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baby > > 炮灰她想千古流芳[快穿] > 第26章 被骂抄袭的爱豆(5)
    纪虹自觉有恃无恐, 也不怕跟这小丫头片子撕破脸。她往沙发靠背上一躺, 姿态放松地坐在唐沅面前,以一个胜利者的姿态含着笑意道:“阿菁你别生气, 也别看不上这些。今时不同往日, 识时务者方为俊杰。这些已经是我能给你找到的最好资源了, 你要是都拒了, 那跟退圈也没什么区别了。你应该知道,这个时代, 娱乐明星最怕的是什么。被骂也好被夸也好,只要有曝光度,受点委屈又算什么呢, 你说是不是?”

    “拒了就相当于退圈?”唐沅饶有兴味地重复了一遍她的话,随后满不在乎地笑着道,“那就都拒了吧。”

    纪虹脸上的笑容有一瞬间的凝固, 但很快又盈盈笑开:“不好意思啊阿菁,这些通告都是公司的要求。你别忘了,你跟星璨的经纪约还有小半年才能结束。在这期间, 你必须给公司带来收益, 否则, 那笔巨大的违约金你可付不起!”

    其实以原主这两年攒下来的身家,付个星璨的违约金还是绰绰有余的。但现在出了这样的丑闻, 以前的一些代言合作肯定会终止,资本家都是吸血的蚂蟥,到时候一定会千方百计地从唐沅手上敲上一笔。一旦跟星璨闹掰, 星璨大可以将她告上法庭,挫伤她的锐气,再等着其他合作商将唐沅这块砧板上的肥肉分而食之。

    唐沅听懂了她暗藏的威胁,却不怎么放在心上。纪虹还以为威胁人是自家申请专利的呢?她干的那些事可比抄袭严重多了,也有胆子来这里摆出一副胜利者的姿态。

    她笑吟吟地倒了杯水,递到纪虹面前。纪虹以为她妥协了,毫不设防地伸手去接这杯“示好”自己的水,谁料唐沅却手腕一转,竟直接将那杯水倒在了纪虹的头上!

    那杯水里加了冰,一个个正方形的冰块从纪虹头上滚到她的怀里,沁骨的凉意顺着头皮刺向大脑,刺得她脑子里有一瞬间的空白。

    唐沅看着她头顶被暑气蒸腾出的丝丝白雾,在心里对1088说:“你看她头顶的白气像不像她现在不断上升的怒气值?”

    1088憋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

    “安、菁!”纪虹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了这两个字。她摸爬滚打这么多年,暗刀子见多了,可几时受过这种当面的直接侮辱?纪虹只觉得自己的脸皮都被眼前这臭丫头踩在了脚下,她要不给她点颜色瞧瞧,这丫头怕还以为自己是那个万众瞩目的大明星呢!

    “欸,我在呢,您悠着点儿,有话慢慢儿说。”唐沅老神在在地往后一靠,皮笑肉不笑地看着怒发冲冠的纪虹。

    纪虹见她这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简直被气笑了:“你是不是还认不清自己现在的处境?还敢这么跟我叫板,身败名裂之后,你是不是还嫌自己命太长了?”

    唐沅直接怼回去:“我现在什么处境我清楚得很,我是怕纪姐看不清自己的处境。”

    纪虹冷笑一声:“装模作样!你都死到临头了,就少花点儿心思在其他人身上吧?”

    唐沅说:“少花心思在别人身上行,少花在您身上,不行。您可是我的伯乐,做人怎么能忘恩负义呢?说起来,要不是我时时刻刻关心纪姐,还不知道纪姐的能耐这么大,都能压着犯法的边缘偷税漏税、逼良为娼了啊!”

    唐沅一个重锤砸下来,把纪虹砸得有点懵。她下意识地反问:“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唐沅右嘴角标准上扬45°勾起一个及其嘲讽不屑的笑,“字面意思!

    她随手拿过沙发上的牛皮纸袋,“啪”地一声砸在了纪虹的脸上。

    打人就该打脸,爽啊!唐沅抖着手腕想。

    纪虹狠狠瞪了她一眼,却顾不上计较她的行为,赶紧打开牛皮纸袋看里面的材料。

    公司流水,私人账户,还有以前拉皮条时跟金主们的交易记录……

    一张张,一件件,迅速唤起了纪虹的记忆。她全身血脉逆流,像是被人迎头敲了一记闷棍似的,脑子嗡嗡作响,脸唰地一下就苍白下来。

    唐沅的声音里带着再明显不过的恶意:“怎么样啊,纪姐?反应过来自己的处境了么?你猜猜,是我抄袭的罪名大,还是你和杨总吴总他们偷税漏税、逼良为娼的罪名大?”

    纪虹的第一反应是揣着文件转身夺门而出,第二反应是让眼前这个人消失在这个世界上,将这些秘密带入黄土。

    只要他们不存在了,世界上就再也没人知道她干过的事。只要出了这个门……

    “我劝你收收那些危险的想法。”唐沅笑容和蔼如老父亲,“先不说你打不打得过我,这些证据我都是有原件的,你看的只是复件,毁了也没用。如果星璨执意要对我这个无辜少女下手,那我保证,这些证据都会被送到相关部门去,顺便在网上挂一份,保管您连同您背后的星璨,明天就上法制频道。”

    “那你想怎么样?”纪虹竭力像使自己冷静下来,却连同整个声音都在抖。

    啧,就这种胆子,也敢做这么多坏事?还是说舒坦日子过多了,就开始贪生怕死了?

    唐沅还是那副笑眯眯的模样:“我想要的很简单。你们别逼我,我也不逼你们。我不会强求你们帮我洗白,但你们也不许给我落井下石。咱们好歹合作一场,好聚好散。你让星璨帮我处理好那些找上门来的广告商,顺便提前和平终止合约。我过几天就会出国去,不会再妨碍到你们的利益,你们也别来搞我,我们便就此分道扬镳;你们要是想趁着这个时候算计我,就别怪我鱼死网破了!”

    本以为这是块肥肉,没想到却抹了砒|霜。放弃剩余价值压榨固然让人遗憾,可保住小命却明显更为要紧。

    两害相权取其轻,纪虹几乎没有犹豫,直接点头答应了唐沅的要求,说自己得尽快回去通知杨总,就拿着那个纸袋急匆匆地离开了唐沅家。

    离开时那惶恐害怕的神情活像见了鬼。

    “什么?”

    市中心一间高级公寓里,蒋铭柏从沙发里腾地一下坐起来,原本放松愉悦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眉头皱得几乎快夹死一只苍蝇。

    “好,我知道了。”等电话那头的助理汇报完情况,他烦躁地挂了电话,转头看到自家小女友担心的眼神,脸色稍霁,安抚地揉了揉她的脑袋。

    “发生什么事了?”乔玥一脸紧张地问他。

    “刚才助理打电话来说,纪虹要放弃后续针对安菁的计划。”

    “为什么?”乔玥十分错愕,“之前不都说好了吗?”

    蒋铭柏脸色更加难看:“好像是安菁不知怎么拿到了星璨高层的把柄。”

    “那……”乔玥张了张口,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她想问蒋铭柏安菁是否还会像之前计划好的那样退圈,她手上又还有没有其他什么东西,能让她重新翻身。

    她这回算是和安菁结下死仇了。要是安菁翻了身,圈里还有她的立足之地吗?

    自己现在才刚刚有了热度,要是安菁坐稳顶流的位子再刻意打压……

    她本就心虚,此时更是不敢去想那个后果。

    “别担心。”蒋铭柏爱怜地拍拍她的肩膀以示安慰。

    “纪虹跟高助理说了,安菁只是想借这些把柄脱身,让星璨不再逮着她吸血。她和纪虹共事多年,有纪虹的把柄并不奇怪。她想顺利脱身我也可以成全她,但她要是还想翻什么浪……”

    蒋铭柏哼了一声:“她想都不要想!有鸿嘉在一天,她就一天别想在娱乐圈呆下去!”

    蒋铭柏想起上辈子自己落魄时那个女人得意恶毒的嘴脸,就恨不得狠狠地把她踩进泥里。他都那么求她了,她却连稍微接济他一下也不肯,眼睁睁地看着他贫困潦倒。

    要不是玥玥……

    蒋铭柏想到这儿,更加怜惜地搂紧了怀里的女孩。

    他上辈子算瞎了眼,这辈子,他绝不会再辜负玥玥!

    蒋铭柏的安慰多少让乔玥放下心来。她抬头看着这个自己暗恋多年的英俊男人,想到他如今属于自己,就觉得不可思议和满心甜蜜。

    她情不自禁地凑上去,轻轻吻了吻男人的下巴。

    蒋铭柏感觉下巴一湿,他从记忆中回过神,低头看到怀里女孩娇羞水润的眸子,眼神不自觉地暗了暗。

    手机早已不知扔到了哪个角落。他瞥了一眼女孩背后柔软的沙发,右手扣紧女孩的后脑勺,慢慢压了上去。

    网上关于安菁抄袭的讨论还一波接一波,某乎上专门开了个“如何看待安菁抄袭”的帖子,不过几天,上面的回复已经有了上千条。

    原主在流量爱豆里算是才华突出的,虽然没接受过系统学习,但胜在作品有一股子灵气,再加上她为人谦和不作妖,路人缘一向很好。可惜抄袭这事儿触了大多数人的敏感点,她的名声一下子从天堂到地狱,几乎到了人人喊打的地步。

    就拿某乎上那个帖子来说,上千条回复,全是路嘲和黑子在发言,粉丝丝毫不敢冒头,看着网上那些谩骂一个个委屈得不行,却不得不为了爱豆强行忍耐。

    关注这件事的网友都在等安菁和她的经纪公司星璨的官方发言,一个个恨不得在微博上买栋别墅直接住安菁微博里。偏偏这都过去几天了,安菁和星璨官方都安静如鸡,倒是乔玥那边新发了一条微博。

    【乔包子玥玥V】不好意思我来晚啦。大家都在问我事情的真相,可事实上我也很懵呀。前几天大家跑到我微博来时,我才知道发生了什么。《youth》是我之前做唱见时的原创歌曲,我真的真的不知道它怎么会变成了安 @安菁 的《年少》。安从未向我买曲,也不是采样。这几天我的经纪人很积极地在与星璨 @星璨传媒和安联系,但好可惜没有得到对方的回复。事情的真相还在调查中呢,希望大家耐心一点哟,我会给大家一个回复哒!尤其是小月亮们,你们要乖乖的哦,不可以去打扰别人呀,爱你们呢~[心][心]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