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 > > 炮灰她想千古流芳[快穿] > 第12章 帝国伯爵造反路(12)
    原来这货从第三天就盯上了这个小队,一直暗中跟在他们身边。估计是知道自己实力不济,没法硬刚,所以一直待在暗处坐山观虎斗。

    本来这个小队实力超群,躲过了一批批明枪暗箭,胜利的几率大大的,偏偏运气是非酋中的非酋,遇上了百年难遇的变异种暴动,一场激战后双方同归于尽。

    然后就让一直潜伏在暗中的塞缪尔捡了漏。

    这个众人眼中美第奇家族的废材继承人,就以这样玄妙的方式,成功获得了录取资格。

    真相一出,除了部分人对塞缪尔表示不甘鄙夷外,大多数人对此都是唏嘘感叹。

    运气这东西,真是来了就挡不住啊硬生生把一个毫无是处的废柴送进了圣斯,这气运岂是一般人能拥有的

    这种欧洲人,你服不服就问你服不服

    不服不行。

    于是在塞缪尔毫不知情的时候,他在帝星有了一个新的称号

    帝国锦鲤。

    塞缪尔就这么顶着帝国锦鲤的称号开始了在圣斯的学习生涯。

    时光匆匆,一晃六年。

    两年前,塞缪尔从圣斯顺利毕业,进入了军方后勤部工作,同时也凭借在变异种研究上的成果,在圣斯挂名了一个变异种研究顾问的头衔。

    六年间,为了避免引起军方过多的注意,塞缪尔一直示弱于人,立住了入学时的废材人设,还给自己贴上个笨鸟先飞、勤奋刻苦的标签。圣斯学院上到领导老师,下到同学学弟,对他的印象都是“虽然天赋不高前期荒废严重但为人刻苦真诚值得深交”。

    这样的形象不会让军方高层过多关注,但却很拉周围人的好感。再加上唐沅一直利用美第奇家族和原主的势力为他铺路,使得他这六年来过得顺风顺水,正式进入军方不过两年,已经混得有模有样,甚至在许多大佬前都刷了个好印象。

    这样的结果,唐沅自然十分满意。

    塞缪尔所在的后勤部门,虽然在军方里地位不怎么高,但却是个需要时常和其他各部门打交道的地方。也因此,塞缪尔在这里积下了不少人脉,陆续也获得了许多重要情报。

    几年间他传回联盟的情报已足够联盟的人摸清楚军方内部结构运作,甚至好几次靠着塞缪尔的情报躲过了帝国的探查,挽救了不少联盟战士的生命。

    现在的塞缪尔在联盟那里,身份不再只是烈士斯蒂金和西尔维娅的孩子,而是联盟最重要的情报员,是数次拯救联盟于危机的好战士。

    “八年了啊”

    唐沅一边指挥着伯爵府众人布置塞缪尔22岁生日宴会场,一边轻声感叹。

    说起来,这还是她第一次养孩子。八年来,她一天天看着塞缪尔从一个14岁的小男孩长成如今身姿挺拔的青年,个中操劳欣慰,如人饮水。

    所谓长姐如母,如今她可算知道了。

    1088以为她是嫌时间太长,安慰她这次穿过来的时间线太早,原世界里男主也是二十多岁才开始崭露头角,任务时间长一些是正常的。

    1088倒是不慌。虽然它急着冲业绩,但任务世界和现世的时间流速是不一样的,它在这边足足八年,主神世界的时间也才一个多月。也正是因为这样,主神规定每个任务世界结束后,任务者可以自行选择是否在当前世界停留。

    按照主神的说法,这是满足任务者的情感需求,也算员工福利的一项。事实证明效果确实很好,因为它的宽厚,很多任务者都是心甘情愿给它打工。

    “我倒不是慌,就是觉得咱们在这个世界一呆八年,顺手还养成了一个气运之子,感觉还挺奇妙的。”

    可惜您这悠悠闲闲的养娃生涯怕是持续不了多久了。1088幸灾乐祸。

    唐沅无奈地叹了口气,活像一只双休后星期一早晨的社畜。

    原世界线中,帝**方就是在这一年末发动了对联盟的围剿。

    这次围剿出动了帝国近二分之一的兵力,从联盟几个重要根据点和大本营为主要攻击点,几乎让联盟主力全军覆没。

    原世界线中,塞缪尔此时已经回到了联盟,是联盟大力培养的青年战士。原本联盟的大本营藏得很深,但无奈高层出了叛徒,让联盟的一切都暴露在了帝国的眼皮下。

    几次大战惨败后,联盟也意识到了内部叛徒的存在,底层战士对高层失去信心,多有埋怨;高层之间则是互相怀疑,部分高层认为联盟必将覆灭,还为自己铺起了后路,内斗得不可开交。

    塞缪尔虽有能力,但在这次围剿之前,由于资历不足,一直没能进入联盟核心层。但这次的内忧外患却给了他崛起的契机。

    他先是拉拢了仍愿意为联盟出力的高层,又着手揪出了藏得极深的内奸,从这个内奸入手,上演了一出反间计,让此前势如破竹的帝**队吃了个不大不小的闷亏。

    受到联盟反抗后,帝**方也意识到埋在联盟里的那颗棋子失效了,于是果断丢弃,直接用实打实的武力逼迫联盟屈服。

    可惜天助男主。内奸的揪出和此次胜利给了联盟上下信心,也赋予了他们对抗帝国的勇气。察觉到帝**方放弃这颗棋子后,塞缪尔直接以最原始的凌迟刑法处死了内奸,还允许公开观刑。

    叛徒的生不如死让观刑的人大声叫好,释放了他们心中压着的痛苦仇恨,整个联盟竟比围剿前更团结凝实。

    更何况,帝国的贵族们太过不可一世。他们将联盟的人看做贱民与蝼蚁,对他们胆敢反抗自己的统治恼怒不已。再加上对己方的实力太过自信,他们压根就没想对联盟招安,而是存着全灭的念头。他们每攻下一个根据点,必定要进行一场屠杀血洗,老弱妇孺,竟一个也不放过。

    帝国用无数联盟人的生命来昭示自己的无上权威,殊不知这样只会给活着的联盟战士背水一战的勇气。

    仇恨,曙光和勇气。拥有了这三样东西的联盟,注定无法被打倒。

    在塞缪尔的带领下,联盟剩下的主力成功逃脱帝国的追捕,隐藏到另一颗星球。联盟军队虽死伤惨重,但处在后方的普通居民和技术人员却被保护得很好。

    技术的保存和军民的热情让联盟的新根据地很快被建立起来。其后的三十多年里,塞缪尔注重休养生息,还多次孤身一人深入“三不管”地带,拉拢诸如星际海盗等在内的第三方势力,努力壮大联盟,并将一颗颗棋子安插进帝国,麻痹帝国的同时悄悄瓦解军方各派势力。

    一百多岁的时候,塞缪尔带领联盟,正式向帝国展开了反攻。

    这场持续近二十年的战争,最终以帝国的覆灭告终。

    塞缪尔正式步入老年的时候,星际居民终于送走了帝国的者,迎来了民主联邦的新纪元。

    而这一切波澜壮阔的源头,正是不久后的那次围剿。

    原本唐沅还担心,这次的世界线因她而变动,塞缪尔的命运改变,怕是这次围剿也会出现变故。可就最近搜集的消息看来,帝国确实在准备一场大战,帝星与外界的联络也更为频繁,估计是在与那个联盟的内奸通信,以及调动其他星球的兵力以助围剿。

    由于联盟方收到塞缪尔的情报所致,这两年来帝国在与联盟的交锋中压根讨不到什么好,这让军方隐隐有事态发展超出预估的慌乱,于是准备围剿的动作也更加急迫,连调动的兵力都高出原世界线一截。

    自己带来的蝴蝶效应让联盟这次要面对的危机更严重了。这让唐沅心情复杂中隐隐还有丝丝愧疚。

    不过没关系,天道是站在男主这边的

    稳

    对联盟的围剿将至,虽然高层对这个消息小心隐藏,但军方各部远甚从前的忙碌还是让底下人觉察到一丝不同寻常。

    塞缪尔身处的后勤部尤甚。军方的任务和尽可能搜集情报的事让他最近忙得脚不沾地,连伯爵府都很少回。

    但今天是他的生日。他和姐姐约好,每年都要一起庆生。因此,他特地请了一晚的假,回到了伯爵府。

    果不其然,府内光华流转,热闹非凡。

    塞缪尔不喜欢举办什么宴会。按他的想法,只要有一个小蛋糕,有姐姐的陪伴就够了。可他现在的身份是美第奇家族的下一任继承人,虽然注定做不长久,但该做得表面功夫要做,该结交的人脉要结交,这也是为了向其他人宣告唐沅对塞缪尔的重视,为他在军方铺路。

    姐姐一片好心,塞缪尔自不会拂她的意。

    好在,唐沅也不怎么喜欢这些,每次的宴会都是走个形式,赴宴的众人来吃吃喝喝后就可以各回各家了。

    塞缪尔回来的时候宴会已经进行了一半。进门前他挂上一个得体的微笑,一路打着招呼赔着罪,来赴宴的人也知道他有事务在身,又顾忌着赫莎伯爵,也没谁揪着他这个主角迟到的事儿不放。

    一通东拉西扯左右逢源,宴会终于慢慢散了。大厅只剩下了他和唐沅。

    “姐姐。”塞缪尔卸下连日戴在脸上的面具,看向唐沅时眸光温柔至极。

    “跟我来。”唐沅扯了扯他的衣袖,眼中蕴着笑意。

    塞缪尔抬步跟着她走出大厅。

    唐沅一路领着他走到花园,在他当初为她种下的那片花间,他看到了漫天闪着荧光的星星。

    塞缪尔湛蓝的眼眸在那一瞬间被星光点亮,然后他听到了身边那人多年如一的温暖声音。

    她说“塞缪尔,生日快乐。”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