说得跟真的似的。

    今天的1088也十分想静静呢。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